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34章 厉害了我的哥

苹果彩票幸运飞艇网上投注

    这个男人,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衣服。

    从服装打扮来看,非富即贵。

    当然,一般人也进不到皇宫里面。

    方朵朵暗自吐槽自己脑袋短路,同时也继续打量他。

    她自认为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什么风格的都有,但是眼前的男人,总觉得长得怪怪的。

    至于哪怪,她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直到看见了贵宾席上的姚水月,顿时明白过来。

    这男人和姚水月长得好像啊!

    男生女相,怪不得看起来觉得哪里不对劲。

    方朵朵不认识这个人,搜肠刮肚,也没有想起来,他到底是谁。

    于是她轻轻的拉了拉纳兰雪的袖子。

    纳兰雪十分懂规矩,下一秒钟,立刻就把耳朵凑了过来。

    “那个男人是谁?”方朵朵问。

    纳兰雪瞅了一眼,脸上满是不屑,“切!还能是谁!一看那长相,七嫂,你还猜不出来吗?”

    我当然能猜得出来。

    这不是找你确认呢么?

    方朵朵翻白眼,又扯了扯她的衣袖,无声督促她快点说答案,别卖关子。

    纳兰雪换了个姿势,说道,“姚水月的弟弟,姚瑾。”

    “她还有个弟弟?”方朵朵惊。

    一个姚水月就够污染空气了,居然还有一个弟弟。

    真是够够的。

    纳兰雪重重的点头,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可信度,“必须是她弟弟,不过,这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看出来了……”方朵朵闷闷的说。

    两个人齐齐不解,追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长成那样,还能怎么嘚瑟?一看就不像是个什么好东西。”方朵朵笑,“你看姚水月的那副面相,可不就是尖酸刻薄么。”

    “哇!七嫂嫂居然还懂面相!”纳兰雪满眼睛都是桃心。

    “……”

    得,这个人很好骗。

    方朵朵用手戳了戳她的脑袋,主动的把话题给拐了回来,“这个弟弟都办了什么缺德事?”

    “还能是什么?就他那张脸,玩女人呗!”纳兰雪轻嗤,“而且,人家玩可不玩青楼里的那些,专门挑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名媛淑女们下手。整个京城里,有头有脸人家的姑娘,是他的心头好。”

    “卧槽!这个逼格高了。”方朵朵表示佩服,就差没有竖起大拇指。

    “呵呵,谁让人家有个好爹,还有一个好姐姐好姐夫。”纳兰雪讥讽的说着,“他每次玩,都非要把人家的肚子搞大,搞大了又不负责,人家的好爹和好姐姐一出面,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这个不仅逼值高,就连人渣的程度都是高的。”方朵朵评价。

    心术不正的人,果然看着就辣眼睛。

    纳兰雪嗯了一声,说道,“今天好端端的是公主挑选驸马的时候,凭什么要把这个人叫过来啊?名声臭的都快熏死人了,也好意思来这里丢人献丑。这人要是不要脸了啊,还真是可怕。”

    方朵朵点头赞同。

    另一边的施初微,之前一直在听她们说话,这个时候才替纳兰雪解惑道,“既然是文试,请他过来,也是没错的。毕竟他可是咱们大梁国的大才子。”

    “才子?”方朵朵又虎躯一震。

    她觉得今天晚上,不震个十来回,不足以表达她的情绪。

    纳兰雪抿着唇,“嗯,连续三年都夺得了第一才子的称呼。”

    “有水分么?”

    “……”纳兰雪摇了摇头,“这就不清楚了。”

    方朵朵见她面色为难,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好细问。

    她打住了这个话题,因为场上的男子,刚才起屋里哇啦的说了一堆话,现在已经开始吟诗作对。

    他笔直的站着,从背影来看,还是能够迷倒她的少女心的。

    姚瑾缓慢开口,嗓音有些凉,又有些沉,听着还算舒服。

    “筵开吉席醉琼觞,华国楼头鸾凤翔,印证同心临绮阁,影传笑吻粲兰房。

    吹箫恰喜追萧史,举案堪欣媲孟光,诗咏关雎今夕祝,三生石上契情长。”

    “好!”一群人哗啦啦的鼓掌,甚至还有一些人站起来以示欣赏。

    方朵朵是懵逼的。

    这货说了个什么,反正她一句话,哦,不,一个字都没听懂。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见周围人也鼓掌,她便也跟着鼓了鼓。

    姚瑾作诗完毕,便恭敬的行了一礼,“区区不才,特意赋诗一首,预祝公主找到属于自己的好姻缘,在大家面前献丑了,还请大家海涵。”

    方朵朵努努嘴,你还知道自己献丑了啊!

    真是的。

    姐身上凝结的可是上下五千年文学的结晶,不出手是给你一条活路。

    她胡思乱想着,余光不小心瞥到了高座上的萧思霏。

    顿时皱了皱眉。

    这萧思霏的目光,好像一直都停留在姚瑾身上啊。

    啧啧啧,她目光中浓浓的渴望,除非方朵朵瞎,否则没看出来才怪。

    有猫腻啊。

    大约是自己**的视线,太不友好。

    很快萧思霏便察觉到了,她迅速的寻找。

    方朵朵却机智的拉了拉纳兰雪的衣袖,两个人又交头接耳。

    萧思霏找了一圈没找到,便又继续装作和姚水月聊天,视线却偷偷的往姚瑾身上瞟。

    今日文试的题目是,要求一人写一首诗,长绝句,有关于雨的,给予纸笔作答。

    趁着那五个人作答的时候,方朵朵又和她们两个人八卦。

    “你们有没有觉得,公主怪怪的?”

    “……”纳兰雪和施初微齐齐摇头。

    她也只好耸肩,道,“行吧。”

    看来,只有她发现了公主和姚瑾之间的眉来眼去吗?

    她真是个机智的宝宝!

    作答毕竟是限定时间的,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所有的人都把试卷给交了上去。

    既然是公主选驸马,那么最终的评定,则是公主来决定的。

    大梁国的作风,向来比较推崇委婉的。

    所以不会当面宣布结果。

    结果在三天后会出来。

    原本这个时候,是应该散会,各回各家,各找各***。

    然而,这糟糕的天气,实在是寸步难行。

    明明是下午时分,然而乌云却将天空塞了个密密麻麻,大片大片的浓墨,沉沉的压在头顶。

    方朵朵来到门口,看着外面的惨状,仔细分析了下。

    她回家的唯一方法,可能是变成一条鱼,游回去。

    皇宫的排水系统,可以说是最先进的。

    饶是如此,水几乎已经涨到了膝盖,甚至还有继续攀升的迹象。

    雨仍旧在下,电闪雷鸣,十分可怕。

    方朵朵活了这么久,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雨。

    一群人都待在行宫里,暗暗担忧。

    就在这时,突然看见雨中一个小太监,淌着到膝盖的水,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即将到行宫的时候,忽然一个趔趄,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瞬间便没顶了。

    众人啊的一声,惊呼不已。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从人群中跳出来一个人,方朵朵也跟着大家一起,被吓到了。

    那人窜出去的很快,等众人反应过来之际,小太监已经被他拎在手里,走进行宫。

    方朵朵这会才看出来,刚窜出去的,是方胤然。

    厉害了啊我的哥。

    小太监被丢到地上,猛地咳嗽了几声,睁开眼,发现无数张尊贵的脸盯着自己,吓得扑通一声跪了。

    “娘娘们!公主们!王妃们!皇上有旨!”

    一群人跪了下来。

    小太监愣了愣神,后知后觉站起身,挺直腰板后,口述道,“鉴于今日大雨实属异常,特批准各位来宾就在行宫歇息。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太监匆匆来,又匆匆离去。

    几个没有被提到的娘娘,自然是不能留在这里,见雨势始终不减,终于硬着头皮从走廊往回走。

    方朵朵则和纳兰雪、施初微她们留在了行宫。

    行宫如今属了四公主萧思霏,她迅速安排好众人的房间分配后,便让大家去歇息,晚饭会送到各位房间。

    方朵朵留意到,姚瑾也留了下来,并且悄悄的跟着萧思霏离开了。

    果然。

    她没有跟过去,找到方胤然,准备和他聊一聊。

    结果方胤然和方诣辰两个人居然在下棋。

    方朵朵暗骂方胤然是个笨蛋。

    “四哥,我跟你说个事。”方朵朵进到房间里,坐下来。

    话音刚落,一旁的方佑霖笑眯眯的凑过来,“姐!我给你捏捏肩?”

    方朵朵挥手,“姐烦着呢,你去给我拿点水果过来吧!”

    “好嘞!”方佑霖笑呵呵的被打发走了。

    她这才跟方胤然道,“四哥,我觉得吧,关于公主的事情,你再考虑一下。”

    “不需要。”方胤然侧头过来,“我就是为她而来。”

    “……”哥你也太死心眼了吧。

    方朵朵瞅了一眼方诣辰,希望他能说上两句。

    方诣辰耸耸肩。

    “……”

    方朵朵沉默了两分钟之后,再接再厉,继续开口,“四哥,如果我说,公主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了呢?”

    “他会娶她吗?”方胤然问,“应该不会,不然也不会有这场选驸马的盛事,所以我不担心。”

    “……”哥你居然没被爱情冲昏了头,逻辑清晰的让人害怕。

    方朵朵无奈了,最后拍了拍方胤然的肩膀。

    “你执意要做备胎,看来是谁也拦不住了。不过不得不说,我的哥,你这样痴情的备胎加接盘侠,真是令人感动。”

    方朵朵见劝阻无效,便打开门往外走,遇到了正端着水果回来的方佑霖。

    她把水果抱走,胡乱往嘴里塞了几个樱桃,“我去静静。”

    晚饭和萧思霏说的一样,送到了房间里。

    她吃完之后,打算去个如厕。

    结果在经过走廊的时候,又撞见了萧思霏。

    和下午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她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哭过,并且走路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扶着腹部。

    萧思霏迎面走过来,方朵朵和她打招呼,对方居然直接无视了她,进了房间。

    “……”

    房门紧紧关上,方朵朵挠了挠头,觉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