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67章 我家翻墙是祖传的

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pg123.net

    鉴于容逾安表情严肃,思言没敢多加挽留。

    她想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是知书达理,顾全大局,善解人意,因此,就算心中再恋恋不舍,还是温柔客气的道,“既然如此,那将军您不如先去忙您的事情。”

    “多谢思思体谅。”

    容逾安话毕,没有回头的转身就走。

    留在身后的思言,看着那道影子越来越细,越来越远,忍不住笑出声。

    恐怕她永远都无法成为,他心中的第一,不过像是她们这种出身的女子,真心并不珍贵,能够为家族带来的利益,才是最实际的。

    短暂的伤感过后,她就将容逾安抛在脑后,她有她的生活,不能把所有筹码,都压在一个男人身上。

    夜晚愈来越浓,愈来愈烈,黑暗让人畏惧,让人感伤,同样让人着迷。

    星光璀璨,皎月悠悠,芳华宫的门口,伫立着一个男人。

    他走来走去,每每跟侍卫通融,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案。

    “公主忽然恶疾,没有皇上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准入内。”

    机械的口吻,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容逾安碰了一次又一次壁。

    他忍不住嘀咕,小鱼儿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性,容逾安更加坐不住。

    他不允许再失去小鱼儿,任何形式都不行,心中的怀疑不断变得强烈,容逾安索性跑到皇帝的寝宫,大半夜的求见。

    王上和王后早早的歇息了,被吵醒后,亲自接见容逾安。

    大梁和北楚,自打三年前,小鱼儿回国之后,关系融洽了不少,对待容逾安,北楚王上更是态度和蔼。

    容逾安直言来觐见的真正原因,“听说贵国公主忽然恶疾,特意前来探望。想必王上您也知道,早年公主流落在我大梁国境内时,正好屈尊住在我们容府上,我与公主之间,从小青梅竹马,自然情谊深厚,如今此情此景,又如何能安然酣睡。”

    他一番话说的情深义重,诚恳无比,“还请王上批准,允许我进到芳华宫中,亲自慰问公主。”

    王上没有立刻回答,他的手,轻轻折了折衣袖,有微风从正殿里穿过,架子上的灯芯都轻轻的晃了晃,忽明忽暗之间,他缓缓开口。

    “容将军待小女的感情,让人感动,只是小女的确身体不适,恶疾具有传染性,如果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我无法跟您的父亲还有整个大梁国交代。您是大梁的栋梁之才,是大梁百姓心目中的守护神,正因如此,才万万不能让您冒险。”王上态度很好,他继续说道,“况且,早在今日晨起,鱼儿便再三叮嘱,一定不能让您进去探望,她对你相对了解,我答应了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还希望容将军理解。”

    折腾了大半夜,容逾安无功而返。

    他再度回到芳华宫门外。

    夜晚完全笼罩,黑压压、阴沉沉的,就连心情都一并阴郁起来。

    容逾安和门口的侍卫,大眼瞪小眼,已经从麻木到心累,每个人脸上都写满生无可恋,他踮起脚尖朝着宫殿里面望去,什么都看不到。

    “容将军,这里是真的禁止进入……”侍卫都快哭了。

    “……”

    容逾安无奈的耸耸肩,“行吧,那我明日再来。”

    他从前门离开,转了个弯,在侍卫看不见的拐角,没走远,反而绕着芳华宫的外围闲逛起来。

    夜晚是最好的掩护。

    他在遥远的树林里走来走去,动作轻柔,就算有夜晚巡逻的士兵,容逾安经验丰富,轻而易举的便躲过了。

    不多时,他停了下来,找到了他想要的。

    这里应该是芳华宫的背面,四周草木茂盛,灌木丛都有一米多高,它们密密麻麻的拥挤着,蔓延着,攀附在宫墙向上生长。

    容逾安很满意,他见四下无人,加快速度走过去,纵身一跃,直接跳到墙上。

    墙壁并不高,约莫三米左右,这对于容逾安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他笑着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发现任何情况,轻飘飘的落进了墙里。

    这不就进来了?

    早知道的话,还不如不浪费那么多的口舌和时间。

    容逾安按照记忆中的印象,在芳华宫里肆无忌惮的游走。

    偶尔会有女婢经过,他躲在暗处,听着女婢聊天,说的话题乱七八糟,但就是没有涉及到小鱼儿生病。

    他的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猜测。

    等女婢们走过,容逾安顺着小路,来到芳华宫的正殿,他找到卧室的窗户,打开窗户翻了进去。

    容逾安一眼就看见,在床上睡觉的小鱼儿。

    两个人距离并不远,不到两米,他能清晰看见她起伏的胸膛,还有那颤抖的睫毛。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本以为她睡着了,谁知道忽然看见小鱼儿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

    小鱼儿本来还是一脸乖巧的小模样,见到他后,表情变换飞快。

    先是震惊,然后是疑惑,在他想要开口询问之际,她忽然大喊女婢,一群奴仆冲进来,她冷冰冰的下令,“把他赶出去。”

    “……”容逾安简直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伙人给架了出去。

    门口的两个侍卫和他,继续大眼瞪小眼,其中有个话多的,可怜巴巴的恳求,“容将军,您就回去歇着吧,天马上就要亮了,您都折腾了一晚上了。”

    不用提醒,他都知道,折腾一晚上,还没跟小鱼儿说上话。

    如果说之前还不知道原因,现在清楚了,根本没什么恶疾,根本就是生他的气了。

    心情有点复杂的容逾安,无视侍卫,再度朝着芳华宫里看了眼,然后转身就走。

    看他走出大老远,侍卫们都要松一口气,哪知容逾安忽然转身,他脚下生风,一溜烟的从两个侍卫中间,进到府上。

    容逾安不敢松懈,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小鱼儿的卧室跑,身后跟着一大堆人都在所不惜。

    小鱼儿没料到,短时间内,他居然去而复返,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看着被容逾安捉弄的一大度下人,她摆了摆手,让众人都下去。

    “上茶,落座。”

    赶也赶不走,只能客气对待。

    小鱼儿和容逾安面对面的坐着,她不说话,容逾安便找话题。

    毕竟是他想方设法的要见她。

    “听说你染了恶疾,我来看看你。”容逾安面不改色的道。

    小鱼儿镇定的点点头,“嗯,忽然间就好了,之前的确是卧床不想动。”

    “……”容逾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伶牙俐齿的,他笑了笑,并不拆穿,“如今好了便行,我还以为你是在生我的气了。”

    既然她到现在还不主动承认,容逾安就逼一逼她。

    小鱼儿挑眉,“我为什么要生哥哥的气?哥哥不远万里来到北楚,我们兄妹二人,三年才见一次面,这样的机会并非日日都有,我珍惜还来不及,哪里舍得浪费时间和哥哥使小性子呢!”

    “所言极是。如果你能这样想,那真是再好不过。”容逾安嘴角微勾,说出的话却没什么温度,“看到你没事,我便放心了。”

    “嗯。”小鱼儿点头,“哥哥这一晚上恐怕是没有睡好吧,不如早点回去歇着吧。”

    “我想在这里歇息,你既然身患恶疾,夜里最喜欢反复,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生病最喜欢抱着我睡觉。”容逾安不动声色的道,静静的看着她。

    小鱼儿心中一咯噔。

    这是什么意思!

    抱着他睡觉,那是在很小很消的时候好吗!

    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才不要这样!

    小鱼儿笑着婉拒,“恐怕不太好,哥哥现在是大梁国的栋梁,哪里能出一点差错,不如还是回到自己的宫殿去吧。”

    “我就想在这里,抱着你睡。”容逾安丝毫不让步。

    他不退缩,小鱼儿只能松口,“在芳华宫歇着。”

    “就在这里。”他执意,“爹爹和娘亲,过些日子也会过来,到时候参加蓝云泽的成亲大典,如果到时候他们得知,你染病我却不在床前伺候,到时候少不了一顿说教。”

    容逾安的说辞,堪称有理有据。

    小鱼儿最后妥协,无奈的道,“在这里可以,但你要在软榻上。”

    容逾安眼神可怜巴巴的朝着她身后的大床看了眼,小鱼儿立刻坚定的道,“只能在软塌,要么你就出去!”

    “行吧。”

    两个人谈妥后,小鱼儿坐不下去,说累了乏了,要休息了。

    女婢过来给容逾安铺好床,恭恭敬敬的熄灯后,一个个的退了出去。

    宽敞的宫殿,因为黑暗,因为多了个人,就连呼吸都变得拥挤。

    小鱼儿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容逾安就在床边,他非要把软塌挪过来,于是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窄窄的通道,似乎他一伸手,就能爬上来。

    掌心不知不觉全是细汗,她背对着他,耳朵竖起来。

    小时候不知男女区别,总是喜欢趴在容逾安身上睡觉……

    越是胡思乱想,越是睡不着觉,等小鱼儿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身后已然是他平缓的呼吸。

    他睡着了?

    鬼使神差的,小鱼儿悄悄转过身,黑暗之中,她只能看到他颀长的身体轮廓。

    她猜测他是闭着眼睛的,等悄悄凑近后,才发现,男人眸色深沉,一双漆黑的眼睛,正定定的看着她。

    “……”大半夜的,小鱼儿吓得连连后退,跌倒在床上。

    容逾安索性从软塌上起来,长腿一跨,翻身压到她身上。

    小鱼儿浑身僵硬,满脸的难以置信。

    她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喉头发痒,轻轻的推了推他,没推动。

    容逾安捏捏她的小脸,低沉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