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100章 以后有我护你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拍卖会的舞台很大,从左到右约莫有十米长,六七米宽。

    在最右边的位置,搭设着一个圆台。

    圆台上有张方桌,方桌后面立着一个男人。

    男人面容清秀,十分斯文,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儒雅,只是那双狭长的眼睛,偶见凌厉。

    此时此刻,整个偌大拍卖场里面的人,因为看到了舞台上的东西,而兴奋的嗷嗷呼叫。

    方朵朵脸色惨白,身体开始不断地发抖。

    萧景玄注意到了,低下头,脸贴的很近,“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整个胸腔都似乎像是要窒息了一样。

    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在心头。

    “那…那是什么……”

    方朵朵调整了一会情绪,然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才颤抖着声音问道。

    萧景玄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舞台上面,并排摆放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铁笼子。

    而在那一个个独立又坚固的铁笼子里面,装着各种不同的动物。

    狮子、老虎、猎豹、鸵鸟、孔雀,甚至还有被砍去牛角的犀牛……

    整个拍卖会场如同白昼一样。

    台上的犀牛额头却不断渗出鲜血。

    鲜血让人变得疯狂。

    他们一个个像是野兽,情绪激动,有一些已经跳上了桌子,欢呼鼓舞着。

    于是很快,那个清秀儒雅的男子,则将羽扇轻轻摇曳着,“竞拍开始。我们首先来竞选狮子的所有权。”

    台下不停的有人出更高的价格,闹哄哄的,看起来热闹无比。

    方朵朵抖的更厉害。

    萧景玄索xing捂住她的眼睛,在她耳边咬着和她说话,“怎么了?”

    “太…太残忍了。”她哆嗦着说。

    她以为只有在现代社会,人们会为了经济利益,而猎杀那些珍贵的动物。

    或是将它们的皮毛制成漂亮的衣服,或是将它们当成食物以满足口舌之欲。

    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遥远的古代,在她认为十分平和而谦逊,少些浮躁的朝代,居然也有这种血腥粗暴,泯灭人xing的行为。

    萧景玄嗯了一声。

    朝着台上看了眼,抿了抿唇,又看向方朵朵。

    他的眸色变得深沉了几分。

    下一秒钟,就在方朵朵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他忽然松开了挡在她眼前的大手。

    方朵朵怔了下,想要偏过头来。

    她什么都改变不了,索xing便不去看。

    对于现状的无能为力,会让她感到很挫败。

    可是肖玄不肯。

    他捏着她的脸,将她的脸扳了过去,视线正好落在拍卖台上。

    那一片片的红,一个个空洞绝望的眼神,像是一记记重拳,砸在她的心口。

    “你做什么!”她快要崩溃了,瞬间红了眼睛,愤怒的对着萧景玄说道。

    “睁开眼睛看看。”萧景玄放在她腰间的手,收的更紧。

    两个人的身子,因此贴的更加亲密。

    可方朵朵现在想杀了萧景玄的心都有。

    “我不看。”她闭上眼睛。

    “看看。”萧景玄捏她的脸颊,嘴巴附在她的耳朵上,轻哼着笑了笑,声音又冷又硬。

    “今天在台上的是动物,你就受不了了?等下台上拍卖的是人,是奴隶,你要怎么办?我的朵朵啊,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明白,这个朝代,和你所生活的那个朝代并不一样。”萧景玄无奈的叹了口气。

    方朵朵却是一怔。

    他刚才说什么?

    他是怎么知道这里和她生活的社会不一样?

    方朵朵的注意力瞬间被他吸引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萧景玄,眸色深沉,脸色格外严肃,“萧景玄,你…你刚才说……”

    “我知道。”

    他拉住她的手,身子忽然向前,在她唇上吻了下。

    她的唇冰凉无比。

    “知道……什么?”方朵朵简直不敢相信。

    这个时空里,除了她,除了国师,萧景玄居然也知道另一个时空?

    不,太不可思议了!

    她眼睛死死的盯着萧景。

    萧景玄却挑了挑眉,“国师告诉我,你之前问了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当今国师风书成,知天文识地理,当属的上是大梁第一博学之人。

    方朵朵和国师的唯一一个交集,便是询问她为什么穿越的问题。

    现在听着萧景玄如此的说,她更加紧张了。

    一时之间,拍卖场上的动物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她斟酌着用词,“你到底知道多少?”

    萧景玄看她睫毛闪闪,四处躲避,皱眉,伸出手将她的头抬起来。

    四目相对。

    他很喜欢这个姿势,很喜欢看她的眼睛。

    从那双小小的天地里,他能够到达她的内心,触碰她所有的情绪起伏,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

    “我知道所有。”他忽而笑了笑,“但我不怕。不管你从哪里来,我都爱你。”

    “……”方朵朵绷直的后背瞬间软下来。

    她搭在萧景玄的肩膀上,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方朵朵没问出口。

    沉默蔓延开来,等了约莫差不多两三分钟后,他侧头,张嘴便含住了她的耳朵。

    温温的,热热的,他用喑哑低沉无比的嗓音说道,“朵朵,我是真的喜欢你。既然回不去,不如就留下来,陪着我?嗯?”

    “……”要她说什么好。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感xing的人。

    在意识到自己对萧景玄的感情之后,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他坦白。

    因为怕被这个时空排斥,怕被最亲密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

    可是现在,他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完全走进她的心。

    无力抗拒。

    也不想抗拒。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萧景玄便笑了,“放心,以后由我护着你,即便有一日我不在,或是再也无法护你周全,我也要让你成为我最大的骄傲,让你拥有足够能够安身立命的本事,让你能够在这个乱世里面活的潇洒肆意。”

    参加夺嫡,从来都是生死未定,可不参加夺嫡,就是死路一条。

    萧景玄深深吸了口气,他不知道他能够活到什么时候,但是如果可以,他会尽可能的活着。

    这世上本没有他的牵挂,因此,他对于死生看的很淡。

    直到方朵朵的出现。

    让他开始惜命。

    想要留着xing命和她厮守。

    方朵朵哭得梨花带雨,萧景玄听了一会,便心疼不已。

    他将她拉下来,按进怀里,“行了啊!哭一会就行了,怎么还哭起来没完没了了?”

    方朵朵瘪瘪嘴,眼圈红红的瞪着他。

    萧景玄笑,捏了捏她鼓起来的腮帮子,“做什么呢?再这么看着我,我就吻你。”

    “哼!”她重重的应了声。

    萧景玄凑过去,在她的脸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笑着道,“好了,”他指了指下面的拍卖会,“不哭了,女王大人,我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方朵朵不乐意的道,“什么戏法?”

    她看了萧景玄一眼,上下挑剔的打量,“你会么你?”

    “那你看好了,如果我变好了,你亲我一口。”萧景玄提出条件。

    方朵朵才不会轻易上套,只是道,“你先变了再说。”

    “好。”

    楼下的拍卖会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这么会的功夫,狮子的拍卖价已经叫到了一百两黄金。

    萧景玄拍了拍手,便有人推门进来。

    他在那人耳朵旁边说了些什么话,然后便那人神情惊讶,一脸惶恐的退下了。

    “你说了什么?”方朵朵好奇。

    萧景玄的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唇瓣,笑,“朵朵,等下吻我的时候要专心点。”

    方朵朵使劲儿的翻了一个白眼。

    很快那个奴仆便下楼了,跟那个儒雅的圆桌男人说了句什么,男子朝这边看过来,恭敬的抱了抱拳。

    方朵朵还是一头雾水。

    下一秒,她便明白过来了。

    站在圆桌后的男人,冲着台下的众人微微鞠躬,“各位大侠,第一轮的拍卖品已经被一位主子全包了下来,不管各位出价多少,他都自动加上一票,本轮上限为一只动物一千两黄金,在场的如果可有出到这个价的?”

    “……”

    “……”

    “……”

    方朵朵看向萧景玄,“你疯了?”

    那个包了全场的人,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他。

    萧景玄将脸颊凑过来,“女王大人,惊喜吗?”

    方朵朵不懂他的意思,她不喜欢这些动物,她只是纯粹觉得它们可怜,萧景玄拍下来是几个意思?

    “惊吓。”她的脸色沉了下来,正要发作,便听萧景玄道,“我知道你不忍,你不愿,我就买下来,然后再放掉,只为图你心里舒坦。”

    “……”方朵朵僵硬的转过来。

    萧景玄笑了笑,贱兮兮的又把脸凑了上来,道,“我知道你要夸我,现在可以亲吻我了……人家等好久了!”

    她最后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却被他抓住,按在怀里猛烈的亲吻。

    第一轮是拍卖野生动物。

    第二轮则是一些高级草药和丹药,方朵朵不感兴趣,和萧景玄玩的不亦乐乎。

    到了第三轮,则是拍卖一些好看的男子。

    “这些男子为什么要被拍卖?”方朵朵蹙眉。

    男子们一个个的腰间和脚上都戴着脚链,大多数的年纪是在十五岁左右,容貌都是上品。

    萧景玄瞥了一眼,情绪没什么波澜,“朵朵,你想买一个玩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