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04章 痛了才快乐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洞内的火烧的越来越旺,萧景玄觉得他某处的火也一样。

    四周静悄悄的,他盯着她的小脸看。

    方朵朵还没醒。

    刚才趁着给她烤干衣服的空隙,萧景玄替她检查过,发觉并没有伤到什么地方。

    之所以昏过去,大概还是因为刚才的变故来的突然,受了刺激。

    萧景玄坐近了点。

    树枝燃烧,时不时的跳出噼里啪啦的火星,萧景玄往火里丢柴火,心头一片乱。

    带着她爬到山的这面来,主要是昨天他觉得那个铁矿有点古怪。

    地面上的泥土都是松软的,甚至墙上的泥土都有被人挖开过的痕迹。

    他猜想在这面山上应该还有个洞口。

    早上吩咐那些官员,要把对面的洞口炸的大一些。

    结果没想到,炸个洞口而已,他们倒是跌进了这里。

    外头的天越来越黑,他的肚子有点饿。

    萧景玄回头看了眼还在睡觉的方朵朵,暗暗一笑。

    以她的xing子,醒来后第一件事肯定要吃东西。

    他走到洞外,记得来到时候,看到一颗果子树,虽然还没成熟,不过垫垫肚子应该没有问题。

    萧景玄摘了十来个下来,裹着往里面走。

    还没到洞口,就听见方朵朵的声音。

    她在找他。

    萧景玄连忙加快脚步,“我在这!”

    他刚刚站定,便见一个小小的人影,飞快冲过来,一下子紧紧抱住了他。

    女人身上的方向,混合着她的呼吸,瞬间便萦绕在他的鼻尖。

    萧景玄反手把她抱住,方朵朵却勾住她的脖子,把脸埋在脖颈间,道,“你去哪里了!”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晃了晃拎着的果子,“去外面给你找了点吃的。”

    “吃的?”

    方朵朵退后几步,从他手里夺过来吃的,看了半天,笑盈盈的道,“这是什么果子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野果子。”萧景玄说道。

    方朵朵饿了一天,早就头晕眼花了,见到吃的,比见到萧景玄还亲。

    看她的模样,萧景玄无奈的勾了勾唇。

    上一秒钟还抱着他不撒手,下一秒有了吃的彻底把他给忘记了。

    他走过去,和她坐在一起。

    方朵朵顺手给了他一个,边吃边说,“咱们这是在哪啊?还能回去么?”

    “在山脚下。”萧景玄啃了一口果子,“白天掉了下来,你昏过去,现在天又太晚,赶路不安全。等明天早上,天亮之后,我们再回去。”

    “那今晚就在这里?”方朵朵看了眼四周。

    这个山洞不算小,里面还算干净。

    不过她这还是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过夜呢。

    “嗯。”萧景玄将果子胡乱的吃完,然后走过去添了柴火。

    方朵朵啃完了一个,还要伸手去吃第二个,萧景玄嘱咐道,“别吃太多,晚上吃多了凉果子,怕你闹肚。”

    “再多吃一个,我快饿死了。”方朵朵嘟囔了一句,咔嚓又咬下一口。

    等她吃完,萧景玄把自己的衣衫拿过来,然后搂着她躺下。

    “睡吧,等明天醒来,我们再回去。”

    他把方朵朵抱在怀里,将整个衣衫全部都搭在她的身上。

    衣服上还有他的气息,和他一样。

    身下铺着他的长袍,暖暖的。

    方朵朵眨眨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萧景玄,有些担忧的道,“你只穿着亵衣亵裤,冷不冷啊。”

    “冷。”萧景玄转过身。

    “那你也一起进来。”方朵朵说着把身上的衣衫挪了一点点给萧景玄。

    萧景玄笑了笑,在她脸上亲了口,“睡吧。”

    “好。”

    方朵朵闭上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得时间太久了的缘故,到了这个时候,她反而怎么也睡不着了。

    耳边传来萧景玄沉稳的呼吸声,一下又一下,热气升腾。

    他的一只手横在她腰间,似乎随着他的呼吸声,都变得灼烫起来。

    方朵朵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她在萧景玄的怀里动了动。

    他的手卡的很紧,稍微一动,他立刻睁开了眼睛,大手在她腰上揉了揉,“动什么?”

    萧景玄刚醒来,声音里带着慵懒的沙哑和xing感。

    方朵朵瞬间觉得紧张起来。

    他似乎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了独属于男人的浑厚张扬。

    她没回答。

    萧景玄便凑过来,在她耳边轻轻吹口气,“嗯?怎么不说话?”

    他越是靠近,方朵朵便越觉得难受。

    轻轻的推了推他,一开口,方朵朵恨不得先咬了舌头。

    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声音还能这么娇软。

    “你…你别乱动。”

    萧景玄惺忪的眸子,一怔,随即那幽暗的深处,缓缓升出兴奋的光。

    他故意靠的更近,察觉到方朵朵要躲,索xing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一上一下。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

    萧景玄十分有耐心。

    他一遍一遍描摹着她的唇形,大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揉捏。

    相处这么久,对于她的敏感点,他隐约知道,手指刻意在那些地方tiao逗,方朵朵未经人事,自然撑不住,不过半刻钟,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在他的身下软的成了一滩水。

    旁边火光红艳,萧景玄低头看她,她的脸比那火光还要明艳勾人。

    她的眸子迷离,xing感的小唇微张,胸前的起伏,让他的眸色更深、更危险。

    “你这个妖精!”他低声咒骂,迅速的把她上衣给脱掉。

    白润的肌肤,在火光的照耀下,衬托的更加魅惑。

    她在他身下,身姿妖娆,险些要将他的魂魄碾碎了带走。

    萧景玄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里?”他问。

    手下不紧不慢的揉捏她胸前那点,听着她嘴角溢出破碎的呻吟,他的脸爬上一抹红晕。

    方朵朵用细哼回答了他。

    萧景玄低下头,将脸埋在起伏的峰峦之间,细细舔舐。

    柔软的舌尖,在她嫩滑的肌肤上划过,方朵朵受不住,浑身开始轻轻的颤抖。

    她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身子,有气无力的骂道,“王爷呀,你行不行?”

    “等不急了?”萧景玄被她问的一笑,狠狠咬住她的胸。

    方朵朵惊呼,拍他后背,“痛……”

    “痛了才快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下一秒,他便放柔了力道,更加柔情辗转的吸吮。

    方朵朵觉得她的心都被他吸走了。

    他的吻很软,很柔,她几乎都要就此投降。

    “难受……”

    她迷迷蒙蒙的委屈说道,抬眼间,看到萧景玄身上穿着整整齐齐的,不高兴的瘪瘪嘴。

    她身上几乎不着片缕,他却看起来像个君子。

    道貌岸然的家伙……

    “难受想要吗?”萧景玄抬起头,问道不等她回答,便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滑。

    他的吻经过她的小腹,在她的肚脐上轻轻舔了舔,激的方朵朵唔的叫出了声。

    萧景玄更得意。

    他用手撑开她的双腿,缓缓低下头去。

    方朵朵的森林有些茂密,不过即便如此,他却还是很快寻找到了那小溪的出口。

    舌尖轻轻触碰,只是一下,上面的女人忽然叫了起来。

    “别!”

    她挣扎着想要并腿。

    萧景玄低笑着,就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放低了身子,在她挣扎之际,他亲吻她的圣洁之地。

    方朵朵僵了身子。

    这样一来,更方便萧景玄为非作歹。

    他喘着气,吻得越来越急,方朵朵的地方吸引着他,不断的深入。

    “别…别……萧景玄……”瞬间而来的汹涌快感,几乎将她淹没,方朵朵抖着声音,身子兴奋的缩在一起。

    萧景玄又吻了下,这才离开。

    但却并没有放过她。

    他将手指轻轻送进去她的天地,方朵朵轻轻的哼,萧景玄便笑,问她,“满足吗?”

    方朵朵知道他这是在故意逗她,就是不想要看见他得意的样子,紧紧抿着唇,就是不回答。

    萧景玄挑挑眉,笑的浪荡,将手指更加深入了一些。

    他不停的摸索,她的温暖,让他连连吸气,终于他刮到了某个地方,方朵朵又是一阵惊呼,紧跟着涓涓流水从她身下淌了出来。

    萧景玄微微低下身子,看她。

    一阵兴奋过后,方朵朵回过神,她喘着气看萧景玄,见他低头,拿脚蹬她。

    萧景玄将她的小脚收在怀里,低头吻了下,哑着声音道,“朵朵,你流水了。”

    她刚回过神,便听到他这么直白的话,瞬间红了脸,呸他,“萧景玄你闭嘴!”

    萧景玄嗯了声,开始**服。

    他将上衣脱掉,丢到她的旁边,又要脱下衣,却被方朵朵拿脚勾住了裤子。

    “王爷呀,我来帮你脱。”

    “你腿还有力气吗?”萧景玄说。

    “要你管?”方朵朵无视他的调侃,拿脚趾扯住他的裤子,给拽了下来。

    萧景玄的尺寸惊人,之前早就见过几次,但今天好像…比印象中的更大了。

    凶神恶煞,凶相毕露。

    方朵朵这会知道怕了,她抖了抖肩膀,撑着胳膊想往后挪。

    萧景玄见状,直接压在她身上。

    他大手揉搓她的胸,舌尖舔舐她的耳郭,不出三下,方朵朵便在耳边咿咿呀呀的哼哼。

    萧景玄哄着她,将他的凶器抵在她的入口处。

    轻轻的蹭了蹭,能够感受到她的湿润。

    他照例还是先进了一根手指,方朵朵迷迷糊糊的,之后便又进了一根,她的嗓音已经变得勾人了。

    萧景玄觉得下身都快要炸了,等能够进三指之后,他扶着他的尺寸,缓缓送进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