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51章 彻底逃不掉了

北京快乐8投注

    姚水月心里藏不住事,尤其得知方朵朵栽了大跟头,简直不吐不快。

    她本想立刻告诉太后,却被六王妃制止了。

    “等晚一点,现在那群山匪们估计还没玩爽,你不是讨厌她吗?就让她好好陪那群男人玩玩,你也解解气。”

    姚水月只好忍着。

    吃饭的时候,她满怀心事的吃完,便回房了。

    又等了一个时辰,姚水月终于憋不住,趁着夜色浓重,敲响了太后的房门。

    太后屋里还有许多人。

    这些女眷们跟过来,无非就是想在太后面前讨个巧,如今还不到就寝时间,自然一个个留在太后左右伺候。

    姚水月敲门声,让一群人看过来。

    她酝酿好情绪,缓然走进来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

    “老祖宗,不好了!出大事了!”

    姚水月在女眷中从来趾高气扬惯了,大家还都没见过她这副模样,当下都是一愣。

    太后凝眉,沉声道,“出了什么事?”

    “我…我听说……”姚水月吃nai的劲都用来哭,上气不接下气的,“七王妃…她…她们的马车出事了!”

    “什么?”太后一拍桌子,差点站起。

    赵贵妃和几个女眷一同前去搀扶。

    太后重新坐下,但胸口剧烈起伏着,她缓了缓,指着姚水月道,“到底是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

    姚水月又哭了一阵,抽抽啼啼的开口。

    “咱们的车子走之后,七王妃她们就留在那里,几个仆从在推车,但是由于越卡越死,轮子越陷越深,始终没有成功。眼见着天色将黑,仆从们心急,都想早点跟上我们。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窜出十二个山贼,他们……”

    姚水月害怕的浑身发抖,看那样子,像是完全吓坏了。

    太后直觉不好,脸色越来越冷,催促着道,“后来怎么了?”

    “他们看上了三个王妃们,将她们一个个玷污,七王妃起初不从,后来被割下了手指,暴打一顿,几个大汉轮流……九王妃吓晕了过去,却还是难逃厄运,十二王妃把嗓子都哭哑了,后来忽然疯了……那些山匪们简直不是人!我们皇家的人都敢碰!呜呜呜……带的仆从遍野横尸…呜…”

    太后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太后!”

    “老祖宗!”

    “太后!来人啊!”

    姚水月这段话,引发轩然大波。

    老太后缓了几分钟,睁开眼后第一句话就是,“走!带我!带我过去看看!”

    “太后您的身体……”

    “还是让仆从去吧,太后……”

    女眷们只是听闻姚水月的讲述,便觉得害怕,更不要提上前查看。

    因此,一个个的都出生阻拦。

    太后气的把拐杖一拄,“都给我闭嘴!你们不愿意去!我自己去!”

    她撑起身子,噔噔噔走了两三步,众人方如梦初醒,纷纷跟上。

    没有人愿意去,但太后想去,必须得跟随。

    下山路走的很快。

    大家都心惊胆战,脑中一片浆糊,根本来不及细想,加上山里山匪层出不穷的情况,确实存在,对于姚水月的讲述没人怀疑。

    半个时辰后,便到了马车卡着的地方。

    女眷们从车里下来,看着眼前的景象,顿时便傻眼了。

    这里的场景还是和离去时的一样。

    马车卡在横沟里,仆从们跪了一地,看见太后过来,恭敬的行礼。

    “太后吉祥!”

    姚水月不敢相信的问,“你们…你们怎么都活着?”

    众位随从摇摇头,面面相觑,不明白姚水月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应该都死了吗?

    姚水月没回话,惊慌失措的绕着四周看了眼。

    没有找到方朵朵她们三个人,姚水月质问,“王妃们呢!”

    仆从们讪讪的道,“如厕去了!”

    “不…不可能!你们在撒谎!”姚水月忽然捂住头叫道!

    仆从们不敢再说话了。

    方朵朵在这个时候,领着纳兰雪二人缓缓出现。

    她们正有说有笑,结果一转头便看到眼前一堆人,正盯着她们,直愣愣的看。

    三个人齐齐疑惑的道,“太后?”

    随后便是异口同声,“给太后请安!”

    太后经历过大风大浪,见到完好无缺的三个王妃,应了一声。

    纳兰雪嘴巴甜,最讨太后喜欢,请安过后便来到太后跟前,“老祖宗,您是专门回来接我们的吗?哎哟我们的马车这次是陷在这里了,怎么都弄不好,既然您来了,不如等下把我们都接回去吧?”

    她笑盈盈的打着商量,像是没有看见众女眷们不自然的脸色。

    方多读注意到了,也假装没看见,只是乖巧的站着,十分安静。

    只有姚水月还在一遍又一遍的道,“不…不可能!”

    女眷们尴尬的半垂下视线。

    仆从们都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尸体呢?她们看到的人都是鬼吗?

    七王妃被人切了手指,暴打一顿后进行凌辱……

    视线落在七王妃的手上,切掉的手指呢?这不是好好长着吗!

    九王妃晕了过去,被山匪凌辱……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时至如今,大家深居皇宫之中,深谙各种斗争,都明白过来,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明明没有发生,但姚水月却说的生动形象,有模有样,除了她是主谋,不可能有第二个原因!

    冷静下来,大家回想着她说过的话。

    顿时察觉出来漏洞。

    如果仆从都死了,姚水月远在寺院,是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的?

    这么一来,她自己的说辞,更加证明了她就是主谋!

    女眷们看向姚水月的目光里,有鄙夷,有得意,有幸灾乐祸。

    现场的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太后更是清楚。

    她冷冷的朝着姚水月看过去!

    姚水月心眼坏,但又笨又胆小。

    事情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也很懵逼,反应迟钝的她,接收到太后的眼神,便知道自己这次又被阴了。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随手一指其中一个仆从,“太后!是她跟我传的消息!就是他!他陷害我!”

    众人哂笑。

    方朵朵满脸疑惑,在这个时候,天真的问,“老祖宗,发生了什么事啊?太子妃,他一个小小的仆从为什么要陷害你啊!”

    女眷们不知方朵朵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总之这一刀补得漂亮!

    太后更加黑了脸,“你说说他一个小小的仆从,为什么要陷害你!”

    姚水月大呼,“太后!呜呜呜……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没有人同情。

    纳兰雪本想把姚水月做的恶事全部抖出来,但她得了方朵朵的吩咐,忍下来了。

    姚水月这次惨了。

    回去的路上,所有的人都这么想。

    纳兰雪和太后同乘一辆车,施初微和方朵朵一辆。

    “她会怎么样?”施初微问。

    “伤及皮毛,不及根本。”方朵朵道。

    污蔑她们被玷污,这种事不好拿出去说,因此姚水月这次犯的错,没法定罪。

    既然她们没事,自然不会往深里追究。

    太后是个注重天家威严的,更注重他皇孙的名声,绝对不会明着处理。

    这么一来,最有可能是姚水月受点惩罚。

    不得不说,六王妃的计谋很刁。

    即便是被她破了,计谋失败了,在如何处罚时,也让人无从下手。

    果然是个狠角色。

    施初微叹了口气,伤感的说,“这次我们三个是彻底都逃不开了。姚水月不除掉我们,难解她心头大恨。”

    方朵朵点头。

    事到如今,没有了退路。

    本想上次耳环之事后,她能收敛下,大家彼此安好。

    但彼此安好是她的想法,不是姚水月的。

    方朵朵忽然感叹,人生如局,她更像是棋子,被命运的手推着往前走。

    “且走且看吧。”她说。

    不知道是回答施初微,还是对自己说的。

    到了大觉寺,众人去了太后的房间。

    姚水月跪在地上,哭得眼睛红肿。

    太后仪态端庄坐在床上,看着姚水月的模样,心潮难平。

    方朵朵立在最后面一角,尽量减少存在感。

    之前就是因为在晚会上除了风头,才引来了姚水月这个麻烦精。

    她不想以后到处都是拦路虎。

    “今晚这件事,说都不准说出去!”太后发话了,这是第一句。

    紧跟着便来了第二句,“太子妃身体不适,在寺里修养一个月。”

    众人点头,知道这是要软禁姚水月,磨磨她的心xing,让她反省的。

    “至于今天那个报信的随从,处理掉!”

    以儆效尤,不管是给姚水月也好,还是给将计就计的方朵朵也好,都是一个警醒。

    这件事就这么揭了过去。

    方朵朵回了房间,后背都是冷汗。

    她知道她的小把戏瞒不过太后,这一招将计就计很明显,太后火眼金睛看的出来。

    甚至她想过,如果太后为此怪罪下来,她也愿意承认,是她设计了姚水月,但谁让姚水月阴险狡诈在先?

    但是,她没想到,最后因为她和姚水月的斗争,处死了一个无辜的仆从。

    她从心底深处感到寒冷。

    刚穿越到这里,她一切都是随心,但今天太后的决定,给了她当头一棒。

    这里是皇权至上的国家,任何一个上位者,都拥有生杀夺予的大权!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方朵朵摊开手,盯着看了会,手心很干净,但她却仿佛看见了那个随从的血。

    方朵朵最后捂住脸。

    想要毫发无伤的生存下去,以后她得更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