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004章 一言不合扒衣服

高频彩网上投注

    萧景玄因为瘙痒粉,足足洗了两个时辰的澡。

    结果还是痒的难受。

    “方朵朵!”

    他愤怒的泡在浴桶里,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他明天怎么收拾她!

    而被他念叨着的方朵朵,一夜好梦,甚至第二天,都比平常起的早。

    她让荔枝叫来了萧大福。

    “管家,帮我找几个能干的人,我打算在后院给王爷修个驴圈。”

    萧大福嘴角哆嗦,“王妃,您这不是为难老奴么?”

    方朵朵皱眉,“什么为难?为王爷服务,这是咱们都应该做的。你这么多话,不把我这个王妃放在眼里是不是啊?”

    萧大福头疼不已,他就知道自己要败在王妃的嘴皮子下。

    “老奴哪敢……”

    “那就照我说的办!”

    萧大福没有办法,只好苦着脸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通报声,“王爷回来了!”

    “王爷在这儿呢,哪里又来的王爷?”方朵朵指着客厅的那头驴,疑惑的说道。

    荔枝探过身朝外面看了一眼,顿时脸色突变,扯扯方朵朵的衣袖,“王…王妃,王爷真的回来,这次是活人!”

    “诶?是吗?”方朵朵说着,施施然站起身,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来到门口。

    顺着长廊朝看去,只见一抹白影翩然,如圣明的神邸一样,片刻到达跟前。

    方朵朵看向那人。

    下一秒,眼睛睁得滚圆!

    “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吓得差点跌坐在地,萧景玄上前一步,将她半拥在怀里。

    “你放手!大…大胆刁民!”

    方朵朵以为他寻仇来的,使劲往外推他,“你给我撒手!再不撒手我咬了啊!”

    她还敢下嘴咬?

    萧景玄黑着脸,把她扯到怀里,咬牙切齿的道,“你敢咬的话,信不信我当场把你给扒了!”

    “管家!快来人!把他给拖走!”方朵朵叫道。

    萧景玄轻哼一声,众人齐刷刷的跪下,大喊三声,“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恭迎王爷回家!”

    “起来吧都。”萧景玄随意挥手,语气不悦。

    方朵朵像是被定在原地一样,她呆呆的看着萧景玄的脸。

    完蛋了啊…

    这个人怎么会是萧景玄啊…

    萧景玄见她老实下来,冷哼着松开手,正要坐下来,忽然看见房间里有头驴。

    俊脸顿时又是一皱,“管家!这是怎么回事?这头驴怎么在房间里!”

    “这…”萧大福可不敢说那么大逆不道的话,悄悄看向方朵朵。

    方朵朵面上有几分不自然。

    萧景玄点名,“王妃,你来说!”

    “咳…就是昨天,王爷你说让这头驴代您回来,说是见驴如见人,那我肯定得把这头驴供起来啊,这可是您的真身啊!晚上我怕您冻着,就把他带到了屋子里。”

    萧景玄原本就快气的着火了,听方朵朵说完,彻底爆炸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怎么了?我做错了?”方朵朵一脸无辜,装的十分纯良。

    萧景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给我老实点。”

    “咋了嘛!我又干啥了!王爷我失忆了,要是有哪里做错了,你一定要说出来。”方朵朵继续天真,“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我做错了呢?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怎么改正呢?我不改正的话,你不是还要生气吗?”

    “你给我闭嘴!”

    萧景玄觉得好吵,他印象里的方朵朵,是个安静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人。

    可这失忆过后,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闹得他心烦意乱。

    “哦!”方朵朵讪讪的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不小心撞到了那头驴身上,顿时便一阵驴叫。

    萧景玄一拍桌子,吓得一群下人哗啦啦的跪下,“王爷!”

    “管家!把这头驴给我拖出去杀了!今天中午吃全驴宴!”

    “是!”

    萧大福又是拉又是拖的才把那头驴从房间里弄出去。

    萧景玄现在燥的很,“你们通通都下去!”

    方朵朵小心翼翼的跟着往外走。

    “你走什么?”萧景玄注意到她的举动,眉头气的突突直跳,“方朵朵,我说你呢!你再走两步试试?给我回来!”

    “……”方朵朵逃跑计划破产,满脸堆笑的转过身。

    “怎么不跑了?”萧景玄冷冷的问。

    “你不让我跑了啊!”方朵朵耸肩,回答的理直气壮!

    萧景玄觉得他不仅仅是头疼了,眼睛也疼牙齿也疼……

    “那王爷我能走了吗?”方朵朵看着萧景玄,见他脸颊抽搐,故意问道。

    “不许走!”萧景玄站起身,抓过她往床上一丢。

    方朵朵嗷的叫了一声,“大白天的做这种事不好吧?”

    “你想什么呢!”萧景玄哭笑不得,她以为他要做什么?

    “诶?不是吗?”

    萧景玄从一旁丢给她一套衣服,“就你这身材,干巴巴的跟棵豆芽菜似的,穿衣服都没料,脱了能有什么看头?”

    “你说的太过分了吧?”方朵朵不赞同。

    她现在的身体才十六岁啊,十六岁长一双巨-ru,那才可怕吧!

    “过分?看来你对自己的认识不到位啊!”

    萧景玄轻笑一声,被方朵朵逗得来了兴致。

    他走到床前,方朵朵瞪眼睛,“你干嘛?”

    “过来!”

    “不去!”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萧景玄眯起眼睛。

    方朵朵迫于yin威,靠了过去。

    还没到跟前,只见他忽然邪气一笑,眼波流转,“撕拉”一下撕碎了她的衣服。

    “你非礼啊!”方朵朵脱口而出。

    萧景玄不理她,作势又要扒衣服。

    方朵朵摆出一脸誓死反抗的模样,怒目圆睁,龇牙咧嘴。

    萧景玄无意之中瞥了一眼,吓得手一软。

    这死女人……他他…真是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

    萧景玄没了心情,她满脸凶狠,差点没把他吓虚。

    “你自己穿!半刻钟后出来,陪我进宫。”

    方朵朵不情不愿,可萧景玄就在屏风后,她逃不掉,只好乖乖穿好衣服。

    走出来之后,萧景玄朝她看过来。

    紧皱的眉头看不出一点满意,勉强的道,“就这样吧,我警告你,等下进宫,你最好给我做个哑巴!别让我听见你说话!”

    “那要是有人问我话呢?”方朵朵跟着上了马车,小心翼翼的扶着头上的簪子说。

    萧景玄把她的手拍掉,痛的她挤眉弄眼。

    “你以为你是谁?还是以为我是谁?”萧景玄轻哼一声,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别的什么,“一个不受宠的王爷的王妃,你脸多大?会有人主动跟你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