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24章 看得见吃不着

PC蛋蛋网上投注

    萧景玄原本想和方朵朵据理力争,结果到最后,竟然莫名的被她说服了。

    她的那些歪门邪说,他是非常服气的。

    方朵朵得到了想要的结果,高高兴兴的翻身睡觉去了。

    萧景玄却觉得他被坑了。

    从此以后,**生活将不复存在。

    不仅要控制力度,还要限定时间。

    这还不算惨,更惨的是不能每天都快活。

    因为方朵朵说,科学研究表明,最合理的房事是一周三到四次,一次半个时辰左右。

    科学,科学,一天到晚都是这个鬼东西在搞鬼。

    萧景玄都快烦死了,这科学到底是个啥玩意,天天没事净说点不好的屁话。

    等哪天这狗屁科学落到他手上,他非要打的它爹妈都不认识。

    怀着闷闷不乐的心情,萧景玄叹了口气,将她抱在了怀中。

    第二天,方朵朵醒来的时候,萧景玄早就上早朝去了。

    她简单收拾了下,便听到三姨太的院子里传来动静。

    木槿几乎是哭着跑过来的。

    方朵朵受惊的从座位上起身,疑惑的道,“木槿,你这是怎么了?”

    “王妃…求您救救我们家姨太吧!”

    “怎么回事?”方朵朵蹙眉。

    木槿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我们家姨太,昨晚上涂了太医的药,今天的痘痘起的更多了,而且擦上之后,只会又痒又疼,痛的她正到处打滚呢!”

    “是吗!”方朵朵脸色突变,“快…荔枝,快去把太医请过来。”

    荔枝艾的应答下来,小跑着便去。

    很快老太医又被请了过来。

    他直奔病房,见着方朵朵也在。

    给方朵朵点头示意之后,老太医匆匆忙忙的进去,方朵朵也跟着。

    三姨太的脸确实已经是不成样子了。

    到处都是红斑,成片成片的,不仅如此,就连她的身上都是。

    除此之外,大概是因为过于瘙痒,她挠的脸上都是一条一条的红色血印。

    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方朵朵吓得连连后退几步,被荔枝给扶住了身子。

    老太医看了一眼后,说道,“开得方子是没有问题的,这种药便是如此,所以不需要担心,照着这个方子吃下去,三天之后必定会好。”

    “可是…三姨太她一直闹着说疼,太医您……”木槿说道。

    话音刚落,床上闭着眼睛躺着的三姨太,便哼哼着说,“疼…好疼……”

    “太医您看!”木槿道。

    老太医看着三姨太的样子,摇了摇头,“治病便是如此,这是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木槿听完之后,神色犹豫的看了看老太医,又看看方朵朵。

    方朵朵自然是没有什么表情的。

    最后两个人被木槿给送了出来。

    各回各家。

    老太医一把骨头,折腾来折腾去的,刚刚忙完,便马不停蹄的回家歇着去了。

    方朵朵和荔枝往回走。

    到了别院,关上房门,方朵朵问她,“今天早上你去办那件事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

    “没有。”荔枝摇头,“我能保证。”

    “那就好。”

    荔枝嗯了一声,心中好多疑惑。

    昨晚方朵朵便把一包花粉给了她,让她加到今天三姨太喝下去的汤药之中。

    “不会致命的。”方朵朵说道,“只是给她一点教训。”

    有了她的话,荔枝才敢大着胆子去做。

    她趁着木槿上厕所的时间,偷偷潜了进去,然后把花粉全部都导倒入了正在煮的药之中,随后一直盯着,直到木槿把汤药盛好了端给三姨太,之后才悄悄离开。

    整个过程之中,她确信没有人看到。

    只是,事情她是帮方朵朵给办了,到现在还不明白她办的究竟是什么事。

    “王妃呀……”荔枝小声的问,“你让我往里面加的药是什么啊?”

    “花粉。”方朵朵说,“今天让她受受罪,明天开始,就不要给她药里放东西了,我不想连累太医。”

    “是。”

    太医治不好病,是会掉脑袋的大事。

    “那旺财的事情……”荔枝支吾着说道。

    方朵朵点头,“旺财的事情,暂时先到这里。动作不能搞得太大。”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三姨太这个人,不能再留在王府。

    得尽快想个办法,探探她的底细,然后才能作出应对方法。

    晨起的阳光十分柔和,金灿灿的,看着十分富有朝气。

    天气好,方朵朵在外面赏花,脚边围着两只小老虎。

    不多时,萧景玄从外面回来,一进别院,两只小老虎便感受到了,飞快的朝着萧景玄跑过去。

    它们俩一左一右,撒娇的摇尾巴讨好。

    方朵朵拉黑了脸。

    这俩货…被人养久了,是不是忘记自己是老虎了!

    行为搞得像是两只献媚的猫。

    她简直醉了!

    “长河、落日!”方朵朵叫它们的名字。

    两只小老虎不约而同的朝她看过来,然后又恋恋不舍的看看萧景玄,最后才不情不愿的迈着步子,缓缓朝她走来。

    萧景玄乐的哈哈大笑。

    他信步走过来,从身后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方朵朵推他,他抱得更紧,在她脸上偷了个香,吧唧吧唧嘴,“朵朵好甜,想吃。”

    “……你是猪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她吐槽他。

    “那我是只挑食的猪,我只吃你。”他说着便抱着她往房间里走。

    长河和落日见状,也要跟过去。

    萧景玄把房门踢上,把它俩隔绝在外。

    两只小老虎nai着声音开始叫。

    “不理它们。”萧景玄道,“天天和我抢媳妇,早知道就不把它们抱回来了。”

    “你敢!”方朵朵听他这么说,骂道。

    萧景玄嘿嘿一笑,“不敢不敢。我就这么说说,它们能抢走我媳妇吗?当然不能,我天天晚上能抱着我媳妇睡,它们能吗?”

    “谁说不能?”方朵朵不给他脸。

    萧景玄嘴角一抽,恶狠狠地咬牙道,“不能我就把它们炖了吃了。”

    “那我就把你给炖了吃了。”方朵朵牙尖嘴利的反驳他。

    “…你舍得?”萧景玄心中那种委屈又上来了。

    方朵朵沉吟了下,“红烧糖醋麻辣还有熬汤,你自己选一个死法?”

    “……”他家王妃总是这么没心没肺的对他。

    萧景玄心塞塞的,兜手将她丢到床上,然后扒她裤子。

    方朵朵又要躲。

    这次来不及。

    只听得撕拉一声响,方朵朵的裤子被他直接撕开了两半。

    两个人面面相觑。

    下一秒钟,萧景玄率先别开视线,落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方朵朵后知后觉的要去捂住。

    她警惕的看着萧景玄,“你要干嘛?”

    他斜了她一眼,从衣袖里面掏出来一瓶药,“你是不是想到不正经的地方去了?我给你擦药呢。”

    “……”方朵朵嘴角一抽,“这药是从哪里来的?”

    “太医院拿来的。”萧景玄大方承认。

    方朵朵面部僵硬着继续道,“你没说是给谁拿的吧?”

    “说了。”他笑,“给你拿的。”

    “……”

    也就是说,整个太医院都知道她的八卦了?

    她被萧景玄给|cao|的两腿酸疼,下不了床?

    脸面何存!

    她要这张美脸又有何用!

    萧景玄哪里管她嗷呜乱嚎乱叫,推开她的腿,给她缓缓上药。

    整个上药过程,他的后背都是紧绷的。

    不仅如此,还有某一处始终是坚挺无比的。

    要不是看在她可怜巴巴的份上,萧景玄早就要了她。

    耐着xing子给她上完药,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挑战。

    本来拿到药的时候,他还觉得挺开心的。

    以为自己能够多和她做亲密接触。

    谁知道现在亲身经历过,才知道,看得见吃不着是何等蛋疼坑爹的事情。

    他坐在床边缓了会,去外面洗了手,又进来。

    方朵朵已经穿好了衣服,

    “朵朵,你的哥哥弟弟们已经进宫了。”他带来消息,缓缓的说道。

    “是么?”方朵朵眨眨眼,“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晚上。今天下午兴许会来看你。”萧景玄说道。

    方朵朵嗯了一声,居然从心中生出一点点小小的激动和期待感。

    前世她独生子女,没有什么亲生的兄弟姐妹。

    没想到在这里,给了她一次机会。

    和萧景玄说的完全一样,到了下午,她刚刚午觉睡醒之后,便被管家萧大福告知,我来了三位贵宾。

    方朵朵询问过后,整装迎了出去。

    在前厅,她见到了她的兄弟们。

    三哥名叫方诣辰,长了一张暖男脸,眉眼带笑,一看就是邻家哥哥那种类型,方朵朵下意识的便想亲近他。

    四哥名叫方胤然,相比较老三来说,五官十分尖锐,有棱有角,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威严。

    给方朵朵的感觉,竟然有些像教导主任。

    她离得远远的。

    当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浪里小白龙”的六弟的时候,方朵朵从内心里是拒绝的。

    这个家伙虽然不过十四岁,但是……他长了一张前暗恋对象的脸。

    方朵朵看见就烦。

    不仅如此,就连名字都十分的像,前暗恋对象叫赵佑霖,六弟名叫方佑霖。

    所以,人生真是何处不相见啊。

    怎么好端端的,她搞个穿越,都能碰见这种事情?

    纯粹是让她心塞的啊!

    方朵朵坐在座位上,连连唉声叹气。

    偏偏那个不长眼色的佑霖君,还要来找她的事,“五姐,你见到我难道不应该先拥抱一下吗?”

    我拥抱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