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33章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快乐赛车注册投注地址【pg123.net】

    方朵朵觉得,她活了两世,所有的尴尬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尴尬。

    小心翼翼的收拾好自己,她从如厕出来。

    来到房间门口,突然都没有了进去的**。

    刚才那种情况,真是想想都忍不住脸红不已。

    苍天啊,大地啊,各位祖宗啊。

    得了。

    那件事,提起来她都不好意思恳请神仙们大发慈悲。

    方朵朵的经期一直都不怎么稳定,自从到了这里来之后,有时候是两个月不来,有时候是一个月来两次。

    最初的时候,她还为此而着实忧愁了一段时间。

    等到习惯了,便也渐渐的淡然了。

    淡然的后果便是,对大姨***造访日期并不怎么上心。

    以至于今天闹出了这么大的乌龙。

    嘤嘤嘤…她要这里脸还有什么用,反正都丢到了姥姥家里。

    方朵朵越想越觉得心虚,便坐在走廊上,静静的等待着。

    她也不知道等待什么。

    就是不想进去看见萧景玄,虽然自己也挺想念他的。

    啊!

    如果他没看见刚才的事情就好了。

    方朵朵的脑袋靠在柱子上,一阵胡思乱想,又一阵暗自懊悔。

    在心里面把自己骂了个七七八八之后,渐渐地她有些困。

    正打算换个姿势,继续睡觉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了就在她身旁的萧景玄。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方朵朵立刻捂住嘴巴。

    刚才她好像下意识的嘀咕了好多,也不知道有没有提道萧景玄。

    提到的话,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话。

    囧。

    她好蠢,真的。

    方朵朵在心里忍不住一阵哀嚎,僵硬着一张脸,讪讪的看向萧景玄。

    他阴沉着脸,身上只披着单薄的衣服。

    “……”她眨眨眼睛,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打招呼,才会显得不那么尴尬。

    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就听见萧景玄闷声说了句,“蠢女人。”

    下一秒钟,他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

    方朵朵担心摔到地上,到时候弄个狗吃屎,那就更丢人了。

    于是乖巧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萧景玄把她放到床上,又给她盖住被子,只露出来一双眼睛。

    然后他扭过头,对她说,“乖乖等着,不许睡着。我马上回来。”

    “哦。”

    方朵朵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于是萧景玄便出去了,至于去哪了,她还真的是不知道。

    方朵朵等啊等,等的都有些犯困了,才听见外面响起来男人的脚步声。

    她立刻睁圆了眼睛,生怕萧景玄进来,看到自己一脸惺忪的模样。

    萧景玄推门进来,又把房门给关上。

    他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碗,来到床旁。

    把托盘放到就近的桌子上,方朵朵朝着碗里面瞄了一眼。

    是红糖和生姜一起熬的水。

    方朵朵眼眶一热,连忙眨眨眼睛,别扭的转过头。

    等平复了情绪,再转过头来,萧景玄已经在给她吹红糖水了。

    “坐起来。”他说,见她呆呆的看着他不动弹,“疼的起不来?”

    只是这么询问过后,萧景玄就要把碗勺放下。

    方朵朵大约能够猜到他要做什么,连忙撑着身子,半靠在床上。

    萧景玄给她吹了吹红糖水,试了一口,觉得不怎么烫了,才放到她唇边。

    整个过程之中,方朵朵都呆呆的,像个小傻瓜。

    萧景玄耐着xing子喂完了她,然后伸出手。

    他微凉又粗粝的手指,在她的唇上和脸颊动了动,带起的战栗,让方朵朵的心突突直跳。

    “先躺下。”他说。

    方朵朵也觉得鬼使神差,自己便听了他的话。

    她依旧只露出来一双眼睛。

    脑袋不乱动,眼珠子却随着肖玄的走动,而转来转去。

    她看着他把碗筷放好,然后又看着他走到一旁洗了手,之后他转身回来,从地上捡起来那封被她丢掉的信。

    沉静的目光朝她看来。

    虽然没有开口,但仿佛就是在质问她,怎么回事。

    方朵朵只能抿唇。

    萧景玄没说话,把那封信折叠好,放到桌子上,之后熄灭了蜡烛,再次爬上床来。

    一晚上两个人折腾了好几次。

    这一次都有些累了。

    萧景玄一进来便去搂方朵朵,方朵朵却担心,自己的大姨妈侧漏,会沾染到他身上。

    所以,她有点躲着他。

    试了几次之后,她都麻溜的从自己怀中钻出去,萧景玄没了脾气,把她往怀里一塞,抱得紧紧的,大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再乱动?小爷跑了八百里路回来,就是为了抱着你睡一觉,你倒好,你再躲一个,给我看看?”

    听他这么说,方朵朵确实心疼不已。

    她没再乱动。

    萧景玄的身子凑过来,在她脖子后和耳朵后都亲了几下,这才满足的哼道,“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方朵朵小声的道,脸颊还是没出息的发烫。

    萧景玄不知道,又问,“这次我帮你记住时间。”

    “我的时间都不准。”他们说的是大姨妈来的时候。

    萧景玄蹙眉,“明白天叫御医过来,给你诊断诊断,然后开点药调理调理,总这么下去可不行,等过两年,还等着你给我生孩子呢。”

    生孩子……

    方朵朵的身子微微一动,不巧萧景玄故意紧贴,他们两个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她更紧张了,心里又十分害羞,便僵着身子不敢动了。

    萧景玄很满意她的反应,抱着她又亲了下,这才说道,“睡吧,朵朵。”

    这么折腾了一晚,她也累了,便点了点头。

    本以为睡了一天,不会怎么困,没想到还是以死猪一样的速度,迅速进入梦乡。

    方朵朵一来大姨妈,便各种犯困。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

    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发觉萧景玄已经不在了。

    如果还不是床头上还放着那个红糖碗,她几乎都要怀疑昨晚的是一场梦了。

    方朵朵慢腾腾的起身,忽觉得下身一股热流。

    她立刻坐直,飞快收拾好,冲了出去。

    这一天她还是懒懒的靠在床上休息,手中拿着萧景玄写的那封信,翻来覆去的看,无心做其他。

    时间悄悄流逝,明日就是四公主选驸马日。

    晚上的时候,破天荒的见到了一直泡在赌场的三哥四哥和六弟。

    大家一起吃了饭。

    见方朵朵脸色不好,众人表达到了关切之情,方朵朵只说是一些女人家的事情,之后几个便不再追问。

    方朵朵叮嘱他们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参加文试,尤其是叮嘱了四哥。

    方胤然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我会的。”

    “……”

    方朵朵知道他对萧思霏的一片深情,便不再多说。

    第二天,方朵朵和三哥四哥他们,分两批走。

    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同。

    三哥四哥是作为外宾的,自然要和外宾以及那些其他驸马候选人一起入场。

    而方朵朵则是作为后宫这边的,也就是萧思霏的娘家人,自然要和齐贵妃她们一起。

    方朵朵出门的时候,正是早上,阳光正好。

    谁知道到了中途,却忽然狂风大作,紧跟着电闪雷鸣,暴雨便倾倒下来。

    轿子是由葛布做成的,很快便被打湿。

    方朵朵只能吩咐,先把轿子停在一处避避雨。

    这雨来的太大了,他们躲在一个亭子里,亭子外大雨如注。

    荔枝吩咐一个轿夫去皇宫里面通报一声,并又叫人去请马车。

    方朵朵抬头看了眼天,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多大会,马车便来了,却是齐贵妃派人来接的。

    雨声哗啦啦的下,方朵朵身上还有亲戚,遇上这种鬼天气,莫名的一阵烦躁。

    现在有齐贵妃的车子来接,她便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马车在乌黑的天幕下行进,渐行渐远,走入皇宫。

    来接方朵朵的马车上,有一个是齐贵妃身边的贴身奴婢。

    她告诉方朵朵,四公主前两天晚上,亲自给梁安帝做了份宵夜,送到了皇帝的御书房,结果哄得皇帝兴高采烈,又新赏给了她一处超大的行宫。

    而今天的文试,便是在那个新获得的行宫里举行的。

    方朵朵漫不经心的听着。

    到了皇宫,因为是齐贵妃的马车,可以直接开到行宫外。

    方朵朵下车的时候,雨还在下着。

    齐贵妃的奴婢率先前去通报去了,方朵朵则跟着缓慢的进了宫殿。

    因为天色灰蒙的原因,此刻的宫殿里灯火通明,装饰都十分的奢华横溢。

    宫殿大厅的尽头,坐着齐贵妃和众位娘娘,四公主萧思霏也在其中。

    她依旧正在和姚水月聊得很嗨,完全没有在意方朵朵才刚刚过来。

    方朵朵也并不介意。

    她身体不怎么舒服,真的被注意到,免不了又会进行一番应酬。

    荔枝小心的指了指一旁的空位,方朵朵见正好在施初微和纳兰雪旁边,便笑着走了过去。

    她刚刚坐下,施初微便递过来一个手帕,“七嫂嫂,怎么这么晚才来?擦一擦吧!”

    方朵朵的头发上还带着雨滴,看起来有些狼狈。

    感激的朝着施初微看了眼,方朵朵快速擦完,将帕子收了起来。

    纳兰雪这回倒是细心,递给她一盏热茶,“七嫂,快快,喝这个,暖暖身子。看你这样,真是心疼。”

    方朵朵笑了笑,“就你会说话。”

    “哎哟!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啦!”纳兰雪撒娇,惹得方朵朵无声发笑。

    喝了热茶,身体渐渐的回温了。

    方朵朵的手心也有了知觉。

    她这才看向大厅正中央,缓缓走上一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