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05章 我只能忍到这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方朵朵觉得除了痛,还是痛。

    关于这种事,她只在电视上或者里面看过。

    知道会有点疼,但不知道会这么疼。

    什么快乐不快乐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身体像是被撕开了一样。

    里面火辣辣的烧着疼着,脑海之中却一片混乱,分不清这会何年何月。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掐他的肩膀,颤着声音道,“好痛。”

    萧景玄吻她的耳朵。

    身下却缓缓地动作。

    他很有耐心,一遍遍的亲吻,一遍遍的辗转捻着,缓缓推进。

    愉快感渐渐将痛感代替。

    方朵朵哼起来,抱着萧景玄的手臂也收紧了。

    察觉到她身体的细微变化,对于萧景玄来说,简直就像是无声的鼓励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咬着她的唇瓣低声道,“朵朵,我全部进来了,可能会有点疼,忍忍乖。”

    说着,他用力贯穿到底。

    方朵朵啊的尖叫一声,骂他,“萧景玄你个混蛋……”

    这哪里是有一点点疼,分明是快疼死了好吧!

    “混蛋喜欢你。”萧景玄缓缓动作,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

    她的温暖让他流连忘返,让他血液喷张,让他忍不住的想要索取的更多。

    不自觉的,他的动作渐渐变狠。

    方朵朵咿咿呀呀的叫着,“王爷呀,你这样的功夫算好的吗?”

    这会她有了心情说话,说明已经不怎么疼了,萧景玄在心中暗暗的想。

    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她,“怎么?”

    “我以为有多厉害呢!现在感觉了下,也就那样吧!”

    萧景玄不以为意,“乖,知道你不满足,等下cao到你哭,你可别怪我。”

    方朵朵只当他是开玩笑,翻了个大白眼,“又吹牛!”

    萧景玄动了一会,又将一只手指送了进去,方朵朵立刻觉得有些不一样,大口的喘气,呻吟起来。

    紧跟着身下又泄了一次。

    萧景玄坏坏的笑,手指抽出来,递到她跟前。

    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的水润晶莹。

    方朵朵红的直骂他流氓不要脸。

    萧景玄却将龙身缓缓抽出来,紧跟着又用力顶回去。

    方朵朵痛呼一声。

    他趴下来,在她耳边道,“朵朵,我只能忍到这。”

    话音刚落,他便放开了力道,抓着她两条莹白如玉的长腿,大开大合,肆意的征伐。

    汗水一滴滴落下。

    沾湿了她的后背,沾湿了她的头发,还有她身下的衣裳。

    方朵朵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景玄越来越狠,像是要把她弄死一样。

    不管她怎么哭着求饶,他都不肯停下来。

    方朵朵后来便破口大骂。

    可也无济于事。

    终于在她浑身酸疼,觉得自己死过一遍之后,萧景玄低吼着将他自己释放了出来。

    一场欢爱,让她筋疲力尽。

    事毕,她躺在干草衣裳上面,一动不动。

    萧景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点水,从他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又一条的布条,沾湿了之后,掰开她的双腿,给她清理了下。

    方朵朵抗拒,红着眼睛瞪他,“没人xing!”

    萧景玄坦然接受,不理她,方朵朵要并腿,他却更快一步,将手指送了进去。

    她立刻不敢动了。

    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刚才才那么过,现在他的手指居然又来!

    “你…你给我出来1”她结巴着说道。

    “别闹,我给你清理下,你不闹乖乖让我清理,我自然不会乱动。”萧景玄笑着说。

    “谁要相信你!”方朵朵道,“你说话不算话!”

    这话萧景玄不乐意了,他的手指动了动,更深了几点。

    惹得方朵朵不小心轻哼出来。

    他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的道,“怎么说话不算话了?爷之前说cao哭你,刚才有没有cao哭你!”

    “你……”方朵朵咬牙,“萧景玄你给我闭嘴!”

    “乖。”他笑了笑,“你乖乖张开腿。”

    她越是不从,他的那只手指便越是嚣张,方朵朵没辙,闷闷的憋着嘴。

    萧景玄给她擦洗干净,才缓缓抽出手指。

    他将手指放到她面前,方朵朵立刻背对着他开始穿衣。

    萧景玄洗了洗手,然后走到她跟前。

    像是担心他兽xing大发,方朵朵穿衣服速度很快,这会已经裹得十分严实。

    甚至把萧景玄的衣服都套在了身上。

    她缩着脖子看他,那模样看起来不伦不类。

    萧景玄刚走近,她便伸出手,道,“你那个…去一旁睡。”

    “不。”萧景玄把脸沉下来,他坐到她旁边,眼睛盯着她,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方朵朵抿抿唇。

    他凭什么不高兴啊!

    分明刚才要死要活哭着求饶的是她好吧!

    把她折腾的那么惨,他现在摆出来这张脸是几个意思,没折腾够吗?

    “你在我这里睡,我睡不好。”她说。

    “你不想对我负责?”萧景玄皱眉,冷冷的问出声。

    方朵朵惊了,想要跳起来,结果刚起身,便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是疼得。

    她龇牙咧嘴的看着萧景玄,“你有毛病?我干嘛要对你负责!”

    这年头还流行负责了?

    等等,他明明也爽了好吧?

    屁!

    什么负责不负责的,他们本就是夫妻好吧!

    她凌乱的看着萧景玄,惊讶于他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坐下来,朝他挥了挥手,“去睡你的觉去。”

    “我们一起睡。”

    萧景玄说完便躺了下来。

    见她不动,手指微微一勾,便把她也抱在了怀里,“以后我们每天都要睡一起。”

    “然后每天弄得我求饶?”方朵朵没好气的道。

    虽然之前的事情舒服是舒服了,不过想起来她没出息求饶的场面,方朵朵还是气不过。

    她可是女王大人,哪有被他这样欺负的?

    “你要想是想,我就算拼了xing命,也得伺候的你舒舒服服。”

    “滚!”

    “一起滚吗?”他的手朝着危险的地方探去。

    方朵朵立刻抓住,见他眼睛里的火焰似乎又要燃烧起来了,知道自己体力敌不过,只好软下声音道,“还是睡吧,我有点累了。”

    “你又不用动,我来动就行。”萧景玄邪里邪气的道。

    见他似乎又要动真格,方朵朵转过身抱住他的腰,讨好的道,“改天。”

    萧景玄笑着在她脸上咬了一口,“睡吧。”

    方朵朵很快就睡了过去,因为害怕他真的再来一次。

    她满心想的都是,她睡着了的话,他总不至于对着一个死鱼做那档子事吧。

    方朵朵猜的还真没错。

    其实萧景玄一次并没有得到满足。

    方朵朵看来是要了她的命,可他那点力道,仍然是克制着的。

    他不想让她的第一次就那么疼,从而在心里留下阴影。

    但又不想她第一次太舒服,那样担心她会记不住他的好。

    所以到后来,是有几次狠的。

    可说到底,那是他疼着的心肝宝贝,即便是他憋得快要炸了,还是不舍得真的伤害到她。

    不尽兴啊。

    他摸着方朵朵的身体,止不住又想来一次。

    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甚至裤子都给她扒了,结果看她睡得酣然,萧景玄皱眉。

    他把她吻得迷迷糊糊,得到了她低吟着回应,他才进入。

    这一折腾便到了将近天亮。

    方朵朵早就累的像头死猪了。

    她觉得现在就算是拿把刀夹在她脖子上,她都懒得看那人一眼。

    萧景玄看她那模样,一想到是因为他才会有的,便更是宠溺的笑了。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倒是相安无事。

    这边天似乎亮的更早一些。

    萧景玄醒来后神清气爽,给方朵朵洗了洗几个果子,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野味,剥了皮之后,洗干净,然后架在火上开始烤。

    睡梦中的方朵朵都察觉到了香味。

    她吸了吸鼻子,睁开眼第一瞬间便看到了肉。

    “好饿。”她嘀咕一声,想要起身。

    手臂撑起来,又跌了回去。

    “萧景玄!”她倒在干草堆上对着烤肉的男人怒骂,“看看你干的好事!”

    萧景玄笑,走过去,弯腰将她抱起来,亲了口她的脸,“你也觉得是好事?那我以后得更加努力!”

    “你妹!”她气的爆chu口,“你别碰我!”

    “你已经走不动了。”他笑了笑,将她衣服整理好之后,抱着她到了篝火旁边。

    方朵朵全程黑着脸。

    萧景玄并不在意,他翻了翻烤肉,然后朝着方朵朵递过来。

    “吃点东西,不然身子会虚。”

    “……”方朵朵瞪他。

    萧景玄见她不接,索xing自己咬下一块,勾住她的脖子,吻上了她。

    他将那块肉送进她的嘴里,说,“好吃吗?”

    方朵朵没吭。

    萧景玄又问,“我的吻应该是好吃的,你昨晚抱着我不撒手,就是证据。”

    他说的是两个人激qing时候,她死死的将腿缠在他的腰上,随他动作那回事。

    方朵朵随手丢了个石头便朝他砸过去。

    萧景玄机警的躲开,石头便砸在了墙壁上。

    “哼!”没砸中他,方朵朵重重哼了一声,从他手里夺过烤肉,啊的大咬了一口。

    萧景玄笑着摇摇头,去看自己的那块烤肉,耳边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他皱眉,循着声音看去,竟然看到那面墙上缓缓地现出一扇石门。

    石门越开越大,方朵朵惊讶的叫了一声,萧景玄立刻丢下烤肉,将她抱了起来。

    两个人站在洞口,看着那扇门最终停下,露出一个能够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

    p:开挂模式即将开启,谢谢大佬们的支持和厚爱,方便的话麻烦大家手动给点个赞,在这里给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