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95章 对其他女人过敏

新疆时时彩网上投注

    明明是以讨论正经事开始的,到最后,方朵朵也不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滚到床上去的。

    萧景玄这个混蛋,欺负起来她,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她起初只是揉了揉他的脸,她却被他揉遍了全身。

    要不是晚饭的时间到了,她真的怀疑,萧景玄能变态的把她吃了。

    “好了,不气了。”萧景玄给她整理好衣服,声音软下来,“下次不碰你了,嗯?”

    “你确定?”方朵朵问。

    “确定!”

    “切!你说话还不如放屁呢!”方朵朵翻了个白眼。

    萧景玄也跟着笑,抓过她的手,拉着她往外走,“朵朵,你这就是太抬举我的屁了!”

    “……”这天没法聊。

    能用白眼回应的话,方朵朵都懒得开口。

    她赏了他一个冷冷的带着刀剑的白眼,萧景玄笑盈盈的稳稳接住。

    得。

    和脸皮厚的人比较,她已经自损八百,敌军却依然满血。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正厅,十二个小妾排排坐,等待着开饭。

    见到萧景玄过来,大家都目光全都直接无视了方朵朵,落地了萧景玄的身上。

    方朵朵嘴角抽了抽。

    这些小妾们的演技一个比一个好,甭管是不是真心喜欢萧景玄的,反正表现出来的都是挺喜欢的。

    萧大福见正主来了,连忙招呼上菜,

    于是便热热闹闹的开饭了。

    昨天三姨太自找没趣的事情,大家都没忘记,吃饭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的朝着三姨太飘去。

    结果又一次的震惊。

    三姨太果然好心态。

    人家吃饭依然是满面笑容,仿佛昨天的事情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

    众位小妾又默默的在心里面个自己上了一课——要好好学习三姨太的宠辱不惊。

    底下的暗流涌动,萧景玄一一看在眼里,不过并不打算阻止。

    女人嘛,不给她们找点事做,她们就会给你找麻烦。

    与其让他头疼,不如让她们自己闹腾。

    方朵朵也察觉到大家的视线,不过她没那闲心管这些破事。

    就在前不久,萧景玄刚刚和她说过的几个姨太太的身世,让她都缓不过神来。

    她看了眼六姨太,那个不论什么时候都吃不胖的女人。

    据说是萧景玄出外的时候,碰到一个地方遇上了水灾后,穷的快饿死了。

    六姨太当时就拿了把刀,准备割下自己身上的肉,养活自己的弟弟。

    萧景玄见到触目惊心,便把她给带了回来,还给了弟弟们一些银钱。

    回想着说过的这些话,方朵朵抿了抿唇,感叹人不可貌相,有很多时候,我们都并不清楚对方正在经受什么,或已经经受了什么。

    再看一直吃个不停的六姨太,她笑了笑,也埋头吃饭。

    这一晚还算平静。

    吃完饭之后,三姨太做个碰了钉子,今天没有tiao逗萧景玄,十分悠然的走了。

    那态度从容的,像是已经胜券在握,胸有成竹了一般。

    方朵朵虽然觉得奇怪,但仔细想了想,不觉得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上,便也没有再想。

    三姨太如果真的要给她闹什么幺蛾子,她只能见招拆招。

    回了别院,萧景玄便像是个尾巴狗跟了过来。

    方朵朵在做衣服,他则是懒洋洋的往床上一躺,侧头看着她。

    瘦弱烛光下,没有往日的嚣张,更没有伶牙俐齿,有的只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她,低头做衣服。

    萧景玄觉得时光很美,他的目光里都染上了柔情。

    然而这种静谧的感觉,持续不到几秒钟,便被她打破了。

    “滚出去,你这么看着我,我无法静心。”方朵朵一点都不客气的跟萧景玄说。

    萧景玄走到她身后,“那我抱着你呢?”

    说着下意识的用他下面顶了顶她。

    方朵朵满头黑线,对于他这种随时发情的男人,真想结果了他的子孙。

    拍掉他的手,又用翘臀顶了一下他。

    萧景玄觉得好玩,大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再来一次?”

    “不来。”方朵朵转过身,推了推他,“赶紧忙你的去,咱们俩下午说的事情,你别忘了。”

    “没忘。”

    “那你还在我房里待着做什么,今晚要去二姨太房里。”方朵朵提醒他。

    萧景玄努了努嘴,一脸怨妇的看着她,“你真的决定让我去睡她?”

    “你想不想让她离开王府了?想的话,就老实听我的!”方朵朵蹙眉,“我是女王大人。”

    她再三强调她的地位。

    “你是女王大人,也没必要让我牺牲色相吧!”萧景玄道,“要不是你下午对我用美人计,我能答应你,陪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你意见这么多,是不是挺委屈的?”方朵朵忽然靠近,踮起脚尖,在他的面前呵气如兰,“嗯?”

    大多数的时间里,她是清纯的,眉眼清澈,像是绽放的雪花。

    但偏偏又有某些时刻,她的一个眉眼,一个唇形,都像是沾染了罂粟的药,勾人心魂,欲罢不能。

    比如说现在。

    萧景玄被她tiao逗,刚刚熄火的兄弟,瞬间昂扬起来。

    他一把抱住她,使劲蹭了蹭,又猥琐的用身子顶了顶她,“再勾引我,我就走不动了。”

    “那你去还是不去?”方朵朵威胁他,“去。”

    “去吧。”她拍拍他的衣领,勾着他的衣领,将他拉到身前,送上一吻。

    萧景玄心满意足,捧着她的脸不放,狠狠吮吸她的唇,然后道,“方朵朵你这个妖精,迟早有一天我会死在你身上!”

    方朵朵收下他的赞美,笑的更妩媚,“那你做鬼也风流。”

    萧景玄笑着捏捏她的脸,“你不是牡丹花,你是罂粟花。走了,我不会碰她。”

    好不容易,软磨硬泡送走了萧景玄,她赶紧忙碌手上的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萧景玄宿在二姨太房里的事情便传遍了。

    据说各位小妾得知后,反应各异。

    最剧烈的是三姨太,又把房里的东西都给砸了。

    方朵朵暗暗决定不再给她配备茶杯茶具之类的东西,她一个不高兴就摔着玩,那可都是钱啊!

    没那么多钱的。

    除了三姨太,其他姨太太们都向二姨太暗中表达了恭喜。

    同时也暗暗期待自己的好日子快到了。

    整整一个上午,王府都处在一种欢乐的海洋之中。

    直到中午萧景玄回来,闭门不出,一茬一茬的御医往书房进出。

    众位小妾远远的观望,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方朵朵作为王妃,则是坦然的进进出出。

    不过每进去一次,出来的时候,脸色就更难看了。

    小妾们的心,便随着方朵朵的脸色,越来越往下掉。

    临近黄昏的时候,一茬又一茬的太医们走了。

    方朵朵站门口,招呼小妾们进屋去看看萧景玄。

    到了房间里,方朵朵把床帘拉开,露出萧景玄的那张俊脸。

    不过此时此刻,哪里还是俊脸?

    原本白皙的面上,此刻长满了红色的斑点,脖子上,以及裸露在外的胳膊上,也都有。

    小妾们一个个睁圆了眼睛,吓得瘫软在地。

    这王爷该不会是得什么绝症了吧?

    像是猜到了他们要说什么,方朵朵一本正经的念了出来准备好的台词。

    “王爷这是过敏了,昨天睡在二姨太房里才过敏的,我已经找人去调查了,房里并没有让王爷过敏的物品植物檀香,只可能是……”

    大家屏气凝神,等待着方朵朵的结论。

    方朵朵看向二姨太,掀起唇瓣,“王爷对二姨太您过敏。”

    二姨太还想狡辩什么,床上的萧景玄睁开了眼睛,补了一嘴,“我也觉得是。”

    当事人亲自现身说法, 二姨太有苦说不出,只能大喊冤枉。

    方朵朵将她拉起来,语重心长的道,“二姨太,知道你冤枉,但你和王爷不太合,你们还没同房,王爷便这样,这要是同房了,王爷还出不出去见人了?这样吧,我给你一些银钱,你离府吧!”

    这件事很快了结。

    当天晚上,二姨太便被送走了。

    次日凌晨,萧景玄便活蹦乱跳的上朝去了。

    于是众位小妾纷纷认为,王爷果然是对二姨太过敏。

    虽然这是她们第一次听说,有人对女人过敏的,不过却也不敢怀疑,毕竟王爷的过敏,她们是亲自见过的。

    送走了二姨太之后,萧景玄又先后睡在了四姨太、七姨太、八姨太房中。

    不出丝毫预料,纷纷过敏。

    方朵朵故技重施,不费吹灰之力的便秒杀敌军。

    送走八姨太的那天,她伤感的安抚八姨太,“可能是看王爷之前浪荡红尘太过分了,所以现在让他得了一种见到女人就过敏的病,真是委屈你们了。”

    八姨太讪讪的走掉了。

    方朵朵则是一身轻松,感觉大功告成。

    不算那三个小不点,现在府里的小妾已经从九个,还剩下四个。

    大姨太那边的,明天就收拾,三姨太和五姨太、九姨太是留下来的。

    赶走小妾这种浩大的工程,眼看胜利在望。

    她心情不错的回了别院,推开门便见萧景玄躺在床上,懒洋洋的翘着二郎腿。

    听见动静,他滕的从床上起来,风一样来到方朵朵跟前,抱住她,一直送到床上,然后吻个不停。

    “这几天爷辛苦了,你得补偿我。”他吻着她,闷闷的道,“装过敏装的好辛苦,朵朵,我对你不过敏,我们要不要来深入接触下?”

    他算计着她的日子,知道今天她家亲戚应该走了,于是大手开始不安分。

    揉了揉她腰间的嫩肉,他嗓音沙哑的道,“朵朵,给点肉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