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89章 表白泡汤

苹果手机时时彩开奖结果

    一群人哗啦啦的都到了大坑周围,绕着大坑排开,各个都探头朝下面看去。

    方朵朵不敢露出什么破绽,装作一脸好奇的看过去。

    然后她脸色变了变。

    原本下面平坦一片,如今却插上了几把尖刀。

    甚至有一把上面,还鲜血淋漓。

    应该就是刺穿萧景安右腿的那一把。

    方朵朵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她退回到原本的位置,抿了抿唇。

    萧景玄的手却在这个时候伸了过来,她下意识的要躲闪,然而对方动作更快。

    她几乎都看不清他是怎么动作的,便被他握到了手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她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摊上。

    梁安帝看见坑里面的情景,大发了一顿脾气。

    什么难听的话,根本不加控制的往外蹦。

    那些人前光鲜尊贵、叱咤风云的王爷们,此刻一个个的都像是霜打的茄子,怂的不行。

    梁安帝骂的唾沫横飞,到后来发泄完毕,或许是有点累了,他准备回营帐。

    不过走的时候,带走了所有的王爷。

    萧景玄在方朵朵的小脸上捏了捏,冲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离去。

    他离去的背影,在晨曦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不真实。

    枝头意缭乱,到处都是鸟叫虫鸣,森林深处的空气中,都散发着泥土和树木的芬芳。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也迅速的回了帐篷。

    她不敢再看这个大坑。

    因为它清晰的提醒着她,萧景玄有问题!

    他就算有千百种解释的借口,但是唯独有一点跑不掉的,他当时恢复了陷阱,并且陷阱是在他恢复之后,才有的那些尖刀。

    对于皇室的一些争斗,方朵朵弄不清楚。

    她隐约明白,萧景玄和老九老十二是一伙的。

    二太子和四王爷向来不对付,两个人在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处理上,都能有完全截然不同的方法,并因此吵得面红耳赤。

    这一点只要是朝廷中人,都能够明白。

    六王爷是站在太子爷身边的。

    除此之外,三王爷已故。

    大王爷又被贬谪远离京城是非之地。

    五王爷沉迷佛理对政治各种不上心。

    八王爷和萧景玄他们一样,态度不明确,单单从外表看不出来到底是站在哪个阵营的。

    至于剩下的十一王爷,以及十三王爷等,年纪太小,根本不足以构成威胁。

    方朵朵将宫中的势力划分,理了一理,还是没有得出个结论。

    到底是谁要害四王爷?

    虽然现在一切都指向是萧景玄,可萧景玄和四王爷没仇没怨的,他不会这么突然来一手。

    方朵朵越想越烦,挠了挠头,没想到竟然又有小婢女来请。

    再问是谁请她的,告知是齐贵妃。

    方朵朵便去了。

    到了齐贵妃那里,见到了纳兰雪也在,她松了口气,将心中的不快抛开。

    “给娘娘请安。”方朵朵笑着说。

    齐贵妃招招手,“快过来,省了那些虚礼了,如此妙人,以前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

    方朵朵讪讪的笑了笑,坐了下来后,纳兰雪冲她眨眼睛。

    她挑挑眉,并不理解。

    纳兰雪便凑过来,神秘的笑了笑,“七嫂嫂,这功劳归我。”

    方朵朵更迷惑了。

    齐贵妃抿了口茶,见她们两个咬耳朵,于是道,“你们说什么呢?”

    “没…我在跟十二王妃说,娘娘您保养的真好。”方朵朵十分诚恳的说。

    齐贵妃微笑,“之前阿雪跟我夸你这张嘴真甜,我还不相信,如今接触到,便不得不信。”

    方朵朵也跟着笑,对于齐贵妃的打趣,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这会找你过来,是想让你帮我量下尺寸,得知你做衣服很不错,本宫便想着看看你的手艺。”齐贵妃道,“不知可不可以?”

    方朵朵明白过来,刚才纳兰雪说的是什么了。

    她在齐贵妃面前推荐自己,无异于给了她一条宫中人脉。

    皇宫里面人脉最为重要。

    纳兰雪这小小的举动,实际上帮助她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萧景玄的母亲去世的早,他又恶名在外,皇宫里面除了太后,没有什么人脉关系。

    皇太后常年不在宫里,就算是在宫里,对他的宠爱又都是偷偷摸摸的。

    可以说,在其他王爷人脉遍地的时候,萧景玄光秃秃的是一个光杆司令。

    如果她能够和其他嫔妃搞好关系,她的人脉,或许可以帮到萧景玄。

    方朵朵这么想着,然而一怔。

    她干嘛忽然想到萧景玄……

    她的人脉跟他有什么关系……

    完了完了,她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个混蛋了吧?

    乱七八糟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冒出来,方朵朵面红耳赤,直到纳兰雪嘻嘻一笑,跟齐贵妃解释道,“当然可以了!七嫂嫂做的衣服真的超级好看的!七嫂嫂,你这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吗?”

    有了纳兰雪的解围,方朵朵感激不尽。

    她微微一笑,顺着纳兰雪的话音说下去,“谢谢贵妃的抬举,臣媳当然愿意为您效劳。”

    齐贵妃满意的笑了。

    在给齐贵妃量尺寸的期间,方朵朵明白过来一件事。

    进了王府,她和萧景玄的命运便绑在了一起。

    他兴她则兴,他衰她则衰。

    她捏紧了拳头,做了一个决定。

    给齐贵妃良好的尺寸,又确定了款式,方朵朵将齐贵妃想象中的理想款式画了出来,递给齐贵妃看。

    看完之后,齐贵妃连连称赞,看向方朵朵的目光中,变成了完全的欣赏。

    方朵朵知道,有关于齐贵妃这边的人脉,她已经拿到了敲门砖。

    虽然很微不足道,但是一切贵在有心。

    她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将衣服做好,顺便把自己会做衣服这件事情,宣传出去。

    笼络了女人,也就从某种程度上,给自己增加了价值。

    一个有价值的人,人们会想到利用、巴结、追求、或者合作。

    一个没有价值的人,只会弃若敝履。

    她看的很清楚。

    等忙碌完一切,方朵朵是和纳兰雪一起从帐篷里出来的。

    走了一段路,方朵朵转过身,郑重的跟纳兰雪道谢,“阿雪,谢谢你。”

    “谢什么啊!”纳兰雪挥了挥手,笑盈盈的道,“我喜欢你,自然愿意为你做很多事情,即使你没有交代,我也甘愿为你安排。这是我喜欢一个人的方式,你能够感谢我,明白我的心思,我自然感到高兴。倘若你什么都不说,我还是会这样做。”

    方朵朵看着她。

    纳兰雪同样也看着她,面上虽然还在笑,但眼睛却很幽深。

    “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的感情负责。你能接受,便很好了,知晓我的欢喜,也因此而欢喜,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方朵朵说不出的感动。

    她总是把她看成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事实上,在感情上面,她比任何人勇敢。

    至少比她勇敢。

    回想着面对萧景玄的时候,那偶尔强烈偶尔寡淡,却怎么都挥之不去的情愫。

    她隐约知道是什么,但拒绝去看真切。

    方朵朵回了帐篷,便蒙头大睡。

    等她醒来的时候,萧景玄已经回来了,察觉到动静,他坐过来,说,“哪里不舒服?”

    “没有。”方朵朵摇了摇头,“你下午做什么去了?”

    “挨完训之后,便狩猎去了。”萧景玄掀开被子,给她穿好鞋子,见她一动不动,便亲自弯腰把她抱到桌子旁边,“吃点东西。”

    方朵朵点了点头,心里有事,没有吃几口,然后便放下筷子,“等下去骑马吧?”

    萧景玄虽然惊讶,但没有拒绝。

    出了帐篷,巨大的苍穹肃穆而乌黑,倒扣下来,冷风迎面吹来,方朵朵的长发被吹的肆意乱飞。

    萧景玄这次是叫小兵去牵过来的马。

    他们同乘一匹马,策马疾驰,眨眼功夫,到了空旷的猎场。

    萧景玄抱着方朵朵跑了两圈。

    风吹的更烈,她的后背紧紧贴着萧景玄,却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忽然,马儿停了下来,风声也随之停了下来。

    天地万物似乎也都静了下来。

    方朵朵微微喘着气,身后的男人凑过来,他气息很稳,下巴放在她的脖子之间,趁她不注意,偷香一个。

    “萧景玄。”她说。

    “嗯……”身后男人懒懒的道。

    “你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没有。”

    虽然她没有指明,但两人心照不宣。

    “那就好。”方朵朵松了口气,她相信萧景玄说的话,他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他撒谎。

    “你在担心我?”萧景玄热情的凑过来,搂着她的手更紧了,非要让她回答,“朵朵,你是不是对我有点喜欢了?是不是有点在乎我?”

    “朵朵,你能够在乎我,我真的很高兴。”

    他哈哈笑着,又吻了她一下。

    方朵朵本来是想要给他表白的,就算不表白,也是想告诉他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结果,还来不及说,他就自恋上了。

    风是凉的,吻是热的。

    她夹在中间,七荤八素的。

    萧景玄的气息变得粗重,这里是野外,他及时收住了情绪,深吸一口气,压抑的吻着她莹白的耳朵,“朵朵,爷真是好喜欢你。”

    “……”她抿了抿唇,道,“我知道了。”

    两个人忽然之间谈感情,方朵朵觉得各种别扭,如此暧昧的气氛下,只会让她浮想联翩。

    她轻轻挣了挣他,小声的问道,“那件事不是你做的,那又是怎么回事?”

    萧景玄笑的神秘,咬了她的唇一下,含糊的道,“有人自作自受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