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59章 想你的时候就数星星

贵州快3开奖结果

    有时清醒,有时迷茫,有时勇敢,有时胆怯。

    面对着小鱼儿,容逾安体验到了复杂的情绪。

    心里藏着很多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似乎从哪里说起,都太突兀。

    最后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在小鱼儿临走前的晚上,他待在她房间里,两个人相对无言的,一起沉默了一个时辰。

    容逾安头一回厌弃自己。

    他把脑袋埋在被子里,使劲的捂住,越想越崩溃,怎么都睡不着。

    到了后半夜,那种焦灼的感觉,越发强烈,容逾安猛地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

    他使劲儿用手揉了揉脸,长叹口气,走出房门。

    门外月色朦胧,那层层叠叠的云将月亮遮挡住,只剩下斑驳的影子,容逾安注意到,夜幕漆黑磅礴,那挂在上面的星星,璀璨夺目。

    就像是…小鱼儿的眼睛。

    如此想着,内心竟然缓慢的平静下来。

    他就地坐在小鱼儿门前,斜前方正好能够看见迷人的月色,近乎贪婪的看着那些星星,一个两个三个……

    不知不觉,他睡着了。

    约莫过了片刻,房门从里面轻轻打开,小鱼儿抱着一床薄被子,头发松软的垂在身前,看着睡着的容逾安。

    她目光中闪过一抹情绪,被睫毛遮住。

    小鱼儿轻手轻脚,把棉被搭在容逾安身上,直到她离开,他都没有醒来。

    明明是做了件好事,等她重新躺下时,心却砰砰的跳。

    好紧张。

    小鱼儿最近心里藏了心事,加上明天又要回北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胡思乱想,其实没怎么睡着,她听到容逾安的房门拉开,听到他的脚步声停留在她门前,听到他就地坐下,听到他睡过去时平缓的呼吸声。

    她抿紧了唇,闭上眼睛,不知为何,心中多出了几分安然。

    第二天一大早,容逾安醒过来,看到被子先是愣了下,等判断出来是小鱼儿给他盖的,唇角又止不住的上扬。

    他没有归还被子,而是直接抱着回了自己房间。

    郑重其事的把被子放到自己床上,又把先前盖得那套,丢进柜子里,容逾安对着大床痴痴的笑了半天,才慢腾腾的去洗漱。

    小鱼儿今天出发去北楚。

    蓝云泽和蓝羽姬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反正容逾安看到二人的时候,留意到他们的发梢上还带着早晨的寒意。

    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鄙夷,还挺积极的。

    小鱼儿的东西早就收拾的差不多,一大早起来,只剩下让下人一箱又一箱子的装车就行了。

    她梳妆打扮完毕,走出来,和众人在一起随便聊着,很快就该出发。

    容玄和方朵朵都来送行,小鱼儿眼眶始终噙着泪,看得大家鼻头泛酸。

    她上前抱住方朵朵,在她怀里撒娇似的哼哼几声,方朵朵抚摸她的长发,温柔的道,“去吧。我们都在家等你。”

    小鱼儿退出来,看向一旁的容玄,深吸口气,甜甜的叫了声爹爹。

    席煜和蔺静也来了,他们之前出门游玩去了,得到消息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蔺静握着小鱼儿的手,感慨不已,“记得当时刚见你那会,你还是个三岁的黄毛丫头,如今时光荏苒,转眼都成了这么大的一个姑娘。这回出门,要照顾好自己,遇到什么事情,不要慌,慢慢处理,把该说的话好好说,因为……”她笑,“这样以后才不会后悔。”

    相比较蔺静的煽情,席煜从今早赶回来后,脸色就一直不爽的沉着,周身的低气压摆明了生人勿近。

    他情绪很不好。

    但小鱼儿知道,席煜对谁凶,都不会凶她。

    她笑着走过去,朝着席煜张开手,清冷的男人伸手将她勾在怀中,紧紧一抱,淡淡的道,“去了北楚国别怕受欺负,我已经通知过,北楚国境内的所有店铺,都是你的,缺钱花了,受了欺负,你只需要去随便一家店知会一声,爹爹自然会赶过去帮你出气。”

    “席煜爹爹真好!”小鱼儿讨好的道。

    只是可恶的,明明都不是煽情的话,她的眼泪却不争气的往外流。

    她深吸口气,抓住席煜的衣角,小孩子似的胡乱往上蹭,然后转身离开。

    蓝云泽客客气气的说着场面话,小鱼儿则是在婢女的搀扶下,坐进了马车。

    就在离别之际,只闻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哒哒的赶过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过去。

    看清马背上的人,小鱼儿惊呼道,“子祈!”

    萧子祈上次在赏花大会上和珍妃达成协议,要娶小鱼儿为妻,珍妃没有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告诉他,只要他今后照她说的办,在小鱼儿的事情上面,她可以让步。

    赏花大会之后,珍妃派他去处理件事情,萧子祈办成之后,正优哉游哉的慢腾腾往回赶,打着在路上买点小玩意送给小鱼儿的玩意,结果才听人说,容府的小姐其实是北楚国的公主。

    等他反应过来,又惊又喜,说不出的复杂情绪,但第一时间往京城赶总是不错的。

    回程的路上,自然又听到了不少版本。

    隐隐约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摸了个差不多。

    在得知小鱼儿要返回北楚,萧子祈当然想要回来见她一面。

    马儿嘶鸣着生生停下,萧子祈迫不及待的丢下缰绳,直接跳下来。

    长时间的奔波,他的腿麻痹不受控制,险些跪下来,容逾安站旁边扶了他一把,萧子祈感激不尽的看着大舅子。

    “鱼儿!”

    萧子祈来到马车前,“我来晚了,但好在赶上了你离开。”

    小鱼儿点点头,笑弯了眼,“嗯,谢谢你来。”

    “说什么谢谢啊!”萧子祈闹了个大红脸,手足无措的站在跟前,“不用说谢谢!我…我想来见你…”

    说出这些话,让他似乎很难为情。

    他一直不敢看她的眼睛,忽然想到自己一路回程,一路搜刮到的有趣小玩意,全部都献宝似的给她看,“鱼儿,这些都是我去外面办事淘到的宝贝,你看看多有趣儿,你看看这个,口哨子,做的小巧又别致,还是一朵花儿的形状,喜欢吗?还有这个…这个面具,卖给我的人说这是嫦娥,我觉得鱼儿你就是仙女,你戴上这个一定很好看……”

    萧子祈无视别人的眼光,一件又一件的摆给她看,一共有二十多件。

    凡事总有结束。

    他介绍完最后一件,始终低着头没有说话。

    小鱼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送的东西我真的很喜欢,我会好好保存他们的,等我想你的时候,就把他们拿出来看看。”

    “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萧子祈闷闷的问。

    他尽量不去提那件事,但那件事就正在真实的发生,这种内心的煎熬,这种清醒的自我欺骗,看起来又蠢又心酸。

    小鱼儿沉吟了下,进到车厢里,过了会拿出来一个软萌的手工布偶,她自己做的玩偶娃娃,“这个送给你,想我的时候,你就看这个,好吗?”

    萧子祈生怕她拿回去,赶紧收下,片刻后,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那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回来的时候,我就回来了。你要好好生活啊,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再一起。”

    “好。”

    到了启程的时间,蓝云泽这回铁面无私的催促着大部队前进,再任由每个人都上来许久一番的话,恐怕到了明年都回不到北楚。

    车队浩浩汤汤的离去,街道两边的百姓,一个个点着脚尖往里探。

    所有的人沉默不语,目光追随那道远去的背影,一样的怅惘,一样的舍不得。

    容逾安最先转身离开。

    他回了房间,脱下那身贵公子的衣服,换上骑装,脚步不停的走到马厩,牵了他最常用的马儿,飞驰着冲出后门。

    容逾安前脚刚走,后脚就有小厮来跟容玄汇报,“少爷骑着马追出去了。”

    “暗中保护他的安全,等到了北楚国边境,他自然会回来,别让他发现你们,等不得已的时候,再现身。”容玄下令。

    他不阻止,是因为他觉得,这样的感情没什么不好。

    容逾安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他逐渐成熟,逐渐坚定,知道想要的,知道能要的。

    在最青春的年纪,他拥有这样诚挚又炽烈的感情,不管以后怎样,至少这一刻,所有怦然心动的瞬间,所有一眼万年的刹那,都是美好的。

    不要再说小孩子不懂感情了,小孩子的感情有小孩子感情的美好,成年人的感情有成年人世界的可贵,一味严格的压制,不如正确温柔的引导。

    他坚信他的儿子,不会逊色,坚信他会为了爱努力优秀。

    小鱼儿的离开,不一定是坏事。

    至少让彼此都清醒,认真,苛刻,冷静的审视这段感情,想清楚弄明白,才能继续同行。

    小鱼儿对容逾安所做的事情,全然不知。

    她看手心的纸条,已经看了半天,久久的发呆。

    纸条是容逾安给她的,在她转身上马车之前,他飞快的塞给了她。

    上面会写什么呢?

    小鱼儿深吸口气,与其胡思乱想,不如打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