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23章 房事得限定时间

贵州快3开奖结果pg999.net

    荔枝一路小跑着回来,身后跟着个气喘吁吁的老头。

    到了别院,方朵朵早就在等着。

    那老头白胡子花花的,看见方朵朵,即便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忙弯腰行礼,“老臣…老臣见过王妃!”

    “太医您客气了。”方朵朵笑了笑,请老头进了房间。

    两方坐定。

    方朵朵给老太医奉了一杯茶,老太医战战兢兢的接过。

    从刚才起,他就在打量着七王妃。

    当初王妃摔倒了脑袋,是他过来看病的。

    老太医到今天都没有想明白,明明当时已经没了心跳和脉搏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奇怪,当真奇怪。

    看着对面的方朵朵,他的心都是突突直跳的。

    这人刚刚咽气的,又活过来的,他倒是见过。

    死了几个时辰,这这这……

    老头子挺直了腰背,越发的认真聆听起来。

    “太医,不知道我们王府的三姨太是犯了什么病?”方朵朵微笑着问道,看起来十分的知书达理。

    老太医轻咳一声,“无妨,只是过敏而已。”

    “原来如此。”方朵朵笑,“太医一定要好好的诊治我们三姨太。王爷可是很喜欢三姨太的,她那张脸可一定得保住啊!”

    老太医嘴角一抽。

    王爷喜欢三姨太?

    外面现在传的可都是七王爷是个宠妻狂魔!

    原本大家都知道,七王爷是个彻头彻尾的浪荡子,到处游戏人间,流连花丛。

    可是如今,大家都在说,七王妃这只母老虎,真是好手段,居然能够将七王爷驯服的如此听话!

    说王爷很喜欢王妃还差不多,喜欢三姨太是哪门子的事情!

    “三姨太最是在乎这张脸了,所以还劳烦太医多多费心。只是冒昧的打听一下,太医给三姨开的是什么药方?”

    “哦……”老太医回过神来,忙从医药箱中拿出来纸和笔,“是这样的,容老臣慢慢的写给王妃您看。”

    方朵朵点了点头。

    不多时拿到药方,老太医仔细询问方朵朵,是否还有别的事情。

    方朵朵摇摇头,笑的甜甜的,“没有啦!劳烦太医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主要是我太担心我们家的三姨太了,这要是万一出个什么事情,王爷和我都是吃不香睡不着的。”

    “……”老太医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来的路上还听说了方朵朵烧床的壮举,这会这位王妃又大言不惭这么说。

    老太医站了起来,恭敬的告退,准备离开。

    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堵在胸口,实在是不吐不快。

    他转过身来,又对方朵朵说,“王妃,老臣还有一件事,想要向您请教。”

    “向我?”方朵朵惊呆。

    眼前的这个老头,胡子都快比她的头发还要长。

    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来跟她请教?

    “是的。”

    “……请教算不上,太医您有什么问题,请还是直接问好了。”方朵朵讪讪的笑了笑,朝着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老太医也不客气,点点头道,“王妃,老臣有一事不明白,这件事已经盘旋在心中很多天了,自从您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几乎就快成了老臣的一块心病。”

    方朵朵惊讶不已。

    这老头说的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啊……

    “您说。”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总感觉是一个大招。

    方朵朵强装镇定的开口道。

    “王妃,那日您掉入冰冷池水之中,是老臣奉命前来给您诊脉的。”老太医缓缓开口,“可是那日老臣分明看着您断了气,之后几个时辰您都是已经去世了的,怎么就……”

    他说完,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毕竟对着皇亲国戚说去世这两个字,是大为不敬的。

    方朵朵没想到会问这件事,她想了想说,“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阎王爷看我年纪轻轻,心怀不忍,这就把我又给送回来了吧!啊哈哈哈!”

    她开玩笑的道,“我就死着玩一玩,您可就别担心了。”

    “……”老太医傻眼老半天,他还能再说什么?

    送走老太医之后,方朵朵坐回凳子,刚才她都起了一层冷汗。

    幸好这太医靠谱,不然的话,她死而复生的事情,恐怕早就传的满天飞。

    到时候肯定会被人当成妖魔鬼怪的。

    还好还好……

    她抚着自己的胸膛,拍了拍,眼角余光看到桌子上的药方,抿了抿唇,开始琢磨起来。

    晚上吃完晚饭,方朵朵去了一趟六姨太那里。

    六姨太被旺财给咬得浑身是伤,虽然治疗及时,但到底恢复的很慢。

    时间过去差不多五天,她还是毫无生机的躺在床上。

    方朵朵推门进去,看到她还在沉睡,正要离开时,却听见身后有了动静。

    回过头,便见六姨太作势要起身。

    方朵朵担心她身体虚弱,连忙走过去搀扶着她。

    把枕头放在她的身后,方朵朵也跟着坐了下来,“要喝水吗?”她问。

    六姨太点了点头,苍白的唇瓣,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

    方朵朵便去倒水,端着要抽她喝水的时候,六姨太忽然掉下眼泪。

    “……”方朵朵疑惑的看向她,“怎么了?”

    “谢谢王妃。”她眼圈红红的,鼻子也跟着泛红,说完这句话,又使劲抽了一下。

    方朵朵看着她,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什么,你受伤了,我又在你身边,我不伺候你谁伺候你?”

    这倒是她的心声。

    她跟六姨太没什么深仇大恨,甚至还有点同情她。

    六姨太喜欢萧景玄。

    别人看不出来,她能。

    像是三姨太那样,只是为了得到目的才靠近萧景玄的,她根本不屑一顾。

    六姨太不是这样,她发自内心的喜欢着他。

    知道萧景玄和她方朵朵在一起之后,她也是悄悄地喜欢着。

    没有想过越矩,只这样卑微的喜欢着,就觉得足够了。

    方朵朵叹了口气,没有谁的感情就比谁的更高贵,同样都是爱,所以她能理解。

    但理解也不会把萧景玄给她。

    只希望六姨太能够有一天想明白,然后早日开始新的生活和感情。

    伺候着六姨太喝了水,方朵朵告诉她,“旺财之所以会咬你,是因为它被人下了药,中毒之后的旺财神志不清,刚巧你从那里经过,所以……”

    “我只是想去给它送点肉。”六姨太摇了摇头。

    方朵朵嗯了声,握住她的手,“我知道。这件事是三姨太做的,我会替你讨个公道,也替旺财讨回公道。”

    她信誓旦旦的说。

    “谢谢王妃。”六姨太出声,“三姨太……”

    “嗯?”方朵朵见她欲言又止,挑起了眉头。

    六姨太沉吟,思考了一会,然后冲她招了招手,方朵朵立刻附耳过去。

    一刻钟之后,方朵朵回到别院。

    萧景玄居然已经洗干净,在床上等着她了。

    最近这几天晚上,他睡觉十分积极。

    方朵朵知道他在想什么,没给他好脸色看。

    萧景玄笑盈盈的拍拍床铺,“快来,暖好床了。”

    方朵朵上次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他厚着脸皮笑纳,“朵朵的白眼翻得真好看,我真喜欢。”

    “……”你丫还能再没尊严一点吗?

    方朵朵洗了澡,刚爬上床,就被萧景玄一把抱住。

    她还没挣扎几下,萧景玄提枪就要上。

    方朵朵吓得往后躲,双腿更是死死的并着。

    “怎么?”萧景玄眸子挑了挑,“你不想?”

    她使劲摇头,“不想不想。”

    “不行。”萧景玄断然说道,抓起她的脚踝,便把她的腿往外面拉。

    方朵朵挣扎的更凶,骂他,“萧景玄!你给我住手!你个混蛋!”

    “还有更混蛋的!等下让你开开眼!”萧景玄坏坏的一笑,冲着她抛了个媚眼,开起黄腔。

    方朵朵听他说话,气的一脚踹他脸上。

    萧景玄压下来,大手又要往下移动。

    她咬他的耳朵,“别动,我下面好疼……”

    “我还没进去呢,你疼什么?”

    “今天疼了一天了,走路都费劲,你说都怪谁?刚才洗澡的时候我看了眼,都肿的不成样子了,你这几天别碰我。”

    “肿了?”这下萧景玄知道事情的严重了。

    他撑起身子,往下滑,掰开她的腿就要脱她衣服。

    方朵朵批命挣扎。

    那个地方怎么能让他这么看?

    萧景玄猜透了她的心思,“你浑身上下我哪没看过?起来,别乱动,再乱动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咬牙切齿,凶巴巴的模样,倒是挺能吓唬人。

    方朵朵努了努嘴,不甘心的小声骂他,“你还凶我?你才是罪魁祸首!大混蛋!王八蛋!”

    耳边是她的骂声,萧景玄也不跟她计较,轻轻来到她两腿之间,仔细看了下。

    果然和方朵朵说的一样,一片红肿。

    萧景玄爬起来的时候,脸色十分愧疚。

    他抱住她,叹了口气,“朵朵,对不起了,下次我轻点。”

    “不仅要轻点,时间上也得克制着点。”方朵朵出声提醒,“你的时间太长了,我受不了。”

    “我可以轻点,但房事上你给我限定时间,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不明白的还以为是我那方面不行呢!”萧景玄梗着脖子抗议。

    方朵朵朝他瞪眼睛,“我的哥,你知不知道,科学上说,男人坚挺四十分钟左右才是正常范围,动不动就两个时辰往上的,那是病得治!给你限定时间,是为了防止你犯病!”

    p:继续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