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16章 我骄傲了吗?我膨胀了吗?

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123.net

    三姨太衣衫不整的从书房出来,捂着嘴,被浓烟呛得使劲咳嗽。

    她恨死了。

    贱人方朵朵,就知道坏她好事!

    以前不过是她给她脸,不想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

    可这死女人,竟然敢三番几次的让她这么难堪!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留不得她!

    三姨太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她修长的指甲嵌进肉里,渗出点滴鲜血。

    然而她却像是浑然未觉一样。

    匆匆赶过来的木槿见状,连忙拉着她离开。

    她们前脚刚走,后脚萧大福便带领着一群人,浩浩汤汤的来灭火了。

    萧大福心中苦啊!

    自从家里的这位王妃不正常之后,他家王爷也跟着各种不正常。

    不是杀驴就是烧床。

    幸好这次烧的是张床,下次一不小心把王府给压平了,那可怎么办!

    萧大福为此担忧的吃不好睡不香,萧景玄却完全不以为意。

    此刻的他,正像是一只跟屁虫,寸步不离的在方朵朵身后。

    方朵朵则是一身轻松,走进房间里,倒头便要睡觉。

    看来烧床的事情,对她根本没有屁点影响。

    不过,女人的心思向来是难以猜测的。

    萧景玄担心她还因为三姨太而气着,半跪到床前,哄她说道,“朵朵,那三姨太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嗯嗯……”

    方朵朵漫不经心的道,“我有说什么吗?我说你了吗?你这么紧张心虚做什么?你该不会是真的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怎么可能!”萧景玄瞪圆了眼睛,下一秒他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口,“我不会负你。”

    “行了行了,你一天能跟我表八百遍忠心。”方朵朵哼哼道。

    她侧躺在床上,盯着萧景玄黑乎乎的眼睛,嘻嘻一笑,“萧景玄,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女王大人尽情吩咐。”萧景玄捧着她,恨不得把她捧上天。

    方朵朵半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渐渐的,眼神从轻佻变得郑重。

    她索xing坐起身来。

    萧景玄见她的动作,也下意识的严肃起来。

    他坐到大床旁边,和她平视。

    “萧景玄。”她叫他的名字。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同样的三个字,从她的嘴里叫出来,就这么的委婉好听。

    “到!”他笑着回应,“我一直在。”

    “我不喜欢你有任何除我之外的女人。”她说,“我要的感情,要么是全部,要么是零,没有中间地带。你如果不能给我全部,那么我宁可不要,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萧景玄说。

    第一次听她说起来两个人的感情,萧景玄有些意外的同时,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的过去,我没资格问,我过去什么样子的,你也不用再去查。你眼前见到的我,就是真正的我。我不会和别的女人分享你,所以你必须的在我和她们之间做决定。”

    “如果你选择了我,那么就得舍弃她们,彻彻底底的。”

    “如果你觉得,没必要为了我这么一个女人,放弃你的整个后宫,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感情的事情,她从来都是看得很开。

    “我选择你。”萧景玄几乎没有犹豫的说道。

    他把方朵朵的手抓在唇边,吻了吻,“我以为你早该明白的。我选择你,只有你。”

    四目相对。

    一双眼睛清澈澄净,另一双则幽深漆黑。

    萧景玄笑着冲她眨眨眼睛,方朵朵无语的翻白眼,他便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的身体都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你可要对本王负责。”萧景玄说,“你难道忘记了,我对别的女人过敏?只有你才能治好我的病。”

    他说到了之前两个人的阴谋,她忽然忍不住笑出声。

    眼睛弯弯的,像是一轮新月,挂在他的心尖。

    萧景玄原本打算陪着方朵朵再睡一会,结果刚爬到床上,门外便传来了萧大福的鬼哭狼嚎声。

    “你去看看吧。”方朵朵翻了个身,“我先睡会,等下你来的时候,可别吵醒了我。”

    她半侧过来脸,凶狠的露出牙齿,警告他,“萧景玄,我严重的向你抗议,我要好好休息,你不许再折腾我了!”

    想到她昨晚累死累活的模样,萧景玄难得爽快的决定,放她一马。

    萧景玄迅速的退出房间。

    对面萧大福一脸愁容。

    把房门关好之后,萧景玄带着他离开了别院。

    他们去了萧景玄原先的卧室。

    萧大福痛心疾首的表示,那张床已经被烧烂了根本不能再用,除此之外,还烧烂了几件家具,都得重新置办。

    萧景玄一一批准,顺便拿出来两条小黄鱼,丢给萧大福,让他尽管买度贵的。

    知道他这段时间做生意赚了不少的钱,不过萧大福还是有些担忧。

    临走之前,他语重心长的劝告道,“王爷啊,咱们府上的王妃……”

    “怎么?”听见有人提方朵朵,萧景玄原本吊儿郎当的模样,瞬间集中精神,“你想说什么?”

    萧大福自然明白,萧景玄有多喜欢方朵朵。

    只是,这成大事的男人,怎么能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梁安帝的众多皇子里,哪有一个像是他这样宠女人的?

    即便是挨一顿萧景玄的眼刀,萧大福今天也要把想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

    “王爷,你对王妃是不是太纵容了?上次王妃赶走府里的那些个小妾,外面都在传言,说是王妃善妒,不好相处,心眼小的跟针一样,甚至这些话可都是传到了宫里面。那些娘娘们,说的更难听!”

    萧景玄感兴趣的挑了挑眉,道,“都是怎么说的?”

    “反正就是说王妃实在是霸道!说您迟早有一天,就会受不了王妃的!”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来劝我的吗?”萧景玄坐直了身子,漆黑的眼睛盯着萧大福。

    萧大福被他问的一怔。

    房间里有短暂的沉默,随后被他的轻笑声给打破,“福叔,我心里自有分寸。更何况,那些小妾被赶走,真正原因,外面的不清楚,你心里不清楚吗?不是因为她想赶走,而是因为我想赶走,我不想让她吃醋,不想让她因为喜欢我,而有任何的不高兴。”

    他叹了口气,“福叔,我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能够活多久,但是只要我多活一天,就希望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快快乐乐的,高高兴兴的。”

    “如果能成事,那她以后自然由我来护着。如果不能,我也会为她安排好后路。”

    “我这辈子真心喜欢一个女人,惯着她冲着她哄她高兴逗她开心,一切都听她的,有什么不好?”

    “我很满足。”

    “况且,你是最清楚的,我的身体状况,让我失去了做梦的权利。”

    他恐怕陪不到她白头到老,所以在有生之年,只想给她最好的爱。

    这样,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才能永远的记住他,余生都因为他不得安宁。

    萧景玄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女人,他疼爱调教过的女人,他私心里,只想让她属于自己。

    可他也明白,等他真的到了闭眼的那一天,恐怕她还风华正茂。

    小小年纪都如此勾魂,到那个时候,爱慕她的人,只多不少。

    这么一想,萧景玄的心口便被嫉妒填满,疼的烧心。

    萧大福从房间里出来,浑身都是冰冷的。

    想到萧景玄的话,他便忍不住一阵唏嘘不已。

    王府里整个上午都鸡飞狗跳的。

    王妃把王爷的床给烧啦!

    因为王爷睡了三姨太!

    三姨太被王妃给打跑了!

    三姨太哭的可伤心了!

    王妃这个霸道的母老虎,居然窝在房间里睡觉!

    王爷又买了新的大床,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被烧!

    类似于这样的流言蜚语,飞快的在街头巷尾传播,到了下午,方朵朵醒来的时候,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荔枝记得团团转。

    “哎哟我的王妃,您怎么一回来就净找事儿呢!”

    方朵朵往嘴里塞了一个果脯,不以为意的道,“三姨太不去臭嘚瑟,我能烧了床吗?再说了,萧景玄都夸我烧的好呢!”

    荔枝被她气的没脾气了,“王妃,王爷那敢不夸你吗?外面都传您是母老虎转世,发起怒的时候,会变成虎头人身的怪物!大家纷纷同情王爷呢!”

    方朵朵乐了,“嘿!外面真这么传我?”

    “那还有假?”

    “有趣有趣。”方朵朵哈哈一笑,将果脯吃完,“你告诉京城的老百姓们,我会再接再厉,争取做最厉害的那只母老虎!”

    “……”荔枝哭丧了脸,“王妃,您就消停会吧,王爷因为您烧床的事情,上午就被叫进了宫,到现在还没回来呢!这次咱们俩的命运堪忧了。”

    方朵朵呵呵笑,“放心,萧景玄他不敢休了我。”

    “……皇上敢。”

    “关他什么事?”方朵朵皱眉,“我又没跟他睡!又没吃他家鸡腿,又没烧他家的床!”

    正说到这里,萧景玄哈哈大笑,他刚从宫里回来,到门口就听到方朵朵的这段话,当即笑出了声。

    方朵朵立刻去勾住他的手臂,撒娇的晃着,“萧景玄,你来评评理。我虽然烧了你的一张床,可是你看看我,我骄傲了吗?我膨胀了吗?我自豪了吗?没有!那皇上干嘛要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