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70章 用一生证明爱你

北京快3网上投注

    蓝云泽大婚过后,来自五湖四海的达官贵族,隔天大都告辞离开。

    容逾安带着宿醉后的萧子祈,同样在天大亮时,告辞上路。

    小鱼儿把他们送到城门口,挥手告别。

    容逾安不舍得,抱在怀里,当着众人的面,好一阵亲,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等我来娶你!”

    小鱼儿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最后成为一片小小的黑点。

    容逾安这番回去,自然是为了终身大事。

    心中激动,一路都在马不停蹄的赶路,萧子祈刚得知容逾安和小鱼儿在一起,又立马得知容逾安和小鱼儿即将成亲,连个缓冲地带都没有,真是想死的心。

    他生无可恋的跟着颠簸两天,这晚在驿站休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容逾安就在隔壁。

    萧子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狠狠揉了揉脸,他拉开门,晃晃悠悠的来到容逾安房前,踢开了门。

    容逾安正在写信,听见动静,抬头瞥了他眼,招呼道,“进来坐。”

    萧子祈几不可闻的轻哼了声,坐到他对面。

    他直起腰身,朝着他正在写的信看了眼,“和鱼儿写的?”

    容逾安那张冷漠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是啊。”

    萧子祈撅噘嘴,没说话。

    房间里灯芯燃烧,他写字时的沙沙声,还有微风过境吹动的纸张,宁静而祥和。

    萧子祈单手托腮,忽然道,“你对小鱼儿是认真的?”

    容逾安的笔尖一顿,他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将毛笔收起来。

    小小的信纸上,他的字狂野遒劲,容逾安轻轻吹了口气,这才抬头看他。

    萧子祈似笑非笑,眼底情绪复杂,带着猜疑、不屑、还有嘲弄。

    容逾安不答反问,“你对小鱼儿是认真的?”

    “我当然是!”萧子祈立刻回答,“你呢?”

    “我很认真。”容逾安正了正身体,郑重其事的说。

    萧子祈扫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倒茶,茶水是温热的,他抿了口后,说,“我觉得,你对她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间的。你和她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习惯了有她在身边,这是亲情,你却误以为是爱情,你轻而易举得到了她的爱,但你搞错了。”

    “是吗?”容逾安扯了扯笑容。

    萧子祈继续说下去,“你就是搞错了!你有为爱她做过什么吗?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和她在一起,这些年有多么努力?可你呢!她不在身边的时候,你有为她做过什么事吗!你没有,你只是此番来北楚,看到了她,小鱼儿出落的更漂亮,你想起来以往你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你觉得,你应该拥有她。这是爱吗!你根本你什么都没有付出,你凭什么得到!”

    他一口气全说出来了,这些天来压抑在心底的质疑、不甘、愤懑,总算得到了发泄。

    萧子祈把茶杯放在桌上,他红着眼睛看他,“你说啊!”

    容逾安低头,折了折袖子,他将桌面上摆放的信件收起来,这才开口。

    “三年前,她从大梁前往北楚,我一路护送,直到她亲自进入大梁王宫,我担忧她的安危,想多看她几眼。”

    “她回到王宫,太后不喜欢她,处处挑剔,她被迫学习各种礼仪,到后来参加各种王宫里下派的任务,和蓝云泽争夺储君之位。她不太适应北楚的气候和饮食,短短数月,瘦骨嶙峋,我找门路,在北楚内开了不少店铺,专门从大梁贩运过来食物零嘴茶叶。”

    “打点关系,把早在王府里伺候她的厨子,送到了北楚王宫,专门为她做饭,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她气色渐渐恢复,身体健康。”

    “她到宫外出任务,任务凶险,我调了三十个暗卫在她身侧,以防不时之需。暗卫每月汇报情况,包括她喜欢吃什么,做了什么事情,心情好或坏,买了几件新衣服……”

    “她及笄那天,坐着豪华的马车,从京城中游行而过,我就藏在人群中,跟着她走了一路,那是属于她的一天,这辈子唯一的一天,她美的骄傲,成熟,像只矜贵的孔雀。”

    “她养了只小狗,取名叫毛球,她每天下午会抽出时间遛狗,最喜欢去的是皇宫中的后花园。”

    关于小鱼儿,要说的话,实在是太多太多,他本不是个善谈的人,此刻却有着滔滔不绝的想法。

    但容逾安及时止住。

    他看向面无表情的萧子祈,十分平静的道,“我什么都没为她做,我做的只不过是我想要做的,是为了满足我的私欲,看见她难受,我更难受,看见她伤心,我更伤心,我做一切让她快乐,不过是为了让我自己快乐。她幸福安康就好,她比我的一切都重要。”

    萧子祈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他沉默的往门外走。

    容逾安在身后叫住他,“我头脑清醒,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亲情,我对她的渴望,不仅仅是想要她开心,我还想要照顾她,想要占有她,想要每天醒来都看到她,想要每天晚上都抱着她入睡。这是男人对女人的欣赏,欲求,无比清晰,无比明确,我爱她。”

    这晚的谈话,了无痕迹。

    隔天起后,两个人拼命赶路,对于昨晚发生的一切,缄口不言。

    紧赶慢赶,饶是如此,容逾安回到京城,已经是五天后。

    他先回了容府,见到了容玄和方朵朵,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了不少的话,方朵朵问起在北楚的情况,容逾安如实禀告,并将他和小鱼儿的事情一并说了。

    “你这孩子……”方朵朵抿唇笑,还真是让容玄给猜中了,容逾安已经等待的够久了,再见到小鱼儿,哪里还能控制的住。

    容玄的表情滴水不漏,听完叙述后,只挑重点道,“你的意思是,你要成亲了?”

    “是。”容逾安说话间,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走到大厅中央,恭恭敬敬的跪下,“孩儿要娶小鱼儿。”

    方朵朵询问,“那小鱼儿同意了吗?”

    “她同意了。所以孩儿这才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希望父亲母亲能够点头应允。”

    他们当然同意!

    这三年来,容逾安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容玄的手段多厉害,他做了什么,他们一清二楚。

    容玄看着跪在跟前的人,莫名想到了自己成亲时候的年纪。

    那会稀里糊涂的就娶了方朵朵,没有想到,后来他会爱她这么多,他们携手走过风雨,他们一起孕育生命,他们如今的孩子,都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

    一生竟然如此匆匆,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容玄正沉浸在思绪中,他的手却被人握住了,抬头时,对上了方朵朵那双眼睛。

    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满爱意,他能够一眼看到,住在那里面的自己。

    方朵朵马上就要四十岁的女人,风韵犹存,看到她,他还是满脑子的旖旎。

    “想什么呢?”她轻轻开口,容玄便笑了,反握住她的手拍了拍,“没什么。”

    他站起身,拉住方朵朵,对容逾安道,“需要我们做什么?”

    容逾安欣喜的看着他,“还请爹爹和孩儿一起进宫请旨。”

    “好,等我换了衣服。”容玄点头应允。

    宫门还是和以前一样巍峨,容逾安来过无数次,却觉得今日的皇宫,格外好看壮观。

    容玄贵为当朝的要臣,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书房。

    萧景淳在位二十多年,他刚记得,就在前不久,才刚刚称他为皇上。

    时光太快了,容玄一天内第二次忍不住感叹。

    萧景淳接见了他们,容玄只是个引路人,日常行礼过后,便让容逾安自己开口。

    容逾安不卑不亢,将他的想法,如数说出。

    萧景淳听完后,自然乐不可支,“这有什么难的?你放心,朕这就草拟圣旨,然后派使者送过去,但是北楚那边同不同意,还得另说。”

    “微臣明白。”容逾安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萧景淳办事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短短时间内,草拟圣旨,和容玄一同商量过来,最终确定圣旨。

    圣旨写完后,他盖上玉玺,命人八百里加急的送到北楚。

    “可还满意?”萧景淳看着容逾安,笑眯眯的道。

    容逾安叩谢皇恩,脑海里想的都是小鱼儿。

    圣旨是在三天后到的北楚王宫,王上和王后也不是傻子,容逾安在芳华宫里,发生了什么,自然有人跟他们汇报。

    王上和王后,对于小鱼儿的感情很复杂。

    他们喜爱这个孩子,但又深深的内疚着,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冲昏了头的决定,会对整个人生有不可磨灭的影响。

    能够找到小鱼儿,能够让她承欢膝下,这三年来,更像是上天对他们的恩宠。

    所以在收到这封来自大梁的旨意后,王上和王后决定,一切交给小鱼儿。

    他们尊重她的选择。

    尽管小鱼儿的选择,和他们想象的一样。

    小鱼儿和容逾安的婚事,定了下来,就定在今年九月。

    确定下来消息的那天晚上,容逾安特意亲自到北楚,他找小厮传话,就在天下第一茶楼等着她。

    小鱼儿被掌柜的刚刚迎进包厢,他就迫不及待的从身后抱住她,他拥着她,将房门用力关上,低头就吻。

    绵长的吻,诉说着多日来的想念。

    两个人气息都不稳,容逾安松开她后,喘了会气,黏糊糊的喊她,“小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