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14章 越装逼越傻逼

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g999.net

    三轮过后,方朵朵不得不佩服,人和人的智商真的是有差别的。

    不仅仅是萧景玄领悟能力超快,就连三个人之中看起来最没脑子的萧景蓝,居然还赢了一局。

    到这个时候,只有她一直在各种花样输牌。

    萧景玄托着腮,一脸深沉的打量着方朵朵,方朵朵被他盯得更加心烦,恶狠狠地瞪回去。

    他挑衅的目光非但不收敛,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方朵朵冷哼一声,保持微笑,忽然,下一秒,她朝着他一顿龇牙咧嘴。

    “……草!”

    萧景玄大惊失色,骂出声来。

    他原本怡然端坐的身体,被吓到后,踉跄的朝上一仰,要不是他旁边的萧景蓝眼疾手快,拍案而起,瞬间拖住了他的后背,现在萧景玄早已经狗吃屎的趴地上了。

    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子,方朵朵没忍住的呼哧呼哧乐呵。

    “第四局开始!”萧景玄喘着粗气,咬牙恶狠狠地道,“王妃这回不要再让我们了,记得带上你的脑袋。”

    “放心吧!本赌圣要是出手,岂能容得你们这些区区小辈得逞?”方朵朵大笑一声,开始发牌。

    萧景玄呵呵冷笑,嘴角的弧度一扬一扬的,看起来贼贱无比。

    “七嫂嫂不要手下留情!”萧景蓝粗声附和着,处于变声期的他声音有些难听,不过,显然萧景蓝对此并不知晓,一下午就属他说的话最多,这时候还不停歇的继续道,“本王经常鼓励我麾下的士兵,有求胜的心就是很好的!”

    “……”

    方朵朵听他上半句话,以为是在给自己打气,谁知道下半句话,便是在暗示她:想赢固然很不错,但是也要看看自己的实力。

    她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哼,斜着眼睛看向萧景淳。

    他们三个人是一伙的,瞅着周围俩兄弟一人一句的欺负她,她坚决相信,萧景淳肯定有后招。

    “七嫂嫂?”

    接触到她的目光,萧景淳那张不要太帅的脸上,先是一愣,随后便噙起优雅的笑容,“既然他们都在打击你,我怕你承受不住,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你他妈还不如说点啥呢!

    方朵朵心中鄙视,这堆屁话对她杀伤力更大好吧?

    闷闷不乐的开了局,四个人都集中精力,方朵朵尤其的集中——成败在此一举,这可是她的翻身恶战!

    要是再输下去,那萧景玄可有的嘲笑她了!

    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听到了她内心的祈祷,第四局一开始,方朵朵就抓了一手好牌,接下来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赢了。

    她得意的一拍桌子,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爽!”

    “……”萧景玄简直没眼看她小人得志的臭德行,把牌一丢,招呼自家两兄弟,“下一局下一局!”

    “切!”方朵朵白了他一眼,“男子汉大丈夫,要赢得起输得起!”

    “本王有输不起吗?”萧景玄阴沉的道,大手一挥,十分豪迈的从怀里掏出来一锭**,差点扔她脸上,“这局输的,多出来的就当是赏你的,反正爷有的是钱!”

    “装逼遭雷劈,越劈越二b。”方朵朵顺口就接上了。

    尽管这一锭**是迄今为止她见过的最大面值的钞票了,可她为啥就是死活看不顺眼萧景玄的那个臭德行呢!

    反正有事没事怼他两句,看他气急败坏怒的上蹿下跳的样子,方朵朵心里就算集聚了再多的怨气,也能瞬间烟消云散。

    “装逼和二b是何物?”一旁发牌的萧景淳天真的问。

    “……”方朵朵这才注意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三个人都是一脸懵逼,显然并不懂其中的深意。

    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嘻嘻一笑,解释道,“装逼和二b呢,就是夸一个人的。”

    “你装逼,你二b。”萧景玄有样学样,立刻满面风的对她说道。

    “对!七嫂嫂你真装逼,你真二b。”萧景淳立刻附和。

    “七嫂嫂你装逼装的好,二b傻的也不错。”萧景蓝本来专注于打牌,见只剩自己没表态,忙敷衍了一句。

    “……”她想砍人!

    方朵朵拍了拍桌子,回敬萧景玄,“不不不,还是王爷你更装逼,你更二b。”

    “是么?”萧景玄摸了摸下巴,若有若思的回头看自己的牌面,忽然眼睛一亮,大笑一声,“王炸!哈哈哈!王妃你要牌么?不要我就继续了!”

    方朵朵托腮,看着对面那三个男人玩的不亦乐乎的样子,嘴角一抽一抽的,真不知道教给他们玩这个是好是坏。

    很快,方朵朵的这个疑问就得到了答案。

    当天他们四个人一直玩到深夜才恋恋不舍的散了伙,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萧景玄上早朝回来,便差荔枝把方朵朵叫醒。

    方朵朵十分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出门一看,我去啊,怎么又是他们三个人?

    不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被拉着坐到了方桌上,甚至她还来不及表达抗议,斗地主已经打完了一局。

    “……”

    方朵朵整整一天几乎都是木着脸的,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这三个人对斗地主的热爱简直是令人咋舌。

    接下来的十天,萧景淳和萧景蓝按时来王府报道,每次都玩到凌晨才意犹未尽的离去。

    方朵朵送走了他们三个人,趴在床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想,虽然每天打牌都快打吐了,但这个方法也不是没有效果…至少萧景玄再也没提过同床的事情。

    哎,她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难得睡到自然醒,方朵朵心中还有些疑虑。

    她从房间里出来,本想询问荔枝,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浩浩汤汤,放眼全是无边际的银白,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厚重的雪,让天地万物都变得寂静漫长。

    这是来到大梁朝的第一场雪。

    方朵朵笑了笑,不管不顾的冲出走廊,来到雪地里,她抬头看去,鹅毛大雪飘扬而下,丝丝寒意片片落下,落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眼上,落在她的发上,落在她的肩上。

    她接过几朵冰莹的雪花,放在掌心之中,缓缓地看着它融化。

    莫名奇妙的,她的心中生出来几分熟悉的感觉,就算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甚至历史上根本不曾被人知晓的空间超带离,至少还有一些东西,是她所熟悉的。

    比如风,比如雨,比如雪,比如山川大地,江海湖泊,黑夜白昼。

    它们亘古不变,巍巍深沉而又历久弥新。

    方朵朵心中感慨万千,她半蹲下身,一捧捧的用手积雪,开始堆雪人,全然不知在不远处的朱红长廊下,萧景玄一身黑衣,正目光深邃的注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