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41章 为什么不吃醋

贵州快3开奖结果

    萧景玄身高八尺有余,只是站着,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他起身动作很大,大的所有人都朝他看过来。

    他却目光深沉的盯着方朵朵。

    方朵朵嘴角一抽,当即脸就黑了。

    萧景玄你过分了啊!姑nainai我都识相的要走了,你板着张死人脸是给谁看?

    越想气越不顺,方朵朵索xing一翻白眼,鼻孔朝天的提步出门。

    宫殿里有几秒钟的沉默。

    外头冷风灌进来,吹的人浑身打颤。

    赵曼柔款款起身,扭着身子来到萧景玄跟前。

    她扯扯萧景玄的衣袖,嗫嚅的道,“景玄…王妃她是不是生气了啊?我…我好像什么都没有说呢……她该不会是误会我和你了吧?”

    话音未落,赵曼柔嘤嘤啼啼的作势又要擦眼泪。

    萧景玄朝她瞥过来。

    赵曼柔的委屈更明显,撅着嘴巴,眼角的泪水泫然欲泣。

    “景玄……”

    “够了。”

    萧景玄眉头微拧,“娘娘,你我之间的缘分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当时是你一手斩断,如今又何必惺惺作态。再这么牵扯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甩开她的手,站的笔直,后背紧绷的线条,像是一张拉满的弓。

    “景玄…你说什么…当时…当时我是有苦衷的啊!”赵曼柔哭着到。

    她不敢相信,萧景玄居然会对她说出这种话,噙在眼眶的泪水扑簌簌的便掉了下来。

    萧景玄熟视无睹,淡淡的道,“我理解娘娘的苦衷,所以选择了放手。现在的你贵为我父皇的妃子,按道理来说,是我的额娘,还请娘娘自重。景玄告退。”

    “景玄!你等等!”

    赵曼柔伸手要去阻拦,然而萧景玄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扑了个空,踉跄着摔倒在地,没人回应。

    萧景玄从别宫出来,一路疾行,不多时,便看见了方朵朵的身影。

    “方朵朵!”他叫她。

    方朵朵身形一顿,而后拔腿就跑。

    萧景玄瞪圆了眼睛,这个死女人!

    他跑起来,轻而易举的追上了她,长臂一伸,顺手便把她捞在怀里。

    方朵朵梗着脖子要挣扎,可她哪有萧景玄的力气大,梗了几回,被萧景玄一个用力便死死的按在了怀里。

    鼻尖撞到坚硬胸膛,疼得她眼泪汪汪,只想骂娘。

    “唔……”她发出闷哼,“萧景玄…你…你有病啊你!松手!”

    “不松。”萧景玄哼,“松了你跑了怎么办?”

    “你不追我我能跑么?”她往下钻了钻,露出鼻子,总算能够自由呼吸。

    萧景玄听她的话就来气,空出大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你不跑我能追么?”

    方朵朵无言以对,话在舌尖打了几个圈,最后无奈的咬牙,“你你你…你给我松开!赶紧去和你的小情人不伦去,我都给你们腾地方了,你还想干嘛?杀人灭口不成?”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萧景玄就浑身不舒坦。

    看见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情况,居然还给他们让地方,这是正常反应吗?

    还是说这个女人当真嫌弃自己脏,一点都不喜欢他,所以才能那么坦然?

    不管是哪种原因,萧景玄都不能接受。

    他舔了舔牙,懒洋洋的托住方朵朵的腰身,轻而易举的把她往上一提。

    两人视线相对。

    方朵朵瞪圆了眼睛,大口呼吸。

    萧景玄黑乎乎的眼睛,就那么锁在她身上。

    过了一会,方朵朵觉得别扭,去推他的手,“松开啊,这可是在皇宫,朗朗乾坤下你想干嘛?”

    “你为什么不吃醋?”鬼使神差的,萧景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方朵朵也愣了下。

    好在她反应够快,以为萧景玄是在试探她,连忙乖巧的道,“王爷你放心,我是很大度的,作为王妃,一定要有胸襟,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只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好,有的女人是带刺的,采了是要命的,你懂的吧?”

    听她说前半句,萧景玄只觉得越来越气,等她说到后来,萧景玄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

    “你在关心我?”他问。

    方朵朵被问的有点短路,仔细一想,关心萧景玄的小命就是关心自己的小命,毕竟和妃子私通,一旦发现可是要掉脑袋的。

    她想了想说,“我还没活够,可不想因为王爷的风流债而断送小命,那我多委屈啊!”

    “滚!”

    萧景玄黑了脸,手一松,方朵朵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扑通一声屁股着地。

    冬日的青石板路,凉的惊人。

    方朵朵只觉扎实的寒意从后背往脑门上窜,她忙爬起来,想要和萧景玄理论,再抬头却不见了萧景玄的人影。

    没品男!

    又丢下她!

    方朵朵心情不爽,上次被他丢到湖里,这回又丢到这犄角旮旯里!

    萧景玄这个混蛋,她说错什么了嘛,明明该生气的人是她好吧,他气鼓鼓的是闹哪般?

    方朵朵飞起一脚,把面前的小石子踢得八丈远。

    从宫里回来,又好几天没见萧景玄,方朵朵乐的高兴。

    一见到他就生气,不见才好呢,大家各过各的,多么和谐。

    方朵朵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

    这天午觉睡醒之后,荔枝告诉她,九王妃和十二王妃已经在门外等着了,方朵朵迷糊了一会,才想起来今天要和她们一起去听戏。

    秦家戏班子是这两年在京城里最火的人马,几乎每次出演,都座无虚席。

    他们这次能弄到票,还多亏了老九。

    方朵朵梳妆打扮完毕,一刻钟之后,三个人闹闹哄哄的上了马车。

    裁缝铺开业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店里面有白姨打点,方朵朵很放心,前两天刚刚从店里拿到账本,方朵朵熬夜算了下利润,收入可观。

    她早早的便将收入抛去必要开资,一分为三,又到钱庄换了银票,揣在身上,现如今见了施初微和纳兰雪,便将银票一一塞给她们。

    两个人收到银票都很欣喜,等细看上面的数字时,简直吃了一惊。

    施初微睁圆了眼睛,“七嫂,我们有这么赚?”

    纳兰雪也不可思议的道,“我不会是眼花了吧?七嫂你快掐一下我!”

    方朵朵早就料到她们的反应,笑盈盈的点点头,安抚道,“这还是个开始,你们要淡定。”

    “淡定不了啊!”纳兰雪嗷呜一声,捧着银票翻来覆去的看,“这可不是随便五两,或者是五十两,而是五百两啊!”

    方朵朵笑。

    一两银子是寻常人家一年的吃喝支出,五十两就可以在京城买一座不错的宅子,再加十个仆人。

    如此算来,一个月净赚五百两,的确很吓人。

    “七嫂,你真厉害!”施初微由衷的道,目光中满是崇拜。

    方朵朵叮嘱她们把银票收好,不要轻易的跟人泄露收入。

    施初微和纳兰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就冲着方朵朵的本事,她们都不敢不听。

    三个人很高兴,随后又聊了些许别的话题,便到了戏院。

    戏院门口早就排满了人,都是来看表演的,方朵朵她们禀明身份,便被小倌从侧门带了进去。

    老九萧景淳搞到的票还是楼上包厢。

    小倌前面带路,布鞋踩在木制台阶上,发出沉闷响声。

    上了楼,又经过一条长廊,刚刚拐角,方朵朵便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见到姚水月,众人都拉下脸来。

    长廊很窄,撑死能同时容纳三个人并排,现在姚水月就在她们对面,双方针锋相对,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后退相让。

    “怎么?”姚水月率先开口,“还要让我这个太子妃给你们让道不成?”

    小倌心知这都是大佬,谁也得罪不起,干脆利落的扑通跪了下来。

    纳兰雪低声跟方朵朵道,“瞧,人家又装上了!”

    方朵朵捂着嘴笑,“没办法,人家是太子妃。”

    “切,太子妃好了不起啊!前段时间我听说,太子爷还被皇上骂的狗血淋头!”

    方朵朵又道,“太子爷的帽子还在,她就是太子妃,该有的礼数咱们还得有。”

    她们两个人在这边咬耳朵,那边的姚水月看的一清二楚,偏生她什么都听不到,只能气的干瞪眼睛,“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说我什么坏话?”

    方朵朵一脸天真的看向姚水月,就算是说也不能告诉你啊!

    她微微一笑,姚水月的脸更黑。

    方朵朵索xing推开一步,微微弯下腰身扶了扶,“太子妃请。”

    纳兰雪现在是跟方朵朵一伙,见方朵朵行了礼,她也不情不愿的哼了声,“太子妃快请。”

    姚水月问不出个所以然,重重的跺了跺脚,扭着身子离开。

    在她身后,乌泱泱的一群人连忙跟上。

    见姚水月远走,方朵朵直起身,松了口气,“行了,小倌我们继续走。”

    小倌从地上爬起来,讪讪一笑,继续前面带路。

    很快到了包厢,三人落座后,纳兰雪还在问个不停,“七嫂嫂,你看姚水月可恨不可恨,我反正一看见她那鼻孔朝天的臭脸,就想着要去挠花她的脸!”

    “行了阿雪,你就安分点吧。好不容易她最近不找你的事了,你还想着往枪口上撞?”施初微缓缓的道。

    提起这件事,纳兰雪就生气。

    上次和方朵朵一起进宫看海棠花,后来她去拜年额娘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姚水月。一时没忍住又顶撞了她几句,结果被罚在家面壁思过三天。

    “姚水月就是个贱人!”纳兰雪想起来就炸毛,愤愤的骂道。

    方朵朵和哈施初微抿了口茶,两个人笑而不语。

    楼下戏剧即将开演之际,包厢的房门被人敲响。

    方朵朵疑惑,喊人开了门,却见姚水月缓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