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79章 他玩真的吗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他吐字清晰,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重重的道。

    方朵朵笑的蛊惑人心。

    她像是打了一场胜仗,得意洋洋的推开萧景玄的脸,“那谢谢王爷收留。”

    萧景玄懒得和她废话,又吻了她下,算是讨回来一些好处。

    他坐直了身子,“你别太得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指不定哪天你就爱上了我。”

    方朵朵呵呵一笑,眨眨眼睛,“这个指不定,永远都不会有。我不喜欢……”

    话还没说完,萧景玄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说下去。

    一句她不喜欢他,就够他心塞了。

    还指望她能说出什么好听的?

    与其让她说出来,他心里添堵,索xing不让她说。

    有些事情,看不见听不到就可以装作不存在。

    方朵朵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拿下来,并举手保证自己不再说话。

    她那双眼睛真心勾人。

    萧景玄只被她委屈巴巴的看了眼,就心软的不得了。

    他松开了她,外强中干的道了句,“路上闭嘴!”

    方朵朵做了个缝上嘴巴的动作,靠在侧壁上,闭目养神。

    关于萧景玄的感情,她多少知道一点。

    是什么时候他看她的目光中,多出来一点别的东西呢?

    方朵朵记得不大清楚,但知道,等她发现那种情愫的时候,他的在乎已经很明显了。

    从来没有想过萧景玄会喜欢上她。

    在她的心里,他应该是个风流多情的人。

    没有归宿,也不需要归宿。

    浪迹红尘,戏遍美人,有酒有肉有故事的那种。

    但后来他对她的疼爱和呵护,让她时常恍惚。

    虽然他刚才也亲口承认了对她的感情,但……

    方朵朵笑,又有谁敢相信浪子的情话?

    对于此时此刻的萧景玄来说,也许只是觉得,她和别的女人不大一样,所以才会产生好奇心。

    深爱这种东西,萧景玄恐怕只会当成一个笑话。

    方朵朵越想越乱,最后索xing摇了摇头,内心不停的告诫自己。

    想那么多有个屁用,萧景玄的在乎能持续多长时间都没有保证。

    她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另想出路,继续小心的计划未来吧!

    车子拐了个弯,行驶到了王府。

    王府门口聚了不少下人。

    荔枝早早的得到了风声,从萧景玄出发去迎接方朵朵的时候,便守在了大门口。

    眼下看到马车回来,先哭着道,“王妃!”

    方朵朵一下车就看到了她。

    荔枝哭红了眼睛,可想而知,这两天过得异常煎熬。

    方朵朵上前,轻轻的拥了拥她,荔枝抽泣着道,“王妃,下次您再出去散心,一定要带上荔枝啊!你不知道,您不在的时候,荔枝简直担心死了!”

    她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荔枝又抱着她哭了会,两个人便往里面走。

    院子里有几个小妾,听闻到了风声,也前来迎接。

    其中就有三姨太。

    方朵朵一眼就看到了她,三姨太立刻行礼,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回了别院。

    萧景玄尾随其后。

    两个人都休息了片刻,萧景玄询问她,“饿不饿?”

    方朵朵老实的点点头,中午吃饭,迫于席煜的yin威下,她没有吃多少。

    萧景玄立刻让管家上饭菜。

    饭菜上桌,不等萧景玄显摆,荔枝便惊呼道,“王妃,这些菜居然都是您爱吃的!”

    方朵朵扫了眼,视线落在萧景玄身上。

    本以为他会得意的邀功讨赏,没想到,他神色如常的给她盛了碗汤,递过来。

    “先喝点汤,暖暖身子。”

    “……”有点怪怪的。

    方朵朵接过来,抿了口,意外地是,就连这汤的味道和甜腻都是她所钟爱的那个程度。

    她探究的朝着萧景玄看去。

    荔枝无法决定晚饭的菜色,所以这一切都是他吩咐的?

    方朵朵受宠若惊的吃完了饭。

    饭菜撤走,萧景玄却还没走。

    之前饭桌上的尴尬消失不见,方朵朵坐在椅子上,任由荔枝给她洗漱。

    她朝着萧景玄瞥了眼,“王爷,你今晚在我这里睡呀?”

    语气轻佻,带着tiao逗。

    萧景玄将手中的折子放下,目光幽幽的看着她,点点头,“以后都在这里睡。”

    她忙摇头,“那其他别院的小妾们怎么办啊?王爷,你要雨露均沾。”

    荔枝将洗脚水端过来,正要给方朵朵洗脚,萧景玄让她下去。

    房门关上。

    萧景玄走过来,来到方朵朵跟前,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

    方朵朵怕掉下去,两只修长的腿,连忙夹住他的腰身,手臂也缠上他的脖子,紧紧贴着他,“你干嘛?”

    萧景玄不说话,他抱着她,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上。

    方朵朵觉得又湿又痒,扭了扭脖子,下一秒钟,她坐到了床上。

    再看萧景玄,松开她之后,把洗脚盆端到了床前。

    他不经过她的同意,抓过她的双脚。

    方朵朵立刻像是受惊一样,就要往外拔。

    他刚才的一举一动之间,不小心捏到了她受伤的地方,中午刚敷过药呢,中药粉末刺到伤口上,那酸爽,简直让人心碎。

    “这会知道疼了?”萧景玄没好气的道,却禁锢着她的腿,缓缓地拉开她的衣衫。

    被包成粽子一样的脚丫子便露了出来。

    萧景玄看着眼她的脚,又抬头看着她,“我看你的脑子不好使。”

    “嗯?”方朵朵不解。

    她被蛇咬了口,差点一命呜呼了好吧,她也很难受也很委屈的好吗!

    好端端的说她脑子不好使,萧景玄这个混蛋!神经病!

    “你才脑子不好使。”方朵朵反驳。

    萧景玄开始拆她的绷带。

    方朵朵嗷嗷叫,不让他拆,还搬出来大夫的话,把自己受伤的事情说的十分夸张。

    萧景玄面不改色的拆开后,看了眼,松了口气。

    他轻轻的拿出一条毛巾,沾水之后,边给她擦脚,边阴郁的道,“你的脑子如果好使,就应该知道,待在我的身边,比待在外面安全。”

    “……”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方朵朵垂下视线,略感懊恼。

    她是走了出去才知道,待在萧景玄身边至少能够保住小命。

    见她不回话,萧景玄又说,“你不是喜欢利用我的感情吗?以后尽量利用,最好坦然的利用,只要你愿意待在我的身边,我就会保护你。”

    方朵朵一时觉得,她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不用觉得愧疚,觉得内心不安。”萧景玄给她擦完了其中一只脚,又换了另外一只,他低着头,神情认真,“我愿意让你利用。”

    “……”

    一直到萧景玄把她两只脚都擦干净,然后去倒掉了洗脚水,返身回来后,方朵朵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觉得,现在的萧景玄,可能是个假的。

    浪荡青楼的男人,不应该是这样的画风啊。

    方朵朵坐在床上,看着萧景玄洗漱完毕,又等他坐上床,两个人面对面看着彼此。

    她咽了口水,“萧景玄,你没病吧?”

    “……”他冷声的道,“没有。”然后拉过被子,躺了下来。

    方朵朵觉得更神奇了,也钻进去被窝,侧身托腮看他,“没病你刚才说那种话做什么?”

    “什么话?”他又道。

    方朵朵一怔,卧槽,他说过的话,他都忘了,她却在这里纠结半天?

    果然是情场浪子,说过的话都跟放过的屁一样。

    呸!

    还不如放过的屁呢!

    屁至少还有痕迹。

    她心塞塞的,感觉自己又被萧景玄给玩了一把,悻悻的背对着他躺下。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转暖,还是因为多出来一个人,竟然异常的暖和。

    方朵朵心中有事,但是扛不住她今天实在太累了,没多大会,困意便袭来。

    半睡半醒之间,她觉得身子被人抱住。

    她强撑着睁开眼,抬头看了眼,不知什么时候,原本背对着他,现在却成了窝在他的怀里。

    方朵朵哼了声,心头一股气上来,鬼使神差的骂了句,“假惺惺。”

    萧景玄低头看过来。

    房间里没有吹灭蜡烛,暖黄色的光影,不均匀的落在他的脸上,竟然有种奢靡的美感。

    方朵朵眨眨眼睛。

    萧景玄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声音低低的道,“我让你利用,我让你挑。只有你真正的看过世界之后,甘愿回到我身边,那你才是真的属于我。”

    他顿了顿又道,“睡吧,不要有负担。”

    从来先动情的都是输家。

    方朵朵觉得那是个梦。

    以至于多年后,想到当天晚上的场景,想到他说的那些话,她犹自惶恐,那是个美妙的梦。

    第二天醒过来,大床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方朵朵招来荔枝,荔枝神清气爽的进来,边给她洗漱,边笑盈盈的道,“王妃,其他别院的小妾们都在议论您和王爷呢!王爷昨晚在这留宿的消息传出去了,并且今天一大早,王爷就让管家记上了。王妃您啊,总算是争了口气!”

    荔枝给她梳好头发,戴上发展,得意洋洋的道,“这下看那些小妾们还再敢嚣张!”

    方朵朵犹豫的道,“王爷让管家记上什么?”

    荔枝被问的脸颊一红,怯怯的道,“记上王妃您侍寝了啊!王府里哪位小妾侍寝,都得王爷亲口承认过才作数的,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

    方朵朵握着梳子的手紧了紧。

    萧景玄在帮她树立威信,在帮她处理这些小事,在开始为她着想。

    他玩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