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78章 爷他妈认栽

苹果彩票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方朵朵砸吧砸吧嘴,乌黑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席煜。

    别看她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心里面却翻江倒海,想入非非。

    土豪君这话说得暧昧啊!

    该不是在撩我吧?

    她迅速的在心里面进行评定。

    萧景玄长得帅,土豪君长得也不错,两个人半斤八两。

    萧景玄是个王爷,土豪君有钱,土豪君胜!

    萧景玄偶尔温柔,土豪君有钱,土豪君胜!

    萧景玄背景强大,土豪君有钱,土豪君胜!

    …

    方朵朵发现,抛弃萧景玄,投入到土豪君的怀抱,才是正儿八经的事情。

    她盯着席煜的脸看,试图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些别的什么情愫。

    然而席煜却只是冷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他…他开始休息了?

    方朵朵嘴角一抽,十分无语。

    席煜这种撩完人之后就偃旗息鼓的毛病,是谁给惯得?

    没事干嘛说睡一起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吧?

    得知自己自作多情,方朵朵狠狠的瞪了席煜一眼,也闭上了眼睛。

    她昨晚确实没有睡好。

    之后马车行驶的很平稳,他们走的是官道,席煜的名声太大,一路上经过驿站之类的,都对他毕恭毕敬。

    方朵朵感叹,不管在什么朝代,做个有钱人,生活都能轻松许多呢!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程。

    席煜在外赶路,吃饭都十分讲究。

    方朵朵记得,之前跟着太后一起去大觉寺的路上,中途休息吃饭的时候,皇家供餐都是一些干粮。

    然而土豪君果然是土豪啊。

    一顿饭专程有人做出四菜一汤,还有专门的小桌子。

    他坐在马车上,悠闲的吃饭。

    那神态安然的就像是参加皇宫里面的宫宴一样,从容,优雅。

    方朵朵再一次暗暗感叹。

    不管在什么朝代,做个有钱人,就连装逼,都能装的如此实力,如此清新脱俗。

    像她要是装逼的话,由于资本不够,只能装的一手空逼。

    呵呵呵。

    她将脸埋在小碗之中,胡乱的扒饭。

    不等方朵朵吃完,席煜已经放下了筷子。

    方朵朵心中惊讶,连忙更加迅速的塞了几口。

    席煜看她的表情,皱眉,“你可以慢慢吃。”

    方朵朵鼓着两腮,含糊不清的道,“你不是要赶路吗?”

    “等你。”

    “……”不早说。

    方朵朵又低下头,一边吃一边吐槽,席煜这惜字如金的习惯,真心不好。

    撅噘嘴,视线上移,不小心对上了他的。

    像是洞察了她心里的想法,席煜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方朵朵立刻垂下视线,乖巧的吃饭。

    吃完了饭,一行人继续赶路。

    席煜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本书,一路上都在看。

    方朵朵闲的没事干,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天。

    “土豪君,是做什么发家的?”她试探的道。

    “生下来家里就很富有。”

    “……”尼玛,富二代了不起啊,告诉你,不要太嚣张好不好!

    方朵朵偷偷咬牙,却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土豪君,祖上是做什么的?”

    “什么都有涉及。”席煜又懒懒的道,那口吻随意的就像是在说家里养了几只狗一样。

    方朵朵哦了声,“祖上都很富有吗?”

    “印象里是的。”

    “……”她发现和土豪君聊天,纯粹属于自我找虐。

    人家土豪君有祖上好几辈人的财富,而她那点小资本估计都不够人家看的。

    她决定闭嘴。

    人和人比会气死人。

    席煜继续看书,过了会,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沉默。

    他偏过头来,问她,“方姑娘对服装很感兴趣?”

    “……”方朵朵老实的纠正他,“还行。我只对赚钱有兴趣。”

    她这句话说得是实话。

    席煜听到后,点了点头,“我更感兴趣。”

    方朵朵想暴走了,“你都那么有钱了,还感兴趣啊?”

    “谁都不会嫌弃银子多。”

    “……”

    方朵朵又被他的诚实给打败了。

    她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没事瞎聊什么天。

    就在她再度沉默之际,席煜忽然道,“过段时间,我有个小生意,不知道方姑娘愿意参与吗?”

    方朵朵立刻精神大振,对席煜的态度都亲昵起来,“愿意愿意。”

    “那好。”席煜挑眉看她,“到时候我再去拜访你。”

    “好说好说!”

    尽管席煜是仰着脖子看她的,但方朵朵不在意这些细节。

    她唯一清楚的是,席煜是个好土豪啊!

    赶在天黑之前,马车晃晃悠悠的进了城。

    本以为会直接回王府,谁知道,却在一进到城内的时候,车子被人拦住了。

    席煜闭着眼睛没有动弹。

    方朵朵也以为没啥大事,却不想传来席煜的声音,“方姑娘,王爷派人来接你了。”

    “什么?”方朵朵疑惑,她掀开窗帘朝外看去。

    逆着夕阳的橙色光芒,挺身而立的男人,只从轮廓看,她便能够确定,正是萧景玄。

    他怎么来了?

    方朵朵觉得挺尴尬的。

    当时她偷偷跑出来,萧景玄一定是发现了,要是被他抓回去吧,还算离家出走那么一回事。

    这自己跑回来,多没面子。

    脑海中浮现姚水月昨晚的那张狰狞的脸,方朵朵暗叹了口气。

    算了,没面子就没面子吧,总好过单独在外,被人弄死了都不知道。

    “我在发现你之后,便派人回来通知了王爷,王爷特意来接你的,既然如此,方姑娘就请先回去吧!”

    方朵朵转过来,看着席煜。

    席煜眸色了无波澜的看着她。

    她哦了一声,点点头,“谢谢土豪君!改天有时间,我再亲自登门造访!”

    “好。”席煜挥了挥手,随后又闭上了眼睛,送客的意思很明显。

    方朵朵跳下马车之后,马车便轱辘轱辘的离开了。

    人来人往的街道,许多人的视线,时不时的朝着萧景玄飘过来。

    方朵朵无视那些关注,面无表情的走到萧景玄跟前,“辛苦王爷来接我。”

    她敷衍的扶了扶身子,算是行了礼,起身后便要朝前走。

    萧景玄抓住她的手腕,随后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掌心,轻揉一下。

    他低沉带着笑意的嗓音传过来,“这两天玩的怎么样?”

    方朵朵呵呵一笑,没什么耐心的道,“还不错,至少想清楚了一件事。”

    萧景玄拉着她,把她送到了马车上,随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夕阳西下,马车朝着七王府缓缓行进。

    方朵朵靠在侧壁上,眨眨眼,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犹如放电影般的从眼前经过。

    时而是姚水月那张脸,时而是晓敏的死态……

    她摇了摇头,睁开眼睛,瞥向萧景玄。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面上的表情,沉静自持。

    “你有些话说对了。”方朵朵无力的承认。

    萧景玄笑,看她一上马车就距离自己那么远,索xing一只手把她勾了过来。

    方朵朵叫他的名字,萧景玄没有理会,把她往怀里又按了按,嘴唇贴在她的耳朵上道,“所以,决定跟着我了吗?”

    “只是暂时的。”他力道大,方朵朵费力的从他怀里露出脸,喘了口气道,“在我没有遇到更好的人选之前,暂时跟着你。”

    萧景玄目光变得幽深,里面全是危险的信号。

    没有丝毫的胆怯和懦弱,方朵朵大胆的迎接上去,伸出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他的胸口,“我说过了,我不会喜欢你。如果你不想做我的庇护,那么现在你就可以把我休了。”

    这样的朝代,从来没有女子敢这么跟男人说话。

    更不要说面对着萧景玄这样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无异于找死。

    但方朵朵说了,就当着他的面。

    没有一点委婉,丝毫不含糊,简单、干净、利落的让他都想拍手叫好。

    萧景玄忽然笑了,他喜欢上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你知不知道你说这种话,我可以杀了你?”萧景玄道。

    方朵朵笑盈盈的,她捧住他的脸,挑衅的道,“你不会的。因为你现在在乎我。”

    “所以你就这么利用我的感情?”萧景玄靠在后面,懒懒的看着她。

    方朵朵挑眉,“为什么不能?我就是仗着你在乎我,才敢兴风作浪。杀了我休了我,或者由着我,你现在可以选择。”

    她从怀中抽出那把匕首,放到萧景玄手中,“做决定吧。”

    “砰!”

    萧景玄兜手就把匕首给丢出马车,然后将她压在马车上,狠狠吮吸她的唇。

    方朵朵承受不住。

    萧景玄吻得狠,像是要把她香噬似的,氧气一点点的被抽走,方朵朵脑袋发晕。

    她推了推他,萧景玄稍稍离开她的唇,她刚要说话,他的牙齿又啃了上来。

    萧景玄大概是真的被她气到了。

    唇齿并用,不多大会,方朵朵只觉得嘴唇酸麻滚烫,又疼又烧。

    萧景玄趴在她的脖子旁边,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道,“方朵朵,你有种!”

    她笑,心不在焉的问,“所以,王爷你的决定是什么?”

    萧景玄朝她瞪过来,目光阴沉。

    他越是这样,方朵朵便越是笑的妖气四散。

    她眉眼长开了些许,一个眼波流转便是风情万种。

    萧景玄受不了她的撩拨,又在她唇上狠狠咬了口,泄愤似的说,“都由着你,爷|他|妈|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