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26章 愿意死在你身上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吃饱喝足,方朵朵大爷一样的靠在躺椅上。

    倒是萧景玄,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完毕之后,转身返回房间。

    见她那大摇大摆的模样,萧景玄走过去,把她抱起来。

    这回方朵朵倒是懒得动弹,任由他折腾。

    萧景玄抱着她回了别院。

    叫人送进来洗澡水,方朵朵也由着他伺候自己。

    她仗着自己下面还有伤,知道萧景玄拿她没办法,所以故意折磨他。

    让他只看得见摸得着,就是吃不到。

    萧景玄虽然知道,这是这小女人的jian计,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有了反应。

    洗澡的时候,方朵朵看着他下面站起来的小兄弟,笑嘻嘻的调戏他。

    “王爷呀,你这么站着累不累啊?”

    “不累。”萧景玄对她的调戏,面不改色的回答,“之前它站起来能奋战两个时辰,你不要怀疑它的战斗力。”

    呸!

    不说还好,说起来,她就想到了私密处的那伤。

    心塞。

    就是被这混蛋给搞的。

    她说不过萧景玄,自讨没趣,索xing闭了嘴巴。

    乖乖的待在浴盆里面,萧景玄让她抬胳膊,就抬起胳膊,让她抬起长腿,她便抬起长腿。

    只是偶尔还是少不了的要调皮。

    非要把她的长腿架到他的肩头上,故意一颤一颤的晃悠。

    “王爷呀,你还能忍得住吗?”

    萧景玄抬头瞥了她一眼,大手直接来到她的两腿之间。

    方朵朵受惊一样,连忙并紧了腿。

    她凶巴巴的朝他瞪眼睛,龇牙咧嘴的,“萧景玄,你妄想干嘛?”

    “上你。”他老实道,“你再多问一句,我不介意你用别的方式,帮我纾解。”

    “……”混蛋玩意。

    接下来的洗澡过程,变得十分顺利。

    洗完之后,萧景玄拿浴巾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直接丢到了大床上。

    他也滚了上来,抱着她就是一顿亲。

    直亲的方朵朵头昏脑涨,练练求饶,“睡…睡吧!明天还要去皇宫里头,你…你别胡来。”

    萧景玄嗯了声,在她的肩膀上面,挑了块嫩肉,咬了下去。

    与其说是咬,不如说是舔舐。

    他的舌头十分软,贴在她的身上,舒服的欲|仙|欲|死。

    她轻轻的哼着,就在这时,萧景玄低沉又xing感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朵朵,你和方佑霖聊了什么?”

    “……”方朵朵睁开眼,惊讶他怎么还在这个问题上执着。

    萧景玄说,“嗯?让他帮你做什么事?”

    方朵朵撅噘嘴,“三姨太的事情,我让他给我打听一下她的底细。我准备把她赶出王府。”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故意挑衅的扬起下巴。

    “喂?萧景玄,你该不会是心疼了,不舍得了吧?”她半眯起眼睛。

    萧景玄的手在她紧实的翘臀上捏了一把,过足了手瘾,“随你处置。我对你有兴趣。”

    他哑着声音,咬住她的耳垂,“你这圆润的小屁股,摸得我都硬了。”

    “……”

    救命啊,这里有色情大叔一言不合就耍流氓。

    萧景玄的默许,让方朵朵更便于展开手脚。

    她心中已有了计划。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方朵朵便盛装打扮。

    她收拾梳妆的时候,一向忙碌的萧景玄,今个不知道哪来的耐心,就坐在一旁等待。

    这么一来,荔枝都被盯得有些紧张,频频双手发抖,妆容都差点化惨了。

    等终于化妆结束,荔枝松了一口气。

    低头叫醒睡觉的方朵朵,“王妃,好了。”

    “嗯?”方朵朵晕乎乎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嘴角一抽,“这妆容也太浓了吧?”

    荔枝解释说道,“今天是正式场合,王妃您就容忍一下吧。”

    “……”方朵朵左看看右看看,勉强接受,“行吧。”

    她站起来,萧景玄走到她跟前,伸手一勾,便把她拥到了怀里,“走吧,该出发了。”

    “嗯啊。”她笑盈盈的抬起头,眉眼弯弯。

    六月初的清晨,阳光柔和,金黄色的暖光照在她脸上,她的整张脸都看起来异常生动。

    情随心动。

    萧景玄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吮吸了下,松开她,若无其事的拥着她往外走。

    对于他这种随时随地吃豆腐的行为,方朵朵有心无力。

    上了马车,不多时,两个人便到了皇宫里。

    这次要选驸马的是宫里的四公主,萧思霏。

    萧思霏年纪和方朵朵差不多,人长得十分漂亮。

    不管在什么朝代,都是一个看脸的朝代。

    漂亮对于女人来说,更是一个有利的法宝。

    比如说这位四公主,虽然生母不受重视,但由于她长得漂亮,嘴巴又甜,毫无疑问受到梁安帝的喜欢。

    听萧景玄讲完了有关于萧思霏的事迹,方朵朵砸吧砸吧嘴,下了结论,“我估计我家那个教导主任,这回估计没戏了。”

    “嗯?”萧景玄被她说的一脸懵逼。

    教导主任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方朵朵回过神来,跟他解释,“就是说我家那四哥,你想想啊,这公主这么娇贵,又讨的皇上的喜欢,皇上应该不会想让她远嫁的。”

    萧景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否定。

    倒是方朵朵十分能想得开,“不过男女这事,就像是王八看绿豆,得对眼才行。没准我四哥等会见到那四公主,发现她并不是自己的菜,那他也不会失落。”

    萧景玄对她的比喻,无言以对,“那你看上我,咱们算什么?”

    “咱俩?”她笑,“你是癞蛤蟆,我是天鹅肉,咱俩的爱情,就叫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萧景玄捏她鼻子。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他比喻成癞蛤蟆呢。

    死女人。

    笑着闹着到了比武招亲的擂台。

    擂台设在御花园,正是六月初,各种花朵开得绚烂,入鼻皆是清新的香气。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享受的眯起眼睛。

    他们的座位设在视角最好的地方。

    如果不是修路、铁矿的事情,办得漂亮,他们现在估计还是被安排在一个犄角旮旯里。

    方朵朵坐下来后,看着坐在下面的六王妃。

    六王妃目光中飞快的闪过一丝阴暗,但很快消失不见,她虚伪的朝着方朵朵笑。

    方朵朵被她笑的毛骨悚然,索xing当做没有看到,直接无视了她。

    六王妃的脸色更难看了。

    萧景玄注意到这边的刀光剑影,朝这里瞥了过来,“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有人嫉妒了。”方朵朵嘻嘻一笑,“毕竟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夫君。”

    “那你以后要更加珍惜我。”萧景玄顺着她的话说下去,然后凑过来她的耳边,和她咬耳朵,“多用你的身体**我,我什么事都由着你,都给你办。”

    “……”

    又来了又来了。

    三两句的功夫都能开上车,方朵朵佩服的看向他,竖起大拇指,“王爷呀,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讲过的科学吗?”

    “……”

    “男人一生的小蝌蚪数目可是有数的,如果……”

    “本王愿意死在你身上。”他打断她的话,暧昧不已的说着。

    “……”

    方朵朵挪的离他远了一点。

    不然的话,她会被他撩的渣都不剩。

    萧景玄低声笑她,“胆小鬼。”

    方朵朵不以为意的哼哼。

    没多大会,正主来了。

    萧思霏和姚水月是一起来的,她的生母太卑微,这种场合不允许出席。

    皇帝和皇后,还有赵贵妃、齐贵妃一一出席。

    这要是放在现代,多少也算得上是国际事务了,因此场面非常浩大,规模也不小。

    方朵朵坐在椅子上,看着一个比一个尊贵的人入座。

    终于,梁安帝开口说话。

    “今天是朕的四公主选驸马的大好日子,所有不远万里前来的世子们、皇子们、王子们都辛苦了。”

    这是客套话,不过还是哄得那些来宾满面红光。

    大家纷纷起身给梁安帝行礼。

    方朵朵见萧景玄动作,也赶紧跟着行动起来。

    呼啦啦跪了一地之后,梁安帝让大家平身,爬起来后的众人,又仔细聆听着这次选驸马的规则。

    “第一关是比武招亲。自古美人爱英雄,我们四公主从来都很敬仰那些武能上阵杀敌,文能舌战群儒的男子,因此,这次的选驸马,主要分为两个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比武。”

    “第二部分则是比文。”

    宣读这些细则的是梁安帝身边的李公公,气度从容的说完之后,宣布道,“今明两日进行第一关的比试。接下来请各位世子上前抽取标签。”

    “第一关总共分为三轮。第一轮,每十个人为一组,进行车轮战。最后十个人里面的胜出者,进入第二轮。”

    “现在第一轮开始。”

    这句话说完之后,不多时便有不少仆从上前,帮助他们的主子抽取标签顺序。

    方朵朵坐在座位上看着,只有她四哥是亲自上前抽取的。

    她啧了一声,戳戳萧景玄的胳膊,对他说,“你看我这个四哥为人多老实,别人都是仆从去抽的,他倒是好,自己跑过去,和一群仆从挤在一起。”

    萧景玄笑,“倒是一个真xing情的男人。”

    方朵朵耸肩,大煞风景的接口道,“就是可惜气质实在是太教导主任,让人爱不起来。”

    “……”

    抽签很快完毕,中途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说是让各自准备的。

    方朵朵趁机从座位上跑下去,来到方胤然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