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20章 她的救命恩人

快乐飞艇注册投注地址【pg123.net】

    在最初的寒暄过后,方朵朵发现,她好像成了一个摆设。

    还是那种特别不起眼的摆设。

    房间里有席煜走路的声音,还有指尖滑过布匹,发出的柔软声响。

    她的眼睛落在席煜身上。

    这是一个十分干净寡言的男人。

    和萧景玄完全不是一种类型。

    她之前没有应付过,不知道该怎么相处的好,好想无论是拍什么马屁,他都淡淡的样子。

    颇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

    方朵朵嘴角一抽,这位禁欲的席煜席大爷,很适合修仙。

    每次席煜来店里,都会带来一大笔生意。

    他买的东西很多。

    眼下就是刚刚挑选完布匹,几个小姑娘正进到房间里,帮忙往外拿东西。

    接下来要挑选的是衣服长衫。

    小姑娘们进到房间来,看到了像是一尊大佛一样,端坐在一旁的王妃,一个个的低头忍笑。

    方朵朵丝毫不察觉。

    房门打开又再次关上,不同的是,萧景玄面前摆放着的布匹,换成了衣服。

    他从轮椅上站起来,走到那些衣服前面。

    方朵朵知道他话少,正盘算着到底要怎么开口,她总不能在这里当个大鹌鹑吧。

    结果没想到的是,席煜居然率先说话了。

    “方姑娘,既然这家店是你的,那么你帮我挑选几件衣服吧?”他说道,半侧过身,看着她。

    方朵朵一怔,“啊?”

    她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

    金光闪闪的煜爷,让她给他挑衣服?

    她肯定是只挑贵的,不选对的啊!

    “我说,方姑娘能帮我选几件衣服吗?我要在成亲礼上穿的。”席煜淡淡的说道,视线却无意识的落到她的脸上。

    听到这里,方朵朵惊,“煜爷您要成亲了?”

    席煜抿唇。

    见他不答,方朵朵只当是默认了,她有些欣喜的道,“煜爷您要成亲,怎么也不说一声?成亲日定在哪一天?不知道到时候,我是否能够亲自上府上,讨一杯喜酒吃吃?”

    “下个月初三。”他说,“方姑娘愿意来的话,自然是欢迎的。”

    “当然愿意。”

    “不过,不是我成亲。”他说,“但那天你想来,我会去接你。”

    “……”不是他成亲啊。

    方朵朵一顿,反应过来后,谁成亲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又有了一个机会可以拍马屁抱大腿,希望土豪席煜能够看到她抱大腿的热切心情,改天心肠一软,随便和她一起搞个什么项目。

    再者说了,她还没有见过成亲的场面,去看看也无妨。

    “好的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方朵朵飞快的在心里面捋顺了思绪,笑盈盈的点头答应。

    “那现在可以帮我选衣服了吗?”他问。

    方朵朵连连应声。

    萧景玄的气质十分张扬,穿白衣过于浪荡和轻佻,穿黑衣则显得过于神秘和妖娆。

    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这人不管穿什么,都跟个妖孽一样,让人挪不开眼睛。

    但是席煜却不同。

    他的xing子偏冷,xing格又偏内,给人的感觉便像是高高在上的谪仙。

    因此,穿白衣太过于高冷,遥不可及,穿黑衣的话,却将他的五官衬托的更像是刀锋一样冷硬。

    太极端的颜色不适合他。

    方朵朵最后给他挑了一件天青色长衫。

    难得出乎意料的是,居然很适合他。

    既不会显得太冷又不会显得太妖。

    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席煜,连连点头,“煜爷,您穿上这件,简直就像是那句话里面有的,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席煜的面上,没有多大的波澜。

    放多都习惯他这张冰山脸了,对此丝毫不介怀。

    席煜一口气拿了五件天青色的长袍,各种样式的,方朵朵看的目瞪口呆,在一旁说道,“这个…其实…你也可以试着穿穿别的颜色的衣服的……”

    “不。”他转过头来,看着她,“我相信你的眼光。”

    好吧。

    买完了衣服,席煜终于坐到了她的对面,方朵朵清咳几声,准备找导入词,然后决定怎么开头说白姨拜托她的事情。

    席煜看出她的不对劲,直接点破,“说吧,方姑娘,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

    “啊?”

    这就被看穿了?

    她嘴角一抽,正要挥手,便又听他说,“刚才你陪着我选了这么久的衣服,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就开口。”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多不好意思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说了。”

    “……”不会吧。她只是推脱一下的啊喂,大哥,你也太实诚了吧?

    方朵朵忙抢着说,“不是的,的确有事情,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这裁缝铺,需要进些更加高档的布匹,到时候也是为了造福煜爷您嘛!江南织造厂的布匹不错,我打算走水路,运输到京城。”

    “好。”席煜听到这里,答应下来,“你的船我不收费用,从今往后,都不收。”

    “……”方朵朵的嘴巴都没来得及合上。

    这幸福来得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土豪君,不对,煜爷真是出手阔绰啊!

    要知道一条船的利润可是很大的,如果收过路费之类的,差不多每条都能收一个小黄鱼那么多。

    然而刚才席煜说什么?

    以后只要是她的船,都不收!

    天呐!

    她拍的马屁,平常的时候看着没丁点用,这真的到关键时刻,马屁们通通发挥作用了!

    “怎么?还不满意?”席煜侧过来看她。

    方朵朵回神,点头不已,“满意满意,相当满意,就差给您跪下来磕头了!”

    “不用。”他说道,“不过我倒是真的有个请求。”

    “……”不要这样吧,她的高兴劲还没过去,怎么席煜就又有请求了?

    虽然心里面不乐意,但面上她还是保持着微笑,“好的,您说。”

    “来参加成亲礼的时候,记得穿上那身水红色的衣服。”

    “……”方朵朵眨眨眼睛,有点搞不明白。

    不等她细细发问,席煜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这回她是真的走了。

    方朵朵满怀心思的从房间里走出来,白姨早就等候多时,忙上去问道,“王妃,怎么样?那件事谈妥了吗?”

    “妥了。”她说,“你那边可以回复嬷嬷们了。”

    “好嘞!”白姨兴高采烈的说着,“谢谢王妃!”她上前给了方朵朵一个大大的拥抱,方朵朵也笑着回抱她。

    接下来她没在裁缝店待多久,便要回去,结果就是那么不凑巧,在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姚水月。

    再次见到姚水月,方朵朵萌生出一种好久不见的感觉。

    仔细一算,确实是挺久了。

    她去铁矿就走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呢。

    这段时间里,听说姚水月在宫里上蹿下跳,怒刷好感,似乎是在到处笼络人脉。

    不过听纳兰雪和施初微她们说,姚水月的手段不怎么奏效,毕竟之前得罪的人太多了,她留下来的坏印象,大家都不傻,不会那么轻易的便被扭转过来。

    她就说怎么总觉得,从铁矿回来的日子,十分乏味。

    原来是少了姚水月这个调味料啊。

    不过眼下她可没心情,满心想的都是席煜说的水红色的衣服,到底是哪件啊?

    姚水月见到她,眯起眼睛,方朵朵怕她找事,忙行礼过后,匆匆离开。

    “……”姚水月和六王妃面面相觑。

    这方朵朵见到她们,怎么这次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方朵朵一路赶回家。

    然后把柜子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确实是找到一件水红色的衣服。

    那件衣服她没怎么穿过。

    唯一的一次,就是刚穿越过来,萧景玄时隔三年回家,他们第一次进宫的时候。

    也就是那一次,萧景玄一脚把她丢到了湖水里面。

    联想起来这些事情,方朵朵吃惊不已。

    难道,那个时候她就见过席煜了吗?

    不应该啊,席煜长得这么出色,她要是见过的话,肯定会有印象的。

    那席煜是在哪里见过她的呢?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最后她不得已想到一个猜测。

    难道说…那天把她从冰冷的湖水里,救出来的人是席煜吗?

    如果真是的话,那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了。

    自己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出来个结果。

    方朵朵决定,找个机会和席煜当面说清楚。

    把衣服重新整理好,剩下的时间,她陪着小老虎玩,并给它们起了名字。

    身子骨长得稍微壮实点的叫长河,另一只则叫落日。

    萧景玄来找她的时候,她把名字告诉了他。

    他眯起眼睛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好听。”

    方朵朵搂住他的脖子,忽然发问,“萧景玄,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进宫,你把我丢湖里的事情吗?”

    “……”萧景玄以为她要秋后算账,立刻推开她,扑通一声跪地上,“朵朵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要是现在还生气的话,我这就脱光了跳门前的湖里去。”

    “好呀。”方朵朵笑,“你现在知道错了!当时就那么把我给丢在那里了?”

    萧景玄蹭着挪到她面前,又是亲吻她的手背,又是亲吻她的唇,“我错了,我错了,不生气了嗯?”

    “等下你就去泡湖里,等我高兴了才能上来。不过在此之前,我得问你个问题,你知道是谁救了我吗?”

    “不是你自己回来的吗?”萧景玄道。

    方朵朵了然,说道,“我知道了。你现在去泡湖里去吧……”

    “朵朵……你忍心吗?”萧景玄不要脸的开始撒娇。

    方朵朵露出洁白的牙齿,贼贱的一笑,“忍心呀!快去,不去的话,把你给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