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51章 不小心走错了房

广西快3网上投注

    小鱼儿一直没说话,容逾安没有催促。

    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呼吸很浅,谁也不打扰谁。

    到后来竟然都睡了过去。

    这一夜了无痕迹,和往常无数个夜晚一样,安静又平和。

    第二天等小鱼儿醒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容逾安的身影。

    她长长的舒出口气,轻松许多。

    洗漱过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稚嫩褪去,多出几分独属于少女的妩媚。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不单单是容逾安长大了,她同样也长大了。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容逾安说的那番话。

    小鱼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暗暗告诉自己不要乱想。

    去给容玄和方朵朵请了早安,一起用早饭的时候,始终没有看见容逾安的身影。

    按照以往,小鱼儿总要问上一问的,然而今天,她吃饭的时候更加乖巧。

    甚至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方朵朵朝着容玄看了眼,两个人视线相撞,都没有开口。

    吃过饭后,小鱼儿告辞,回到自己房间,心里头乱糟糟的。

    她没有看见容逾安,止不住的担心,因为情感没有发泄的出口,那些担心竟然变成了胡思乱想。

    关于男女之间的感情,小鱼儿没有遇到过,平时也没有想过。

    容逾安的告白,太过于直接,就算是她想要装作不懂,都不大可能。小鱼儿以前,在乎容逾安,但是,是那种亲人之间的在乎。

    从没有想过……

    她烦躁的挠了挠头发,既然什么都想不通,不如不想。

    只是哥哥到底去哪里了呢?

    一连三天,小鱼儿都没有看见容逾安。

    容玄和方朵朵不会提起他的去处,小鱼儿觉得问出口莫名会难为情。至于容逾安到底去了哪里,还是不知道。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她悄悄的去了容逾安的房间。

    房门只需要一推,就打开了。

    天色昏暗,房间里的光线暗沉沉的,小鱼儿走进房间查看,没有找到人。

    她叹了口气,正愣愣的发呆之际,房门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小鱼儿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方向就是朝着这边走来的!

    怎么办!

    小鱼儿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躲起来。

    时间紧迫,几乎来不及思考,视线所及,看到了床上的一团被子,小鱼儿赶紧麻溜的爬上去,用被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

    刚刚躺好的同一时间,房门从外面打开。

    容逾安进到房间里,环视一周,清淡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他看见了那张床。

    还有被子下面露出来的衣角。

    衣角的布料和颜色,容逾安都很熟悉。

    小鱼儿?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三天出远门,是为了帮助父亲调查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还是和北楚国的来访者有关。

    他那会正在和小鱼儿,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关系中。

    本想告诉她,后来看她睡得那么香甜,又害怕她一睁开眼,对着自己便是那种冷冰冰的态度,索性闭上了嘴巴。

    没想到,三天后回来,居然在自己的房间,看到了小鱼儿。

    容逾安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看小东西,似乎是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存在,那么容逾安就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坐在了椅子上。

    喝了杯茶,叹了口气。

    眼睛定定的看着床上的女孩。

    她的姿势有了变化。

    容逾安笑了,站起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两个人立马大眼对小眼。

    “哥……哥哥!”小鱼儿意外的叫道。

    容逾安嗯了声,微微眯起眼睛,“小鱼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小鱼儿着急,一着急她的脸颊就会变得红彤彤的,眼睛更是水汪汪的看着他,“我…我不小心走错了房间!”

    容逾安不拆穿她,长长的哦了一声,表示了然, “我们的房间,确实容易一不小心就走错。”

    “嗯!”小鱼儿重重的点头,“那…哥哥,我回去了!”

    她说完,还不等容逾安回话,就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容逾安笑了笑,修整一番,去找容玄。

    容玄在书房等他。

    推门进入,容玄正坐在桌子上面,低头看卷轴,容逾安请安过后,他才抬起头。

    父子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少了年轻时候的亲昵。

    容玄教给容逾安的东西很多,但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变得寡淡了。

    “阿爹。”容逾安道,“你让我去查的东西,有了些眉目。”

    “说说吧!”

    容玄三天前,让容逾安去调查的事情,是跟蓝云泽还有蓝羽姬有关的。

    虽然名义上是来和亲的,但对方在这里住了差不多有一个月,除了之前绕着京城游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社交活动。

    这就显得很奇怪了。

    一般来说,前来和亲的,在婚配还没有定下来的时候,是可以开展一些社交活动,比如说赏花啊,吟诗大会啊,来增进一下感情,顺便可以在众多的青年才俊之中,多挑选一番。

    因此,蓝羽姬的什么都不做,就显得让人起疑。

    容玄让查的,就是蓝云泽和蓝羽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容逾安收买了蓝云泽府上的一个丫头,从丫头的嘴里,得到了一些消息。

    丫头知道的并不多,只是道听途说。

    容逾安询问过后,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便亲自去了一趟北楚国。

    他带了几个人,乔装打扮过后,到了北楚,潜入皇宫,劫持了一个有了品阶的太监。

    太监既然能够在宫里面,混到一定的地位,自然是圆滑的。

    询问时候,他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就是没有一点有用的。

    容逾安最后冷然,让人对太监动刑。

    宦官就是宦官,身上全是软骨头,还没招呼两下,就全部招了。

    原来蓝云泽和蓝羽姬二人来大梁,其实是为了寻亲。

    寻亲所寻的人,是和皇室的一个秘密有关。

    说是北楚国的当今王后,三年前丢了个小王子。

    那小王子丢失那会,约莫只有三四岁。

    王后一直派人寻找,奈何一直没有结果。

    在北楚国找了有两年年多,都没有任何线索,王后于是便派人到大梁国内找。

    结果大梁国内找了又一年多,还是没有找到想要找到的人。

    他们怀疑小王子是在大梁的皇宫里,于是这才派人过来和亲。

    和亲不是真正的目的,找人才是。

    容逾安将这一切,告诉容玄,容玄顿了顿,脸色沉寂的抿了口茶,然后问容逾安,“你觉得这件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孩儿觉得,应该不在皇宫之中,我们大梁的皇宫之中,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进的来的。”容逾安分析着,“更何况,如果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更容易引人注目,不会轻易放行。”

    容玄忽然笑了,“错了。”

    “错了?”

    容玄招了招手,让容逾安走到他身边。

    “我跟你说个计划,你就按照这个来。等明天看了对方的反应,我们再做商定。”

    容逾安一头雾水,“好。”

    容玄让容逾安把蓝云泽和蓝羽姬明天请到府上来,说是要从他们的嘴里套套话。

    至于别的什么,容玄没有过多的交代,只是让容逾安注意观察。

    之后容玄就让他退回来了。

    容逾安往回走,不知道怎么忽然之间,容玄对蓝云泽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他现在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寻找小鱼儿的身世。

    如果找不到,在她及笄之前,他也要想办法,让她和容府脱离关系。

    只有这样,他再追求她,再娶她,才能让她被世人接受。

    想着想着,已经到了房门口。

    容逾安看看自己的房间,又朝着小鱼儿的房间看去,略一沉吟,做了决定。

    他进了小鱼儿的房间。

    小鱼儿还没睡,于是两个人,他站在床边,她躺在床上,四目相对,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小鱼儿先开的口,“哥哥……”

    “嗯?”容逾安笑,“不好意思,哥哥一不小心就走错到了你的房间。”

    “……”这个借口,她在前不久就用过。

    小鱼儿笑的尴尬,瘪了瘪嘴之后,道,“哥哥,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小鱼儿也要睡觉了。”

    “我们一起。”

    “不……不行!”小鱼儿低呼,“小鱼儿睡相很不好…哥哥你还是回去吧!”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容逾安就喜欢逗她,他更不喜欢她的到处逃避,于是自顾自的爬上了床,规规矩矩的躺好,“一起睡吧。”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小鱼儿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看了他大半天,眼睛就没睁开过,知道容逾安是铁了心要和她一起了,小鱼儿无语的叹了口气,只能这样。

    怎么忽然觉得,哥哥幼稚了许多呢?

    隔天,小鱼儿醒来后再度发现容逾安不见了。

    她习以为常,洗漱过后,被通知说,蓝云泽和蓝羽姬来府上做客,小鱼儿欣喜,多日不见,连忙颠颠的跑去。

    容玄和方朵朵也在,不仅如此,就连隔壁的席煜和蔺静都来了,还带着他们家的孩子。

    小鱼儿依次乖巧的问好行礼,站起身时,听见门口,萧子祈爽朗的笑声,“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