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26章 打脸的快感

江苏快3网上投注

    方朵朵觉得这个姚水月真是喜欢出风头。

    你说你自己炫耀,热衷被捧着,那完全可以自荐跳舞唱歌或者裸奔什么的。

    你拖着大家一起下水就不好了吧?

    我们大家都是来吃饭的,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个晚上,并不想进行什么诗词比赛啊!

    “二嫂嫂这个建议,甚好甚好,我刚才也寻思着这件事情呢!”正当方朵朵一阵腹诽之际,又有一个女人站了起来。

    “的确!诗词助兴,理当如此!”顷刻之间,这已经是第三个女人了。

    方朵朵一脸愕然的看过去,对面一群皇子身旁的女人们看起来甚是跃跃欲试。

    “……”她无话可说。

    萧景玄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伸手捏住她脸上的嫩肉,轻轻搓揉,手感嫩滑,让他爱不释手。

    方朵朵打掉他,“注意场合,注意形象。”

    “无妨,你家爷的形象向来如此。”他轻笑一声,更是不由分说的将方朵朵直接抱到他的腿上!

    这人是疯了吗!当这里是他王府?

    方朵朵扭着腰身想要下来,萧景玄却蛮横的箍住了她,另一只大手拖住了她的臀部,“别动,再动的话,你想让大家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当然不想!

    方朵朵咬唇,脸颊烫的就快烧起来。

    她在心里烦透了萧景玄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他和梁安帝的关系已经到了那步田地,他怎么还是这么吊儿郎当不思进取的德行?

    “你松手!放我下来!”方朵朵道,“马上就诗词比赛了!大家迟早会看过来!”

    虽说他们两个是在角落里,从某个角度看过来,是个死角。但到底周围都是人,若是想要注意,他们的举动还是会丝毫不差的落入别人眼角眉梢。

    萧景玄轻佻惯了,脸皮堪比城墙,才不会理会那些人乱嚼舌根,可方朵朵还没修炼到他那种境界,自然是在意的。

    “等下的诗词比赛有信心吗?”萧景玄把下巴放在她的肩窝上,压着她低声问。

    “没有。”方朵朵老实道,“你看我长了一张大文豪的脸吗?”

    萧景玄还当真托起她的下巴打量起来。

    方朵朵咬牙,他还真没个轻重缓急,她推开他的手,“别看了,我烦着呢!等下的诗词比赛,你来吧?”

    “我?”萧景玄捏了捏她的鼻尖,动作亲昵的仿佛他们真是一对让人艳羡的眷侣。

    方朵朵皱眉,正要警告他以后别动手动脚的,萧景玄拨着她的脑袋看向对面,“等下可都是女眷参加,我只是个看热闹的。”

    “蛋疼……”方朵朵小声嘀咕,情不自禁的看向最先提起来这件事的姚水月,只见她眉梢微挑,十分得意的迎上她的视线。

    她是故意和她为难的?

    方朵朵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片刻之后,她便理清楚了头绪。

    宴会开始前她不经意得罪了姚水月,刚才跳完了那支舞蹈后下台又隐约察觉到姚水月的怒意,结果她就算计上她了。

    与其说是诗词助兴,不如说是专门挖坑让她出丑的。

    毕竟外界传言她可是个草包,草包哪里懂什么诗词歌赋啊!

    方朵朵缓缓的笑了笑,萧景玄察觉到她的变化,凑过来,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等下好好表现,赚足了风头,本王可以考虑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可是方朵朵却分明察觉到阵阵阴风吹过。

    萧景玄说…让她多活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他起了杀她的念头?

    方朵朵因为他的一句话变得魂不守舍,直到萧景玄笑了笑,飞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逗你的,本王还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趣的人儿呢,又怎么会舍得杀你?”

    “……”她才不信。

    刚才萧景玄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冽恐怖不是假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方朵朵死死的掐着手指,心里做了决定,近期抽时间和萧景玄好好聊聊,她可不能死在他手上。

    确切的说,她不想死在任何人手上。

    回不到现代,她只想安分的在这个朝代寿终正寝。

    萧景玄把方朵朵重新放到座位上,诗词助兴也刚巧开始。

    由于是姚水月提出来的,所以她先来了一首。

    “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沉冻酒。晓寒料峭尚欺人,态苗条先到柳。”

    姚水月的这首诗从写景入手,辞藻华丽,画面感很强。她刚说完,立刻一阵叫好声,姚水月更是得意万分,挺胸昂首的站着接受众人的吹捧。

    方朵朵笑笑,她刚刚挖空心思想了一首前辈的诗,决定偷来用。

    她不会作诗,事到如今只能借用,还希望各位老前辈们不要气的跳出来棺材板。

    姚水月听够了追捧,便让给下一个女子,紧跟着成年皇子的女人们一个个的站起来作诗,方朵朵听了一会便感慨不已,这些女子们看来也是有几分学问的。

    很快便轮到了她。

    众人一早就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可见姚水月什么心思,几乎人人皆知。

    方朵朵又被人关注了,不过这次她态度更加淡然从容,缓缓起身,含笑着缓缓道,“轮到我了,那就献丑了,各位莫笑。”

    不笑才怪!

    姚水月恶狠狠地想着,方朵朵这个小贱人,让她丢了面子,又抢她的风头,真是不知死活。

    等下看你还怎么嚣张!

    她双手环胸,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等着方朵朵的“诗词”。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方朵朵用的是南宋诗人辛弃疾的青玉案,这首词上学时候背过,没想到这时派上了用场。她自信辛弃疾大大绝对能够压过姚水月的风头。

    而现在不过是上半阙词刚背出来,方朵朵机警的察觉到许多人的眼色变了,神情变了。

    震惊吧?

    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方朵朵感到了一种打脸的畅快感,她克制着情绪,眉头微皱,似是愁眉不展的在思量着接下来如何行文。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吐字清晰,缓慢而优雅,自有一种风情,和刚才跳舞时候的妖艳潇洒不同,此刻的她浑身书卷气,站在那里,如同晕染开来的水墨。

    萧景玄轻笑着饮了一杯酒,在众人惊呆之际,他率先鼓起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