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08章 你轻点折腾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

    方朵朵的所有护理知识,还是来源于学校的生理课上。

    除了应对考试,她没怎么用过。

    眼下天色未亮,如果不是没有别人,她绝对不会亲自上的。

    萧景玄靠在床上,脸色有些惨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忙碌焦急的样子,让他笑出声来。

    方朵朵抬眼等他。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笑的出来?

    “别紧张。”萧景玄道,他懒懒的动了动胳膊,眉头微皱。

    方朵朵还来不及说什么,他的手便摸到了她的脸颊。

    粗粝的手指刮过她的唇瓣,甚至还带着血腥味,他笑的散漫,“没什么大事,看把你给吓得,脸色都白了。”

    她能不害怕吗!

    方朵朵听着他的话便来气。

    她气鼓鼓的挥掉他的手,谁知道萧景玄忽然哎哟一声,顿时把她给吓了一跳。

    “疼疼疼……’

    他挤眉弄眼,方朵朵腿都吓软了,惨白的唇瓣哆嗦着,“我…哪里疼?我是不是弄到了你的伤口?”

    萧景玄摇摇头,“我没力气了,衣服你帮我脱掉。”

    “好!”

    她深吸一口气,手有点哆嗦,轻轻的抚摸上他的胸膛,萧景玄懒懒的斜着眼睛看她。

    衣服终于脱了下来。

    萧景玄致命的伤在右心口。

    幸好是右边。

    方朵朵轻叹了口气,她拿出毛巾,沾了水之后,轻轻的给他擦拭干净。

    黑色的,是已经凝固的污血。

    红色的,是从伤口源源不断依旧向外流淌的新鲜血液。

    方朵朵将四周的污血清理完毕,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他仍然在流血,不仅如此,他的脸看起来更加苍白。

    方朵朵后悔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她不知道怎么止血,只能看着他一个劲的流泪。

    她许久不动作,让存有一丝理智的萧景玄,感觉到了奇怪。

    他努力睁开眼睛,便看到她在哭。

    一瞬间,萧景玄立刻清醒过来。

    他撑着身子起来,拉了拉她的手,见她还是哭,便把她抱在怀里,小心的避开自己的伤口。

    萧景玄哑着声音道,“你哭什么?”

    “你…你还在流血……”她呜呜的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救你……”

    萧景玄一怔,鼻头有些发酸,下一秒,却宠溺的笑着道,“没事,死不了。闪电已经派人去找大夫了,应该很快就到。你不哭,嗯?”

    “我害怕!”方朵朵抹着眼泪,靠在他的肩膀上,抖着声音道。

    萧景玄将她拉了出来,双手捧住她的脸。

    难闻的气味充斥在鼻腔。

    方朵朵没有躲闪,她和萧景玄定定的看着彼此,然后萧景玄笑了笑,“朵朵不怕,你可是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

    “我来教你。”他说,“你相信我吗?”

    方朵朵点头不已。

    于是萧景玄便亲吻了她的手,然后吩咐她把自己先放平。

    方朵朵不敢怠慢,她对于医药学一窍不通,唯一清楚的是,流血过多便会休克,休克了就再也救不活了。

    她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情,于是格外听萧景玄的话。

    把他放平之后,方朵朵半跪在床边,萧景玄的声音缓缓地传了过来。

    “朵朵,用你的手指直接压在伤口上。”他说,“使劲点压,这样可以快速止血。”

    “我不敢……你会疼的……”方朵朵哆嗦着道。

    萧景玄只好安抚她,“疼不要紧,流血过多才要紧。”

    一句话提醒了方朵朵,她嗯了一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按照萧景玄的指导,将手掌暗了下去。

    萧景玄闷哼一声。

    “对……”他有气无力的道,“就是这样子。别乱动。要压住一会。”

    方朵朵频频点头。

    时间过得很慢,她觉得她的双手都开始变得麻木。

    时不时的朝着萧景玄,他闭上了眼睛,方朵朵吓了一跳,她这边一动,萧景玄便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就好。”她眼睛死死的盯着萧景玄,说道。

    萧景玄笑着勾了勾唇,“我有点困。”

    “不许睡觉。”方朵朵低声叫道,“你要陪我说话。”

    “好……”

    两个人说了会话,房门砰地一声从外面推开,方朵朵第一是嫁进转过头去,看见了闪电带着一个白胡子的老头走了进来。

    她立刻让开。

    那大夫到了跟前,查看了下伤势,从医药箱里拿出来绷带,询问,“谁帮忙止血的?”

    “我……”她讪讪的走上前,担忧的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做的很好。”那白胡子老头,赞赏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便认真地替萧景玄给处理开来。

    不出一个时辰,白胡子老头终于结束了。

    方朵朵也在旁边站着看了一个时辰。

    萧景玄的那个伤口有点深,大夫连说好几次算他命大,等送走大夫之后,方朵朵觉得她的手脚都是冰凉无比的。

    闪电被派去了抓药。

    萧景玄躺着睡着了,她来到大床旁边,静静的坐下来,守护着他。

    早上小十一醒来之后,来找方朵朵玩。

    方朵朵没让她进房间,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拒了她。

    小十一不以为意,蹦蹦跳跳说自己去街上转转。

    午饭的时候,方朵朵也没吃。

    婢女和小十一来叫她的时候,她没有回应,二人推了推门,发觉从里面锁上了,也就没有再坚持。

    等到了黄昏时分,睡了一天的萧景玄,终于缓缓醒了过来。

    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方朵朵。

    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颊。

    正昏昏沉沉的方朵朵,察觉到了脸颊的冰凉,猛地醒过来!

    她站起身,这才发觉萧景玄醒了!

    看到那只仍旧悬在半空之中的胳膊,方朵朵一怔,然后便瘪瘪嘴,“你总算醒了!”

    萧景玄笑,对她说,“渴……”

    “我这就给你倒水喝。”方朵朵说着,跑到了桌子旁,飞快的倒了水,又端到他跟前。

    她把萧景玄稍微扶着坐起来了一点点。

    不知道是不是动作太急,还是她幅度太大,萧景玄似乎牵扯到了伤口,痛的皱起了眉头。

    方朵朵立刻紧张起来,手足无措的端着水,结巴道,“没…没事吧?”

    萧景玄笑,那阵痛感过去,冲她眨眨眼睛,“没事,把水给我。”

    方朵朵见他神色无异,也没有多想。

    晚饭的时候,方朵朵让人直接送到房间里来。

    她先喂了萧景玄,然后才去吃自己的。

    过了会,奴婢们过来撤桌子,方朵朵说自己要休息了,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她们。

    这些奴婢都是当地的官员送过来的,对于方朵朵的xing子不了解,一切只知道小心伺候着就是了。

    等那些人全部都走了之后,方朵朵才松了口气。

    她对萧景玄说,“好了,我们睡觉吧。今天晚上你在床上睡,我在地上睡。”

    话音刚落,她便去抱被子,却被萧景玄抬起一只腿给拦住了腰身。

    方朵朵皱眉,“做什么呢?伤还没好,想干嘛?”

    “不想干嘛。”萧景玄抿唇微笑,“你睡在我旁边。”

    “我……”方朵朵摇头,“我睡觉不老实,万一要是压住了你的伤口,那可怎么办?难不成你还想再疼一回?”

    萧景玄拉住她的手,不肯让她走,只是道,“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那你今晚就轻点折腾,我这个伤员,可不容许你压榨。”

    “你要是不陪我睡的话,我就半夜到地上陪你睡。”

    见他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方朵朵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好,那等下我睡里面。”

    她说的睡里面,简直让萧景玄震惊无比,大开眼界。

    就差贴着墙睡了。

    两个人之间宽的能够再躺两个人。

    萧景玄无语的朝她看过去,“你确定要这么睡?我都抱不到你。”

    “现在你受伤了,必须得这样。”方朵朵没有一点点商量的口吻。

    萧景玄嘴角瘪了瘪,不情愿的答应下来。

    方朵朵白天没怎么休息,又担惊受怕的,躺下来没多大会便睡着了。

    反观萧景玄,男人身子骨都恢复得快,上了药止了血,又睡了一天,如今那点伤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安静漆黑的夜里,身边的小女人,呼吸浅浅。

    她睡梦中时不时的发出低低絮语,更像是情动时的呻吟。

    萧景玄睡不着,耳边就是她柔柔的嗓音,长夜漫漫便更加觉得有些空虚。

    刚尝过她的美味,她躺在身边,就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萧景玄撑着身子,慢慢挪了过去。

    她睡得沉,完全没有察觉到。

    这对于萧景玄来说,像是无声的许可和鼓励,他的手轻轻解开她的衣衫,然后看到那个bra。

    指间在她两胸之间轻轻一挑,便露出了她的挺翘。

    黑暗之中看不真切它有多诱人,萧景玄也无心赞美,身体里的空虚,让他低头吻住她的柔软。

    方朵朵只觉得胸口痒痒的,迷迷糊糊之间,伸手去摸。

    忽然她睁开眼睛,萧景玄的手却已经抵在她的下身处。

    “你!”她咬牙,“萧景玄,你不要命了?”

    “要你不要命!这买卖值了!”萧景玄笑,然后抱起她的腰身,他躺下来,让她直接坐了下去。

    “唔……”

    瞬间被填满的充盈感,让她忍不住的低叹出声。

    她的声音听在萧景玄耳朵里,简直头皮发麻,他扶着她的腰身让她动作了两下,然后道,“朵朵,记得轻点折腾,爷可是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