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47章 谁点的火谁负责灭

福彩3D网上投注

    意阑珊,刚绿的嫩芽在街头暖风中随风摇曳,气温回升,树梢上鸟儿开始筑巢,生机洋溢。

    方朵朵没心情欣赏。

    继被丢下好几次后,这回直接被踹下来了。

    难道她说错什么了吗?

    她还不是为了他好啊!

    这个萧景玄,真是脸面太薄。

    那方面不行有什么可躲的,早发现早治疗,还是有很大的痊愈机会的嘛。

    联系到他刚才气急败坏、落荒而逃的样子,方朵朵觉得,萧景玄那方面十有**是有问题的。

    她得帮帮他。

    倒不是她心眼好,她也是为了完成任务。

    治好了萧景玄,府里十二个小妾上赶着给他生孩子。到时候甭管是谁生的,往老太太跟前一放,保证哄得老太太心花怒放。

    要是不治萧景玄,就冲着老太太抱重孙的热情,没准以后府上的侍寝,她都得横插一手。

    只要想想那场景,方朵朵就一身鸡皮疙瘩。

    关于男人肾虚的问题,怎么治疗,她得查点资料。

    方朵朵步行回府,虽然疲惫,为了王爷的**,仍一头扎进书房。

    直到天黑,她才从里面出来。

    辛苦之余,找到了方法,方朵朵松了口气。

    她原本可以询问太医,但男人隐疾这种事,一旦传了出去,就不好收。

    京城人民传萧景玄短小细,那是玩笑话,要是从她这里走漏风声,他基本上就没得翻身了。

    毕竟到底那玩意好不好,只有他的女人知道。

    方朵朵身为正牌王妃,一言一行都得慎重。

    晚饭是在主院吃的,方朵朵去的有点晚,到了才发现只有萧景玄一个人。

    不知为什么,自从知道萧景玄摊上那个病之后,方朵朵对他便没有那么讨厌,甚至生出几分同情。

    她坐下来,吃的心不在焉。

    方朵朵仔细回忆自己和萧景玄的来往。

    他经常嘴上要证明自己很行,但每次都是说说就算。

    调戏她的时候,虽然吓唬要睡她,可共度无数个夜晚,他都能坐怀不乱的打牌。

    如此想来,行为实在可疑。

    上回他抱着她睡觉,当时两个人贴的特别近,她没觉得他那东西硬过。

    都说男人早上会有-xing-冲动,隔天早上她醒来,萧景玄已经走了。

    会不会是怕她发现他不行?

    一定是这样的。

    方朵朵越想越觉得萧景玄可怜,为了隐瞒自己xing无能的事实,实在是太辛苦了。

    不过,不要紧,她既然知道了,就不会袖手旁观。

    方朵朵扒了口饭,看向萧景玄,试图用自己充满暖意的目光,让萧景玄感受到人间的温暖。

    结果他把碗一放,狠狠瞪着她,出声警告,“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方朵朵抿唇,有隐疾的男人就是嘴硬。

    她不跟他计较。

    吃完了饭,方朵朵回了别院,把房门一关,叫上荔枝。

    她板着脸,等荔枝对月起誓保证不泄露王爷的秘密后,才安排她去准备一些食材。

    “韭菜,雀肉,鹿肉,蛤蜊,鹌鹑,狗肉。”

    方朵朵把自己抄下来的笔记,递给荔枝,“这些明天一定要准备好,然后做成菜肴,趁着王爷在家,咱们多给王爷补补。”

    荔枝得知王爷肾不行的消息,至今仍十分震惊,“王妃,王爷那方面真的不……”

    “谁说不是呢,这些年他保守这个秘密太辛苦了,怪不得娶了十二房小妾,却一次都没碰过,不是不碰,是不行啊。不过王爷也挺聪明的,知道用十二房小妾做幌子,这样谁也不会想到他不行。”方朵朵评价道,稍停片刻,又继续道,“对了,明天弄个什么十全大补汤,羊鞭啊之类的都放进去。”

    方朵朵觉得她对萧景玄真是仁至义尽。

    为了给他补,她自己掏腰包买补品,简直良妻典范。

    等荔枝鬼鬼祟祟买回来那些东西,方朵朵直接吩咐,在别院开小灶。

    千万不能被人发现,这是给王爷准备的。

    荔枝在厨房忙活,方朵朵则去敲萧景玄的房门。

    这几天修国道暂停,萧景玄一直在家。

    她敲了两下,房门开了。

    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拎着医药箱,恭敬的退了出来,见到方朵朵,做贼一般的匆匆离开,连礼数都没有。

    方朵朵一怔。

    她以为萧景玄不愿意看医生,原来是偷摸看啊。

    这么想想,还是觉得王爷患病了还不能光明正大的看病,好可怜。

    希望她的大补汤能起作用吧!

    她在门口站了会,便进了房间。

    萧景玄拧着眉心,脸色凛冽的看过来。

    方朵朵主动打招呼问候,“王爷,我刚才啥也没看见,您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萧景玄皮笑肉不笑的看她,对她偶尔蹦出来的胡言乱语,不予理会。

    方朵朵理解病人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对于萧景玄的冷漠,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她凑过来,站在他身旁,“王爷忙什么呢?”

    “账本。”

    萧景玄用看智障的眼神斜了她一眼,似乎在说,整张纸上都是数字,你是不是瞎?

    方朵朵摸了摸鼻子,继续恭维,“王爷,你好辛苦啊!”

    “有话就说。”他冷冷的道,煞气逼人。

    方朵朵虚伪的笑了笑,萧景玄被病痛折磨甚是苦恼,脾气不好可以理解。

    病人嘛,她不计较。

    萧景玄意外她今天怎么不伶牙俐齿的反驳,朝她看过来。

    方朵朵还是笑,眼里闪动的神采,染上几分魅惑之色,等他再细看,那魅惑已消失不见,全部融进她妖气四散的笑容里。

    “别冲我发-情。”萧景玄下意识的调开视线,喉咙有点燥,端起水杯抿了口。

    方朵朵心中啧啧,又来了,自己不行还天天调戏她。

    切!虚张声势。

    “王爷,”不让她发-情她偏要,看他什么反应!

    方朵朵把身子凹成一个弧度,半趴在桌上,偏过头看他,“你对我没兴趣了吗?”

    “好好说话。你来有什么事?”萧景玄不答反问,略过这个话题。

    果然有猫腻。

    平常嚷嚷着要和她大干三百回合,她不退缩了,他反而逃了。

    方朵朵在心里坐实了萧景玄不行的实锤。

    她决定不再逗他,表明来意,“王爷,今天中午到我那里去,我给你做了好吃的,一定要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萧景玄点头应下,把她赶了出来。

    她刚才离他很近,就差挂在桌上。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不刺鼻,不撩人,但闻着就是让他产生了冲动。

    萧景玄喝了几口水,将那股火压了下去。

    午饭时候,萧景玄如约来了。

    饭菜摆了一整桌,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萧景玄挺给面子,吃了不少。

    方朵朵深感欣慰。

    临近尾声,萧景玄问,“你找我要说什么事?”

    “啊?”方朵朵打哈哈,胡诌道,“主要是想问问赌场最近有没有什么问题?啊……对了,王爷这道汤您一定得喝,是我亲自熬的。”

    萧景玄意外的看向她,方朵朵睁圆眼睛,带着恳求道,“王爷,你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他尝了一碗,觉得不错,方朵朵赶紧把整锅汤都给他喝。

    下午的时候,萧景玄总觉得浑身燥热,说不出的心潮澎湃。

    到了晚上,这种热血沸腾的状态一直持续着。

    他终于想到,是方朵朵那锅汤的原因。

    萧景玄一路生风的来到别院,大手推开房门,方朵朵正坐在床上,吓了一跳。

    她看过来,见萧景玄有点不同。

    往常白皙的脸上,现在泛着可疑的红晕,他黑亮的眼睛,此刻越发深邃的让她看不懂。

    “怎么?”方朵朵坐起来,想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然而手伸到一半,就被萧景玄给握住。

    他掌中温度奇高,甚至手心还在隐隐发抖。

    方朵朵有点被吓到,“怎…怎么了?”

    “你中午给我喝的是什么汤?”萧景玄咬牙切齿,好不吓人。

    方朵朵哆嗦着投降,“十全…十全大补汤…有羊鞭牛鞭鹿鞭…那个听说壮阳,我想着王爷你不是肾虚嘛…得多补补啊!王爷,你该不会是大补过头,中毒了吧?”

    萧景玄此刻的脸阴沉的都能冻死人,他语气很凉,口吻相当恐怖,“谁告诉你我肾虚的?”

    “难道不是?”

    “是不是你今晚就知道了!”萧景玄没客气的,将方朵朵推到床上。

    方朵朵大骇,她黄花大闺女要交代在这里?

    她想要逃,从床上滚起来就往外爬。

    萧景玄随手一掀,把她甩回床上。

    如此几次,方朵朵都没能逃脱,可抬眼一看,萧景玄居然把衣服给脱了。

    那从没硬过的东西,此刻正昂首挺胸,杀气毕露。

    方朵朵嗷呜惨叫,忙去捂眼,萧景玄抓起她的手,朝龙-身探去。

    他的力气太大,方朵朵怎么都逃不掉。

    手上那个玩意滚烫如火,坚硬如铁,她的手被他带着不停套弄,累的双臂酸疼都在继续。

    方朵朵把嗓子哭哑了,不知什么时候他终于停下来。

    萧景玄拿衣服给她擦了擦手,完事过后他脸上泛着纵情的色泽,领口大敞,靠着床沿喘气。

    “谁点的火,谁负责灭,我找你也是应当,如果没有你闹这么一出,我又会强迫你?”萧景玄朝她斜过来,“你现在知道我举不举了?”

    方朵朵呜呜哭着,听他说话就来气,“谁点的火,谁负责灭,你怎么不去找那口锅灭?不去找那些食材灭火?你就会欺负我!萧景玄你个混蛋!我好心为你,你就这么对我!你滚!”

    萧景玄哼笑着穿好衣服,大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