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66章 誓死追随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g123.net

    两个人回到府上。

    萧大福早就翘首以盼,忙招呼人赶紧上饭菜。

    方朵朵饿惨了,埋头吃饭,满脸油光。

    萧景玄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夹给她一条鸡腿,“慢点吃。”

    方朵朵恩恩的胡乱应着。

    吃完了饭,方朵朵靠在椅背上剔牙。

    萧景玄看她的动作,嘴角一抽。

    她闲闲散散的半躺着,长腿伸直,一副要瘫不瘫的样子,面上的表情懒懒的,龇牙咧嘴,实在没有一点美感。

    但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玄却并不反感。

    他原来觉得,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样子,举止端庄优雅。

    可那些方方框框,似乎在碰到方朵朵之后,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微微一笑。

    大概是他的视线有些浓烈,方朵朵回过神来,斜了他一眼,把牙签一丢,“好饱,我去睡了,王爷你也早点休息。”

    她起身,走到门口,又说,“对了,赌场的管理改进要慢慢进行,一口吃不成胖子,多点耐心。”

    萧景玄笑,点了点头。

    她还真把自己当成草包了,事无巨细的都要好好交待一番?

    看着她的背影,萧景玄暗暗舔牙。

    原本还想着今天晚上抱着她一起睡觉,但两人讨论了关于赌场的问题,偏生那些问题又迫在眉睫,于是萧景玄只能暗暗遗憾。

    他今晚要彻夜劳作。

    灯花瘦了一圈,安静的书房里,只有萧景玄沙沙落笔的声音。

    萧大福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两个碗碟,他悄声来到萧景玄身旁,将夜宵放到桌面上。

    听见动静后,正下笔如飞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

    眉眼惺忪,眸色又浅又凉。

    萧大福忙凑上去狗腿,“王爷,夜已经深了,您要多注意休息,这是您的夜宵。”

    萧景玄确实有点饿了,于是把文件推到一旁,端起来那个小碗。

    瓷碗晶莹剔透,掀开盖子,一股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

    萧景玄边喝边问他,“王妃睡下了没?”

    “应该是睡下了。”萧大福一怔,这话问的,他又不在王妃别院,不过此时,不睡觉还能干吗?

    萧景玄哪里知道萧大福的心思,听完后点了点头,眼前浮现出,她今天下午讨论时,飞扬的神采。

    自信,动人,令人挪不开眼睛。

    “萧大福,你觉得王妃怎么样?”他忽然出声问道。

    萧大福又是一怔,心说和王妃过日子的人又不是我这个老头……

    “嗯?”

    “老奴觉得王妃挺好的,虽然失忆了,但是失忆后,却好像xing格更讨喜了。”君要臣大臣不敢不答,萧大福讪讪的道。

    萧景玄得意一笑,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

    他的表情,让萧大福觉得毛骨悚然。

    这王爷是怎么回事,忽然之间,神秘的笑容,让人隐约感到不安。

    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一段时间,萧景玄吃完夜宵之后,萧大福上前收拾碗筷,准备撤走。

    “等下。”萧景玄在身后叫住他。

    萧大福忙讪讪的转过来,“王爷,还有什么事?”

    “闪电走了有多少天?”萧景玄皱眉。

    萧大福忙说,“已经有五个月了。前两天,信鸽传信说是在这个月月底便能回来。”

    萧景玄了然的点点头,“行了,你下去忙吧。”

    闪电是他身边的近卫,这些年来暗中替他做很多事情。

    年前萧景玄打算回来,临时出了点事,便让闪电跟去调查,没想到居然耽误这么长的时间。

    看来,那件小事,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事啊。

    只希望闪电这回能够带来什么重要的情报消息。

    萧景玄靠在椅背上想了会,便强迫自己收回思绪,专心处理赌场的事情。

    就算是没有方朵朵的建议,他也在筹划着赚钱的门道。

    这个世道,不管是做什么,争权夺利也好,没有钱财,寸步难行。

    从十二岁开始,他虽然也有在私下里做一些投资,开一些小店,收入尚为可以,但距离他的目标远远不够。

    他是要做大事的人。

    那场烧了三天三夜的大火之后,他就这么告诉自己。

    五斗米难倒英雄汉,没有银子一切都是空谈。

    结果在他刚需要银子的时候,方朵朵便提出来这个建议。

    他顺水推舟的便开了赌场。

    唯一让他吃惊的是,利润太大了!他又把赌场的利润算了一遍,比上个月还要多出来好多。

    萧景玄打定主意,现阶段先把赌场搞好,等什么时候机会成熟,再找方朵朵商量一下,有没有别的生财之道。

    一忙碌一夜便轻松过去。

    晨曦刚刚照亮天空,萧景玄便开始洗漱,等半刻钟后,他还要出发去上早朝。

    萧景玄大概能够想到,今天早朝的内容是什么。

    五更天的皇宫里,一切都笼罩在薄薄的雾气之中,阳光炸裂,刺透雾气,然后薄薄的雾散去,整个世界格外清晰。

    黄色的琉璃瓦,红色的砖墙,威严又厚重。

    大殿上,几百号文武百官齐刷刷的站着,声势浩大的恭敬行礼。

    梁安帝端正的坐在上面,看着跪了一地的众爱卿,扬声点了个名,“太子!”

    萧景岩闻声,向前一步,站了出来,“儿臣在!”

    “这次京城到晋城的路修了三年,终于修成功,耗时长久,其中艰难险阻颇多,如今大功告成,你功不可没!朕把朕当太子时候的那套府邸赏赐给你,你可满意?”梁安帝笑盈盈的道。

    萧景岩叩谢隆恩,又说道,“儿臣替父皇cao劳,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说起来,这次能够进展的如此顺利,还多亏了七皇弟,如果不是七皇弟,恐怕要修成这条路,还需假以时日。”

    梁安帝像是被人提醒了一样,轻拍了下脑袋,看向一旁站着的萧景玄。

    “永平王!”

    萧景玄向前一步,站了出来,傲然挺立。

    梁安帝鹰隼一般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满意的点点头,“你能有此觉悟和出息,朕很欣慰!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可不要让父皇失望!”

    “儿臣定当竭尽全力,继续为父皇分忧!”萧景玄大声的道。

    “好!”

    早朝结束,一行人从宫殿里出来。

    文武百官自觉地融入了自己的小圈子,萧景玄则是慢腾腾的往外走。

    不多时,他的左右两边忽然多出来两个人。

    萧景蓝暗暗咬牙,“真是气死人了!”

    萧景玄的目光立刻朝他瞥过来,神情冷然的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有事回去说。”萧景淳提醒他。

    萧景蓝立刻捂住嘴巴,连连点头,文武百官都尚未走远,指不定谁不怀好意的听墙角呢!

    一切都得小心。

    三个人回了萧景玄的府上。

    萧景蓝憋了一路,一进到书房就大大的喘了口气,然后开始道,“父皇也太偏心了吧!萧景岩谁不知道他就知道给父皇要钱,他会干点啥?”

    他是个粗人,说话向来野蛮,狠狠啐了一口,又继续道,“他那副德行,修个路天天哭爷爷告***,要不是你,他哪来的钱修路?”

    “父皇也真是的,你出了大钱,最后功劳却被萧景岩一个人全领走了!”

    “我看父皇也是老糊涂了吧!”

    “居然还把那座府邸赏给萧景岩,什么玩意啊!要不是七哥你,萧景岩现在还在哭穷呢!”

    “最后你得到了什么,竟然就被夸了几句,就打发了?”

    萧景蓝绕着房间转了两圈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的双脚跺地,“太敷衍你了!太欺负人了!”

    他骂骂咧咧了大半天,抬头一看,顿时愣了。

    合着生气的人只有他一个?

    萧景玄正在优雅的品茶,而萧景淳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你们这是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萧景蓝脑袋短路,悻悻的问。

    萧景玄的目光终于从面前的茶杯上挪开,淡淡的抬起。

    眸色清浅,手指轻微婆娑着青瓷茶杯,他道,“父皇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才清楚吗?”

    萧景蓝被问的一愣。

    是啊!

    梁安帝向来就不喜欢萧景玄,以前更是连皇宫都不让萧景玄进。

    如果不是上次新晚宴上,恐怕永远会把这个儿子抛在脑后。

    现在肯当着众人的面夸奖萧景玄,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凡事果然经不起比较。

    萧景蓝在心中暗暗的道,他刚才还愤愤不平,现在却也能够理智的看待这件事。

    “我!我就是气不过嘛!七哥你的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过,我跟你说,父皇尝到了一点甜头,以后肯定会盯上你的钱,这绝对是没跑了。”萧景蓝道,同时对一旁的萧景淳说,“你说是不是啊,九哥?”

    不等萧景淳回答,萧景玄便笑了笑。

    两个人看向他。

    萧景玄却道,“那就正是我想要的场面。他总得图我一点什么东西,才能记得我,不然的话,我怎么才能在那么多皇子中间脱颖而出?我解决最让他头疼的问题,时间长了,我总会捞到点机会。”

    “不怕他图我什么,怕就怕他什么都不图我。”

    他的从容和优雅,运筹帷幄,让两人不由肃然起敬。

    联想到那场大火,联想到这些年萧景玄过的生活,萧景蓝和萧景淳均郑重的道,“七哥,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会誓死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