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75章 我们玩个游戏

天津时时彩网上投注

    赶路很累,这是方朵朵走了一下午的心得。

    以前在王府的时候,出行都有马车和轿子,因此,去哪里都觉得方便轻松。

    然而现在,她坐在乡间的田埂上,觉得脚底板又烫又疼,一定是起了水泡。

    “喝水吗?”同行的晓敏问她。

    方朵朵摇摇头,“不喝,谢谢。”

    晓敏就是之前的那个老家在沛城的女人。

    两个人简单地攀谈之中,方朵朵得知,她今年十六,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

    之所以进城,是为了看望在城中读书的夫君。

    她的夫君今年上京赶考,考试时间,就在猎结束后的半个月。

    晓敏提起来她的夫君,言语之间都是赞美之词。

    方朵朵看着她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联想到自己名义上的夫君,顿时沉了脸。

    她所梦想的男人,一直都是一个安静、可靠、温柔的男人,萧景玄不是。

    就算是,她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更不要提在得知了他的所作所为之后,想起来就令人作呕。

    大概是她周身气场骤然冰冷,在一旁说的津津有味的晓敏忽然之间,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的推了推她,“朵朵,你怎么了?”

    方朵朵回过神来,见她的神情,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对劲,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对了,你要去哪里?”晓敏问道。

    方朵朵一时也说不清自己去哪里,只好跟她说,“我是小时候就被人卖到城里的,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

    晓敏听完,神情动容,“没事,你先跟着我回我们沛城吧,沛城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民风淳朴,你能够想起来自己的家在哪里,到时候再回家,实在想不起来,就在我们沛城安家吧!”

    说着,晓敏过来搀扶住她的胳膊,笑盈盈的道。

    方朵朵点了点头。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看看日头,大约还有两个时辰,就要天黑了。

    “我去净手,你要去吗?”晓敏建议,“净手回来,咱们再上路,这天都要黑了,你去不去?”

    净手就是上厕所,方朵朵没怎么喝水,因此没啥尿意,对她说,“你去吧。”

    “哎呀,陪我一起去啦!”晓敏晃了晃她的胳膊,“这荒郊野岭的,你帮我看着点人,万一有什么男子过来……”

    方朵朵沉吟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田地,几乎没有什么遮拦物。

    两个人又往前走了一会,忽然看到田地里有一间废弃的旧房子。

    晓敏激动的叫了起来,“就这里,我先去!你帮我看着点包裹!”

    她说着把包裹塞到方朵朵身上,迫不及待的朝着旧房子跑过去。

    方朵朵看她那夸张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概等了有半刻钟,晓敏出来了,一脸舒爽。

    方朵朵把包裹递给她,转身就要走,却被晓敏拉住,“你走什么啊!赶紧去净手,走了一路,都不见你净手,等下我们还要走一段路,你确定你能忍得住?”

    本来她是能够忍得住的,结果被她这么一说,方朵朵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尿意。

    见她犹豫的神情,晓敏便推着她进去破房子。

    方朵朵进去后,等了半天,终于才解手出来。

    她感到很有成就的松了口气,神清气爽的从里面出来,结果傻眼了。

    外面根本没有晓敏的影子。

    方朵朵皱眉,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绕着旧房子转了一圈,根本没人。

    晓敏跑了,带着她的包裹。

    方朵朵有些挫败,脸上的神情却很冷。

    银票之类的大钱她都装在身上,包裹里有一些铜板和一把匕首。

    那些铜板算起来,也有十文银子那么多。

    怪不得会被人盯上。

    说不生气是假的,毕竟一路上,方朵朵是真心诚意的相信晓敏的。

    虽然她也对她说了谎,但那些谎言无可厚非,并没有危及到她。

    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直接卷着她的钱跑了。

    cao|他|妈。

    方朵朵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虽然知道骂人也没有卵用。

    眼下当真是举目无情。

    她转了一圈,不知道要往哪里走,索xing顺着大路走好了。

    这一路,起初还遇到一些人,询问要不要同行的,方朵朵理都没理。

    刚刚在晓敏那里受的伤太重了,她现在看谁都不怀好意。

    到了后来,渐渐地询问她的人便很少了。

    不过好在,老天爷对她不薄,她到了一个小镇。

    赶在天黑前,她找了一家客栈。

    客栈规模看起来很大,给人一种安全感。

    方朵朵交了钱,被小二领着上了楼。

    进到房间里之后,她又给了小二小费,让小二给她送一把匕首来。

    小二起初听她要买匕首,顿时吓坏了,忙说姑nainai饶命,方朵朵再三跟他解释,说自己只是买来防身用,小二这才将信将疑的下楼去。

    不过交代他办的事情,倒是一点都不含糊的很快办好了。

    方朵朵手里握着匕首,满意的点点头。

    晚饭是在房间里吃的,吃完之后,她将身上的钱财整理了下,然后把匕首放到出枕头下,仔细检查了门窗都锁好之后,这才躺下睡觉。

    昏昏沉沉的睡梦之中,她似乎隐约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还夹杂着说话的声音。

    那声音有点像姚水月……

    方朵朵梦中保持着仅存的理智,心说,她对姚水月真是爱的深沉,都离开京城了,做梦居然都能梦到她……

    她翻了个身,吧唧吧唧嘴,结果脸撞上一堵又硬又凉的墙。

    什么鬼……

    她立刻睁开了眼睛,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居然睡在地上。

    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她立刻站了起来,结果更是大骇!

    她的脚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锁链!

    “谁!”她大叫道,“是谁在搞鬼!”

    方朵朵暗骂自己倒霉,怎么一路上净是被人盯上,不是被卷走钱,就是被锁起来。

    她不过是想要离开萧景玄,招谁惹谁了?

    大喊过后,没有人回应。

    方朵朵不死心,又继续大喊,“是人是鬼,拉出来遛遛!别人不人鬼不鬼的藏起来!长得那么丑,不敢见人吗?”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忽然,空旷的四周,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

    方朵朵简直太熟悉了!

    是姚水月!

    很快,四周亮了起来,方朵朵这才发现,在她身边居然还有晓敏。

    晓敏和她一样,腿脚上绑着铁链,而她的包裹,则被远远的丢在一旁。

    方朵朵抬头看去,原来自己是在一处地下室,姚水月就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是你?”她皱眉,“姚水月,你到底要做什么?”

    姚水月笑嘻嘻的道,“七王妃出逃,七王爷十分担心,我恰巧途中遇上,这不是帮七王爷找王妃嘛!只不过啊,这回来的途中,一不小心弄了个缺胳膊少腿,七王爷应该也能理解吧?”

    方朵朵几乎顷刻之间,明白了她的jian计!

    什么帮萧景玄找她?什么途中恰巧遇上?

    通通都是放屁!

    联系她能够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还知道晓敏,就可以猜到,她早就派人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她之前不过是扫了她的几次面子,就算是有回击,那也都是被她逼得,结果姚水月居然如此不依不挠!

    看样子,今天的她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不行,方朵朵脑子飞快的运转,她不能挂在这里,必须得想个什么办法哄住姚水月!

    “别想办法了,今晚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姚水月像是猜透了她的想法,得意的挑眉看她,“你也别拐我下去,我是不会中了你的计的。”

    “……”方朵朵翻白眼,嘴上不客气,“不过两三天没见,姚水月你什么时候长了脑子?”

    “你!”姚水月被她一激,差点没绷住,张口就要嘲讽,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现在激怒我,可是没有一旦好处的。”

    方朵朵见被她识破,一点都不尴尬,继续道,“你要干嘛?我猜,你肯定不会是想要在这里和我叙旧的吧?”

    姚水月嘲讽的一笑,“本宫和你能有什么旧情?不和你多说废话了……”

    “原来你也知道你说的是废话啊!”方朵朵笑道。

    她知道,姚水月今天是不会放过她的,既然如此,她何不趁机过过嘴瘾。

    “呵呵,你别嘴巴倔。我们今天呢,玩个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只能活一个人。”

    姚水月拍了拍手,方朵朵只觉得她立刻腾空而起,双脚离地。

    她被吊到了半空之中,脖子上的绳子,几乎让她窒息,偏偏双手同样绑着铁链。

    空气一点点的被掏空,就在她即将昏过去之前,姚水月又拍了拍手。

    她立刻落到了地上。

    只是身边的晓敏却如法炮制,像是刚才的她一样,腾空而起,脖子上被一条绳子死死的勒着。

    方朵朵仰头看去,终于明白了,今天这个游戏有多么残酷。

    她和晓敏两个人就像是天平的两端,她上去的话,晓敏就能够放松,她下来的话,晓敏就要被窒息。

    这……

    方朵朵咬牙切齿的看向姚水月,“姚水月,你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别浪费时间了,规则我这就让人跟你们交代下。”姚水月差人搬过来一张椅子,懒懒的坐下来,冰冷得意的看着她。

    方朵朵只觉得浑身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