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46章 他可能肾虚

广东11选5网上投注

    宫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各个盛装打扮,十分端正。

    方朵朵跟着萧景玄站到队伍之中。

    身后的纳兰雪冲她挤眉弄眼,指指最前面的姚水月,不悦的瘪嘴。

    方朵朵看过去。

    姚水月气色不错,周围围着一群人,风光不减。

    看来面壁思过对她没什么影响。

    正这么想着,抬头便撞上姚水月的视线。

    得意,不屑,挑衅。

    方朵朵抿唇,调开视线。

    不管姚水月怎么上蹿下跳,方朵朵都打定主意不再理她。

    在她看来,小气善妒,爱慕虚荣的人,最难相处。

    当初她不知情况,鲁莽顶撞了姚水月,这才有之后这一系列自找的麻烦。

    经过耳环失踪这件事,姚水月吃了亏。

    她只希望,姚水月之后能够安分收敛,至少不要再找她的事。

    方朵朵有自己的目标。

    王妃身份不是长久之计,她只想安静捞钱,等捞够了,便找个时机功成身退,离开京城,随便去个什么地方,过她的小日子。

    在此之前,她不想节外生枝,不想吸引关注,更不想和人斗来斗去的。

    一个萧景玄就够头疼了。

    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方朵朵回过神来。

    辘辘的马车声敲打着汉白玉,金色阳光中,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

    黑楠木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

    马车左右,各有五个宫女,依次排开,无比气派。

    “恭迎太后回宫!”

    有人起头大喊一声,紧跟着哗啦啦跪了一群人。

    方朵朵被萧景玄扯着跪下。

    她没反应过来,双膝磕到地上,清脆一声,痛的她皱眉。

    萧景玄和她有仇,居然在这个时候暗算她。

    她怀疑她的膝盖都磕碎了。

    一脸委屈的行了礼,马车声渐远,方朵朵可怜巴巴的从地上爬起来。

    两腿有点软,站着的时候抖个不停。

    她愤愤的瞪了萧景玄一眼。

    “等下我们去和老祖宗请安,记得到时候眼皮活络点。”

    一群人浩浩汤汤的往宫里走,萧景玄来到她身边,低声叮嘱。

    方朵朵不领情,把嘴撅的老高。

    萧景玄斜了她一眼,伸手过来,在她撅起来的嘴巴上捏了捏。

    方朵朵唔了一声,张嘴咬他,萧景玄把他手掌塞进来,方朵朵嫌弃的推开他,连呸三下。

    “不好吃吗?”萧景玄逗她。

    方朵朵抬手打他,他却勾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舔她的掌心。

    呕呕呕!

    这人还能不能有点下限了?

    方朵朵吓得夺过手,在衣服上胡乱的猛擦几下,仍心里不踏实。

    瞧着她的动作,萧景玄不以为意的笑笑,一早上凝重的眉头,缓缓舒展。

    太后直接送到了别宫。

    老太太大半年都是在江南行宫度过,身边没有个一儿半女,当下眼前都是她的皇孙们,又各个会溜须拍马,三言两语之间,便哄的她眉开眼笑。

    方朵朵知道自个不受宠,进来之后便往墙角缩。

    身旁的萧景玄也一言不发的站过来。

    方朵朵嘴角一抽,朝他看去,萧景玄木着脸转过头,两脸懵逼。

    半秒后,对视的两人各自别开脸。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两个一动不动的杵着,像极两个门神,和宫殿里其乐融融的氛围,完全不搭。

    太后身边人山人海,别说是人,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

    当下最受宠的赵贵妃在跟前端茶奉水。

    身为太子妃的姚水月不甘示弱,有模有样的在给老太太捏肩捶腿。

    还有几个混的不错的王妃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讲着宫中趣事。

    就连纳兰雪和施初微,都围在身边附和的笑着。

    方朵朵起初还竖起耳朵,想听听什么趣事,结果听了一会,便直打瞌睡。

    趣事讲的比冷笑话还冷,这样一群人都能笑出来,方朵朵是服气的。

    不知过了多久,老太太终于道,“行了,我也有些乏了,你们都跪安吧!”

    假笑了一晌午,把脸笑僵了的众人,如获大赦,纷纷退下。

    方朵朵跟着萧景玄出来。

    外头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她冲着太阳看去,眼睛眯起,伸了个拦腰,浑身舒坦。

    “做什么?”萧景玄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方朵朵回头,看着这个炮灰。

    每次这种集体活动,他都不厌其烦的充当背景。

    即便这张脸长得再俊,也拯救不了他不受宠的事实啊。

    炮灰专业户,萧景玄同志一定很伤心。

    方朵朵打量萧景玄,见他脸色阴沉,嘴角下抿,莫名生出了同情。

    她走过来,伸直胳膊,结果发现不够高,于是跳起来拍了下他的肩膀,“看开点。”

    “有病。”萧景玄低声道,拎起她的衣领,拖着她,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

    方朵朵打他手臂,让他放手,他反而改成搂住她的腰,双臂紧箍,她再也无法动弹。

    经过长廊,拐过拱桥,又穿过几个朱红小门,萧景玄最后押着方朵朵进了一个房间。

    关上房门,方朵朵环顾四周,窗明几净,除了他们两,再无他人。

    她凑过来,小声的道,“萧景玄,咱们是过来偷东西的吗?”

    新晚宴上他偷茶叶的事情,方朵朵一直铭记于心。

    萧景玄掀了掀唇,“**。”

    “啊?”方朵朵惊讶,用口型道,“赵贵妃?”

    萧景玄敲了她的脑袋,“别乱想。”

    他手下气力大,方朵朵揉着脑袋,委屈的翻白眼,她哪有乱想?分明是他和赵曼柔的jian情太明显了好吧?

    还怪她?

    谁给他惯得这个毛病?

    方朵朵越想越气不顺,她狠狠踩了萧景玄脚面,完全没有注意到,宫殿正中央已然坐了太后,

    “要我别乱想,你先别乱来。”她哼哼道。

    “乱来什么?”两人视线相撞,忽然插进来第三个人的声音。

    方朵朵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居然是太后,当即小脸煞白。

    “nainai,没什么,我和朵朵在开玩笑。”萧景玄代答。

    太后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穿金戴银,十分富贵,不知是不是保养得当的原因,听闻老太太今年七十岁,但看样子不过才五十出头。

    “景玄啊,快过来给nainai看看,都三年没见了,你长高了不少。”老太太无视方朵朵,伸手招呼他。

    萧景玄走过去,半蹲下来,“nainai。”

    “景玄,你这怎么这么瘦了?之前跟我写信不是说吃好睡好,还说自己重了许多,如今看来,全是骗人的吧!”老太太不高兴的道,目光中满是心疼。

    萧景玄笑笑,眸若星辰,“nainai,我这都是想你想的。现在你回来了,今后孙儿肯定会长胖的。”

    “你呀,就会贫嘴,不过nainai开心,你是nainai最疼爱的孙子,你瘦了nainai最心疼。”老太太说到这里,伤感的道,“你额娘去世的早,你这孩子受苦了……”

    “有nainai疼爱,不苦。”

    方朵朵站一旁,不明所以。

    这老太太看样子挺喜欢萧景玄的,那刚才在宫殿里不理不问,是演给别人看的?

    她心里有很多的疑问,虽然搞不懂,但清楚祸从口出,少说为妙。

    祖孙两个人叙了一会旧,终于发现这还有个雕塑碍眼。

    老太太看向方朵朵,“这是朵朵吧?怎么半年不见,感觉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方朵朵心中一咯噔。

    老太太您火眼金睛啊,一眼看出我是换了芯的,还让不让人混口饭吃了?

    她微笑着上前,“nainai好。”

    “诶——过来!”老太太道。

    方朵朵走上前,握住老太太伸来的手,老太太将她的手放到萧景玄掌中,“朵朵,如今已经十六了吧?景玄也有二十一,别的王爷这个年纪,膝下都有个一儿半女的,你们得加把劲啊!”

    原来哪个朝代的老人都会这催婚催生。

    方朵朵尴尬的笑了笑,“我们尽量,呵呵…是吧王爷?”

    “尽量哪能行?”老太太虎了脸,对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要我说,今年我必须要抱到重孙,你们两个今天起,就得把这件事当成头号大事!不然就是在逼我老婆子去死!”

    这下事情搞大了。

    从宫里出来,方朵朵都沉闷不语。

    萧景玄把她丢上马车,旁敲侧击了好久,还是没能弄明白她忽然失落的原因。

    临近下车之际,方朵朵忽然拉住萧景玄的手,“王爷,我好像知道你为何如此风流倜傥,却没有一儿半女的原因了。”

    萧景玄挑眉,“你想了一路,都是在想这个?”

    方朵朵点头,“是的,现在想出来了。”

    萧景玄呵呵一笑。

    方朵朵扯扯他,一本正经的道,“我跟你讲科学,你好好听,看看自己是哪种类型。你知道的,男人那个厉不厉害,主要是从粗、长、硬、时四个方面考虑。前两个粗长这是天生的,你要是个残疾那就没办法了,不过如果是后两个方面出了问题,有可能是因为你肾虚。”

    她说完眨眨眼,“这是科学,王爷你一定得信我,就算不信我,也要相信科学。肾虚这病得抓紧治,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大家都成年人,你有这方面的隐疾,我是很同情你的。”

    萧景玄拳头紧握,手背上青筋暴起。

    方朵朵浑然不觉,唏嘘着道,“您是否腰酸背痛夜间多尿?您是否阳-痿-早-泄-房-事不振?您是否在为您的男-xing-雄-风感到绝望?您是否想要一-夜-坚-挺直到天亮?那还在等什么?赶快治疗吧!”

    “停车!”萧景玄忽然沉声叫道。

    马车铿的停下。

    萧景玄拉着方朵朵的手,把她推了出来,又不解气的在她屁股上踹了一脚,方朵朵跳下车。

    他沉着脸拉上车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