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64章 鱼儿,来坐我旁边

快乐赛车玩法规则

    十六岁是个很好的年纪。

    随着小鱼儿做事越来越可靠,表现的越来越卓越,王上和王后对她夸赞不已,带着对她的愧疚,因此更加喜欢。

    在她十五岁那年的及笄礼上,操办的异常隆重。

    据说当时请了容逾安等人过来参礼,但当时的大梁朝,正在和周边等小国打得难解难分,容逾安追随容玄出征,没能得空。

    女子及笄之后,便意味着可以许配人家。

    那场隆重的及笄礼上,王上当着文武百官,及天下百姓的面,当众宣布承认小鱼儿的身份。

    他声音洪亮,语气坚定。

    能够混到王上身边的人都不是傻子,脑袋转的一个比一个快,谁都能看出来,王上对于这位失而复得的女儿,有多么喜欢与宠爱。

    况且他们都私下多多少少打听过,这位公主的来历和所作所为。

    如若不是太后坚定的要立蓝云泽为储君,只怕她会成为他们未来的王。

    不过,即便现如今,小鱼儿不是储君,他们也能从她身上,看出来更深层次的东西。

    比如说,谁娶了小鱼儿,以后的仕途就会平步青云。

    因此,及笄礼之后,原本门口罗雀的芳华宫门口,每日都站着新鲜的不同的青年才俊。

    蓝羽姬没少为此打趣小鱼儿,“你的魅力太大了,即便只是见过一面,他们都对你见之不忘,神魂颠倒。”

    小鱼儿对这些不上心,面对玩笑,通常都是当做耳旁风听听。

    蓝羽姬正是知道她的性格,以及她心中藏着的人,才越发在无聊的时候,拿她开玩笑。

    说起来,小鱼儿出落的,越来越让人嫉妒。

    即便是同为女孩的她,在某些瞬间,都不由得感叹上天在造人时候的不公平。

    明明是同父同母,但她却拥有了最好的一张脸。

    蓝云泽早就到了成亲的年纪,他总是说对女人没兴趣,后来他成了储君,王上需要他成亲来稳定人心,蓝云泽最终同意,普天同庆的喜事就定在春节之后,桃花盛开之时。

    太子妃的来头不小,小鱼儿知道这些,为了更好的帮助蓝云泽巩固势力,但她并不是很感兴趣。

    早在太后卧病在床时起,王上彻底掌权,就改变了之前一贯的形式风格。

    北楚国不再有那么多的战争,人民逐渐安居乐业,对外的关系同时变得融洽起来。

    因此这次春节过后的蓝云泽娶妻大事,邀请了周边的一些国家。

    其中就有大梁。

    小鱼儿听蓝羽姬说了这件事,心里既紧张又期待。

    三年不见,她不知道他长成了什么样子,闲下来的时候,偶尔自己会猜想,但眼前浮现的还是三年前的那个他。

    寡言冷淡,对着她时,又格外温柔。

    现在还会是那样的吗?

    小鱼儿不知道,或许,一切等两人相见之后,才会清楚。

    北楚的春节,和大梁没什么区别,时间和方式,都相差无几,少了太后的春节晚宴,文武百官相处都很和谐。

    蓝羽姬自从得知,立了储君之后,反倒轻松不已,听说王后最近在给她安排和青年才俊见面,忙的不亦乐乎,在晚宴上,一些诚心想要和蓝羽姬认识的,则纷纷攀比着献殷勤。

    蓝云泽看起来心事重重,明明是歌舞升平的时候,他却格格不入,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不停的倒酒喝酒,摆在桌子旁边的酒瓶,已经不下五瓶,期间有女婢上前去,似乎劝说了点什么,然而却并不奏效。

    他喝酒喝得更猛了。

    小鱼儿静静看着,吃饱饭之后,便专注的看表演。

    不多时,等她再看向蓝云泽的位置时,那里居然不见了人。

    跑这么快?

    不是喝了很多的酒吗?

    小鱼儿不解,眼下晚宴接近尾声,王上和王后都已经离开,成了文武百官互相攀谈的绝佳时机。

    她已经注意到,期间不少男子,频频的朝她看过来,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小鱼儿立马挺直了腰背,三十六计,先走为敬。

    她可不想被那些油头粉面的男子缠上。

    小鱼儿一边加快脚步的往外走,一边在心里嘀咕,按理来说,容逾安的长相,绝对算得上是油头粉面的类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印象里,却觉得他和那些男子不一样。

    从举办宴会的王宫正门出来,小鱼儿打算直接回芳华宫。

    走到芳华宫的正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有个人正摇摇晃晃的在门前乱走,而四周的那些随从都无动于衷,小鱼儿疑惑不已,悄悄靠近。

    等到了之后,才发现是醉了酒的蓝云泽。

    他喝了不少酒,至少在她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听见了她这里的动静,踉踉跄跄的转过身来。

    小鱼儿看到他红通通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清晰。

    但他的眼神,却像是水洗过的一样,令她有短时间的怔然。

    “鱼儿……”蓝云泽冲着她招招手,“过来扶一把。”

    “……”小鱼儿瞪他,据她所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可没这么好。

    男女授受有别。

    她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两个侍卫,侍卫明白过来,要上前帮忙搀扶,哪知忽然之间,蓝云泽阔步走过来,伸出手臂,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两个侍卫一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蓝云泽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装醉,他平时话都很少,随着成了储君,人前更是冷脸相对,可现在却一脸笑嘻嘻的靠在她身上,脑袋枕着她的肩膀,“让你扶我,又不是让他们,小鱼儿,你不听话。”

    “……”小鱼儿无语,搞不懂他这是闹哪出。

    她挥了挥手,让两个侍卫离开,自己则搀扶着蓝云泽进到芳华宫。

    蓝云泽对于芳华宫来说,算得上是稀客中的稀客,小鱼儿住进这里三年,除了第一年他跟着王后来表达过问候过,就再也没有踏足。

    宫殿里面的女婢都欣喜极了,同时做事更加利落,得知蓝云泽醉酒后,他们做了醒酒汤,亲自端到跟前。

    蓝云泽正躺在软榻上,各种舒坦的打滚。

    小鱼儿冷冷的看着,叹了口气,问道,“你真醉了?”

    “你猜我醉了没?”蓝云泽调皮又邪气的嘻嘻一笑,这时候才展现出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表情。

    小鱼儿不买账,挑了挑眉,“不猜。”

    “你猜一下啊!”

    “不猜。”她面无表情的拒绝,“给你做了醒酒汤,你喝完后睡一觉,等醒了后就离开。”

    小鱼儿点头示意,一个年轻俊俏的女婢上前,将醒酒汤端到蓝云泽跟前。

    他扫了眼,瘪瘪嘴,“你喂我。 ”

    那女婢原本就脸红不已,现在听到如此暧昧的一句话,咬了咬唇,扭头看小鱼儿,在征求她的同意。

    小鱼儿被醉酒的蓝云泽搞的一个头两个大,只想赶紧让她消停,摆摆手,“喂他喂他。”

    “不是她!”蓝云泽忽然大声呵斥,“鱼儿,我要你喂!”

    “你别得寸进尺!”小鱼儿同样没什么好耐心,“你爱喝不喝,不喝拉倒。”

    她说完就要转身离去,然而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蓝云泽打翻了女婢手中的托盘,漂亮的青瓷小碗碎成好几瓣儿。

    不等她回头,蓝云泽冲过来抱住她的腰身,蹭了蹭道,“别走。”

    他把她扑倒,压在上面,一遍又一遍的低声重复着,“别走……”

    不出片刻,他睡了过去。

    小鱼儿抹了抹额头的汗,招呼门外的侍卫过来,将蓝云泽从身上挪开。

    她爬出来,让女婢送他休息,她不知道蓝云泽是怎么搞的,也不想知道。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糊涂比清醒要幸福。

    这一夜晚,相安无事的过去,等隔天醒来,蓝云泽什么都没问的离开了,小鱼儿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她即将开始忙碌了,因为蓝云泽的喜事。

    许多周边小国距离远,从春节过后,就开始筹备着前往北楚,本来接送其他国使者的活计,用不着她来办,一直都是其他两个王子做的,但是最近使者来往较多,两个王子忙不过来,于是她就被抓来帮帮忙。

    她今天负责接到的队伍,因为路途中下了大雨,所以延误了到达日期,传来消息说约莫要到明天,小鱼儿让队伍先回去,自己则在街上随便转转。

    北楚不再四处征战,开始休养生息,最近这两年发展速度很快,很快繁荣起来。

    集市上有着各国的产品,各色各样,她有一段时间没出宫,看到不少小玩意,反而更好奇。

    左看看右看看,不知不觉的闲逛,反而到了一家茶馆。

    茶馆的名字叫天下第一茶馆,小鱼儿看着眼熟,她记得在大梁京城里,就见过这个茶馆,当时因为名字新奇,印象特别深刻。

    没想到,在北楚也有。

    小鱼儿在这一刻,忽然想到了容逾安,想到了容玄和方朵朵,她听说容逾安也会来北楚参加蓝云泽的成亲大典,心里头疯狂的想念起来。

    她鬼使神差的走进了茶馆。

    掌柜的异常热情,见到来人,忙不迭的上前招呼,小鱼儿表示要来一杯茶,掌柜的却说,“小姐您一看就气质高贵,不如请上楼上包厢?”

    “……”小鱼儿愣愣的点点头,跟随掌柜上楼,当她推开一扇门的时候,却看到了熟悉的人,正坐在位置上,深深地看着她。

    “哥哥?”她惊愕的发声,“我……”

    “鱼儿,过来。”他举起茶杯,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坐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