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42章催情还是催命

幸运蛋蛋开奖直播

    萧景玄早上从别院出来,就一直待在书房里。

    上午的时候,和方诣辰聊了一些有关于兵器的事情。

    方诣辰对于兵器研究的痴迷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夸张。

    萧景玄昨晚拿给他的几本书,一晚上的时间,竟然全部翻完了。

    又给他要了几本书,连告别都没有说,匆匆便走了。

    之后的四哥方胤然来敲他的门。

    这回是奔着早上的那场争吵来的。

    萧景玄莫名奇妙的挨了一顿威胁和恐吓,最后还必须腆着脸,恭恭敬敬的把方胤然送走。

    本以为送走了老三老四,可以轻松点。

    谁想到,方朵朵的六弟,一脚踹开书房的大门,不等萧景玄反应过来,拳头便砸了过来。

    幸好有闪电在场,拉着方佑霖,丢到了院内。

    还好院子够大,他们两个人很快便扭打在一起。

    萧景玄头都快大了。

    方朵朵这个主意,折磨的是他啊!

    萧景玄把房门反锁,这才算是清净了会。

    他的午饭都没怎么吃,一觉睡到了黄昏。

    睁开眼的时候,夕阳西下,光线依然有些明亮。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他在床上愣了会,刚刚坐起身,便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萧景玄心下一惊,该不会还是方佑霖那个缠人精吧?

    他打算装死。

    没曾想,居然是三姨太的声音。

    萧景玄一怔,之后嘴角缓缓勾出一抹笑容,他家小女人的猜想,居然一点都没错。

    说三姨太会上钩,果然如此。

    脑海中浮现出她的主意,萧景玄苦笑着摇摇头。

    他大概是第一个,愿意配合她出演这么无聊闹剧的人了吧!

    萧景玄来到门口,打开门。

    “王爷……”三姨太颔首,随后轻轻的扶了扶身子。

    比起来之前,她似乎瘦了不少,微风吹起她的衣衫,单薄的身子,十分惹人怜爱。

    萧景玄冷着脸,“你来做什么?”

    他的声音里包含着冰霜,浑身的气场,都有着生人勿进的冷漠。

    三姨太知道,萧景玄现在还在生气。

    至于原因,肯定还是因为早上的那一场吵架。

    谁都知道,萧景玄宝贝方朵朵,厉害的紧。

    早上那一架之后,两个人便陷入了冷战,谁也没有理谁。

    就连晚饭这么重要的时刻,萧景玄都没有出席,只有方朵朵。

    三姨太从早上便开始高兴,晚上到达了巅峰。

    萧景玄和方朵朵产生矛盾,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她可以趁虚而入。

    他们最好永远不要和好才是!

    “王爷……”三姨太收回新心绪,微微一笑,“您晚上没有吃饭,我特意给您过来送饭。”

    “不吃!”萧景玄不给面子。

    可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十分难得。

    除非她是傻子,否则,才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时机。

    被拒绝的三姨太微微一笑,继续道,“王爷,就算是您再生气,也得先吃了饭再说啊!况且,我看王妃也不是着呢要和您生气,晚饭的时候,王妃都没有怎么吃呢!”

    “……”萧景玄狐疑的看着她,“你在替她说话?”

    三姨太抿了抿唇,低下头。

    下一秒,萧景玄却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托起她的脸,让她和他被迫视线相对。

    萧景玄看着她,微微弯下身,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三姨太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萧景玄忽然笑了,微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清冽好闻。

    三姨太能够感受到,她的脸颊没有出息的红了。

    “害羞了?”萧景玄道,“算了,不逗你了。”

    他松开手,瞬间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本应该感到松口气的三姨太,却有点失落,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萧景玄忽然又说,“把你的饭送过来吧,我看看你给我带了点什么好吃的。”

    他说着便已经转身,走到了桌子旁坐下。

    三姨太一怔,有些傻眼。

    她刚才没有听错吧?

    从来都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男人,现在叫她过去,还要尝试她带来的东西?

    三姨太觉得,她的一颗心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

    从高到低,又从低谷飙到巅峰。

    “怎么了?”萧景玄蹙眉,等了半天,她还没过来,便又催促道。

    三姨太回过神来,心中紧张,立刻小跑着走过去。

    她小心翼翼的放下托盘,然后给萧景玄盛了一碗粥,放到跟前,又把一盘一盘的菜给端出来。

    “王爷,你尝尝?”

    萧景玄打量着菜色,笑了笑,“看起来还不错,是你自己做的?”

    这么近的距离,总是会让人莫名的紧张。

    三姨太红着脸点了点头,萧景玄坏坏的勾了勾唇,把她的手拉过来,低头看了眼,“这么嫩的手,做菜浪费了。”

    “王爷……”

    萧景玄低沉的嗓音,答应了下。

    察觉到她的手在抖,萧景玄挑着眉看她,“紧张什么?我会吃人吗?过来,给我捏捏肩膀。”

    “……”三姨太面不改色,心却要尖叫了。

    萧景玄现在正处于脆弱的时候,所以才这么温柔。

    只要她把握好机会,今天爬上他的床,以后谁也别想把她从床上赶下来。

    三姨太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肩头,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技巧,给他按摩。

    她看着萧景玄把那碗粥吃了下去。

    原本只有五成的把握,现在变成了十成。

    那可是烈xing的药。

    她不相信,萧景玄这还忍得住!

    差不多过了半刻钟,萧景玄吃完了,他赞赏的夸奖了句,“很不错,好吃。”

    说着,便把她的手拉过来,贴在了她的脸上。

    三姨太故意靠近他,自动的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她抱着他的脖子,朝他往自己勾了勾,“王爷,你觉得我好,还是王妃好?”

    “……”萧景玄眉头微皱,“不要提她。”

    三姨太窃喜,小手下意识的在他胸前打着圈。

    她在盘算时间。

    萧景玄觉得浑身开始燥热,随后额头上起了细细密密的汗水,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三姨太越发大胆。

    她缓缓的解开了他的衣服,装作关切的样子问,“王爷,你很热吗?怎么额头上起了这么多的汗,我帮您把衣服给脱了怎么样?”

    “我……”萧景玄声音颤抖,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似的。

    三姨太只当做是没有听见,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的上衣给脱掉了。

    露出里面精壮的胸膛。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萧景玄的身体,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迷人。

    简直让人忍不住的,伸手去摸一摸。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只是手指刚触碰到他的身上,萧景玄立刻打了个哆嗦。

    伴随着从嘴角溢出的,还有低沉的闷哼声。

    三姨太欣喜,用声音蛊惑他说道,“王爷,我看你浑身都是汗,不如我们到床上去吧?”

    萧景玄没有说话,闭着眼睛,看起来十分痛苦难受。

    三姨太便搀扶着萧景玄,送到了床上。

    她把他的衣服丢到一旁,又伸手去脱他的下衣。

    平常看起来威严冷漠的萧景玄,此时此刻,面色绯红,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他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只剩下那条亵裤了。

    三姨太的手颤抖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刚触碰到他的亵裤,忽然房门砰砰作响。

    她吓了一大跳。

    “萧景玄!”方朵朵在门外叫着。

    三姨太气急了,每次都是这个死女人来破坏她的好事,这回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得逞了!

    眼下的情况,硬上萧景玄看来不现实。

    三姨太的脑子灵机一动,忙也脱光了衣服,躺到了床上,钻进被窝。

    “萧景玄!你生了一天的气,还没消吗?你给我把门打开!”她用力拍打着,声音大的,像是随时都要闯进来。

    三姨太在被窝下面,搂住了萧景玄的身子,甚至不停的往他身旁贴。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方朵朵大步流星,气鼓鼓的走进来。

    当看到桌子上放着的托盘时,吐槽了一句,“我还担心你饿着呢,没想到你已经吃过了!”

    她转过屏风,结果傻眼了。

    空气大约静止了五秒钟左右,方朵朵忽然冲着三姨太喊,“三姨太!你给我从床上滚下来!”

    “……”三姨太缩了缩脖子,抱着萧景玄,摆明了不肯动。

    方朵朵看到地上丢着的衣服,气的快要跳脚。

    她伸出手,颤抖的指着对面床上的两个人,“你们…你们……萧景玄你居然敢……”

    “…”荔枝跟在身后,面色也不好看。

    萧大福率领着一群人也拥了进来,当看到面前的景象时,又开始往外赶人。

    房间里三个人对峙。

    萧景玄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身旁是三姨太。

    方朵朵站着。

    忽然,她动了,只见方朵朵小跑着走到床前,猛地掀开被子。

    见萧景玄不是被脱光光了,她松了口气。

    之后,方朵朵直接拽住三姨太的胳膊,把她从床上拖了下来!

    “王妃!”三姨太道,“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已经是……是王爷的人了!”

    方朵朵一个巴掌打她脸上,“王爷的人?萧景玄是我的!你上了他,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妃!王爷是我们大家的!你这样独占着王爷……”

    “啪!”方朵朵又一个巴掌打过去,“萧景玄是我的!”

    她重申,见三姨太红着眼圈,方朵朵转过身,看着萧景玄。

    “醒醒!”她推了推他,没有动弹。

    “萧景玄?”方朵朵道,视线落在他的某处,没有起帐篷,应该是没做。

    虽然是让萧景玄牺牲色相,她可真不希望他睡别的女人。

    她晃了晃他的身子,脸更严肃了,“叫太医!”

    “什么?”三姨太惊讶,“王爷怎么了?”

    方朵朵冷冷的看着她,恶狠狠地说,“你给王爷吃了什么?你究竟是cuiqing还是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