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69章 这个锅我不背

江苏快3网上投注

    大厅里面很静,除了三姨太的哭声,一下又一下,撩动着众人的心。

    所有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方朵朵看过来。

    布匹的事情,都知道是王爷交给王妃cao办的,所以出了问题,最该被问责的人是方朵朵。

    方朵朵握着筷子的手一顿。

    她抬起头,看向三姨太,三姨太只是哭,红肿着眼睛。

    接触到方朵朵的视线,三姨太微微抖了抖肩,看起来居然是像被她吓坏了的模样。

    方朵朵垂下视线,心中冷笑。

    三姨太虽然没有直接抱怨她,可不抱怨,比抱怨的效果还好呢。

    萧景玄皱眉,他最不喜欢女人间的这些明争暗斗,装模作样的问了句,“你把话说清楚。”

    “就是…我听其他姐妹们说……王妃派人给她们送了布匹,为什么……呜…为什么含雨没有?是不是含雨做错了什么?王妃如果对含雨有什么不满意,可以直接告诉含雨…又何必用这种方式……”

    她哭哭啼啼的,总算把话说完了。

    身旁的荔枝早就站不住了,这这这三姨太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今天下午去给她送布匹,还是王妃和自己一起去的,怎么这三姨太眨眼就忘了?

    是不是鬼上身了?

    荔枝想要解释,刚轻咳一声,就被方朵朵用眼神制止了。

    她不懂,觉得三姨太分明就是在撒谎,为什么不能捅破?

    方朵朵想的更远。

    捅破之后的结果,两方各执一词,谁又能说得清楚,到底谁在撒谎?

    那样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自己弄得一身腥。

    这是下策。

    三姨太还在哭,萧景玄冷着脸,没人说话,其他小妾更是小心翼翼。

    “朵朵,这件事你怎么解释?”萧景玄自然是护着方朵朵的,他自己挑的女人,样样都是好的。

    就算是方朵朵真的克扣了别人,那又怎么样?但他身为王爷,不得不伪装。

    他打心里厌烦这些姨太太们。

    把她们一下子全都送走,肯定会引起轰动。

    况且,这些姨太太里面,有好几个来路不正的。

    有他父皇塞过来的,还有太子和后宫娘娘们送来的。

    忽然大动干戈,只怕会打草惊蛇。

    他只能养着她们,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再一个个处理掉。

    可这些姨太太们真是一个个不省心,净知道给他找麻烦!

    这回还找方朵朵的麻烦!

    偏生他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向着方朵朵。

    萧景玄心情燥的很。

    方朵朵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她刚才在想应对之策,现在已经有了些想法。

    听见萧景玄的询问,方朵朵站起身,恭敬的冲着他行礼。

    “王爷,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她坦然的道,就连三姨太和荔枝都完全没想到。

    荔枝着急了,扑通跪下来,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回王爷,都是奴婢的错!”

    萧景玄看着她们两个,拧了拧眉头。

    一旁的三姨太嘴角一抽,这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她故意冤枉方朵朵,就是等她和自己对峙,到时候她会找七姨太作伪证,一起污蔑方朵朵,坐实她心胸狭窄、处事不公的罪名。

    就算这是一件小事,但难保会在萧景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让他怀疑她,对她不信任。

    之后,她再寻几个由头设计一下方朵朵,让萧景玄对她越来越厌恶。

    那样的话,好不容易对方朵朵的那点好感,肯定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把方朵朵赶到冷宫,她才有机会,做她的事情。

    可方朵朵干嘛不按常理出牌?

    她干嘛要承认!

    难道…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不对啊,就算是看穿了,可她现在直接承认,要怎么收场?结果好不到哪里去啊!

    三姨太心中纠结,乱七八糟的想着,同时紧密注意方朵朵。

    “你为什么这么做?”萧景玄又问,事情到这一步,他不得不。

    私心里,他也想看看方朵朵到底有多少能耐。

    接连两次漂亮的应对姚水月的刁难,萧景玄有理由相信,她这回也能完美解决。

    方朵朵抬起头来,讪讪的道,“臣妾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因为王爷犯下的错误。”

    这下众人更哗然了!

    你你你你一个王妃,竟然敢指责王爷!真是把自己当成大头蒜了!

    萧景玄稍微一想,心下便笑了。

    这个死女人,她这是明目张胆的要把责任推给他。

    “那你说说怎么怪我了?”萧景玄配合的道,面上冷硬,心中却满意。

    方朵朵缓缓地道,“王爷当时在挑布匹,总共应该挑选十二匹,但是送回来的却只有十一匹。”

    众人渐渐明白过来。

    “这十一匹布,都是根据各位小妾们的喜好送过去的,最后发现遗漏了三姨太的,我便没有送,本想着晚饭过后,跟你说一声这件事的,没有想到……”

    方朵朵欲言又止。

    她的话里虽然没有任何指责的成分,但那些不明所以的旁观者,却知道了。

    你看看吧,你三姨太也太心急了,不是没有你的,是王爷给忘了!

    被王爷忘了,就说明你不讨喜呗!还舔着脸皮来告状!

    居然还敢冤枉王妃!啧啧,心眼真小,为了一匹布,至于么!

    其余的小妾们这会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不过心下却都是幸灾乐祸的。

    之前三姨太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各种看不起她们,今个总算是栽了个大跟头。

    今天是个好日子,得庆祝庆祝。

    萧景玄暗笑,赞叹方朵朵心眼够多,这一招也挺狠的。

    先把责任推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又暗指三姨太人品不好,最后还说自己挺委屈的,好心办了坏事,不被人理解的。

    萧景玄快喜欢死方朵朵了,她说啥他哪里敢打岔。

    在眼下这种时刻,更是不敢让方朵朵丢面子。

    当即便说,“这件事怪我,是我的疏忽,三姨太不要哭了,是爷的错,爷跟你道歉,成了吧?明天带你去选布匹,这点小事,值得你哭哭啼啼的吗?”

    三姨太明白自己这回被方朵朵给挖了个坑,心里有火发不出,又被萧景玄一顿训,更是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香。

    她乖巧的嗯了一声,擦干净了眼泪,站起身扶了扶。

    “王妃姐姐,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方朵朵嗯了一声,虚情假意的接受了她的道歉,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不是很高兴。

    接下来的一顿饭,众人各怀心思。

    吃完了饭,方朵朵便转身回了别院。

    萧景玄紧随其后,像是一条小尾巴一样,黏在方朵朵身后,甩也甩不掉。

    一进房间,萧景玄便把方朵朵给压在门上。

    他可不管方朵朵还虎着脸,嘴巴凑过去,便在她脸上啃了口,低头问她,“还生气呢?”

    方朵朵瞪他,“王爷来找我干嘛?你的三姨太可受了委屈,还不赶紧安慰安慰去?理我这个恶毒王妃干嘛?”

    “三姨太谁?”萧景玄装傻,笑出一口大白牙,天真的问。

    方朵朵一个拳头砸他胸口,萧景玄作势很受伤,“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

    “呸!”方朵朵啐他,没个正行!

    “起来!”

    “不起,你男人要死了。”萧景玄继续演。

    方朵朵呵呵一笑,“死了正好,我可不会为你守活寡,你一死我就上外面找男人去。我最喜欢那种斯斯文文的男人,啧,说起来前两天……”

    萧景玄听她越说越不靠谱,气的咬牙,索xing一把把她抓起来,按住脑袋便是猛亲。

    他下嘴狠,纠缠着她的唇瓣一顿搓揉啃咬,疼的方朵朵呜咽求饶。

    过了会,萧景玄总算解了气,才放轻力度,在她唇上轻点两下,不乐意的道,“这件事我都替你背了,你还不好好对我,一点甜头都不给,居然还气我,我咬你两下,也是应该的。”

    方朵朵推开他,拿手背狠狠擦了下嘴巴。

    萧景玄恶心死了。

    她重重的哼,“那是你女人闹的事情,你指望谁替你背锅?再说了,我还被冤枉了呢,没找你讨赔偿,就算便宜你了!”

    “我知道朵朵心疼我,不舍得找我赔偿。”

    萧景玄听话不听重点,只挑他喜欢的听,见缝插针曲解她的意思。

    方朵朵无力,冲他翻了个白眼。

    如今萧景玄早就把方朵朵当成自己的东西,怎么看怎么舒服,朝他翻白眼也好看的紧。

    他粘着她,后来索xing便赖在这里不走了。

    荔枝过来伺候方朵朵洗漱,萧景玄也一起把自己给收拾了。

    方朵朵躺下时,他比她更快,跳上床钻进被窝,任由方朵朵怎么踹就是不下床。

    “你不下来是吧?你不下来我出去睡!”方朵朵最后没辙了,掀开被子就要走。

    萧景玄忙伸出手,死死勾住她的腰身,方朵朵还要挣扎,他把她往床上一压,整个人上来了。

    “……”

    方朵朵眨眨眼睛。

    “……”

    萧景玄面色有些绷紧,他下面的兄弟好像有些兴奋了,正缓缓苏醒过来。

    “萧景玄,你干嘛?”方朵朵被这样压着,感受到他某处的硬邦邦,气的脸涨红了。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萧景玄更难受。

    他昏昏沉沉的,晕着脑袋回答,“可以干吗?”

    方朵朵反应过来后,想一脚踹死萧景玄,她一拳头砸在他心口,萧景玄趁机拉住她的手。

    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吻她,方朵朵被他亲的好痒,往后缩手。

    “别乱动。”他警告她,贱贱的用下面顶了顶她,“用手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