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72章 被盯上

苹果彩票网北京快乐8投注

    姚水月和六王妃先后换衣服出来。

    她们两个人站在偌大的铜镜面前,左右观赏,面上带着十分满意的笑容。

    白姨就是名不虚传。

    这猎服穿在身上,柔美中不失飒爽,凹|凸|挺|翘时又不忘冷硬。

    姚水月觉得,她简直就是巾帼女英雄。

    白姨在一旁点头称赞,“太子妃穿这一件,着实好看。”

    虽然姚水月不是**美人,但到底从小到大好吃好用的养着,皮肤嫩滑,脸色白皙,平时有钱打扮,乍一看倒也顺眼吸人。

    六王妃不知是不是诚心的,也说了句,“好看,太子妃,您穿这件,到时候一定艳压四座!”

    姚水月没回话,但自信的表情,无不赞同六王妃的话。

    白姨擅长察言观色,六王妃和姚水月相处时间久了,自然知道她喜欢听什么。

    于是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差没有把姚水月哄到天上去。

    姚水月恋恋不舍的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曼妙身姿。

    就在这时,方朵朵从里面出来。

    三个人全部朝她看过去,随后,眸中无一不流露出惊艳。

    她穿的是一件布料很普通的猎服,样式相对来说比较独特。

    红色的劲装,只掏空两个圆润的肩头,白皙的肌肤,透了出来,色泽诱人。

    女人看上一眼,便不由得想入非非,更不要说男人。

    如果真的要让她穿这一件衣服过去,可想而知,在猎上,所有人的目光,又要被方朵朵给吸引。

    姚水月黑了脸。

    她怎么这么讨厌?

    “难看死了!”她心有情绪,冷冷的开口,“知道的明白你是七王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窑子出来的呢!”

    这话有些难听了。

    就连六王妃都嘴角一抽,心说姚水月可真是沉不住气。

    窑子这样的词语,从她一个堂堂太子妃嘴里说出来,怎么都是有伤风化。

    白姨轻咳一声,上前解围,夸道,“这个颜色很衬七王妃您的皮肤。”

    “切!”姚水月又道,“七王妃,本宫可是丑话说在前面,你代表的是七王爷的脸面,最好别穿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给七王爷丢脸!”

    方朵朵正在镜子前看来看去,回头疑惑的看着她,“七王爷还有什么脸面吗?”

    “……”姚水月无语,但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来。

    她气的站起身,指了指她身上的衣服,“反正你不准穿这一件!”

    “为什么啊?”方朵朵低头看了眼,“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不许穿就是不许穿!”她道,“本宫说的话你都不听了?皇家可丢不起这人!”

    方朵朵低着头,微微抿唇。

    这帽子给她戴的,说这么大一堆,还不如直接说她嫉妒她呢!

    “好。”她回答。

    知道姚水月什么心思,方朵朵懒得和她再继续耗下去,答应了之后,便去把衣服给换了回来。

    姚水月和六王妃已经在结账。

    “把店里所有的猎服都给包起来!一个不留!”姚水月财大气粗的道,顺便挑衅的斜了方朵朵一眼,“包括刚才七王妃穿的那一件,我买来要烧掉。”

    方朵朵低下头,暗暗发笑。

    没想到,姚水月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人傻钱多的人。

    整个店都是她方朵朵的,有本事她把这里所有的衣服都买走,那才厉害呢!

    姚水月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看到方朵朵低头的动作,以为她失落了呢,顿时便觉得浑身舒爽。

    买完衣服后,姚水月得意的走了,方朵朵继续留在裁缝铺。

    看着白姨恭敬的送走姚水月,她脸上的笑意再也藏不住。

    “王妃,今天这价格……”白姨回来,担忧的道。

    她按照方朵朵的吩咐,把每件衣服都多出三倍的价格卖给了太子妃,如果回头让太子妃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方朵朵挑挑眉,不以为意,“放心,她不会知道的。她花的这点钱,才哪到哪啊?”

    “可……”

    三倍价格确实不少啊,本来店里的衣服,卖的都不算便宜。

    方朵朵转过头来看她,“她那种人,你卖给她便宜了,她还会觉得你看不起她。相反,东西卖的越贵,她就觉得自己越高贵。总之,你听我的准没错,以后她要是再过来,你都按三倍的价格卖给她,听见了没?”

    白姨犹豫着点了点头。

    店里这会还不算忙碌,方朵朵见有时间,于是便拉着白姨进到了包厢,商量她的猎服设计。

    猎服和骑行装差不多。

    因为都要运动,还要骑马,所以重在简洁干练。

    方朵朵想把她的猎服做成现代军装的样式。

    她花了一个时辰,给白姨画出设计图,放下笔之后,交给白姨。

    白姨见到后,立刻两眼放精光,惊讶之余更多的是赞赏兴奋。

    她拿着设计图,迫不及待的询问方朵朵,“王妃,这…您这是怎么想到的?简直太…太好看了!真的!王妃你真有才!”

    这种夸奖,方朵朵受之有愧,只是不自在的说,“嗯,之前看的一些书上,有这样的设计,我只不过是稍加改进而已。”

    “还有这种书?”白姨一提到设计,简直是求知若渴。

    方朵朵点了点头,“改天我回去找找,还是很久之前看到的。”

    “好!”她捧着设计图,如获至宝一样,“王妃,您放心,您给我五天的时间,我一定给您做出来!”

    “不着急。”方朵朵道。

    猎的通知,她暂时还没有收到,听姚水月的意思,是在十多天后,那么做衣服,是来得及的。

    姚水月不想让她在猎上出风头。

    她还偏要出个风头,至少不能让她抢走风头!

    方朵朵噙着一抹笑,细细谋划着。

    她在裁缝铺一直待到下午,然后才从楼上下来。

    结果却在楼下,见到了金光闪闪的土豪君。

    原本愁眉紧锁的方朵朵,瞬间笑的跟朵花一样,凑上前去,挡在席煜面前,“土豪君,又见面了?还来买衣服?”

    她看他的属下拎着布袋,套近乎的道,“给家里夫人买?”

    席煜一如既往的冷着脸,声音就像是天气预报一样,平淡无味,“来逛逛。”

    “哦哦。好的。”方朵朵讪讪的笑,“那您随便逛,只要您来,买什么都给您优惠!”

    上次她和土豪君深刻的交流过后,没几天,便招来了姚水月这个冤大头。

    现在看到他,方朵朵深深的认为,席煜就像是个招财猫一样的存在。

    虽然这个招财猫有点酷酷的。

    不过管他呢,黑猫白猫,招财就是好猫。

    鉴于这一层面子,方朵朵必须得把这位土豪君好好的伺候舒服了。

    席煜扫了她一眼,点点头,然后对身后的人使了个颜色,便驱车离开了。

    “……”

    方朵朵嘴角一抽,招来白姨,“他买了什么?”

    “猎服。”白姨道。

    方朵朵顿时惊了,“男款女款的?”

    “女款的都被太子妃给拿走了。当然是男款的。”

    男款?

    方朵朵挠挠头,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白姨,“给他自己买的?他那样能猎?不…不对啊,猎是皇家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

    白姨见她抓耳挠腮,不得其解的模样,解释给她听,“煜爷有很多生意都和皇家有往来的,历年来猎都请他参加的。”

    “啊?”方朵朵皱眉,“他能行吗?”

    说着,她揉了揉双腿。

    白姨懂她的意思,轻咳一声,“煜爷的腿脚没问题的,是可以走路的。只是他平常不喜欢走路,便坐上了轮椅。”

    什么?

    方朵朵简直无语。

    这叫什么事,搞什么玩意?

    她还以为他不良于行,甚至没少给他同情呢。

    闹了半天,原来是懒得不想走路。

    呵呵呵,有钱人果然比较特立独行,特立独行。

    关于煜爷腿的问题,方朵朵没有过多纠缠,知道他猎也参加,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

    她可以全方位全天候的拍他马屁,搞好关系,以期他能够心血来潮带她飞。

    告别白姨,方朵朵沿着道路回王府。

    街头的人热热闹闹,没走几步,便见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往前面跑去。

    方朵朵皱眉,前面好像是出事了。

    回到王府也是无事,方朵朵索xing一路小跑,对身边的小兄弟问道,“前面出什么事了?”

    那小哥也是一边跑,回头看了眼方朵朵,唾弃的道,“你们女人家看什么热闹?赌场有人闹事,听说都见红了!啧啧!”

    “啊?”方朵朵惊了,声音严肃起来,“怎么回事?”

    那小兄弟见她态度的转变,以为是吓住了,奚落两句后,“据说是赌输了要剁手!七王爷也在场呢!”

    方朵朵当然知道,萧景玄在场,所以才更担心。

    前几天,就有人到赌场闹事,不过被萧景玄给赶走了,怎么这才隔了没几日,又有人上门挑事?

    难道是被人给盯上了?

    方朵朵加快速度赶到赌场,此时此刻,四周已经人山人海。

    黑乎乎的人头一眼望不到头,方朵朵上蹿下跳的蹦了蹦,气的暗暗咬牙。

    不多时前面传来一声惊呼,紧跟着又听到了砰砰的打斗声,然后是肉|体落地的声音。

    她什么都看不到,想挤进去,可又被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