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52章 有没有想我

北京快3网上投注

    意渐渐浓重,白昼渐长,黑夜渐短。

    方朵朵早早的醒了。

    心中惦记着昨晚刚发生的事情,她睡得不踏实。

    睁开眼后,约莫了一下,听见外面一片寂静,心知还不到上早殿的时间。

    这次来大觉寺祈福,一切都要跟随寺院的规矩来办。

    寺院是早上四点半起床,五点到早殿做早课。

    所谓的早课,便是诵经念佛,洗涤心灵。

    早课过后便是过堂,说的简单点就是吃饭。

    过堂之后便继续念经送佛,继续过堂。

    听起来便知道枯燥无比。

    但谁让老太后喜欢?她们这些跟随来的,也只能照办。

    方朵朵在床上躺了会,懒懒的起身。

    荔枝没有在身旁,她需要自己打水洗漱。

    结果在水井旁边,见到了六王妃。

    方朵朵在心中暗道倒霉。

    六王妃倒是显得神情从容,姚水月被罚闭关,对她来说,好像没有一点影响。

    看来她们两个人的亲密,大概也是因为利益而假装的。

    方朵朵只稍想了一下,便压下心头。她走到水井旁边,将水桶缓缓放下去。

    六王妃过来打招呼,“七王妃,你也这么早?”

    方朵朵点了点头,她看了眼她的行头,俨然是准备离开的样子。

    她没有再理会六王妃,多说多错,指不定会有什么把柄落下来。

    六王妃看出来方朵朵兴致不高,“好的,那你慢慢忙,我就先走了。”

    只是,她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过身说道,“对了,七王妃,今天的早课要在念佛堂举行,你知道的吧?”

    方朵朵嗯了一声,“我知道。”

    “那就好,等下别迟到了,惹得老太后不高兴。”六王妃叮嘱。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原因提醒她的,方朵朵都点头回应,“好,谢谢六王妃。”

    “谢什么,昨晚你们出了那种事,我真的很担心,好在你们没事。”六王妃叹了口气,“好了,事情过去了,我就不多说了,你等下早点过来,另外记得穿上宫装。”

    “嗯?”方朵朵疑惑了。

    昨晚回房之后,便有僧人亲自来敲门,给她送了一套僧服,并告诉她,这几日祈福时都要穿着这件衣服。

    怎么六王妃却说要穿宫装?

    “怎么了?”六王妃优雅的笑,“还有别的疑问吗?”

    “没有。”方朵朵微微一笑,“我知道了,谢谢六王妃。”

    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方朵朵把那套僧服拿出来,铺在床上。

    她盯着看了半天,没有听六王妃的,而是把僧服穿在了身上。

    时间还早,方朵朵决定去纳兰雪和施初微那里看看,顺便询问她们关于僧服的事情。

    方朵朵先去了纳兰雪那里,见施初微也在,二人身上穿的却是宫装。

    见到穿着僧服的方朵朵,她们同时一怔,“七嫂,你为什么不换衣服?刚才有人通知说,今天要穿宫装的。”

    “谁通知你们的?”方朵朵问。

    施初微不解的道,“就是咱们的随行宫女啊。”

    纳兰雪没有想那么多,见方朵朵穿上这套灰扑扑的僧服,非但不难看,反而更加衬托出那张脸美艳无比。

    她绕着方朵朵走了一圈,笑嘻嘻的赞叹,“七嫂,你穿这和尚的衣服真好看!”

    施初微附和着道,“是啊,七嫂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是啊是啊,七嫂嫂,我总觉得你好像越来越好看了。以前的时候,根本没发现!”纳兰雪惊叹的道,“哎,我要是像七嫂嫂一样,越长越好看,那我睡觉都能笑醒。”

    纳兰雪长得不丑,只是稚气未脱,怎么看都像是个孩子。

    但方朵朵不同,过了年,她已有十七岁。

    十七岁的年纪,正是身体迅速发育的期间。

    方朵朵的五官渐渐长开,清雅褪去,渐渐多出几分媚气。

    尤其是那双眼睛,偶尔一个眼风,顿时妖气四散,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

    她们在一旁说着,方朵朵却在想别的事情。

    六王妃真的有那么好心?难道她这次猜错了?

    看着自己身上这套灰扑扑的僧服,她皱了皱眉,正想开口询问,房门被人敲响了。

    三个人齐齐看过去。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敲门呢?

    不等她们理出来头绪,门外便传过来男人的声音,“纳兰施主,请问您起床了吗?方丈让我来通知施主您,早课在念佛堂举行,请您尽早的起床。”

    是寺院里的小和尚!

    方朵朵忽然眼睛一亮,她走过去开门。

    外面的小和尚被突然打开的房门吓了一跳,再抬头时,看见方朵朵,立刻红透了一张脸,从脖子到耳根,都像是煮熟了一样。

    “施…施主…您……诶?”

    小和尚话没说完,就被方朵朵抓着手腕拖进了房间。

    “施主万万不可!男……男女授受不亲!”他进了房间,迅速的挣脱掉方朵朵,着急的原地打转,模样可爱。

    纳兰雪哈哈哈大笑起来,施初微也忍不住抿唇。

    唯独方朵朵对此不以为意,松开了他之后,眼前却锁在他身上,“小和尚,我问你一句话。”

    “施主,施主请问,只要您不动手动脚,尽可以问问题。请您矜持。”

    动手动脚…请您矜持…

    方朵朵嘴角一抽,说的好像她像个什么土匪恶霸一样。

    纳兰雪和施初微再次被小和尚逗乐了。

    方朵朵轻咳一声,“小和尚,今天去念佛堂做早课,要穿什么衣服?”

    “当然是僧服!”小和尚道,“回施主,昨晚方丈已把僧服发到各位施主手上,便穿那一套即可。”

    “不用穿宫服?”方朵朵的笑意浅了。

    “不用。”小和尚道,“既然已经到了寺院,自然众生平等,没有等级之分。”

    方朵朵环胸,懒懒的道,“你说的倒是像模像样的,谁知道是不是骗我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尽可相信小僧。”他一本正经的说,尽管还红着脸,但那表情却格外庄重。

    方朵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没有再为难小和尚。

    加上时间不早了,催促着纳兰雪和施初微换上衣服,这才往念佛堂去。

    路上,纳兰雪不高兴的道,“六王妃为什么骗我们?我们又没有和她有过节!”

    方朵朵让她小声点,“回头你就会知道。”

    纳兰雪还要再说什么,三人已经到了念佛堂。

    念佛堂里聚集了不少人,除了高僧们,就是她们这群女人,但清一色穿的都是僧服。

    包括太后和六王妃,都是一袭灰扑扑。

    纳兰雪起初还不信,现在咬牙切齿,冲上去就想质问六王妃。

    方朵朵拽住了她的衣袖,她才克制着没有动。

    人到齐之后,便坐进了高僧之中,一一盘膝。

    方朵朵和六王妃隔了一排。

    她坐下来的时候,六王妃回头看了一眼,扫了眼她穿的衣服,若无其事的又收回视线。

    早课开始。

    今日诵读的是般若心经,课业是每个人摘抄心经一百遍,为大梁子民祈福。

    早课结束后才是过堂,方朵朵不怎么饿,随便吃了点,便回了房间。

    关于六王妃,她暂时不想理会,只能越发小心。

    现在六王妃盯上了她,甚至已经开始给她下套。

    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不能贸贸然出击。

    一个姚水月还没有扳倒,现在又来个六王妃,方朵朵头疼不已。

    她这到底是什么体质?

    招黑体质吗?

    心烦意乱之际,她拿出来心惊开始摘抄,起初还有些浮躁,后来便渐渐静下心来。

    接下来的大半天,她都在房间里,直到晚饭的时候才出去吃饭。

    纳兰雪和施初微也抄了一天的心经。

    三个人见面,纳兰雪吐槽不已,“啊,一百遍啊一百遍,我的手都快抽筋了!”

    方朵朵和施初微只是笑。

    吃完了饭,三个人又说了会话,便决定告辞,毕竟她们三个人的一百遍心经,都没有抄完。

    方朵朵慢腾腾的回厢房,在靠近厢房之时,看见房间里的蜡烛被点亮了,顿时皱眉不已。

    她明明记得,出门之前她是熄灭了蜡烛的啊!

    谁进了她的房间?

    她从花坛里找到一个大石头,双手环抱,轻手轻脚的来到房门口。

    耳朵贴在门上,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

    方朵朵疑惑,搞不好真的是她记错了。

    她推开门,扫了一眼,包厢里的东西一眼能看完,确实没有别人。

    方朵朵把大石头丢在脚边,转身关门。

    房门刚关上,她还没有来得及转身,一个坚硬温暖的胸膛便贴上她的后背。

    方朵朵大惊。

    熟悉的男xing气息在鼻尖萦绕。

    她一怔,就这个空隙,忽然一个温热的东西爬上脖子。

    是他的舌尖!

    方朵朵气急,抬脚狠狠踩他鞋面,萧景玄闷哼一声,掐着她纤腰的大手,使劲一捏,顿时惹得她气息微弱的呻吟。

    “小东西,几天不见,胆子也肥了?”萧景玄咬着她的耳朵说道,“跑到这里来,害我一顿好找,爷昨个做梦梦到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方朵朵觉得恶心死了!

    萧景玄这个自大狂,死变态,臭不要脸的,谁要想他啊!

    还有,他是属狗的吗?没事就在她的脖子上舔啊舔啊,到处都是他的口水,脏死了!

    “放开。”她沉着小脸,冷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