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11章 妖孽,看我收了你

苹果彩票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方朵朵跟在小十一身后,两个人来到了柴房。

    柴房在四合院的西南角,通常不会有人过来。

    小十一说发现的大秘密就在这里,方朵朵有些好奇。

    两个人来到门口,房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一个巨大的铜锁外,还拴着一条粗粗的大铁链子。

    这里面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方朵朵越来越好奇了。

    她拍拍小十一的手,让她去望风,然后她推了推门,把头上的簪子拿下来,开始撬锁。

    自从上次被姚水月逼迫着学会开锁之后,她回来跟萧景玄请教了一番。

    现在撬锁的技术越来越纯熟了。

    铜锁很快被撬开,但让人蛋疼的是还有一个大粗链子。

    粗链子的两端被紧紧的嵌在一起。

    她努力了大半天,终于泄了劲。

    去他妈。

    累死她了,结果白忙活一顿。

    方朵朵一脚踹在门上,小十一吓得抖了抖,用气声说道,“我的姐啊,你动静小点啊!这要是让王爷给知道了!非扒了我们的皮不可!”

    她累的头昏脑涨,没好气的道,“他敢!背着我往这里面藏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他还敢来我面前嘚瑟?”

    小十一识趣的努了努嘴。

    王妃姐姐您最厉害。

    休息过后,小十一哄着方朵朵说,“王妃姐姐,咱们还是先离开吧。”

    方朵朵想了想,留在这里也是一顿瞎忙活,还不如回去睡个大头觉呢。

    结果她的想法是美妙的,但现实是不允许的。

    方朵朵的大头觉泡汤了。

    萧景玄和风书成在书房里面聊了一下午,晚饭的时候,两个人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那几个官员。

    方朵朵竖起耳朵听,好像是和那个铁矿有关,于是放下筷子,也悄悄的跟了出去。

    他们走的不快不慢,方朵朵靠后,小心翼翼的跟着,倒也没有暴露。

    临近夕阳西下,夜幕渐渐铺展开来,穿过这百户村子,便见一家又一户的灯亮了起来。

    远远望去,全是点点星光。

    方朵朵走在路上,微风吹拂,到了铁矿,她看见萧景玄带人摆了张桌子,然后又供奉上各种水果牲畜。

    风书成和萧景玄,则是一脸严肃的站在一旁。

    就连那几个胆小怕事的官员,这个时候也是十分端庄郑重。

    方朵朵皱起眉头。

    渐渐地一些村民悄悄冒出头来。

    大家自从知道这个铁矿和他们的生死存亡有关系之后,每天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盯着这里,怕的就是萧景玄带人偷偷采矿。

    眼下见到这些做法场面,众人十分好奇的从暗处出来,渐渐凑到前面来。

    风书成今天来的时候,特意穿上了一身做法服。

    方朵朵瞅着像是到家的服侍。

    于是大家的视线便都落在他身上。

    风书成长得好看,方朵朵甚至听见有女人小声的说欢喜。

    就在大家的议论声中,萧景玄那头的准备工作也就绪了。

    注意到周围来了这么多的人,他一点也不意外,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轮到方朵朵的时候,他勾着唇,冲她眨眨眼睛。

    方朵朵一愣,随即意识到,她没找个地方藏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里到处都是光秃秃的,没个藏的地方,总不至于钻矿口吧。

    她努努嘴,冲着萧景玄翻了个大白眼。

    萧景玄便宠溺的笑。

    几秒过后,摆放的长桌上面,除了那些祭祀用品,还有一个三角鼎立的小金炉,金炉里面插着三柱正在燃烧着的香。

    在小金炉左右两边,各自摆放着一叠黄符。

    方朵朵啧啧称奇。

    这些东西,她还是只在影视作品里见到过。

    她不由得聚精会神。

    就在这时,萧景玄缓缓开口,“各位乡亲父老,这位是从京城来到国师,风书成。”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风书成便提步走上前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的风书成和往常时候的,气度都变得不一样了。

    方朵朵心中嘀咕,视线却一刻都不离开。

    风书成来到桌子后面,伸出手拿出一块金牌,上面刻着“国师风书成”五个大字,另外右手他又是一挥,一把由金子做成的小金扇赫然就在眼前。

    众人惊叹。

    传闻风书成身上最重要的就是这两样东西,一则金牌,二则金扇。

    见过的人都传“国师书成,一代风华,左牌右扇,排忧解难。”

    如今,果然名不虚传。

    至此,没有人再质疑风书成的身份和能力。

    萧景玄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适当的开口,“因为采矿的事情,国师特意赶来做法。”

    百姓们一个个感恩戴德。

    在他们看来,国师的威信力要比那个算命的老头强太多了!

    人家可是国师!

    国师说什么都对!

    话毕,萧景玄退后几步,风书成率先先又烧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敬天敬地敬苍生。

    行礼过后,他将三炷香插进金炉里,用黄符沾了水之后,默默念咒语。

    随后便见那几张黄符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嗖嗖嗖的飞到了铁矿矿口。

    众人惊叹不已!

    这并没有结束,风书成闭上眼睛,又念了一段咒语。

    那六张飞到铁矿矿口的黄符,便一个个的自燃起来。

    不过短短片刻功夫,已然烧成灰烬。

    众人还来不及反应,风书成又有所动作。

    他抬手将金扇抛到半空,低沉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各统部署,立至坛前;转扬大化,开济人天;急急如律令!”

    话音一落,半空中的金扇自动张开,发出金黄色的光芒。

    这样的光芒太耀眼,在光线昏暗的夜里,让人挪不开眼睛!

    精彩!

    实在是太精彩了!

    方朵朵看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以前光知道风书成是个国师,大概明白他这么一个国师是干嘛的,不过因为没有见识过他的本领,方朵朵一度认为,他和那些跑江湖的没什么区别。

    估计十有**是混吃混喝的。

    可自从见到了这一切,方朵朵简直想跪在地上给他磕头!

    大神啊!

    大仙啊!

    天知道刚才金光万丈时,映衬着他那张禁欲的脸,到底有多么的不和谐,有多么的撩人心弦吗!

    “收!”

    在她出神之际,风书成的作法也到此结束。

    他冷冷的嗓音一声喝下,那金扇便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中。

    现场响起了经久不衰的掌声。

    方朵朵瞥了他们一眼,心里猜测,他们估计和她一样,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与伦比的作法。

    即便受到如此追捧,风书成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他顶着一张冰山脸,眼睛都是目不斜视的道,“此铁矿有仙人庇佑,贸然开采确实不合适,但是各位百姓也切莫惊慌。仙人乃是救人救命的,又岂会枉顾大家的xing命?”

    百姓们狂点头不止。

    方朵朵也跟着点头。

    你帅你说什么都对。

    风书成顿了顿,又继续道,“刚才我已同神灵沟通洽谈过,采矿仍可继续,不过此次采矿,定在三日后,那是个黄道吉日,还需本国师先做法,之后才可开采。”

    说完,他也不等大家回答,便微微颔首,退到了一旁。

    萧景玄微笑着登场,作了总结。

    大致意思就是,现在你们放心了吧?国师说的话你们要信,国师说什么,你们都要听,不然的话,神灵可是会生气的,神灵一生气,就不抱有你们了。

    这个朝代的百姓,大多是将神灵奉为信仰的。

    在国师之后,采矿的事情是敲定了,并且全部的百姓们都同意。

    萧景玄没有告知百姓要更换路线,只是告诉了官员们,不过说的时候仍然是让国师去说的。

    官员们没有一个起疑。

    当天晚上,风书成住在了四合院,吃饭的时候,和他们一起。

    方朵朵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终于有机会一表钦佩敬重之意。

    她原本是在萧景玄身旁坐着,和风书成之间隔了两个座位,结果却在之大家都落座后,蹭到了风书成身旁。

    “国师好!国师辛苦了!”

    风书成木着脸点了点头。

    这丝毫没有打击方朵朵的热情,她举起酒杯,碰了碰风书成的杯子,“敬国师您一杯!国师您好厉害!”

    “……”风书成再度牧者点了点头,他看了眼萧景玄。

    萧景玄脸色不是很好。

    方朵朵没有察觉,咕咚咕咚喝了酒之后,又倒了杯酒,“国师啊!我有个问题特别想请教您。”

    “……”风书成木着脸朝她看过来。

    方朵朵嘿嘿一笑,像是得到了鼓励,她靠近了点,道,“国师啊,就你那个黄符自己嗖的飞到这里,嗖的飞到那里,还有那把小金扇子,嗖的到处飞来飞去,真的好厉害!是怎么办到的?”

    她一边说,还一边做动作,端着酒杯的胳膊晃来晃去,酒都洒了出来。

    风书成抿了抿唇,“那是道法。”

    “哦哦哦!”方朵朵连连点头,“道我知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她打了个酒嗝,说完后挺直腰板,像是在讨要表扬。

    风书成没理她。

    方朵朵喝的有点多,她酒量本就不好,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时候,喝点就醉。

    得不到回应,她晃了晃风书成,“是不是啊国师!”

    萧景玄看不下去了,腾的站起来,他大步流星的朝她走过来。

    方朵朵却猛地后跳一步,指着萧景玄道,“呔!哪里来的妖孽!看姑nainai我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