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88章 他要害谁

快乐赛车玩法规则

    临行前萧景玄给她使了个眼神,方朵朵若有所思。

    大概是叫她随机应变。

    她和姚水月之间,每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这一次,方朵朵觉得,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两个人的帐篷距离较远。

    太子是国家栋梁,和皇帝的帐篷方位大致相同,自然有重兵把守。

    方朵朵乖巧的跟着小奴婢,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帐篷包,到了太子的帐篷前。

    小奴婢掀开门帘,示意方朵朵进去。

    本以为只有姚水月一个人在,谁知道太子爷萧景岩也在现场。

    方朵朵挑了挑眉,她以为姚水月要找自己的麻烦,然而看样子,难道不是?

    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她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中规中矩的行了礼过后,萧景岩让她平身。

    方朵朵朝着姚水月看了一眼,见姚水月神情不悦的拉着脸,更加疑惑。

    “七弟妹,这么晚还把你叫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太子爷淡淡的道,虽然声音很凉,但是口吻听着却十分真诚。

    方朵朵摇了摇头,“不打扰,请问太子爷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算得上是方朵朵第一次和萧景岩说话。

    之前见过几次,但是都是远远的望着。

    对于萧景岩的印象,方朵朵并不深刻,不过心里揣测过,他能够做到太子的这个地位,可想而知心机是深厚的。

    可能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现在看着萧景岩,即便他十分温润,她都觉得他虚伪。

    萧景岩挥了挥手,让她先坐了下来。

    方朵朵心中一惊,看这个样子,似乎是有大事要说,一时半会应该结束不了。

    “是这样的。之前你和水月之间,好像有一点误会。”萧景岩开口,“水月有做错的事情,本王得知后,已经训斥过她了,今天早上在父皇面前的那些话,还希望你不要挂在心上。”

    “……”方朵朵无语了。

    她看看萧景岩,又看看姚水月。

    姚水月虽然一脸不乐意的表情,但是在萧景岩面前,却是一副小女人的娇羞。

    就算是被萧景岩说上几句,她也乖乖的受着。

    方朵朵的脑回路,没有转过来圈子,只能点点头道,“没有。我已经忘记了。”

    “那就好。”萧景岩道,恰好有婢女来上茶,萧景岩便对她说,“西夷新进贡的新茶,你尝尝好喝么?”

    “……”

    萧景岩长得很普通,这种普通自然不是普通人的那种,而是在容貌出色的皇家里,算得上是普通的。

    尤其是方朵朵看惯了萧景玄那个祸国祸民的长相,再看萧景岩的,便觉得十分寡淡,没有韵味。

    然而,他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度。

    方朵朵一时半会说不上来,喝了茶,便站起来,小心翼翼的问,“太子爷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本王希望以后您能多担待水月。”

    “……不敢当。”方朵朵呵呵一笑,“请太子妃多多担待我才是,我是蛮夷小国来的,有很多时候,不懂规矩,唐突了太子妃,请太子妃千万不要和我计较。因为和我计较,我大概也不知道您在计较什么,所以,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请太子妃一定要明示我。”

    “七弟妹如此妙人,水月又怎么会有不满。七弟妹多想了。”萧景岩道。

    她倒是真的希望是她多想了。

    “好了,没什么事情,本王也不耽搁七弟妹的时间了,早些回去休息吧。”萧景岩下了逐客令。

    方朵朵一路迷糊,重新回到帐篷里,还是搞不清楚,太子爷和姚水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纯粹的给她道歉?

    她是不相信的。

    之前姚水月做的事情,她不相信萧景岩不知道。

    所以早不道歉,晚不道歉,偏偏这个时候和她道歉,鬼才相信没有什么阴谋。

    方朵朵在帐篷里踱来踱去,实在想不出来。

    她觉得得把这件事跟萧景玄说一下。

    别看萧景玄看着吊儿郎当的,但是脑子却十分活络,加上又和萧景岩熟悉,没准就能猜到他们想干嘛。

    然而一转脸,才发现,萧景玄不在。

    奇怪了。

    好端端的大晚上,不在帐篷里,又出去哪浪了!

    方朵朵气鼓鼓的,走到门口询问士兵,对方也是一脸懵逼。

    她只好悻悻的回来。

    大约有半个时辰,萧景玄回来了,满面红光,方朵朵虎着脸问他,“去哪了?”

    “朵朵。”萧景玄笑盈盈的坐过来,将她抱在怀中。

    一股酒气传来。

    方朵朵皱眉,“你去老九那里了?”

    萧景淳最喜欢喝酒,没事就要来两盅,这一点,是方朵朵从施初微那里知道的。

    “哟,小妞现在学精了?”萧景玄的手捏住她的下巴,便要把嘴巴凑过来。

    方朵朵嫌弃的推开他的脸,“起来,别喝点马尿,就不知道是老几了!”

    萧景玄瞧她那小模小样,只觉得各种可爱,他不管不顾的在她脸颊亲了口,然后大笑着把她抱在腿上。

    “朵朵,你去了老二那里?有没有什么事?”

    他一提醒,方朵朵立刻想起来了,便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他。

    萧景玄一直都是笑脸,听完后,大手在她屁股上拍了拍,“要出事了。”

    “什么事?”

    “你等着看,明天就知道了。”萧景玄道。

    他越是不说,方朵朵便越是好奇,越是好奇,就越想缠着他说。

    “你给我交代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方朵朵急的厉害。

    萧景玄低头给她脱掉鞋子,然后把她抱上床,盖上被子后,自己也钻了进来。

    “这么想知道?”他一上床,方朵朵便凑了过来,于是笑着问。

    方朵朵点点头。

    废话,能不想知道吗?萧景岩今天找的人可是她,不会是想要算计她什么吧?

    如果那样,她得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来来来。”萧景玄冲着她招招手,方朵朵皱眉,却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好奇,凑了过去。

    萧景玄便忽然抱过她,把她压在身下。

    “做什么?”方朵朵大惊失色,这混蛋忽然发什么疯。

    “想知道就先亲我一口。”萧景玄以此为要挟。

    方朵朵没辙,敷衍的在他脸上亲了下,然后说,“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萧景玄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

    “卧槽!”方朵朵骂道,抬手就要打他,萧景玄笑着啃她的手指。

    被他弄得又痒又难受,到后来,她连连求饶,他才放过她,抱着她入睡。

    虽然很好奇,但看样子萧景玄是不打算说了,方朵朵只能作罢。

    次日很快就到,两个人还没睡醒,便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山

    方朵朵立刻睁开眼睛,推了推还在睡觉的萧景玄,皱着眉道,“别睡了死猪,外面好像出事了。”

    “嗯?”他哼了声,下一秒也飞快起身。

    两个人收拾完毕后,便快步的到了猎场中间。

    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只见四王妃呜呜的哭个不停,眼睛也肿了,而在她旁边的地上,躺着一个男人,右腿鲜血淋淋,面色惨白的闭着眼睛昏死过去。

    那男人背对着她,她看不清脸,但是猜也猜得出来,应该是四王爷。

    如今的朝廷,太子爷呼声最高,其次就是四王爷。

    支持太子爷的人认为,太子爷宅心仁厚,温润如玉,心怀苍生,是个接管帝位的好苗子。

    而支持四王爷的人则认为,四王爷态度积极向上,手腕强硬,比起来太子的妇人之仁,更有助于大梁朝向外扩张。

    双方谁也没有办法说服对方。

    因此这么多年来,四王爷和太子爷也各种斗来斗去。

    可如今,四王爷出了事……

    估计大多数人都会怀疑是太子爷做的,可身为太子爷,他有那么傻吗?

    明知道会被怀疑,还会顶风而上?

    方朵朵陷入思考。

    周围很安静,只有四王妃的哭泣声,就在这时,梁安帝也匆匆赶来。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四王爷,顿时气急攻心,大声呵斥道,“都还愣着做什么?就让景安这么在地上躺着?都瞎了?一群废物!”

    四王妃嚎啕大哭,“父皇!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景安的腿…怕是要保不住了!”

    梁安帝怒斥道,“你给我闭嘴!胡说什么!太医呢?快叫太医来!”

    “呜呜呜……父皇!”四王爷被太医簇拥着抬走,四王妃却跪在地上,拖着梁安帝的大腿道,“父皇,不知道是谁在那处挖了个坑,景安掉下去了,当场就被利器刺穿了腿!呜呜……究竟是谁,如此歹毒的心!”

    当四王妃说到大坑的时候,方朵朵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刚想看向萧景玄,便被他轻轻捏了捏掌心。

    方朵朵低着头,视线不敢乱飘。

    “大坑?”梁安帝吃惊,“带朕过去看看!”

    四王妃呜呜的哭着在前面带路,众人等跟在后面。

    越是靠近那个大坑,方朵朵的心中便越是不平静。

    四王爷掉进去的那个大坑,确实和他们掉进去的那个大坑,是同一个。

    只是,她分明记得,大坑里面什么都没有,更不可能有利器,就算是掉下去,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忽然,她想起来。

    那天她们从坑里出来的时候,萧景玄交代了下属一些事情,并将陷阱恢复原样。

    当时她不明白,结合现在的情况,她不禁开始怀疑。

    这一切是不是萧景玄的手笔?

    他要害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