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20章 这样不合规矩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g999.net

    全场骇然。

    萧景玄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青,袖中的拳头都死死捏着,那阵仗,看样子随时有可能爆发。

    管家萧大福嘴角哆嗦着,又想笑,又不敢笑的用力憋着,“王爷……您忍住……”

    他忍…他忍…可特么忍不住啊!

    “哈哈哈哈哈哈!”

    萧景玄笑的前俯后仰,叉腰从凳子上走下来,几步便到方朵朵跟前,“王妃,你这大礼本王很高兴!”

    闻言,方朵朵把手掌一伸,掌心向上摊开,“那红包呢?”

    萧景玄一怔,目光中有浓烈的促狭,一闪而过,他大手一挥,十分爽快的对管家说道,“把给王妃准备的大红包拿出来!”

    “好的!”萧大福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

    方朵朵眼睛不眨的盯着那个红色的福袋,见它被捏在萧景玄手里,越来越近,终于放到了她的手上。

    哟呵,还挺沉的。

    这里面得有多少个大**啊?

    方朵朵领了大红包,欢快的从地上起来了,她也不管萧景玄什么表情,自顾自的退到一旁,背过身子就开始拆福袋。

    一旁的荔枝忙打断她,“王妃,现在还不能拆红包!”

    “为什么?”方朵朵不解。

    干嘛了,她凭自己吹嘘拍马的真本事拿到的大红包,干嘛不能看上两眼?

    “现在看不吉利的!这个要到晚上的时候,放在枕头下面的。”荔枝细心的解释着,心说失去记忆的王妃让人累觉不爱。

    “是吗?”方朵朵半信半疑,余光扫向其他拿到红包的小妾,果然见大家全都格外珍视的藏到了袖子里面。

    她沉吟了下,看了眼福袋,恋恋不舍的藏好。

    磕头拜年之后,便到了吉时,所谓吉时自然是祭天祭祖的好时辰,在管家的带领下,方朵朵跟着一群小妾们尾随萧景玄来到了后院。

    后院正中央的院子里,摆着一张长桌。长桌上面有一个三足小金鼎,小鼎左右两旁放着两顶烛台,蜡烛正点燃着,缓缓燃烧,在巨大夜幕之中,略显微弱。

    “王爷!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

    萧大福一改往常的温顺和伛偻,挺直腰板,中气十足的道。

    再看萧景玄,同样也是收起了以前吊儿郎当的模样,抬头挺胸,目不斜视,迈着官步走上前,从仆人手中接过三支香,毕恭毕敬的插进了小金鼎里面。

    “皇天后土在上,愿今年保佑我王府万事安宁,身体安康,保佑我大梁朝繁荣昌盛,国富民强。”

    萧景玄声音很好听,吐字清晰,在安静如墨的夜里,传到人的耳膜里,像是染上一层魔力。

    就连一向对萧景玄意见颇大的方朵朵,在听见他不忘为国祈福的时候,内心也有所触动。

    方朵朵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高大挺拔,略显瘦削但却风度翩翩,这要是放在现代,足够迷死万千少女!

    “众女眷行礼!”

    正这么想着,耳边再次响起萧大福的声音,方朵朵心中一动,情不自禁的跟着行了礼。

    “礼成!”

    众人起身,只见萧景玄转过身,朝向萧大福,说,“可以放鞭炮了!”

    话音刚落,四周便响起噼里啪啦的声响,身后的一群小妾们娇羞的捂住了耳朵,唯独方朵朵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去找仆人,要了一串鞭炮。

    “王妃,你这是干嘛?”萧景玄皱眉。

    这个死女人,就不能有一时半刻是让人安心的吗?

    “放鞭炮啊!我也沾沾喜气!”方朵朵笑嘻嘻的,以前她总是在过年的时候自己买来鞭炮放,刚才看看她也手痒了。

    “不行!”萧景玄扫了她一眼,冷冷的拒绝。

    “为什么?”方朵朵挑眉。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萧景玄道,“哪有女人家放鞭炮的?习俗就是这样,女人放了鞭炮会不吉利!”

    “呸!你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啊!”方朵朵气的翻白眼,“你放手,不放手信不信我现在就点燃它!”

    “你点燃试试!”萧景玄也寸步不让。

    众人看着他们两个,神情一个比一个纠结,上一秒明明还是一派祥和的样子,下一秒钟怎么就针锋相对,恨不得彼此咬上一口?

    方朵朵才不管别人怎么想,拽着鞭炮就要往后拉,每曾想下一秒,萧景玄直接长手一勾,把她勾到了怀里,大手在她腰间一挠,方朵朵顿时痒的嗷嗷叫唤。

    “哈哈哈哈……萧……景玄……沃日……你卑鄙…放手啦……别挠了!”

    “啊…哈哈哈…我错了…哥!大哥……别挠了,痒死我了……”

    “哥哥!好哥哥……爸爸!爹!你在挠我咬你了啊!”

    “汪…哈哈哈…哈哈……汪汪……”

    她的喊声呼天抢地,在场的人听了,嘴角一抽,一个个埋下头,艰难的忍笑。

    “还敢不敢了?”萧景玄单手托着她的后背,另外一只手终于消停下来。

    “不!不敢了!你厉害!厉害!”方朵朵毫无尊严的求饶。

    萧景玄斜了她一眼,道,“来人,点火。”

    他将一长串鞭炮高高举起,然后握住方朵朵的手,两个人共同捏着这串鞭炮,他微微弯下腰,下巴放在方朵朵的脖子上,柔声道,“我们一起,这样也合规矩。”

    这…么温柔的这个货是萧景玄?

    他这是在干嘛?

    还有还有,他们的动作未免也太亲密了吧?

    方朵朵的脑袋晕乎乎的,就这么云里雾里的放完了整个鞭炮。

    祭天地的仪式已过,接下来就是走街窜巷,四处拜年,因为萧景玄再不济也是个王爷,相对来说,逼格还是很高的,所以免去了她们一众女眷上门拜年的麻烦,只是让仆人到处递门片就行了。

    一直到午饭过后,萧景玄派人送来了宫衣,再三声明今晚一定要穿这套,方朵朵见他一本正经,不敢闹出什么幺蛾子。

    等她换好衣服,休息片刻,便被萧景玄带着上了马车,一路直奔皇宫。

    大约是两刻钟的功夫,马车停下,方朵朵下车后,寸步不离的跟在萧景玄身后,两人朝着红墙黄瓦的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