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47章 我对你不好奇

上海快3网上投注

    容逾安微微一怔。

    他在思索着小鱼儿说的话。

    本来还有点好奇,为什么在迎接北楚国的使者来访时,特意让他去做这件事。

    按道理来说,实在不应该。

    大梁国有接待使者的官员,他甚至连个官位都没有混的上。

    原来,是隔着这么一层意思。

    想要给他赐婚吗?

    容逾安勾了勾唇,他不太想同意啊。

    对面小鱼儿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眉头更是浅浅的皱着,看起来很是担心的样子。

    容逾安忽然间笑了笑,“小鱼儿是在担心我吗?”

    “当然!”小鱼儿道,“那北楚国的公主,哥哥都没有见过面,更是不知道性情是否相合,人生的大事,怎么能够如此荒唐?”

    听她说出来一番理论,容逾安的确很是意外。

    他难得的挑了挑眉,“看不出来,我们小鱼儿知道的还挺深奥的。”

    “哥哥!”小鱼儿见他又要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带跑偏,“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容逾安摇了摇头,轻轻的指了指她手边的碗筷,“乖乖吃饭。”

    “……”

    哼!

    不说便不说!

    小鱼儿气鼓鼓的狠狠瞪了他几眼,飞快的扒拉完米饭,然后就进屋休息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平淡如水的过着。

    在北楚国到达大梁皇宫的第三天,宫中来了旨意,说是要让容逾安和小鱼儿去参加宫中的宴会。

    宴会是专门为了表示对北楚国公主王子到来的欢迎。

    圣意难违,两个人收拾妥当后,当天傍晚,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晃悠悠的朝着皇宫而去。

    容玄和方朵朵还没回来。

    容逾安需要格外照顾小鱼儿。

    在车上的时候,容逾安把所有的注意事项,再一次跟小鱼儿讲了一遍。

    其实小鱼儿算的上是经常来皇宫里面玩耍。

    她和宣和公主关系不错,有时候适逢休沐日,宣和公主经常会请她到宫殿里面来坐一坐。

    不过,迎接北楚使者来访,算得上是国家大事。

    这样的大场面,小鱼儿恐怕还是第一次接触。

    容逾安少不了多担忧几点。

    到了皇宫,两个人在门口就需要下来步行。

    皇帝设宴,来人很多,为了保证晚宴的绝对安全,任何人都需要经过侍卫的检验,确保没有携带武器,才可进入。

    容逾安带着小鱼儿,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正殿之内。

    这里已经无比热闹。

    正殿的左右两排,摆放着一张又一张的桌椅,有些上面已经有人落座,而有些还没有。

    但毫不例外,出现在正殿上的人,全都是有头有脸的, 绫罗绸缎,让人几乎晕眩。

    原本并不紧张的小鱼儿,见状不由自主的咽下口水。

    她悄悄的吸了口气,伸出手将容逾安的袖子抓住,放在掌心攥紧。

    “怕了?”容逾安察觉到,低声笑着询问。

    他半偏过头,正好看见了她如蝉翼一样的睫毛,不停的眨啊眨。

    吹动了他平静内心的那片湖泊,上面荡起涟漪,而肇事者,却浑然不觉。

    小鱼儿的大眼睛,没有注意到容逾安的视线,还在眨巴着四处查看。她对什么都感兴趣,明明这样的场面,不是第一次参加。

    “哥哥,怕倒是不怕。”小鱼儿嘀咕着道,正好看见一个穿着打扮十分奇怪的下人,从他们面前经过,她赶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继续说道,“就是觉得很新鲜,很奇特的感觉。”

    “嗯。”容逾安淡淡的点头,“落座吧。”

    他自然而然的拉过她的手,小小的柔软的握在掌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定。

    两个人在身边太监的带领下, 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座位距离皇上的正座很近,看得出来,皇上对他们两个人相当重视。容逾安对于当今皇帝和自家爹爹之间的恩怨,还是有点印象的。

    当年他们二人战的不可开交,至于后来二人握手言和,他都算得上是见证人。

    现如今,皇上这么对他们,无非证明了,他对容玄很敬重。

    容逾安胡思乱想,被身边小鱼儿的絮絮叨叨声音给吸引。

    她看见了宣和公主,两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容逾安坐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

    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时间久了,对于两个女孩子八卦的能力,容逾安是很敬佩的。

    就在刚才的半个时辰里,他听到两个人,从学堂里面的八卦,一直聊到后宫里哪位娘娘的殿里糕点被人偷吃了,再到今天晚宴上来的公子哥里有几个长得非常好看的云云。

    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题,她们两个都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兴趣。

    尤其是在谈到谁长的更帅时。

    容逾安呵呵冷笑。

    她们在谈论美男的时候,为什么要忽略身边还坐着一个他?

    闷骚的容逾安面无表情的继续听,然而嘈杂的人群中,渐渐的开始安静下来。

    他视线顺着人声看过去,见皇帝已经到来了。

    容逾安轻咳了声,站起身来。

    宣和公主见到后,连忙和小鱼儿挥手告别,然后颠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场的所有人,恭恭敬敬的行礼,迎接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到来。

    萧景淳落座后,让众人平身,他开始讲话,大致内容就是说,今天举办这场晚宴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表示对远道而来的北楚国来访使者的欢迎,大家不用拘谨,好吃好喝就行,互相交流,促进大梁和北楚国的友好交往。

    在萧景淳的这些话之后,北楚国传说中的两个使者就出现了。

    一男一女,男子清隽出尘,女子反倒有些长相平平。

    小鱼儿难免有点失望。

    这位女子可是要许配给哥哥,当以后的发妻呢!

    哥哥长得那么好看……

    那一男一女渐渐走到正殿中央,齐齐朗声向萧景淳请安,而后有模有样的让那个男子,表达了对大梁国君的尊重,和对两国以后美好交往的展望。

    不知道那男子的哪句话,哄的萧景淳眉开眼笑,他笑眯眯的让二人落座。

    “这两位就是远道而来的北楚使者,一位是北楚的二皇子,蓝云泽,一位是北楚的五公主,蓝羽姬。二位此次前来,不如就在我们大梁多停留些日子,顺便感受下我们大梁的民风如何?”萧景淳笑着道。

    “正有此意,谢谢皇上如此款待。”蓝云泽站起身,鞠躬回道。

    二人一来一去,气氛融洽。

    之后便是热热闹闹的宴会开始了,歌舞升平,杯酒酣然。

    每个前来的人,似乎都喝的很是尽兴。

    萧景淳在这里呆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便提前离席了。

    身为皇帝的走了,皇后跟着一并离开。

    真正的宴会,这才开始。

    虽然说天子与民同乐,但有皇帝皇后在场,谁也真的不敢放开了撒野。

    这下两个人都离开了,有些官员大臣从座位上下来,互相走动。

    没多大会,竟然热闹的像是个集市。

    容逾安身边也很快围了不少人。

    但基本上都不是来找他的,而是来找小鱼儿的。

    萧子祈端着一碟甜点过来,对着小鱼儿邀功,“鱼儿,你尝尝我的甜点,这是我特意跟父皇要的,御膳房只为我一人做的,我知道你喜欢吃,赶紧端过来给你尝尝。你试试?”

    投其所好,说的就是萧子祈。

    小鱼儿看见甜点,对萧子祈的态度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她拿起来尝了口,激动的大呼,“哇!”

    “怎么样?”

    “好吃好吃!”小鱼儿赶紧囫囵吞下糕点,又去拿第二个吃,“真的好好吃!”

    “想以后天天吃到吗?”萧子祈循循善诱。

    小鱼儿不住的点脑袋,看向萧子祈的眼神里面,都冒着精光。

    萧子祈被她可爱的模样给逗乐了,“那我以后天天让人做给你吃。好吗?”

    “萧子祈!你真好!”小鱼儿就差没有两滴眼泪了。

    容逾安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看向萧子祈的目光,不是特别友好。

    迟钝的萧子祈并没有发现,而是和小鱼儿脑袋凑在一起,两个人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他微微蹙眉,凝神去听,似乎听到了他的名字。

    容逾安还要继续,就见面前站了一个人。

    之前在旁边和小鱼儿说个不停的宣和公主,大概意识到此刻的她是多余的,对他招了招手,“容逾安,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她说完话后,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

    “……”容逾安心中是平静无波的。

    他就知道是这样,既然最后的结果还是坐下,她又为什么多问一句。“今天的晚宴,你吃的好吗?”宣和坐下来后,问道。

    容逾安正要开口,就听她抢在前面道,“我觉得挺不错的啊!饭菜都挺可口的,尤其是那道鱼,我平时最喜欢吃鱼了,你呢?喜欢吃鱼吗?”

    “……”容逾安看了她一眼,“我……”

    “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你吃鱼,你应该是不喜欢的吧?”宣和公主打断他,再度自言自语的道,“你应该很是好奇,我为什么对你观察这么仔细吧?其实……”

    宣和公主话说到一半,终于顿了顿。

    容逾安找到个机会,赶紧开口,“我不好奇,你不用说。”

    “……”宣和公主的脸都塌下来了。

    她鼓着腮帮子看向容逾安,她今天来找他说这些话,是攒了很久的勇气,可是如今话还没有说出口,就遭受到了如此无情的拒绝。

    宣和公主从小人生得意,没有受过什么挫折,现在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

    眼眶温热,眼睛酸乏,似乎是有什么液体要流出来。

    她赶紧抬起头来,深深的吸气。

    值得庆幸的是,四周嘈杂,人声鼎沸,忙着攀附富贵的人,忙着人群中斡旋的人,忙着结交好友的人,大家都很忙,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宣和。”容逾安叫她的名字,“不用难过。”

    “什么?”

    “我是说,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人,她不是你。”容逾安继续道,冷漠又清醒的话说出来,他神色平静无比,“你不用在我身上花费心思,也不用为我掉任何眼泪,我不会给你希望,你尽快忘记我。”容逾安说完,起身离去。

    这里太嘈杂了,他出去走走。

    况且,身边的小鱼儿和萧子祈交头接耳的亲昵动作,看的他十分窝火。

    再待下去的话,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赶在事情一切都可以挽救之前,他希望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

    容逾安的背影,越来越远,泪眼模糊的宣和公主,狠狠地咬了咬牙,不服输的跟上去。

    她要验证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

    宣和跟着容逾安,一直跟到后花园。

    这里和正殿的喧嚣热闹不同,清冷的灯笼,安静的挂在屋檐下,偶尔有风吹过来,灯笼碰撞屋檐,发出细微的声响。

    开春的时节,后花园里有的花期较早,已经开了花。

    放眼看去,粉嫩嫩的桃花在灯光照耀下,镀上了一层薄雾。

    容逾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安静的环境里,身后的脚步声听得更加清晰。

    他淡淡转过头,看见了宣和。

    “怎么又跟过来了?”容逾安没什么情绪的问道。

    “我需要弄清楚一件事。”宣和一步步上前,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的。容逾安耸肩,“清楚了你就会死心吗?”

    “有可能,但不问的话,我永远不会死心。”

    “你问。”容逾安看着她,性感的薄唇轻佻的勾起,带着几分嘲讽。

    宣和看了眼四周,没有别人,只有静静的风,和这美好的景。

    她深吸口气,握着拳头发问,“你喜欢的人,是小鱼儿吗?”

    问出口,两个人都是一惊。

    容逾安看着她,似笑非笑,“不管我喜欢谁,都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公主殿下,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是吗?”宣和执着的问道。

    容逾安挑眉,“不是怎样,是又怎么样?”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会放弃,但是我告诉你,你最好不是。”宣和长得甜美,从来都是笑盈盈的,但是现在,她却阴沉着一张脸,异常严肃的道,“你和小鱼儿是兄妹关系,你怎么可以喜欢她?就算你不在意,如果让天下人知道的话,你让天下人怎么想小鱼儿?你觉得小鱼儿会不在意吗?你有没有替她考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