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52章 小鱼儿的身份

苹果彩票快乐赛车注册官网

    萧子祈听说容逾安邀请了蓝云泽,不请自来。

    他身为七皇子,既然来了,断然没有不招待的道理。

    容玄命人准备七皇子的餐具,他风风火火的来到正厅。

    其余一众人,对他行礼,萧子祈也不以为意,“免礼!”

    他来到小鱼儿跟前,满脸喜气洋洋,“小鱼儿,过段时间我母后在宫里举行赏花大会,已经邀请了你,约莫明个就把请帖送过来了,到时候你一定要记得去!”

    萧子祈笑起来,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帅气潇洒,肆意飞扬。

    小鱼儿见到他,嘴角笑起来,听到消息后,不由自主的紧张,“赏花大会?我去了之后,需要做什么呢?”

    “什么都不需要做。”萧子祈眨眨眼睛,“有我在,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说着,他看小鱼儿那虚心可爱的模样,只觉得心都软了,想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就在这时候,容逾安走过来,拍掉他的手,长臂一伸,将小鱼儿的肩头搂在怀中,半拥半抱着带她落座。

    萧子祈笑脸成了哭丧脸。

    得。

    完了。

    似乎又惹了大舅子不开心。

    好在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容逾安落座后,在容玄的招待下,所有人都坐在了座位上。

    婢女上菜,菜色丰盛,气氛和谐。

    容玄举杯,和大家共饮,之后便宣布开宴。

    蓝云泽客气的跟容玄道谢,容玄坦然接受,在众人吃的差不多之际,他忽然看向蓝云泽,笑眯眯的问,“王子,这番前来辛苦了吧?”

    蓝云泽知道,这话是对着自己说的,点了点头后轻笑,“辛苦说不上,但路途遥远,奔波的确有点劳累。不过大梁国的民风淳朴,京城繁华,非我们北楚可以比的上的,此番前来,云泽收获不少,开了眼界。”

    “你们北楚如果不是把所有的民脂民膏,都用在四处征战上面,京城的繁华程度,想必应该和我们大梁不差上下。”容玄不客气的道。

    在场的人都听到出来,这是在嘲讽。

    嘲讽北楚国好战。

    蓝云泽听完后,微微一顿。

    在来大梁国之前,就听过无数次容玄的名字。

    上个月还遗憾,没有亲眼见到容玄本人,如今见到,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

    猖狂、矜贵、傲然。

    那种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息,让人无法无视,更无法抗拒。

    这种明晃晃的挑衅,大概也只有他能在这种谈笑声中,慢悠悠的笑着说出来。

    强悍的气场,的确让人不由得折服。

    蓝云泽笑了,“早就听闻过是,大梁玄王爷语不惊人死不休,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顿了顿之后,他又说道,“的确,我们北楚国,早前的确是花了太多的精力和财力在四处征战上面,至于惩罚,您也看到了,民不聊生,血流成河。正是意识到这样下去不好,所以父皇决定洗心革面,此番派我前来,就是为了和大梁和亲,希望能够永结秦晋之好,保你我两国的长治久安。”

    场面话容玄听得多了,还是头一回听从十多岁的孩子口里说出来的。他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落在蓝云泽脸上。

    片刻后,淡淡的收回,不着痕迹,“希望如此。”

    坐在容玄旁边的容逾安,捕捉到他的话,继续往下顺着说,“既然是来和亲的,为什么这么久了,并没有见到王子和公主的任何动作呢?难不成我们大梁的好儿郎,公主和王子,竟然没有一个能够看得上的?”

    “并不是。”蓝云泽回答,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容逾安,“容少爷是等不及了吗?”

    他等不及什么?

    容逾安嗤笑一声,不置可否。

    蓝云泽呛了容逾安,成功的把他怼的不说话之后,莫名有了一种得意感。

    其他人都不是很懂,只是觉得蓝云泽的表情转换,有点奇怪。

    “我只是想知道,王子您和公主,都看上了谁?”

    “我都喊你一声大舅子,你说我看上的是谁?”

    容逾安下意识的看向小鱼儿,小鱼儿微微一愣,触及到那双幽深的眼睛,两片红云从耳朵根一直红到了脸颊。

    他笑了笑,正要开口,却被容玄打断了。

    容玄本不想出声提醒的,但是眼看着话题要跑偏,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聊,都不是他想要听到的,只能及时的引导话题,“小鱼儿年纪还小,暂时不考虑这些问题。”

    “……”

    “……”

    蓝云泽和萧子祈,顿时成了鹌鹑。

    未来的岳父大人都发话了,谁也别想翻天。

    这顿饭在容玄开口之后,就吃的相当没有滋味。

    吃过后,蔺静拉着方朵朵说了会话,直到两个人都有点犯困,才分别。

    席煜带着蔺静离开后,容玄让人送方朵朵回房,特意留下了蓝云泽。“安安,先招待一下公主。”

    小鱼儿正和蓝羽姬聊得热火朝天,闻言后甜甜的回答,“爹爹放心,小鱼儿会把公主招待好的!”

    “好,小鱼儿真乖。”席煜笑着回答。

    容玄这才带着容逾安和蓝云泽,一同进了书房。

    房间里容玄坐在书桌后,蓝云泽坐在软塌上,只有容逾安站着。

    容逾安亲自倒好茶,退到一旁。

    容玄这才开始说话,“王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容玄也不是喜欢绕弯的人,我听说你这次来我们大梁,可不单单是为了和亲而来,而是有别的目的。”

    蓝云泽一怔,笑道,“哦?玄王爷道听途说的吧,我们远道而来,正是为了和大梁和亲,不然还能有什么目的?”

    “王子执意要装傻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了。”容玄噙着一抹笑,但是目光却森然如刀,“王宫中少了的,究竟是小王子还是小公主?”

    “……”

    蓝云泽虽然心思深沉,但到底年纪轻轻。

    在容玄跟前,那点心思完全不够看的。

    随着年纪的增长,容玄如今的手段越来越直接果断,他靠坐在椅子上,就那么看着他,不藏着任何情绪,“我问你答,不然可能今天走出王府,都有困难。况且,本王在大梁的身份地位,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愿意帮你,那么再难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如果我不愿意,那么再简单的事情都会困难重重。”

    蓝云泽心中一惊。

    虽然这话的确十分猖狂,但是,蓝云泽知道,容玄说的是真的。

    他看着他。

    容玄的眼睛,似乎能够看穿一切。

    蓝云泽叹了口气。

    知道凭借自己如今的能力,是远远不可能玩的过容玄的。

    他老实的点了点头,“和亲是其次,主要是来找人的。既然玄王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想必私下里已经做过功课了。我们丢了小王子,如今小王子应该有七八岁,该找的地方,基本上都找过了,只有皇宫这边,还有各位王爷的府上,还没有找过。”

    “哦?”容玄继续问,“王子,您再好好想一想,您丢到是王子还是公主?”

    “……”蓝云泽道,“小王子。”

    容玄嗤笑,不留情面,“那既然如此,三年前丢的,如今应该有七八岁,那么麻烦王子把小王子的模样给画下来吧,不然的话,就算是本王想要帮你,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蓝云泽蹙眉,便听到容玄继续道,“小王子五六岁的模样,难不成您记不住了?”

    根本不是记不住,而是根本不知道。

    蓝云泽从一开始就在说谎。

    他们要找的,不是小王子,而是小公主,小王子也不是三年前走丢的,而是在十年前就丢了的。

    整个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样的。

    在十年前的一个冬天雪夜里,当时的北楚和另一个叫做豋的国家,正打的火热,到处都是战火纷飞。

    不凑巧的是,当时的北楚往后有了身孕,偏偏在打了败仗撤退的时候,羊水破了,孩子要出生。

    没有办法, 只能找到一个山洞里生孩子。

    孩子生下来之后,带着走了一段路,但是由于当时到处都是追兵,败仗之后狼狈不堪,大人逃命尚且艰难,更不要说带着一个孩子。

    有时候隐匿行踪,孩子大半夜哭起来,要的是所有人的命。

    王后王上逼不得已,只能把孩子丢掉。

    就随手丢在了大雪地里。

    后来,撤退成功,他们回到了北楚,王后始终不能忘记,那个被丢在雪地里的孩子。

    她派出私人护卫,出去寻找那个女婴。

    然而女婴早已不知所踪。

    王后知道,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这些年却没有放弃过寻找。

    久而久之,似乎这成了一个执念。

    “整整十年,都没有找到,就在我们以为,这件事就要以这样作为结局的时候,王后有天晚上做梦,说是又梦到了雪地里的那个女孩。梦到她还活着,梦到她说她在大梁,王后如同着了魔咒,找到大王,一定要来大梁寻找。”

    “所以才有了你们和亲这一出?”容玄问。

    “正是。”蓝云泽一五一十的道,“就是因此,我们才来到大梁,我们不介意在大梁多待,只想要能够找到当年的那个女婴。”

    说到这里,其实很多事情,都差不多明了。

    没有想到,当初容逾安随手捡回来的女婴,居然有这么显赫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