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28章 第一桶金飞了

快乐赛车注册投注地址【pg123.net】

    萧景玄是个大流氓,方朵朵被他夺了初吻,心里气的狠。

    偏生他意犹未尽的亲完,还要嘴贱的点评两句,“味道香甜甘醇,果然是处子的味道。王妃,什么时候咱们睡一觉?”

    方朵朵恨不得脱了鞋,照着他的脑瓜来两下。

    叫你嘴贱,叫你色胚,睡觉睡你个大头鬼,把你打的大小便失禁看你还睡不睡!

    她心里堵得慌,用手使劲搓嘴巴,不出三下,嘴巴又红又肿,萧景玄见状哈哈大笑。

    “闭嘴!”方朵朵骂道。

    萧景玄便捂住嘴笑,两眼微弯,瞳仁漆黑,像极了狡诈的狐狸。

    方朵朵更心塞了,在宴会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对萧景玄的好感,一瞬间消失殆尽。

    她得赚钱,然后离开这个贱人!

    回去的路上,方朵朵捏紧了袖子里面的两个小木匣子,这是梁安帝赏给她的,她估摸着怎么都应该值不少钱,到底是皇帝出手,绝对不是凡品。

    她盘算着把这些东西都存起来,作为她的第一桶金,至于今后的生财之道,她已经打定主意。

    从萧景玄这里,是搞不到多少钱了。

    先不说他有多少钱,就他那个臭德行,跟他要钱,他肯定会万般刁难。

    万一让他查出来她逃走打算,那他非跳起来把她给吃了不成!

    方朵朵不准备冒险。

    思来想去,她有了一个赚大钱的想法,她抿着唇细细斟酌,决定小年过后便试着施行。

    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睡了一觉的萧景玄总算醒了。

    他豪气的跳下来,提步就往后院走,随后想到和他同行的方朵朵,又回身到车前,朝着方朵朵伸出手。

    又有什么阴谋?

    方朵朵斜晲了他一眼,自己跳下车,没有理他。

    嘿!这死女人!还生气呢?

    萧景玄看着方朵朵袅袅离去的背影,忽然笑了笑。

    方朵朵直接回了别院,萧景玄紧随其后,嚷嚷着晚上要和她一起睡,方朵朵吓得不轻,脚下生风,一溜烟的钻回屋子,砰的关门,随后落锁。

    萧景玄赶过来之后,气的一蹦三尺高,在门外冲着方朵朵放狠话,“方朵朵!开门!不然信不信我把门给你卸了!”

    “死女人!到底开不开门!你是打算惹爷生气是吧?”

    “方朵朵你给我等着!有本事你就在里面躲一辈子!”

    “看爷明天怎么收拾你!”

    萧景玄在外面咬牙切齿的威胁,她死活都不开,最后她躺在雕花红木的大床上,听着外头动静越来越小,心知萧景玄应该是走了。

    她松了一口气,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是软的,累了一天便懒得梳洗,就这么躺着一动不动。

    眼皮很重,闭上眼睛,眼前居然莫名浮现出那个火热又强势的吻,方朵朵倏的睁开眼,呸呸呸了好几下!

    死男人,臭不要脸!

    她坐起来,拿出手绢好好的擦了擦嘴巴,又恶狠狠地把萧景玄骂了一通,直到困得两眼打架,才一骨碌滚到床上睡觉。

    方朵朵做了个梦。

    梦里她成了一个大梁朝的头号富婆,包养了数百个年轻貌美的男子,而萧景玄成了她的洗脚夫。

    方朵朵笑醒了,睁眼看见天色大亮,意识到那是个梦。

    她挠了挠头,情绪并不失落,起身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漱。

    今天虽然不用出去拜年,但萧景玄的王爷身份仍在,定然会有人登门拜访,方朵朵少不了要出面。

    她叫来了荔枝,荔枝帮她梳洗的同时,又跟她说了下府里的情况。

    “三姨太和五姨太现在在正厅伺候着王爷,十姨太和十二姨太都回娘家了,九姨太约了人出门去了,剩下的姨太太们都在自己别院里待着。”

    方朵朵听得一头雾水,她记不清这些姨太太们到底哪个是哪个,只是荔枝说起,她也就随便听听打发打发时间。

    “王妃,打扮好了。”荔枝柔声说。

    方朵朵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人,满意的点点头,她没有束起头发,只是用一根玉簪约起,万千青丝一泻千里,将她的脸颊衬托的更加楚楚动人。

    “王妃,你真美。”荔枝看的痴痴的,笑盈盈的道,“我们王妃现在都这么美,等长大了肯定是京城第一美人。”

    方朵朵笑着白了她一眼,“你拍马屁的功力见长。去,我要换衣服了,你去忙你的!”

    “好嘞!”荔枝笑嘻嘻的走开了。

    方朵朵挑了一件比较喜庆的衣服,水红色的长裙,由上到下颜色越变越深,她系好领口,又去整理袖口,忽然想到了梁安帝赏赐的两个小匣子,忙扑到床上去拿。

    左边的袖口里面并没有,空空如也。

    方朵朵又去翻右边的袖口,结果还是没有!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相信的又仔细翻了两遍,甚至把衣服都用力抖了抖,还是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

    难道是掉到了路上?

    方朵朵咬唇,这可是她的第一桶金,没有这些钱,她的赚钱大计都实行不了,她气的都快哭了。

    正巧这个时候荔枝又在外面催促她去吃饭,方朵朵把荔枝叫了进来,叫她帮忙一起找。

    她们翻遍了衣服,大床,衣柜,房间,一个角落都不放过,那两个小匣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确实不见了。

    方朵朵颓然的坐在床上,她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昨晚回来的情景,确信昨晚睡觉的时候还在身上的。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进了她的屋,拿走了那两个匣子。

    事情到这里,便十分明了。

    荔枝到刚才才知道皇上赏赐了方朵朵,不可能是她。

    只有从昨晚便和她在一起的萧景玄知道这件事,也只可能是他拿走的!

    这个混蛋!居然敢偷她的钱!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方朵朵气的不轻,心中怒火汹汹,她跑到正厅,想要找萧景玄讨个道理,可到了正厅便又傻眼了,这里坐着两个姨太,哪里还有萧景玄的影子?

    “萧景玄呢!”她冷声冷气的问,面容严肃。

    “出去了!”两个姨太被方朵朵吓得不轻,一旁的萧大福忙帮忙回答。

    “去哪儿了!”方朵朵犀利的目光射过来,宛如一把出鞘的剑,萧大福发憷,忐忑的回答,“去…去…枕香楼了!”

    方朵朵扭头就走,她死死的捏着拳头,萧景玄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