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45章 吃不到的才惦记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姚水月道了歉,方朵朵接受了道歉。

    怎么看都是一副和谐的场面。

    梁安帝很满意。

    女人的事情他最不愿意处理,这次要不是闹得天下皆知,他才懒得管这等屁事。

    现在见处理完毕,当即把她们先后遣了出来。

    外面天气正好,阳光碎碎的洒下来,飘荡在空气中,织成一片金黄。

    方朵朵眯了眯眼。

    日的风吹过,略觉干燥,她将衣领拽了拽,遮住了半张脸。

    今天的战果还不错。

    她本意是讨要道歉,让姚水月知道她的厉害,以后少来找事。

    梁安帝松口赶走阿彩,是意料之外。

    虽然方朵朵挺赞同那么做的,但最终没有成功,她也不气馁。

    人总得知足。

    她的原则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倘若这件事之后,姚水月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大路朝天,各走各的,她才懒得理她。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方朵朵回头对姚水月说,“太子妃,那我就不奉陪了,先走一步?”

    姚水月土头土脸,没占到一点便宜,心下烦得很。

    听见方朵朵的声音,没好气的道,“赶紧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梁安帝面前没讨好好处,现在骂方朵朵几句,她都觉得心情舒畅不少。

    方朵朵嘿嘿一笑,“好的,那太子妃我们半个月后再见。”

    “你!”姚水月咬牙。

    方朵朵笑盈盈的已然转身。

    梁安帝到底更顾及皇家脸面,姚水月这次丢了大人,百姓间名声一落千丈,皇上罚她面壁思过半个月。

    不管怎么说,这半个月里方朵朵总算能够耳根清净。

    方朵朵悠悠然往宫外走,心情好,看什么都觉得美丽。

    天特别蓝,空气特新鲜,她从宫里出来,顺便拐了一趟赌场。

    赌场上个月赚了个满钵,收入是裁缝铺的十倍,足足有一条大黄鱼那么多。

    大梁朝现在流通的货币分为铜板、碎银、**、金条四种。

    其中,一百枚铜板为一文银子,一百文银子为一个大**,一百个大**是一条大金条,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黄鱼。

    赌场的利润可观,一个月下来,就连身在皇家的萧景玄,都震惊不已。

    他一个王爷,辛苦一个月的俸禄不过是一个大**。

    想到这里,不禁联系起上个月萧景玄干劲满满,几乎每天跑赌场的样子,方朵朵勾了勾唇,他认真做起事来,倒是有模有样。

    方朵朵在赌场下了轿子。

    柜台的姚掌柜认识方朵朵,守在门口见她过来,立刻把她引到顶层包厢。

    “王妃,您今天过来是?”姚掌柜小心翼翼的问。

    “我随便逛逛,你下去忙你的吧!”她三言两语赶走掌柜。

    方朵朵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包厢,据说是萧景玄办公的地方。

    包厢不算小,但家具很少。

    正中央背着窗户的地方,摆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其次再无其他。

    桌子上堆满了账本,还有一堆鬼画符的宣纸。

    方朵朵翻了翻。

    萧景玄写的字实在龙飞凤舞,导致她左看右看,盯着大半天,没一个认识的。

    文盲。

    她在心里骂萧景玄,写字不能好好写?她拿脚写的都比他好看!

    方朵朵又在楼上呆了会,百无聊赖,加上肚子有点饿,便下楼了。

    临走之前,她询问姚掌柜,“王爷都什么时候过来?”

    姚掌柜鲜少与这位王妃接触,恭敬又老实的道,“王爷交代了,这段时间他没什么时间,您要是过来的话,直接把您带楼上包厢去,至于这楼下的棋牌区,是万万不能让您接触的。”

    方朵朵睁圆了眼睛,“凭什么?”

    姚掌柜被她吓得不轻,瑟瑟缩缩的道,“王爷…王爷说这里都是大老爷们…怕…怕您给他戴绿帽子。”

    方朵朵嘴角一抽,怪不得刚才她一来,掌柜就忙往楼上引。

    感情是怕她出轨啊。

    方朵朵想骂娘。

    萧景玄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天天跑枕香楼,各种红颜知己,怎么不先以身作则?

    她愤愤的瞪了姚掌柜一眼,“好好做你的掌柜,真是咸吃萝卜淡cao心!”

    从赌场回来后,日子如同泡沫,眨眼便逝。

    立之后,天气越来越暖和,更方便出门玩乐。

    方朵朵和纳兰雪,施初微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她们三个人无事便会聚在一起,游湖赏花听听小曲,生活有滋有味,差点就要把萧景玄给忘记了。

    结果在快忘记的时候,消失了一星期的萧景玄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他一回来就怒刷存在感。

    先是去了趟赌场,匆忙中处理完积攒下来的业务,然后回府便找方朵朵。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人,立刻差人满京城的找。

    此时的方朵朵,正和纳兰雪泛舟江上,阳光暖和的她想要睡觉,打了几回瞌睡,便被纳兰雪给推醒了。

    “怎么?”她眨眨眼,一抬头意外地看到了萧景玄,当即意外地道,“你怎么回来了?”

    “王妃的日子过得不错啊。”萧景玄逆着光,五官看不清楚,轮廓更是模糊,唯独身形高大挺拔。

    方朵朵仰头看着他,嘿嘿一笑,“你不在是过得挺好的,你在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萧景玄哼了声。

    方朵朵耸耸肩,懒懒的坐直了身子,朝他瞥了一眼,“你来做什么?”

    “接你回家。”

    萧景玄话音刚落,便弯下身,方朵朵唔了一声,下一秒被他抱在了怀里。

    泥土的气息,混着强烈的男xing荷尔蒙,萦绕在鼻尖。

    除此之外,还有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腥味。

    方朵朵想跳下来,他的大手捏住她的腰,轻轻一下,方朵朵立刻痛的浑身无力。

    她软软的挂在萧景玄身上,被他从船上抱进马车,又抱进别院。

    方朵朵被颠的头昏脑涨,好不容易坐到床上,大喘一口气。

    调整好气息,她才想起秋后算账,朝着萧景玄飞眼刀。

    “别瞪了。”萧景玄大手往她脸上一盖,方朵朵打掉他的手。

    他不以为意,随后坐她对面,“最近王府里有什么情况没?”

    王府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有管家cao办,但在有关于小妾们的事情上,多数由方朵朵做主。

    听见萧景玄询问,方朵朵懒懒的汇报情况,“都挺好的。”

    “那就好。”萧景玄给自己倒了杯茶,“你没有闹什么幺蛾子吧?”

    方朵朵摇摇头,“我这么乖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闹出来什么事。”

    她知道萧景玄还在记挂着上次姚水月的事情。

    “没有闹出来事情最好。”萧景玄单手放在膝上,“今晚早点睡,明天跟着我进宫。”

    见方朵朵疑惑,他解释道,“老祖宗明天回宫。”

    方朵朵哦了一声,答应下来,“你就是因为这个回来的?”

    “不然你以为?”萧景玄白她一眼。

    看他那目中无人的模样,方朵朵吐吐舌头,起了逗弄的心思,“我以为王爷想念我了呢……”

    “你决定让我睡了?”萧景玄顿了顿,面无表情的脸倏而一笑。

    他本就五官精致,不笑的时候,略显森凉,稍微勾唇,便足够惊艳。

    方朵朵被他迷得一怔,语无伦次的反驳,“你…你别想!你不是那么多的小妾红颜嘛,可以睡她们去。”

    “吃不到的才一直惦记。”萧景玄身子微倾,“没尝过的最美味。”

    他的唇越来越近,气息灼烈,方朵朵不禁脸颊滚烫,在他快要靠过来之际,慌张站起。

    萧景玄流里流气的笑了笑。

    方朵朵红了脸,不由分说将他从房间推了出去,砰的关上门。

    “王妃害羞了。”他在门外还不放过她,轻佻的道。

    方朵朵深吸一口气,暗暗磨牙,决定以后少跟萧景玄单独相处。

    他撩人起来,她会被他虐的渣都不剩!

    关于萧景玄帮太子爷修国道的差事,方朵朵没问。

    俗话说,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她迟早要摆脱王妃这个身份,既然如此,就不该和萧景玄产生过多的联系。

    第二天一大早,方朵朵率先醒来。

    让荔枝伺候着梳妆打扮,刚刚收拾好,萧景玄的声音便在外面响起。

    方朵朵从椅子上站起,转过身来,见他懒洋洋的靠在门上。

    天色尚未大亮,檐下还挂着灯笼,荧荧灯光,将他如玉脸颊,衬托的更加惊艳。

    方朵朵暗道一句骚包,经过萧景玄的时候,被他拉住了手。

    她挣了挣,萧景玄反而收紧几分,方朵朵翻了个白眼,“无聊。”

    “朵朵的手真软。”被骂无聊的人,越发促狭。

    “……”懒得理他。

    一直到上了马车,萧景玄才松开她的手。

    方朵朵立刻背对着他,使劲擦了擦手,然后闭目养神。

    老祖宗是当今太后,听闻长年累月吃斋念佛,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京城地处大梁北方,气温严寒,梁安帝为尽孝心,每到冬天,都把老祖宗送到江南那边的行宫。

    如今暖花开,加上临近老祖宗的生辰大寿,梁安帝特意恭请回来的。

    一路上方朵朵绞尽脑汁,试图回想起有关于一些老祖宗的喜好厌恶,结果脑子就跟生锈了一样,屁都没想起来。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