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39章 萧景玄的旧爱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京城近半个月谈论的无非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白姨开得那个裁缝铺,每天都吸引了一大群女人踏破门槛。

    第二件是萧景玄开得那个赌场,每天都吸引了一大群男人趋之若鹜。

    街头巷口,人们对此津津乐道。

    最让人们惊讶的当然是萧景玄的变化。

    当初赌场开业的时候,人们得知了是萧景玄名下的产业,一个个的都不看好。

    可是这半个月来,赌场的生意,但凡是长眼睛的都看的一清二楚。

    每天每夜都有数不清的人沉溺其中,这生意能差到哪里去?

    真是没想到,一个草包王爷,居然还学人做生意?居然还学的有模有样!

    奇怪!

    忒奇怪了!

    百姓们齐齐认为,萧景玄是不是转xing了?

    关于赌场的传闻不仅在民间传的火热,甚至都传到了皇宫。

    这天刚刚上完早朝,萧景玄吊儿郎当的和萧景淳往宫外走,谁曾想不多时,皇帝老头身边的大太监在身后喊住了他。

    “七王爷!”大太监叫许富有,气喘吁吁的跟上来,“七王爷请留步!”

    萧景玄正跟萧景淳谈论赌场的收入,听到声响,转过头来,眯了眯眼,“哟!大公公!您找我什么事?”

    “哎哟!”许富有笑着道,仍旧有些喘,“哪里是老奴找您,是皇上找您呢!七王爷,跟老奴走一趟吧?”

    萧景玄不敢不给许富有面子,点了点头,沉声道,“那有劳公公了,还请公公前面带路。”

    两个人去的是御书房。

    刚刚进去,便听见梁安帝一顿发火,萧景玄将视线微微垂下,在许富有带领下, 悄悄退到一旁,安静等待。

    “混账东西!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天天就知道回来跟我要钱,这么多次拨给你的钱都跑到哪里去了?啊!让你给吃了!你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梁安帝将手中的卷宗啪的甩到那人身上,臭骂道,“你给我滚!限你三天之内想出来办法,不然的话,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父皇!”萧景岩恳请道,“修路之事十分艰辛困苦,现在又是寒冬腊月,大雪封山,士兵们吃不饱肚子,工期自然延误。没有钱又哪里能让士兵们吃饱肚子,请父皇明察啊!之前申请拨下来的款项,每一笔支出都有记载的!父皇如果不相信儿臣,可以亲自过目!”

    “你你你!”

    梁安帝气的胸口起伏,胡子跟着一颤一颤的,“你当我国库是只用来修路的?百姓们不要吃喝了?让你修一条路,你都快倒腾空国库了!现在还有脸来跟我哭穷!老子找谁哭穷去?知道钱不够用,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啊!就知道整天指望着我!那老子要你有什么用!”

    梁安帝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脏话都彪出来了。

    太子爷萧景岩被骂的狗血淋头,趴在地上,屁都不敢说。

    萧景玄低着头,嘴角的笑意却若隐若现。

    他大约知道了为什么梁安帝会叫他过来。

    不为别的,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是为了从他口袋里面拿钱。

    毕竟传闻他那个赌场生意可是风生水起,萧景玄不相信他们没打那个主意。

    不等他继续深思,便被梁安帝点了名。

    梁安帝的余光朝他看过来,仍旧气鼓鼓的,“老七,你说你二哥办的这事是不是纯粹惹我生气的?”

    萧景玄跪在地上,恭敬的行礼过后,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父皇息怒!”

    “息怒个屁!”梁安帝道,“你也就会叫我息怒!一个办法都没有是不是?”

    萧景玄勾了勾唇,低着头,声音沉稳的说,“父皇息怒,儿臣虽然没有办法,但是儿臣愿意出一份绵薄之力。”

    梁安帝眯起眸子,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的锁在他身上,拉长了声音道,“哦?”

    “是这样的,儿臣偶然学着做生意,没想居然有所小成,赚来的钱没多有少,既然是二哥为大梁修路,那么儿臣愿意把钱全部用来修路。”萧景玄掷地有声的说道。

    梁安帝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却在下一秒道,“景玄!你有这份心父皇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

    “父皇,为您分忧,是儿臣的责任,只是用钱便能解决的问题,儿臣愿意为您效劳。”萧景玄坚持道。

    他的这份坚持,对比萧景岩天天要钱,简直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梁安帝在心中,对萧景玄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他瞪了一眼萧景岩,心中冷嗤,对这个儿子越发的不满。

    修路的事情是个导火索,之前每次派他做点什么事情,他就知道伸手要钱。

    这么多年了,真是没有一点长进。

    梁安帝的目光落在萧景玄身上,想到近段时间传回来的有关萧景玄的事情,梁安帝做了一个决定。

    他允许每一个儿子做出改变,并支持每一个儿子的改变。

    “这样吧,景玄,你执意要坚持的话,那就拿出一部分钱财吧,另外我想让你去帮你二哥,修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二哥还有朝廷的事情要忙,既然分身乏术,不如你就多帮帮他。”

    萧景玄忙再次磕头,“父皇抬爱了!儿臣对修路的事情一窍不通!”

    “不通怕什么!凡事只要想学,总会学会的!你要对自己多点信心!”梁安帝安抚道。

    “父皇!”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行了,景玄你先下去吧!”梁安帝打定了主意的事情,轻易不会更改。

    萧景玄深谙这个道理,在行礼后,走出御书房。

    门外光明媚,萧景玄缓步走出,回头看了一眼御书房的大门,冷冷一笑。

    一个被遗弃了十几年的弃子,忽然又被重新使用,还打算让他当炮灰吗?

    他冷哼一声,想利用他,那也得问问他答不答应!

    烙印在心头的往事,历历在目,他不会忘记,也不愿忘记。

    萧景玄捏了捏拳头,继续往前走。

    不想不到半刻钟,又被人拦住了,这次是个模样俊俏的小宫女。

    “是你?”萧景玄皱眉,不想理会。

    不想那小宫女却拽住他衣袖,他挑了挑眉,俊美的脸上露出不悦,正欲发火之前,小宫女凑过来,压低声音道,“她生病了,说想见您,还请王爷移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