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02章 偷摸他

幸运快乐8网上投注

    晨光穿透厚重的云层,点亮了黎明的第一道光。

    紧跟着,顷刻之间,似乎到处都是万丈光芒。

    天越来越亮,房间外面时不时的传来脚步声,方朵朵翻了个身,撞进了萧景玄的怀抱。

    她鼻头被撞的有点疼,缓缓睁开眼睛。

    萧景玄从来都比她醒得早,难得睡醒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他。

    方朵朵盯着他的脸。

    他长得很好看,清俊出尘,又冷艳迷人。

    睡梦之中的他,缺少了攻击xing,静静的闭着眼睛,给人一种时光静好的感觉。

    他墨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隐藏着魅惑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

    美人当前,她的呼吸都不由得放轻了几分。

    视线不受控制的向下移动。

    白皙的颈,分明的锁骨,xing感又不缺安全感。

    尤其是胸前敞开着的亵衣,露出里面精壮的肌肤,只是看一眼,便能够想象,这其中蕴藏着多少的力量。

    好…好想摸一摸啊……

    方朵朵飞快的朝着萧景玄看了眼,见他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窃窃一笑。

    屏气凝神的伸出魔爪,小手探上了他的胸膛。

    每一寸肌肤都紧绷有力。

    真是**啊!

    方朵朵忍不住的摸来摸去,甚至还拿小手指点了点,像是偷偷占了便宜一样。

    她嘿嘿笑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头顶上的男人,已经被她摸醒了。

    萧景玄在她刚刚开始作案的时候,便醒了。

    他一直没动,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方朵朵的小手真软啊。

    只是在他胸前这么摸来摸去,就撩的他心口那团火焰,蹭蹭蹭的往上飞。

    萧景玄暗暗懊恼,他对方朵朵还真是没有一点点的抗拒。

    他默默的咬紧牙关,当察觉到方朵朵的手越来越往下的时候,再也绷不住。

    他忽然动了。

    方朵朵吓了一大跳,啊的叫出声,下一秒就要转过身逃开。

    萧景玄被她弄得不上不下,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腰身便将那昂扬的龙身抵在她的两腿之间。

    “……”

    “……”

    四目相对。

    方朵朵胸口剧烈起伏着,深深吸了口气,支支吾吾的道,“你…萧景玄…你醒了?”

    “嗯。”他低头看她,眸色平静幽深,但眼底却闪着燃烧着的火焰。

    “哦…天不早了。我们该起床了吧?今天据说还要赶路…”方朵朵讪讪一笑,心里却囧坏了。

    作案被人当场抓住,简直不要太丢脸。

    萧景玄没有回话。

    方朵朵更难堪。

    大腿间的火热顶着她,虽然没有动弹,她也紧张的后背出了汗。

    “萧景玄你到底起不起床?不起床你松开手,我要起床了。”

    “你摸了我。”他打断她,喑沉的声音说道。

    方朵朵努嘴,“你之前也摸我了,我摸回来不行吗?”

    “行。”萧景玄俊脸忽然一笑,凑过来,拉过她的另外一只手,“我还摸你别的地方了,你也摸回来。”

    说着他撑开亵裤,拉着方朵朵的手就要继续。

    方朵朵跳了起来,大呼,“完了!我不会是又倒在血泊之中了吧!”

    她坐起来后,掀开被子,在床上一阵折腾,发现床单上干干净净的。

    再看萧景玄,已经黑着脸穿好了衣服。

    “对了,萧景玄,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方朵朵觉得他好像不怎么想搭理人的样子。

    萧景玄斜了她一眼,冷哼。

    刚才那么好的气氛,每次都被她突然破坏。

    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喜欢上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幸好他下面的家伙给脸,不然以后上了床,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她嗷的一声叫,岂不是要直接给吓软了?

    几乎整整一个早上,萧景玄都因为这件事黑着脸。

    想要吃到方朵朵,他得想个什么办法,让她在床上的时候老老实实的。

    吃饭的时候,几个官员傻呵呵的陪着,两人见到了小十一。

    他们默契的没有提小十一生母的事情。

    有些事情,不知道真相会更加快乐。

    吃完了饭,三个人再次上了马车。

    驿站不过是修整的地方,铁矿还在不夜镇北边,他们还要继续赶路。

    方朵朵和萧景玄依旧是同乘一辆马车。

    相比较来的时候,萧景玄这次在车上就有点沉默了。

    方朵朵觉得挺别扭的。

    她蹭到了萧景玄身边,身子朝他微微靠拢,“王爷呀,您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呀!”

    “嗯,是有点。”萧景玄听到她声音,看过来,唇角微微一动。

    “什么心事呀!我看你好像还挺不高兴的样子!”方朵朵道,“还在想昨晚的事情?”

    “没有。”他说,“小十一留在府上,先养着。”

    方朵朵赞同的点点头。

    于是萧景玄又沉默了。

    方朵朵在一旁看着他安静的侧颜,挪不开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景玄冷声问,“我脸好看吗?”

    “好看。”方朵朵笑,“王爷也就脸能看了。”

    “……”萧景玄心塞,鼻尖传来她身上的香气,催他情动。

    他又和她拉开了一点距离,方朵朵便跟着蹭过来,他再继续移动,她也跟着。

    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亲昵的姿势。

    “你这么靠过来,不怕我吃了你吗?”

    方朵朵立刻坐的远远的。

    萧景玄被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把方朵朵给就地解决了。

    一路上吵吵闹闹斗斗嘴,两个人后来都闭目养神。

    方朵朵抢在萧景玄之前睡着了,睡得十分酣然,并且开始打呼噜。

    萧景玄被她闹得完全静不下心来,索xing睁开眼,坐到了对面,将她抱在自己怀中,搂着她睡。

    车子在下午抵达了铁矿旁边的村子刘庄。

    刘庄是个人口约莫有一百来户的村庄,原本生活很平静,虽然不算富足,但男耕女织,十分祥和。

    然而自从大梁建立了政权之后,刘庄居然成了边界线上的村落。

    村子西边便是大齐,东边才是他们大梁。

    位于边界线上,时不时的就会发生摩擦。

    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百姓,面对着完全不熟悉的部落,自然而然的便会显得暴躁。

    因此,刘庄近年来各种不太平。

    就在今年年初,还因为和大齐国的小打小闹,而弄出来十几条人命。

    那件事当时轰动朝野,梁安帝派了太子爷来调查。

    不过此后,那件事好像也没有什么后续了。

    萧景玄收回思绪,推了推身边还睡着的方朵朵,对她说,“到了。”

    方朵朵一脸惺忪,揉了揉眼睛之后,嗯了一声,坐起身。

    她习惯xing的去打开窗帘一看,夕阳的余辉落在她的眼睛里,像是碎了一汪洋的繁星。

    “沙漠?”她语气里带着激动。

    萧景玄点了点头,纠正她,“沙漠边缘。”

    刘庄位于沙漠边缘,而西边的大齐则是建造在沙漠之中的王朝。

    方朵朵欢呼一声,兴冲冲的下了车。

    身后几辆马车上的官员也纷纷上前,给他们带路。

    他们特意为萧景玄的到来,在村庄里准备了一座四合院。

    乌黑的瓦檐,四角飞起,朱红的窗户和柱子,阳光照耀下,热烈而肃穆。

    方朵朵感叹,这里的小四合院都很有味道。

    萧景玄下意识的赞同。

    他家朵朵说什么都对。

    跟随而来的官员见萧景玄满意,比什么都高兴,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才浩浩荡荡的离开。

    小四合院里剩下他们三个人,还有一些仆从。

    萧景玄一声令下,大家伙便都识趣的散了。

    方朵朵笑盈盈的背着双手,“王爷呀,咱们出去走走呗?”

    “好。”萧景玄也正有此意。

    趁着时间尚早,他想先去看看那个铁矿的规模有多大。

    两个人一拍即合,出了四合院,绕着村落转了转,一百来户人家很快就转完了。

    然后他们走到了两国的交界线处。

    交界线处并没有设立障碍物或者是类似于栅栏围墙之类的,而是整整齐齐的一条小商小贩街。

    各色各样的东西在这里交换,吆喝声不断,大家前来购买,各取所需。

    他们来得晚,已经有不少的小商小贩开始收工。

    “看看?”萧景玄语气淡淡的,看向方朵朵,她有点饿了,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卖烧饼的,拉着萧景玄的手便冲了过去。

    一人要了一个大烧饼。

    方朵朵边走边啃,她看见萧景玄居然拎着烧饼不吃,她皱眉道,“王爷呀,你看看我。”

    “……”萧景玄看过来。

    她嘿嘿一笑,然后忽然把嘴巴张得超级大,一口咬了下去,嚼着两腮道,“王爷呀,烧饼要这样吃才够味!”

    “……”神经病。

    萧景玄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将她脸上的残渣给擦掉,“我不饿。”

    “不饿你买什么烧饼啊?”她歪着头,含糊不清的道。

    “给你买的。”

    “哦,那谢谢王爷。”

    “……”

    很快二人有说有笑的走到了尽头,再往远处走百米,是肉眼可见的沙漠。

    在黄昏的照耀下,沙漠浩浩渺渺,起伏不断,那些挑着担子的小商贩,走在其间,顿时显得更加渺小。

    “走了。回去了。”萧景玄眯起眼睛,“时候不早了,再晚点的话,沙漠里会有狼群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