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90章 你说你喜欢谁?

PC蛋蛋网上投注

    巨坑是四王爷挖的,这个事实,让方朵朵吃了一惊。

    她意外的看着萧景玄,小声的和他咬耳朵,“你确定?”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肌肤上,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萧景玄将她按在怀里,喘着气道,“骗你做什么?”

    “他挖那么大个坑做什么啊?”方朵朵道,“看样子不像是要害我们啊!”

    萧景玄被她逗乐了,捏捏她的鼻头,无语的道,“谁会害咱们啊!咱们现在可是小透明!”

    这话说的不错。

    别看萧景玄的赌场开得风生水起,甚至修路的时候,露了把脸。

    但朝廷之中,可没有人就觉得,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萧景玄之前浪荡散漫惯了,众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花花公子上面。

    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他几件事办的不错,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偏见。

    毕竟他一没有实权,二没有人脉,能成什么大气候?

    众位王爷和大臣都很忙的啦,谁也不觉得萧景玄值得他们抽出来精力专门对付。

    稍微思考下,方朵朵努努嘴,还是不懂。

    “那是为了害太子爷?但是太子爷发现了,四王爷蠢得自己掉坑里了?”方朵朵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他嘀咕着。

    看她越说越离谱,萧景玄只好跟她明说,“这是一出苦肉计。”

    方朵朵挑眉,睁圆了眼睛,“怎么个苦肉计?”

    “真想知道?”萧景玄又来这一招,指了指他的脸颊,“亲我口。”

    “……”无聊不无聊?

    方朵朵翻白眼,捶了他一下,就要跳下马。

    “你爱说不说,本姑nainai还不稀罕听了呢!放我下马,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萧景玄笑着,将她牢牢的禁锢在他温热的怀抱之中,拍她屁股,“怎么开个玩笑,脾气都这般大?小丫头,是不是我太惯着你,给惯坏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方朵朵确实发现,在面对着萧景玄的时候,自己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姚水月面前,她能够沉着冷静的应对。

    纳兰雪面前,她能够运筹帷幄,步步为营。

    白姨面前,更是丝毫不隐藏自己的才华,谋划与布局。

    怎么一到他面前,她不仅变笨了许多,还时不时的就被他气得炸毛?

    方朵朵抿了抿唇,撅起嘴道,“我又没有让你惯着我,你不愿意,可以不惯着我啊?现在把我惯坏了,又开始来埋怨我?难道你在宠我惯着我之前,就没有考虑到这种结果吗?”

    “我才说了几句,你这张小嘴便得理不饶人,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萧景玄将她抱过来,两个人在马背上,面对着面对坐着。

    他捏起她的下巴,啄了两下,“一张小嘴我便应付不来,下面那张嘴到时候我可怎么办?”

    “???”方朵朵一脸不解。

    萧景玄看她迷惑,便坏笑着大手往下走,来到她的臀部,又向里面探了探。

    方朵朵的脸腾的烧起来。

    这…他…他刚才说的下面那张嘴……

    方朵朵简直想捂住脸,卧槽简直太污了啊!

    她拍了拍他,萧景玄把她拽进怀里,缓缓地道,“爷愿意把你宠坏,宠的全天下只有我受得了你的坏脾气。”

    方朵朵不给面子的哼道,“说得好听。”

    “你不给我做的机会。”萧景玄笑,“什么时候把我对你的喜爱做给你看,嗯?”

    “……”方朵朵黑了脸,“别跑题!”

    他们两个之前说的,明明是四王爷的苦肉计,怎么就聊到那么黄|暴的话题上去了。

    萧景玄在她脸上蹭了蹭,又十分亲密的贴在她的脖子上,缓缓开口。

    四王爷和太子爷都揽了修路的活。

    就在一周前,四王爷修路过程中,挖到了一座铁矿。

    本来想密而不报,然而各王爷身边都有彼此的眼线,很快四王爷挖到铁矿的事情,便传到了太子爷耳朵里。

    四王爷见瞒不住,只能将铁矿上报。

    然而他心里却不舒坦。

    太子爷让他栽了个跟头,损失严重,他也不能让太子爷好受了。

    铁矿的事情,一旦上报给了朝廷,太子爷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拿到管理权。

    他贵为太子,可以背后cao纵很多事情,只要他想,十之**铁矿都要掉到他兜里。

    四王爷就不服气了!

    凭什么他辛辛苦苦挖到的铁矿,要肥了太子爷!

    于是便得想个办法,让梁安帝对太子爷心有芥蒂。

    想来想去,便来了一招这个苦肉计。

    “你想想看,四哥和太子经常在朝堂吵的不可开交,谁都知道太子盯上了他的铁矿,现在最希望他出事的就是太子。”萧景玄道,“但太子不会那么笨,选在这个时候下手,所以四哥便自己动手了。”

    “……”方朵朵心有余悸,眼前闪过那鲜血淋漓的场面,缩了缩脖子,道,“四王爷对自己好狠。”

    “这算什么?”萧景玄拍了拍她的后背,“更狠的都有,何况这点小伤小闹。”

    “可不是说那条腿险些保不住吗?”方朵朵还记得四王妃哭诉的内容。

    萧景玄白了她一眼,“那些话也能信么?不说的严重点,父皇会那么生气?父皇不生气,这件事怎么追究下去?”

    “原来是这样。”方朵朵了然的道。

    这皇宫里面的曲曲折折,果然是一环扣一环。

    如果不是萧景玄的话,她估计到死都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方朵朵暗暗的道,忽然一怔,她看向萧景玄,萧景玄便冲她眨眼睛。

    她抿了抿唇。

    萧景玄果然不是一个草包。

    哪有草包能够将这种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彻的?

    她的心中泛起一阵阵寒意。

    萧景玄在旁边道,“回去吧?夜越来越凉了,你穿的又这么单薄,着凉了怎么办?”

    方朵朵点了点头,就在一阵又一阵的马蹄声中,她淡淡的声音传过来。

    “萧景玄……”

    “嗯?”

    “你想要那个位置吗?”这个问题是她斟酌很久,才说出来的。

    涉及到那方面的任何事情,哪怕只是一个问句,仿佛无形之中都带着厚重和沉淀。

    方朵朵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萧景玄的身形一僵,而后冷冷的勾了勾唇,他靠近了她,轻声道,“朵朵,这种话以后不要再问。就算是心中渴望足够强烈,大事未成之前,都不要说出口。”

    否则,会遭到横祸。

    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之后的路程中,方朵朵都没有说话。

    本来今天晚上是挺高兴的,因为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然后之后,却又无意之中得知了他所谋划的事情。

    那种喜悦便被随之而来的恐惧和担忧所取代。

    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便要选择和他一起经历腥风血雨。

    她能吗?

    陌生的朝代里,她什么都没有。

    可以预见,这是一条很漫长、艰辛、布满荆棘的路。

    她有勇气吗?

    方朵朵问自己。

    夜风缓缓地吹着,在她的心上吹出褶皱。

    不知不觉到了御营前,萧景玄见她走神,索xing把她给抱了起来,轻轻的放下了马。

    随后自己也跟着下来,搂住她的腰身,朝他怀里一带。

    方朵朵恍然,抿了抿唇,转过头的视线,居然见到了土豪君。

    白天四王爷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席煜也在场。

    不过他距离靠后,方朵朵也是匆匆在他面上扫过一眼。

    如今见到,她微微一笑,跟他打招呼,“煜爷,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

    “方姑娘也没有休息。”席煜淡淡的道。

    方朵朵挠了挠脸,被怼的无话可说,同时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土豪君就是这么不会聊天。

    气氛有些尴尬,萧景玄冲着席煜微微点头,然后带着方朵朵回了帐篷。

    方朵朵没觉得有什么。

    然而等她一进到里面,便被萧景玄扛着送到了床上。

    他咬她的脸颊,又咬她的鼻头,吮着她的唇瓣道,“你和席煜之间有什么关系?”

    方朵朵被他弄得左右顾不齐全,好容易喘口气,推了推他,没好气的道,“萧景玄,你属狗的吗?”

    “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萧景玄醋意满满的问。

    方朵朵拧眉,“他救了我一命,我总不至于见到他屁都不放一个吧?萧景玄,你讲不讲理?”

    “那你不喜欢他?”萧景玄难掩喜色的问。

    方朵朵轻咳一声,“我喜欢他的钱。”

    萧景玄腾的就炸毛了,抱着方朵朵开始解她的衣服,同时嘴巴里面还念念有词。

    “不许你喜欢他,你是爷的,爷现在就占了你的身子,小丫头,看你还安不安分!”

    他到底是在扒衣服,还是在给她挠痒痒?

    方朵朵被他摸得四处打滚,咯咯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求饶着说,“萧……萧景玄…你给我住手……哎哟痒死了……我…我不喜欢他了!”

    “那你喜欢谁?”萧景玄看着她的脸,紧张的问道。

    方朵朵脱口而出道,“喜欢你啊!”

    上一秒还阴云密布,下一秒萧景玄便晴空万里。

    他猛地像只狗一样扑到她身上,低头沉沉目光看着她,“朵朵,你再说一遍,你喜欢谁?”

    看他兴奋地模样,方朵朵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她刚才说了什么,简直恨不得咬掉舌头。

    “朵朵,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要睡了。”她拽过被子,蒙住小脸,装作酣然的模样。

    即便这样,也拦不住萧景玄的喜悦之情。

    他跳进来,把她抱在怀里,又是亲手,又是亲脸,亲了又亲,然后才满足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