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58章 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容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严肃过了,所有的仆人都主动的离开。

    方朵朵端坐在高位上,身旁是容玄,正闲散的把玩着她的手。

    小手嫩滑,她不知道是怎么养的,明明三十多岁的女人,一双小手能掐出水来。

    他爱怜不已,情不自禁的把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口。

    方朵朵眼刀立刻刮过来,阴冷冷的瞪他,小声的道,“正经点!”

    容玄无语,他正经啊,哪里不正经了,饶是腹诽不已,还是规矩听话的坐直了身子。

    他看向正厅站着的两个人。

    小鱼儿在前,容逾安在后,清浅留恋的目光,紧紧的黏在她身上。

    他们都知道,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但没人开口,总不是个办法,容玄端过茶杯,轻轻的抿了口,徐徐说道,“鱼儿,你把全家都叫到这里来,现在可以说事情了吧?”

    气氛尴尬,方朵朵担心太过于生硬,忙笑着打哈哈,“我们鱼儿也长大了呢,如今站在这里,亭亭玉立,美艳的当真让人挪不开视线。”

    小鱼儿笑着点点头,乖巧的行礼,“爹爹,娘亲。”

    她半侧过头看着身后的容逾安,同样的口吻,亲昵中多了点不同的意味,“哥哥。”

    所有人的实现,都落在她身上,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今天请大家到这里来,是有关于我的身世。”小鱼儿话音刚落,自己先跪在地上,结结实实,郑重其事的磕头道,“这么多年来,谢谢爹爹和娘亲的悉心照顾,谢谢你们将我视如己出,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还要谢谢哥哥,帮助我,呵护我,鼓励我,我所成长的过程里,你是最浓墨重彩的那一笔。”

    “爹爹娘亲没有隐瞒过鱼儿的身世,讲心里话,鱼儿曾经因为身世,因为被抛弃,而感到怅惘,感到迷茫,感到沮丧和多余,是你们用爱包容了我,喂养了我,让我能够身心健康的成长至今。鱼儿多么希望能够一直陪伴在爹爹娘亲左右,但鱼儿如今得知了,身世的真相,甚至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寻得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她情绪激动几分,又立刻补充,“鱼儿想要回去,不是急着去相认,只是…”

    泪无声的流下。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哽咽着继续道,“只是想去问上一问,看一看。”

    “想去看一看这个世界上,生我的人,长什么样子。”

    “鱼儿此去,少则数月,多则一年,希望在这段日子里,爹爹和娘亲能够照顾好自己,能够日夜好梦,一切顺利,希望哥哥也能学有所成,心想事成。等鱼儿回来之后,再守在爹爹娘亲身边以尽孝道。”

    少女柔软而温和的嗓音,像是春日的暖阳,她知书达理,她礼貌文静,她清楚所有的道理。

    谁能不心疼?

    谁能不尊重?

    容逾安昨晚彻夜未眠,想到许多挽留的说辞,可在她之后,那些话都显得太过于自私,让他没有勇气说出口。

    他偏过头,外面春日和煦,枝头挂着三两只鸟儿叽叽喳喳,柳树抽出新枝,嫩绿的芽软绒绒一片,时不时的有微风吹过,吹散了一池的春水。

    容逾安看不见,小鱼儿决定离开的时候,他就变得,只关注她的归期。

    整个容府上下继续日复一日的生活,发生过什么,都飘渺的像是梦境一般。

    府上女婢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每天方朵朵开始率领她们,帮小鱼儿收拾行李。

    女婢们再府上做的时间都比较久,相当清楚潜规则,不该问的绝对不问,众人忙碌了有差不多两天,小鱼儿房间里面堆满了大包小包。

    容玄命木匠赶工做出来不少木箱子,花式各自不一样,命下人把小鱼儿的包裹都丢进箱子里。

    隐隐约约之中,大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

    他们心中暗暗猜测,却是从来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很快,这天早晨,容玄早晨上朝去之后,久久没有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身后带着一堆人。

    一堆人里面,有蓝云泽和蓝羽姬,以及宫里面来的公公女婢。

    方朵朵带着容逾安和小鱼儿,忙赶到前厅来。

    刘公公举起圣旨,瞬间哗啦啦的跪了一地的人。

    容逾安抿着唇,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来的比他预想的还要快。

    实际上,无论圣旨什么时候送过来,他都觉得太快了,他和小鱼儿在一起的时间太短暂了。

    圣旨宣告的是小鱼儿的身世,并表示北楚国的国王和王后,十分关心这件事的进展,既然已经找到了流落民间,尚且活着的公主,应该尽快返回北楚国才是。

    刘公公把圣旨送到容玄手中,语重心长的道,“王爷,皇上说明日启程,有劳您府上今晚忙碌一番了。毕竟这件事影响到咱们和北楚的关系,如今两国都不宜再产生任何冲突,切记和平为主,小心行事才是。”

    “公公您慢走。”容玄招呼下人,亲自护送刘公公等众人离开。

    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容玄虽然在政事上,多是蛮横强硬的态度,但对待政事,又岂能和对待自己家人一样?

    尊重小鱼儿,是他们达成的共识。

    容玄和方朵朵,叮嘱了小鱼儿两句,见还有蓝云泽在场,点头先一步离开。

    自从上次容逾安和蓝云泽打架过后,都是第一次相见。

    如今仍能猜出,蓝云泽那晚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他容貌不错,仿佛天上的冷月,又如高岭之花,只是眼前的高岭之花下巴上,有一块明显的淤青,影响了他的形象。

    小鱼儿敛下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颔首过后,就打招呼说要离开,“我还有一些东西要收拾,行程匆忙,暂时不陪王子和公主了。”

    “鱼儿!”蓝羽姬在身后叫住她,“叫什么王子和公主啊,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这下可是亲姐妹了,你再称呼王子和公主,岂不是见外?”

    小鱼儿没回话,也没点头,场面看起来即将冷场,但蓝羽姬手段活络,她抢着挽住小鱼儿的胳膊,“走走走,我帮你一起去收拾行李,让他们两个男子在这里说话吧!”

    蓝羽姬太热情,招架不住,两个人一起离开。

    蓝云泽对于留下没什么兴趣,跟在身后说道,“我也去帮鱼儿妹妹。”

    他本是要走的,结果衣袖被人抓住,扭头再度和容逾安的视线对上。

    蓝云泽一下就笑了,无语又挑衅的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有事说事,没事的话,别挡着我路,本宫不想再跟你动手!”

    “路上照顾好她。”容逾安淡淡的道,“别打她的主意,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你有别的什么想法,别怪我……”

    “打住。”蓝云泽似笑非笑,目光却像是淬了毒一样,阴凉,冷酷,“我能有什么想法?那是我亲妹妹,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样?连妹妹都不放过?”

    容逾安想到这里,原本严肃的脸上,忽然一怔,紧接着十分迅速的又乐了,他舌尖低着后槽牙,过会轻轻的抿了抿唇角,“你提醒了我。”

    “什么?”蓝云泽看他表情变化,觉得他有毛病。

    容逾安靠近他,道,“她如今的身份,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她。”

    “你!”蓝云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固执,“你居然还想着这件事!”

    容逾安没接这话,转身往回走,“保护好她,她要是少了根头发丝,我要你的命。”

    圣旨传达下来后,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几乎所有和容玄交好的,和方朵朵交好的,甚至还有小鱼儿在学堂里的同期,都纷纷上门拜访。

    容府陷入了一种空前的热闹和忙碌。

    一直闹到第二天下午,才总算清净了会。

    容逾安送走了最后一批登门造访慰问的贵宾后,转身往回走。

    他到了门前,目光却是看着对面的房门。

    两个人的话很少了,小鱼儿大部分开始待在房间里,尽量避免和他的碰面。容逾安不知道她是在生气,还是在躲着他,但只要她不想看见他,他就配合她。

    只是……

    他抬头看,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即便时不时有几朵层叠的云,从它面前飘过,它依旧那么高高的悬挂着,不惹一点尘埃。

    明天一大早小鱼儿就要离开,去到北楚,在那个地方,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

    越是这么想,容逾安心中的情绪就越是控制不住。

    他脑门一热,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敲开了她的房门。

    小鱼儿站在面前,仰着头看他,疑惑又乖巧,“哥哥?”

    “嗯。”容逾安点点头,“我来跟你说说话。”

    “……哦。”生疏的对话,别扭的氛围,容逾安自然有所察觉,但他不能退缩,不能后退,硬着头皮的道,“我能进去坐坐吗?”

    “啊?”小鱼儿像是没听到他说话,猛然对上他的眼睛,才赶紧点点头,“哦哦,哥哥你进来吧。”

    她给他倒了杯茶,又端来了一些小点心,处事乖巧而礼貌,让人挑不出问题。

    容逾安和她面对面坐着,看着她,嘴巴张了张,又低下头,闷闷的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