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63章 鬼才愿意待在这里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小鱼儿在北楚王宫住了下来,仆从一大堆,每天的早晚起居被照顾的,比在容府,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她却不喜欢这里。

    自打说过那番话之后,王后有好几天都没有来找她。

    小鱼儿自得其乐,她心想估计是自己说的话不得体,惹得王后不高兴。

    对方顾及母女的情分,才没有把她当即赶出去。

    说不定再过个十天半月,她就可以回去了。

    然而,这些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天早上小鱼儿起床后,没过多大会,王后就来了,身后还跟着蓝羽姬。

    蓝羽姬这些天来是她芳华宫的常客,她话多,又活泼,王后和小鱼儿倒是没怎么交流,全凭她一个人,倒也不冷场。

    原来这王宫里,除了王后王上,还有一个太后。

    太后不过问宫里的事情,过得逍遥自在,她身边的宫女嘴碎,一来二去就说漏了,说王后和王上找到了当年丢掉的那个孩子,太后得知这个消息,那还了得,再怎么说有关于王族的血脉后裔,她必须要了解情况。

    “皇奶奶说今晚有家宴,让你一起去。”蓝羽姬绕了一大圈子,总算把准备的话说出来。

    小鱼儿皱眉,看向王后。

    王后忙讨好的道,“只是个家宴,吃顿饭就好,我知道你刚到这里,一切都是不太适应,但是总要迈出第一步的……”见小鱼儿不回应,她的声音渐渐变得很小,像是低声呢喃,“就算是想要回去……”

    说到这里,像是提起了伤心事,王后的眼泪再度止不住,她揉了揉眼睛,蓝羽姬眼底浮现出一抹烦躁,再抬起头时,温柔的上前,在她耳边低声絮语着什么。

    过了会,王后才停止哭泣。

    换成蓝羽姬来劝说,“鱼儿,就去参加吧,不去的话,皇奶奶也会强迫你过去。”

    她把话摊开。

    小鱼儿垂下睫毛点点头,就知道会是这样。

    到了人家的地盘,哪里还由得她任性。

    因为她答应了要出席晚宴,王后十分高兴,整整一个下午都待在芳华宫,让小鱼儿一件一件的试衣服,之后又亲自监督着女婢给她上妆,做完一切,已经到了晚上。

    距离家宴还有半个时辰。

    小鱼儿坐上轿子,缓缓朝着太后的春宁宫而去。

    到处都是侍卫和女婢,进入宫殿,立刻就有女婢前来迎接,小鱼儿被送到座位上坐下,环顾四周,天下所有的宴会差不多都一样,觥筹交错,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在场的人除了熟悉的蓝云泽,蓝羽姬之外,还有三个年轻的孩子。

    他们中有两个是男孩,还有一个是女孩,男孩的年纪和她差不多大,女孩则要小很多,约莫只有五岁。

    蓝羽姬坐在紧邻着她的位置,注意到她的视线,小声的跟她解释,“那些都是那些素人生的孩子,咱们北楚国的规矩,素人生的孩子,孩子可以留下,娘亲必须死。为的就是防止后宫干涉政事,总有些女人觉得自己肚皮争气,生了个孩子就以为自己了不得,可以和我们争王位,切!”

    她语气满满都是不屑,“只有我们三个人,才有资格争夺王位。”

    小鱼儿如梦方醒,她虽然性格内敛,但是却并不代表就是个笨蛋,她猛然抬起头,对上蓝羽姬的眼睛。

    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乍看像是毫无波澜,澄澈干净,但是又有些不同。

    她看着看着,忽然笑了,说道,“我对王位没兴趣。”

    蓝羽姬耸了耸肩,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这种事情才不管你有没有兴趣,在其位谋其职,父王母后把你找回来,不单单是愧疚吧,或许,愧疚让他们觉得对你有所亏欠,让你做王位也说不定……”

    “我……”小鱼儿张了张嘴,被蓝羽姬打断,“谁知道呢!晚宴开始了。”

    嘈杂的四周,顿时安静,大殿门口秩序井然,王上牵引着王后,两个人并肩而立,在众人的顶礼膜拜中,缓缓从远处而来。

    一步一步走到了高坐上,他们并没有坐下,恭敬的弯腰行礼,在场的其他人全部都随着行礼,从侧殿走出来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婆。

    正是北楚国的太后。

    太后满脸春风,笑容和煦,但那双眼睛却十分强势精明,她如鹰隼一样的扫过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小鱼儿身上,顿了顿,轻蔑的嗤笑出声。

    她摆摆手,率先坐下来,紧跟着王上王后才敢入座。

    太后开口,口吻强势,直接问道,“你就是那个流露在外的公主?”

    齐刷刷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射过来,小鱼儿被蓝羽姬推着站起身,有一答一,“我是。”

    “放肆!”太后忽然一拍椅子,“怎么回话的!来这里这么多天,连礼仪都没学会?”

    冷不丁的巨大声响,让所有人都受到了惊吓。

    王后更是我惊慌失措的看着王上,满眼的暗示,王上硬着头皮,道,“母后……”

    “闭嘴!”太后凌厉的眼神扫过来,“你不会教训子女,就让我这个当娘的来!现在没你说话的地方!”

    王上咬了咬牙,沉声说道,“是。”

    太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轻哼了声,再次看向小鱼儿,“跪下回话!”

    “……”

    蓝羽姬见她站着不动,悄悄伸出手拽她,用气声说道,“快跪下!快点!”

    “来人!让她给本宫跪下!既然不动规矩,那今天就好好学学什么是规矩!”

    话音刚落,几个侍卫就大阔步的朝她走过去,小鱼儿只觉得身后一股力道,将她使劲一推,她就跪倒在地上。

    小鱼儿的姿势很不雅观,整个人狗吃屎似的趴在地上,双腿蜷缩在后面,形成一种很诡异的弧度。

    年纪小的那个女孩,噗嗤笑出声。

    太后扫了她眼,顿时偃旗息鼓。

    小鱼儿心中有数,明白太后是整个王宫里最厉害的狠角色,她从地上爬起来,跪好。

    太后对于她的反应,稍稍满意,“你怎么证明,你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小鱼儿看向蓝云泽,哂笑,“他们说我的后背上有胎记,胎记的形状就是你们要寻找的,所以断定我就是。”小鱼儿耸耸肩,“说不定你们弄错了。”

    “那就检查检查!”

    小鱼儿被几个女婢,用力的拖走了,她们听从吩咐,蛮横的检查她的身体,不多时,结束后又把她送回来。

    其中一个女婢,恭敬的回话,证实她的后腰正中央的确有个符合的胎记。

    “那又如何?”太后申请不屑,“我们王族的血脉,不止她一个人身体里流淌着,如果不能通过考验,仍然不具备争夺王位的资格!现在你们既然认定她是你们的女儿,那就先按照王族的规矩来吧!”

    这顿饭吃的不是滋味。

    小鱼儿空着肚子来,又空着肚子回去,蓝羽姬看她面色不悦,只能小心翼翼的陪伴其左右。

    到了芳华宫,蓝羽姬让人准备好晚饭,和小鱼儿共同吃了点。

    她知道她如今心事重重,于是主动说起有关于太后的事情。

    和小鱼儿推测的一样,太后虽然现在不掌权,但是一旦她决定插手某件事,就是绝对的权利。

    北楚国之前,其实并不好战,但是北楚国的资源相对匮乏,随着人口的激增,导致内部产生了不少矛盾。内部矛盾激化,民众情绪崩溃,北楚曾经一度陷入相当混乱的局面。

    当时就是太后,动用了手头的士兵,杀出来一条血路,之后又是太后,教导当今的王上,主动出击,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北楚国好战。

    他们之所以战,是为了资源,更是为了捍卫。

    “所以面对太后,不要乱来。”蓝羽姬说,“这应该是个开始,既然她发话让你留下来,你就不要再想着回到大梁,即便是你没有通过考核,夺得王位,也不要再想着回到大梁。”

    “所以?”小鱼儿问。

    “你最好搞清楚状况。”蓝羽姬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回去,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你需要仔细考虑。”

    他真的是容逾安。

    蓝羽姬走了,小鱼儿彻夜未眠。

    她躺在大大的床上翻来覆去,心里想的都是容逾安。

    或许蓝羽姬说的是对的,她现在被太后盯上,一举一动都会被知道,与其冒险,不如留下。

    她开始接受所谓的王族教育,不管是从看书写字,还是骑马射箭,太后总会让她变着法的学习新玩意,然后和其他子女进行比赛。

    小鱼儿起初对那些骑马射箭,完全陌生,表现的也十分糟糕,王后有心去求情太后,然而却被一并惩罚。

    没有退路,会让人变得一往无前。

    小鱼儿更加拼命,更加努力,太后对她的态度,虽然还是不冷不淡,但总不会拼命的挑剔。

    后来,王上渐渐地给予她去办一些任务,小鱼儿逐渐认识到,这是给了她争夺王位的自个。

    可惜的是,她并没兴趣。

    一年前开始,精神矍铄,身体健康的太后,忽然感染风寒,卧病在床,之后太医齐心协力,却依旧是不死不活的。

    人一生病,就没有什么精力去管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太后整天醉心于问道求药,在春宁宫里招了一大堆术士,沉醉炼丹以求长命百岁,搞得皇宫里面乌烟瘴气。

    王上曾经劝阻过好几次,但太后实在太害怕死亡,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

    最后忍无可忍,王上下令软禁太后,没有他的命令,太后无法走出宫殿。

    权力渐渐回归到王上手中。

    转眼,三年已过,小鱼儿今年十六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