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86章 那玩意挺大

时时彩网上投注pg123.net

    巨坑直径四五米,同等深度。

    反正他们两个人掉下来,空间挺宽松的。

    方朵朵坐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骂娘。

    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挖的坑,让她知道了,非得跳起来打死他!

    萧景玄从怀里摸出一个夜明珠,照来照去,然后起身,绕着巨坑打量。

    “泥土松软,应该是刚挖没多久。”他判断着。

    方朵朵斜他,“说这些没用,所以咱们能出去吗?”

    萧景玄皱眉,将怀里的匕首拿出来,试着扎进土壁上。

    如他所说,土壤松软,刚刚扎进去,便顺着墙壁往下掉土。

    他本来想借用匕首的力道,扎进去然后带方朵朵上去,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泡汤了。

    太软了,根本上不去。

    萧景玄摇了摇头,“目前来看,希望不大。”

    方朵朵仰天长啸,“啊啊!我怎么这么倒霉!这可怎么办?等着人来救我们吗?”

    萧景玄嗯了一声。

    等到猎结束,大家发现他还没回去,便会派人来找。

    另外,他带来的暗卫,也会不遗余力的寻找。

    他并不担心。

    相反,眼下又是一个和方朵朵单独相处的机会,萧景玄内心起了波澜。

    他学着方朵朵的模样,大喇喇的坐了下来。

    夜明珠被丢到一旁,发出微弱的光芒,不过,再微弱的光,也将整个黑暗点亮。

    方朵朵看清了他的脸,扑哧一声又了乐了。

    “王爷呀,你这是去吃土了吗?”

    萧景玄眉眼深深的看着她,方朵朵来了兴致,伸出手帮他擦了擦,还挂在脸颊上的土壤。

    她的手就势被他握在掌心。

    “够了啊!”方朵朵轻轻挣扎,“咱俩都这么惨了,你还有心情来占我便宜。”

    “不然干嘛?”萧景玄回答的理直气壮,“好不容易单独相处,朵朵,你看周围没什么人,我们要不要做点别的?”

    做个屁!

    方朵朵拿眼睛恶狠狠地瞪他,“没有丁点兴趣。”

    “真的没有?”萧景玄忽然开始解衣服,方朵朵皱眉,上前抓住他的手,“你干嘛?”

    “**服。”他回答。

    “穿上!”方朵朵凝眉,“萧景玄,我跟你说啊,你别耍流氓!”

    萧景玄便笑,推开她的手之后,利落的把身上长衫给脱掉了。

    方朵朵唔的连忙去捂眼睛。

    下一秒,她的肩头却落下一个物体,偷偷看去,居然是他的衣服。

    方朵朵有些不自在,嘀咕着,难道他知道她有点冷?

    早上起来,为了要在猎场压倒姚水月,方朵朵的那身军装里面,不敢多穿几层。

    其实一出来,她就冻得打哆嗦。

    估计她的小动作被萧景玄看见了。

    心中这么猜测着,方朵朵轻咳一声,抓紧了衣服,却不肯表达谢意,“你把衣服给我,那可就是我的了!不过我告诉你啊,萧景玄,你别再**服了!”

    瞧她口是心非,倔的跟头牛一样,萧景玄懒得拆穿她。

    两个人便坐在坑底。

    光线昏暗,四周寂静,萧景玄得呼吸沉稳,方朵朵靠在他肩头,没多大会,居然睡着了。

    直到耳边一阵阵的震动,起初是细小的,后来便是巨大的,方朵朵睁开眼睛。

    萧景玄神情浮躁的扭来扭去。

    就是因为这样,扰了她的好梦。

    方朵朵撅起嘴巴,揉了揉眼睛,“你干嘛?”

    萧景玄抿抿唇,不自然的说道,“没什么事情。”

    “真的?”方朵朵忽然靠近,脸越来越近,差点贴到他的眼前,“你没有骗我?”

    看他表情,肯定有事。

    该不会是她睡觉的时候,萧景玄对她做了什么混蛋事情吧?

    方朵朵惊悚的连连靠后,她捂着胸,皱眉,“你偷偷非礼我?”

    “……”萧景玄翻白眼,“想非礼你我用得着偷偷的?”

    他可是王爷,偷偷摸摸的也太猥琐了吧?

    方朵朵努嘴,“那是怎么了?”

    “没事。你别问了。”萧景玄没好气的说。

    难道他能告诉她,他现在想嘘嘘?

    他高大伟岸的形象啊,可不能因为一泡尿,在方朵朵面前人设崩塌。

    萧景玄决定忍。

    无论如何都要憋着。

    他|妈|的他岂能被一泡尿给打倒?

    坚持……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之中,萧景玄站起来走来走去。

    然而越是来回走动,他发现尿意越盛。

    真是|cao|了祖宗。

    萧景玄背对着方朵朵,夹紧两腿,继续忍受。

    他发现这个动作,好像管点用。

    萧景玄有点乐,内心忍不住得意,一泡尿还想和他斗?

    这边他像是找到了办法,那边的方朵朵,一直打量着他的动作。

    尤其是看到王爷居然两腿交叉,前后叠在一起的时候,简直虎躯一震。

    这个动作也太娇羞太变态了吧?

    虽然萧景玄风流浪荡惯了,但到底浑身都是男子气概,这个动作……

    方朵朵眯起眼睛盯着他看,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忽然,她一怔,然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她站起来,拍拍屁股,走到萧景玄身后捅捅他,“王爷。”

    “干嘛?”

    “你是不是想嘘嘘?”

    “……”萧景玄简直无地自容。

    “没有!”他冷着脸,淡定自如的说着。

    “切!还嘴硬。”方朵朵把眼睛一翻,吹起了口哨。

    “……”萧景玄气的咬牙,长手勾住她,扳过她的身子,方朵朵一怔,还撅着嘴巴,便感觉到唇上一凉,紧跟着一疼。

    萧景玄在啃她。

    “唔!”她睁圆了眼睛,推他的身子,两人距离不远反近,紧紧贴着。

    转移注意力之后,萧景玄便越吻越深。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上,热热的,痒痒的,耳边喘息声变得浓烈几分。

    情况好像不对劲。

    这个想法刚起,她便觉得下面被他顶着的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方朵朵:“……”

    萧景玄:“……”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松开。

    方朵朵直接背过身,找了个角落,蹲下身开始挖坑。

    萧景玄看着她动作,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开始暗暗骂人。

    暗卫都是干什么吃的,还没有发现他掉坑里了吗?

    闪电又干嘛去了,没发现他家爷不见了吗!

    他每天给吃给喝,养了一群废物!

    萧景玄想了一圈,不得不无奈接受,他还是想嘘嘘的事实。

    朝着方朵朵看了眼,萧景玄思考,怎么才能不动声色的解决这个生理需求?

    方朵朵还在撅着屁股挖坑,手里紧握的是他那把匕首。

    又坚持了半刻钟。

    方朵朵忽然站起身,她拍拍手,走到萧景玄面前。

    “跟我过来。”她抓过他的胳膊,把他带到那个坑面前,“就在这里,你那个弄吧,我不看。”

    “……”萧景玄脸彻底黑了。

    “……”方朵朵不看他,“总憋着也不是个事,万一憋坏了咋整。那个…弄完之后记得把土填上。”

    “……”萧景玄木着脸。

    他宁可憋死,都不要在方朵朵面前撒尿!

    “你快点吧!我背对着你。赶紧啊!”

    方朵朵说完,便小跑着躲在离他远远的角落,然后道,“可以开始了…”

    “……”

    萧景玄看看那个坑,又看看方朵朵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感受了下身下的意图。

    无奈的解开腰带。

    整个过程,萧景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他整理好自己,抬脚把土填进去,然后黑着脸坐到了方朵朵身边,一言不发。

    这种事情,挺难为情的。

    方朵朵见他兴致不高,心想他一向好面子,如今丢了脸,肯定心里不舒坦。

    于是她扯了扯萧景玄的袖子,萧景玄顶着一张巨冷漠的脸看过来。

    方朵朵缩缩脖子,“那个,那种事情,谁也不想的,你不要太在意。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求求你闭嘴。

    萧景玄转过头去。

    方朵朵又道,“真的,我要是说出去我是小狗。你跟我不用不好意思,我非常懂,我记得之前啊,就是在我们那个家乡,我也被困到电梯里过,足足四五个小时,那酸爽,啧啧啧,幸好我机智。”

    “……”萧景玄听得不耐烦,把她拉过来,抱在腿上。

    方朵朵好奇。

    萧景玄托起她的下巴,啃啃咬了一口,“不许再说。”

    方朵朵嘿嘿一笑,心说他这是害羞了?

    “不过王爷,你那玩意挺大的,嘿嘿,你现在是不是觉得雄风大振?”

    “那你要不要试试?再说下去的话,我很乐意,让你亲自体验下。”

    见萧景玄一本正经的盯着她看,方朵朵连忙举起手发誓,“绝对保密!绝对不说!”

    二人一直等到下午,饥肠辘辘,总算等到了萧景玄的暗卫。

    有人放下绳子,萧景玄直接把方朵朵背在背上,然后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一上到地面,他就黑着脸往营帐走,一群暗卫面面相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萧景玄。

    方朵朵走得慢,回去的时候,都没见萧景玄。

    到了晚上临睡前,还是没见到他。

    她躺在床上啧啧称奇,估计这件事要在萧景玄心里留下阴影,可怜滴孩子。

    不过,睡到半夜,被窝里隐约进来一个温热的身体,方朵朵下意识的去抱他,然后在胸膛蹭了蹭,满足的哼哼。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见了萧景玄,他换了身衣服,更显得英俊冷傲。

    方朵朵托腮靠在床上,跟他打招呼,“王爷呀,早上好啊!今早嘘嘘过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