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41章别仗着我喜欢你,就得寸进尺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王府里有喜事,晚饭特别丰盛。

    除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四哥出席之外,三哥六弟,还有王府的几个小妾们,全都出席了。

    三姨太脸上的神情,看着不怎么好看。

    方朵朵窃喜不已——

    她当然不好过了,后台都没了,心里肯定慌。

    三姨太越是六神无主,她越是从容。

    对付姚水月,她都能保持冷静,对付她,她更有耐心。

    五姨太孔芷芊一直都文文静静的,坐下来之后,便眼观鼻、鼻观心。

    虽然这是太后nainai送来的女人,说是要帮助萧景玄的,不过方朵朵却没怎么和她交流过。

    也不知道到底帮萧景玄了没有。

    回头得问一问。

    六姨太精气神恢复的不错,九姨太一张脸笑盈盈的,目前还看不出来是谁的人。

    至于小十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总之现在也在饭桌上。

    方朵朵不动声色的扫了几眼,将众人的表情,全部收到了眼底。

    “朵朵,多吃点。”萧景玄给她夹菜。

    他就在她旁边,吃饭的时候格外照顾她。

    方朵朵回过神来,就看见面前的碟子里面,被他造成了小山。

    “……”

    她把一些菜叨给了萧景玄,“我不喜欢吃这个。”

    萧景玄耸耸肩,“换口味了?”

    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萧景玄早就偷偷的记在了心里。

    这才几天没见的功夫,喜好就变了?

    萧景玄瘪瘪嘴,这要是再多停几天见不到他,这死没良心的小女人,会不会就会爱上别人?

    十有**。

    萧景玄咬着她不吃的菜,心里头又涩又酸。

    “这几天你不在家,一直吃,吃的有些腻了。”方朵朵从一堆小山里面,挑着菜吃。

    她简短的解释,倒是让郁郁寡欢的萧景玄,得到一些安慰。

    他又原地满血复活了,继续对着方朵朵献媚。

    坐的远远的方佑霖,满脸的不爽。

    这到底是谁安排的座位!

    他离他姐十万八千里,怎么献殷勤!

    晚饭吃到尾声,方朵朵说什么都不肯吃了。

    她的肚子滚圆滚圆的,看着面前依旧小山一样的碟子,她机智的将碟子端给萧景玄。

    示意他乖巧的把饭菜吃完。

    方朵朵的吩咐,萧景玄自然不敢不听。

    她有些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扫视一周,见方胤然也吃的差不多了,说道,“四哥,你和公主的大婚之日,定下来了吗?”

    方胤然看了她一眼,放下筷子,摇了摇头,“还没有。”

    方朵朵等着下话,然而方胤然不再理她,给自己斟了杯酒。

    “……”她无语了。

    幸好方诣辰是个十分会处理事情的,替方胤然回答,“公主说,这几天会让皇上赐一个良辰吉日。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我们要在京城停留一些日子。”

    “啊!”方朵朵忙招手,“三哥不要跟我客气,我巴不得你们都一直在这里住着陪我呢!”

    “哈哈!这叫什么话!”方诣辰笑着摇摇头,觉得她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方朵朵只得再次重申一遍,“你们尽管在这里住着,等四哥的事情妥当了,再回家也不迟。”

    说完,她扯了扯萧景玄的衣袖。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丫是属猪的?

    萧景玄抬起头来,赞同的道,“朵朵说的没错,况且,我还有事情要跟你们商量。”

    一说这话,方诣辰立刻两眼冒光,“是关于那件事?”

    萧景玄颔首。

    方诣辰十分兴奋,好像恨不得现在就拖走萧景玄。

    方朵朵吓得小心肝有点乱跳。

    还是萧景玄从容,他缓缓的笑了笑,对方诣辰说道,“三哥,我们有的是时间,如果你真的感兴趣,等下到我书房,我送两本书给你。”

    “真的吗?”方诣辰激动的说道。

    “我说话什么时候骗过你?”萧景玄自信的道。

    方朵朵全程懵逼脸。

    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的是什么事情。

    不过隐约能够猜出来,应该是关于兵器,不然的话,方诣辰不会这么兴奋。

    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十分理智得体的人。

    吃过饭,萧景玄便让大家都散了,他则领着方诣辰和方胤然去了书房。

    方佑霖见讨厌鬼萧景玄总算走了,立刻来到方朵朵身前,笑着道,“姐,我送你回别院?”

    “行。”方朵朵伸出手,踮起脚尖,摸摸他的头,“老弟真乖。”

    八尺有余的少年,被一句话哄得高高兴兴。

    两个人说话的空间,便看到三姨太最先一个离开。

    跟兔子一样,眨眼就不见了,好像在躲避什么似的。

    做贼心虚。

    方朵朵不屑的冷哼一声。

    她被方佑霖送到别院,方佑霖哼哼唧唧的,非要赖在这里。

    方朵朵没辙,只好陪着他聊天。

    方佑霖提到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方朵朵听着,只觉得那是别人的故事。

    她敷衍的配合着,眼睛却一个劲的往下耷拉。

    幸好后来萧景玄回来,他一只手,拎着方佑霖的衣领,便把他给丢到了门外。

    随后锁上房门,将方朵朵从椅子上抱起来,放到床上。

    居高临下的姿势。

    方朵朵之前困得不行了,现在看到他,睡眼迷蒙。

    殊不知道,这么一个眼神,勾的萧景玄浑身上下,热血沸腾。

    萧景玄从来都是一个不会克制**的男人,想到就做,他压了上去。

    两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之际,他把她抱在怀中。

    方朵朵迷迷糊糊的问,“你跟三哥说了铁矿的事情?”

    “说了。”萧景玄笑,捏她的鼻子,“你都累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这件事?”

    “那是当然。”她努努嘴,“我心里明白着呢,所以你以后,别想在床上骗我。”

    “在床上,要你的身体都要不够,哪里来的闲心骗你。”萧景玄接过话音,懒洋洋的舔了舔牙,“三哥四哥都留下来。话说,四哥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我做什么了?”方朵朵嚷嚷道,“你别冤枉好人啊萧景玄,再胡说八道,我可是要跟你拼命的。”

    “求你跟我拼命。”萧景玄的大手揉了揉她的腰,“你要我的命,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方朵朵支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换个话题,你的深情告白,对我来说,没有吸引力。”

    萧景玄知道她开玩笑,并不计较。

    关于方胤然和萧思霏的事情,虽然她含糊了过去,不过萧景玄却清楚。

    有他家小女人的功劳。

    他抱着她说了会话,方朵朵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拍他胳膊,“趁着太子妃这段时间低谷,我们把三姨太送出府吧?”

    “好。”

    “你该不会不舍得吧?”方朵朵歪着头,脸都快要贴在萧景玄的脸上了。

    她贱吧嗖嗖的样子,惹得萧景玄哭笑不得。

    “我哪有什么舍不得?”萧景玄捏住她下巴,往死里亲她,直逼得方朵朵大呼求饶,他才放开她,“还乱不乱说了?”

    “不不不……”

    萧景玄的yin威压迫下啊,她哪里还敢胡说八道?

    见她乖乖的听了话,萧景玄勾着她的手指,一边把玩,一边说道,“说吧,你有什么主意,能够把她送走?”

    “王爷直接把她赶走就行了啊!”方朵朵故意道,“剩下的那几个姨太太,全都赶走,我吃醋。”

    “好,都听你的。”萧景玄笑,“明天就都送走。”

    “……”方朵朵侧目,“真的?”

    “真的。”

    “还是算了。”方朵朵道,“别的姨太随便你,三姨太得留给我。因为我已经想了一个计谋了。”

    “说来听听?”萧景玄凑过来,抱住她的身子。

    方朵朵冲他勾了勾小拇指,妩媚的道,“这一回呀,要麻烦王爷牺牲下色相了!”

    萧景玄听到这里连连摇头,“不行,我的身心都是朵朵的,不能给别的女人玷污。”

    “……”呸!

    之前玩的那么疯的人是谁?

    方朵朵拧他,“答应不你?”

    “……”萧景玄道,“誓死不答应。”

    “滚!又不是让你真的献身,你听我说……”

    长夜漫漫,两个人的脑袋碰在一起,窃窃私语。

    第二天一大早,天气晴朗的不得了。

    夏天越来越近了,空气之中,似乎都氤氲着独属于夏天的燥热。

    所以方朵朵醒来后,脾气贼大,不知道因为什么,便和萧景玄吵起来了。

    起初是萧景玄一直在听,方朵朵一直在骂。

    惊动了荔枝,以及一堆下人。

    大家都竖起耳朵,听着房里的动静。

    王妃的嘴炮真是无人能敌,一直说个不停,后来萧景玄便急了。

    “够了!”

    “不够!萧景玄,你现在都敢吼我了?你是不是烦我了?”方朵朵呜呜哭着。

    萧景玄蹙眉,“方朵朵!别仗着我喜欢你,你就得寸进尺!这件事我说了算,你闹够了没!闹够了就给我闭嘴!”

    “没有!”方朵朵叫,冲过去就去打萧景玄。

    随后房间里一阵砰砰响声。

    众人大骇,荔枝腿一软,吓得忙冲进去。

    凑巧的是,萧景玄从里面猛地打开门,一脸阴沉的快速离开。

    房间里一片狼藉,方朵朵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无声的落泪,“萧景玄……你这个大混蛋……”

    荔枝不知从何劝起,走过去,抱了抱方朵朵。

    别院里的这出闹剧,很快就传遍了王府。

    甚至在上午的时候,直接传遍了京城。

    街坊邻居的流言蜚语,满天都在飞。

    有说萧景玄受够了的,有说方朵朵自作自受的。

    大部分人都觉得,是方朵朵平常太作妖,闹出个这么结果,就是典型的得寸进尺!

    该!

    到了晚上,关于萧景玄和方朵朵的流言越传越夸张。

    当事人方朵朵,则翘着二郎腿,一边看话折子,一边吃荔枝。

    过了会,荔枝从门外进来,小声的道,“王妃,三姨太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