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84章 想不想骑马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得知方朵朵居然没死的那天早上,对姚水月来说,简直不想提起。

    她太大意了。

    本以为方朵朵那德行,肯定会死在里面。

    结果早上醒来,却被告知,只有那个半路上的丑女人死了,方朵朵不知所踪。

    姚水月当时是又怕又气,连忙吩咐人将方圆十里仔细的搜查。

    最后还是无果。

    她是偷着跑出来的,要是让萧景岩知道她做的事,肯定会大发雷霆。

    因此,一圈没找到,迫于时间越来越临近中午,她不甘心的匆匆离去。

    等回到京城,第一时间就是让人打听,看看七王府的王妃有没有回来。

    下人们回头禀报,说方朵朵消失了,她便又松了口气。

    回想抓到方朵朵的那晚,她筋疲力尽,身无分文,拖着那副身子,到处都是崎岖山路,更甚至是荒无人烟的农田,早晚得死。

    这么安慰自己,姚水月的确过了一个不错的上午。

    然而,当天临近黄昏,下人们又说,方朵朵回了王府。

    气的姚水月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给砸了。

    方朵朵没死,以后肯定会跟她为敌。

    姚水月倒不怕方朵朵去告状,她人微言轻,没人证物证的,告个屁?

    她姚水月在京城里面,有头有脸,有权有势,还没怕过谁呢!

    只是一想到要和方朵朵继续斗来斗去,她就觉得烦躁无比,那个死女人,花招忒多!

    如此想着,姚水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今天和这么多人撞衫,没准就是方朵朵的主意!

    姚水月恨不得在她脸上瞪出来两个大窟窿。

    反观方朵朵,笑盈盈的,一脸甜美。

    就在这时,一旁的纳兰雪行了行礼,上前一步,跟梁安帝道,“回父皇,这是当下最流行的服装款式了,各位姐姐们穿同款,也实属正常,您是不知道,放眼整个京城看过去,几乎所有的夫人小姐们,几乎都是人手一件呢!”

    “是吗?”梁安帝当真不知道,配合的道。

    萧景蓝是他最年轻最英勇的将军,是他的儿子,小小年纪便上战场,帮他平定了不少地区。

    更重要的是,萧景蓝对他忠心耿耿,丝毫没有居功自大,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是最好的臣子。

    因为看重萧景蓝,梁安帝对纳兰雪也格外偏爱。

    此刻他笑盈盈的看着纳兰雪,见她小脸红润,又道,“这又是李氏裁缝铺的衣服?”

    “当然啦!”

    纳兰雪一本正经的道,之后开始吹嘘李氏裁缝铺,“父皇您是有所不知,李氏裁缝铺如今风头正盛呢,我的王妃姐姐们身上穿的,就是李氏裁缝铺的款式,那天刚好我逛街,听见那老板和詹府的二小姐说的呢。”

    她说完,冲着在场的人眨眨眼睛,“这可是机密哦!大家都要保密!”

    “你呀!鬼机灵!”

    梁安帝笑,指指旁边的萧景蓝,“景蓝,还不把你家王妃拉回去?这再由着她说下去,就开始说书了!”

    “父皇!”

    纳兰雪娇嗔的跺了跺脚,倒是配合的跟着萧景蓝退了下去。

    梁安帝稍微说了几句话,言归正传,宣布今年猎就此开始。

    方朵朵一直以为,猎就是到地方后,啊大家开始狩猎,狩猎完毕,啊大家可以回家了。

    然而在梁安帝的话中,她才明白,以前她想的太简单了。

    每年的猎,到达西山后,首先要驻进御营。

    御营由黄幄帐、幔城和网城组成,内设连帐一百位内城,外设连帐二百座为外城。

    内城供皇亲国戚在狩猎期间居住,外城则是给那些士兵将军下人居住的。

    另外,梁安帝的一切职能机关都设在御营附近。

    有了御营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则需要选定狩猎范围,之后才是狩猎的重头戏。

    持续了半刻钟,梁安帝总算发言完毕。

    狩猎活动从次日开始,今天他们可以自由活动,熟悉熟悉周围环境。

    方朵朵跟着萧景玄去找营帐,其他人也各自散开。

    唯独姚水月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方朵朵的背影。

    她紧紧攥紧的拳头,丝毫没有注意到,指甲扣进了肉里。

    没来由的,姚水月坚信,今天撞衫的糗事,就是方朵朵干的!

    那个李氏裁缝铺,搞不好已经被方朵朵收买了!

    哼!

    不然的话,詹府的二小姐是个什么玩意?大街上的那些夫人小姐又是什么玩意?居然和她穿一样的衣服!

    都活腻了!

    姚水月挥了挥手,立刻有随从奴婢跟上来。

    她偏过头在婢女耳边说了几句话,婢女应声离开。

    现在收拾不了方朵朵,她会等机会。

    可收拾一个小小的李氏裁缝铺,她有的是办法!

    …

    方朵朵跟着萧景玄左拐右拐,足足绕的她头晕目眩,总算到了二人的营帐。

    营帐门外左右站了两个士兵,方朵朵冲进里面。

    士兵们吓住了,想要拦截,却见萧景玄挥了挥手,于是识趣的退开。

    萧景玄掀开门帘,走进帐篷。

    她已经躺床上了,四仰八叉的,没个形象。

    萧景玄走过去,看到她纤细笔直的腿,眸色暗沉。

    “朵朵,累了?”他压下那种念头,低声问道。

    方朵朵眯着眼睛点头,“你看我的手指……”

    萧景玄疑惑,看过去。

    方朵朵的手指长得也很好看。

    反正,在萧景玄的眼里,他家王妃哪里都好看,五根纤细手指,白白的,嫩嫩的,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

    “手指怎么了?”萧景玄还是没明白过来。

    方朵朵半睁开眼,翻了个白眼,“手指都没有力气了。”

    “……”

    萧景玄无语半晌,见她好像真的挺累的,便拉过被子,也跟着钻了进来。

    “你进来做什么?”方朵朵咬牙道。

    萧景玄将她抱住,“一起睡个觉,本王也很累。”

    说着,他把她抱在怀里,在她下巴上亲了口,闭上了眼睛。

    舟车劳顿,方朵朵确实很累,便懒得和他计较这么亲昵的动作。

    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这一觉睡醒,两个人都饥肠辘辘的。

    但谁都懒得起身,就躺在被窝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萧景玄问她,“李氏裁缝铺得罪你了?”

    方朵朵一怔,努努嘴,不自在的道,“没有啊。”

    “没有你让老十二去说那些话?”萧景玄不信,“姚水月什么人,虚荣心特别强,今天撞衫的事情,她记仇了。”

    “记就记呗,又不是我干的,能轮到我头上什么事?”她继续装傻。

    萧景玄听她这副不以为意的口吻,把她的脸扳过来,在她唇上狠狠咬了口,惩罚似的。

    他大手拖住她的臀部,轻拧了下,“跟我还不说实话?”

    方朵朵被他捏的浑身不得劲,瞪圆了眼睛,朝他气鼓鼓的看过去。

    “衣服不是我给她做的?我也没有逼迫她穿上,那么多王妃都穿上那衣服了呢,跟我能有什么关系啊?”方朵朵铁了心的不告诉他。

    萧景玄越是想知道,她偏不说。

    气死他气死他。

    “行。”萧景玄哼,“你不说就算了,不过这件事要小心,好好的生活,你非要去招惹她,这下以后有的热闹了。”

    方朵朵吹了口气,“没办法,我小心眼的很,别人欺负了我,我要是不欺负回来,那得气的我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

    萧景玄无奈,捏了捏她的脸。

    方朵朵打掉他,不乐意的道,“再捏?你这人怎么回事,抱就抱,总是捏捏这里摸摸那里的,你给我起来!”

    “不起。”萧景玄眨眨眼睛。

    比起来厚颜无耻,方朵朵自知比不过萧景玄,索xing放弃。

    两个人又躺了会,居然也不怎么饿了,方朵朵觉得无聊,在他怀里翻来覆去的哀嚎,“好无聊啊!好无聊啊!”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爱豆的晚上,真心寂寞。

    萧景玄想了想,问她,“想不想骑马?”

    无聊至极的方朵朵眼睛一亮,点点头,“想想想。”

    下一秒,萧景玄掐住她的腰身,把她往自己身上一放。

    女上男下。

    “快骑我。”萧景玄的眉眼,霎时染上浓艳的色。

    方朵朵反应过来,拍他,“你天天脑子里除了想这些,还能想什么?”

    萧景玄将她手放在唇边,催促,“骑不骑?”

    “谁要骑这种马啊?”方朵朵嫌弃。

    “那你要骑什么?”

    方朵朵嘿嘿一笑,指了指帐篷里的地面,“你下去,我要骑你背上。”

    直到萧景玄半跪到地上,背对着她的时候,她还觉得像是做梦。

    之前提出来骑他,只是想杀杀他的得意。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方朵朵自认为,他这样的皇家子弟,更是不可能轻易下跪。

    然而……

    “快上来。”

    萧景玄皱眉,迟迟不见她动作,回头看她,“骑完之后,咱们去吃点东西。”

    “……”方朵朵嘴角一抽,双手背身后,傲娇的道,“不骑了!我又改变主意了!我要骑真正的马!”

    “你确定?”萧景玄有几分怀疑。

    “当然!”方朵朵道,“你快起来了!要是给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萧景玄笑,站起身拉住她的手,给她整了整衣衫,然后拉着她去吃饭。

    二人谁都没有说话。

    方朵朵想的是,刚才萧景玄二话不说下跪的场景。

    萧景玄想的却是,只要她喜欢,他可以做任何事。

    这辈子他跪天跪地跪父母,这膝下万两黄金,他固守疆土,不曾退让一步。

    然而如果她开心,为她舍弃又如何。

    萧景玄把手收的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