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22章 又被骗了

广西快3网上投注

    被方朵朵吓得跌倒在地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二皇子的正妃,姚水月。

    姚水月是右丞相的大女儿,从小到大可以说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加上右丞相会各种宣传造势以及花式包装,原本容貌和才能都不怎么出色的大女儿,愣是被他说成了是天上有人间无的**全能女子。

    有了这么一个名头,姚水月的名声便传遍京城,从此慕名而来提亲的简直是踏破了门槛。

    这其中一个人就是二皇子萧景岩,同时还是大梁朝的太子爷。

    大梁朝的皇位一直以来都是立长立嫡,原本的太子爷是萧景岩上头的大皇子,结果在萧景岩千方百计娶到了姚水月之后,这太子的帽子,就从大皇子脑袋上摘了下来,落到了二皇子的脑袋上。

    萧景岩现年二十八岁,传闻十分沉稳,只是这太子妃的名声,在众位女眷之中,却并不是多好。

    大概是高帽子戴的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姚水月对于自己也没有了客观的评价,真的认为她自己举世无双,常常仗着太子妃的身份,到处恃强凌弱,野蛮无比。

    女眷们碍于她的尊贵地位,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谁知道今天,居然能看到姚水月吃瘪,真是喜大普奔啊!

    周围的女眷们纷纷低下头偷笑,有的甚至还用手绢轻轻的捂住嘴巴。

    姚水月简直气炸了!

    可是她偏偏又什么都不能说,她从地上迅速的爬起来,来到方朵朵的跟前,指着她的鼻子说道,“这次本宫饶你一次,下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哼!”

    姚水月吃了一肚子的瘪,气鼓鼓的离开了。

    周围的人对方朵朵虽然都很好奇,不过眼下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和她沟通,毕竟谁都知道,方朵朵刚惹了姚水月,谁现在上去和方朵朵套近乎,都是在给自己你找麻烦。

    很快,人群便飞快的散去,只剩萧景玄和方朵朵两个人,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后,萧景玄勾了勾唇,“自作聪明,别给我惹麻烦!”

    “……”方朵朵挠挠鼻子,“我尽量。”

    “五百两黄金……”萧景玄提醒她。

    方朵朵猛拍一下大腿,连忙改口,无比谄媚的讨好,“金主,您说啥就是啥,愿意为您效劳。”

    “狗腿。”萧景玄暗骂一声,双手背在身后,迈着官步朝着大厅而去。

    大厅此时此刻早已经人山人海,不过众人却十分井然有序。每个人的位置都是之前便排好的,方朵朵跟着萧景玄进来的算是比较晚的,除了主座上的位置还空着,其他人几乎同一时间,朝着他们看过来。

    方朵朵的小心肝颤了颤。

    “别抖。”她的目光正不安的看来看去,耳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萧景玄目不斜视,手上的力道却加重几分,“害怕什么?瞧你那点出息?”

    “……”方朵朵难得没有顶嘴。

    萧景玄说的确实没错,她见到这种场合有些心虚,一来她是个冒牌货,而来现代的她本就是个宅女,不擅长应对这些社交场合。

    “好了,”没有得到方朵朵的回答,萧景玄又柔声补充道,“你现在傻孢子的德行,特别丢脸,快跟我走。”

    “……你妹!”方朵朵咬牙骂道,下一秒被萧景玄连拖带拽的坐到了位置上。

    方朵朵坐下来,环顾四周,发现他们两个……嗯…在一个角落里。

    侧头看了萧景玄的神色,他正低下头倒茶喝,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方朵朵抿了抿唇,想到上次他们拜见梁安帝的情景,联系今天,便猜出来萧景玄是有多么的不受重视。

    “啧…这茶真不错。”她这边还在感叹着,当事人却已经悠哉悠哉的享受起来。

    方朵朵嘴角一抽,收回心绪,看向萧景玄——这货在干嘛?

    “你拿这些茶叶做什么?”她不解的问。

    “这是好茶,咱们王府可没有!趁着今天多拿点!”萧景玄左顾右盼的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道。

    卧槽!

    方朵朵简直要喷血了,咱还能出息点吗?咱可是堂堂七皇子,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五百两黄金的人,尼玛你好意思来偷这里的茶叶?

    你踏马又不是贼!

    “你住手!”方朵朵看他往袖子里面装了一大袋,轻轻拽住他,“萧景玄你丫丢不丢人,大老爷们鬼鬼祟祟的偷这些东西。”

    “你放心。”萧景玄道,“这里是角落,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那也不行。”

    “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府里太穷了,我得来宫里偷点补贴家用!”萧景玄一脸语重心长的说。

    我去你的!

    “那五百两黄金呢?”方朵朵关心的道,该不会是骗她的吧?

    “先欠着,爷手头没那么多钱啊,大不了回去了我给你写个欠条。”萧景玄装茶叶装的差不多了,又把桌上多出来的两个黄金酒杯给装进了怀里。

    “……”

    方朵朵纯洁的小心灵被骗了,抓住他的胳膊一顿狂拧,看见萧景玄那张俊脸无比狰狞,她心头的怒火才稍稍缓解。

    差不多在两人的战争刚刚平复下来之际,梁安帝和皇后娘娘一起出现了,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几个贵妃。

    他们一一落座后,梁安帝威严的看着众人,缓然开口,“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朕希望在今年,你们都能够有所长进,做出业绩,让朕赞赏。朕年纪逐年增加,虽然这种喜庆的场合,同样感到欣喜无比,但又会隐约感叹时光无情,不过好在你们让朕看到了一些期待。朕希望你们今年都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为朕分忧。”

    “儿臣定当竭力。”众皇子在听完了这段话之后齐声回答,唯独萧景玄微微低头抿唇,默不作声。

    方朵朵小心的看了他一眼。

    他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心事重重。

    方朵朵不敢多问,因为大厅内又出现了新状况,在梁安帝说完了这段话之后,各位皇子以此送礼。

    大皇子萧景丰被剥夺太子之位之后,同时被驱逐出京城,逢年过节,没有皇帝的命令也不得回来,因此今年第一个献礼的是二皇子萧景岩。

    萧景岩长得很一般,方朵朵十分公正的评价,至少在现场,他的确算不上出色,至于气质嘛,沉稳倒是有几分,不过要说是卓然出色,让人看了一眼便心生向往爱慕之意,那是远远没有的。

    方朵朵不解,这个太子的帽子到底是怎么落到他头上的?

    难道皇帝喜欢傻儿子?还是说这个傻儿子运气忒好?

    方朵朵挠挠脸,目光不经意的落在萧景玄身上,忽然之间,她脑海之中窜出一个疑问,萧景玄这个痞子王爷,到底有没有想过要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