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 正文 第446章 要给他赐婚

苹果彩票秒速飞艇网上投注

    大梁国并不是这片大陆上的唯一国度,在它周边,还有着四五个国家。

    这些国家,和大梁或多或少的接壤。

    因为接壤问题,常年来不少发生冲突。

    大梁一直以来,在军队征兵上下功夫,就是为了争夺地盘,保家卫国。

    同为国家君主,都知道长久的冲突和战争,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并不是良策。

    因此,近几年来,战争已经不是主旋律,而改成了和平友好的往来。

    和容逾安有关的消息,指的就是这次北楚的使者来访。

    使者通常是维系两个国家的人物,对待使者足够尊重,则从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待国家的态度。

    北楚是个和大梁不相上下的国家,不管是从人口数量,军队实力来说,都不可小觑。

    之前还揣测过,北楚会因此和大梁发生冲突,然而并没有。

    非但没有,这回还派出了国内的皇子和公主,前来做使者,拜访大梁。

    北楚表现出了交好的诚意,大梁自然也不例外。

    早早的就让容逾安带兵出城前去相迎。

    学堂里的学童们叽叽喳喳,男孩子对容逾安更加崇拜,女孩子对容逾安更加爱慕。

    一直到一天结束,学堂里还在研究这件事。

    萧子祈把小鱼儿送回家后,一直陪她到晚上,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今天容少爷不在,你一个人不要怕,我把我贴身的侍卫留给你,他会保护你的。”临走之前,萧子祈郑重其事的说道。

    小鱼儿被他逗乐了,摇了摇头,“不用了,爹爹早就安排了人保护我,你放心好了,影卫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

    萧子祈听她把话说成这样,只好笑着挠挠头离开。

    小鱼儿这是第一次自己在家。

    一个人吃完晚饭,就早早的洗漱上床睡觉。

    躺在大床上,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她忽然很伤感。

    这种伤感来源于差距。

    她和容逾安的差距。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甚至现在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什么,但是小鱼儿却知道,她和容逾安之间,有了差距。

    容逾安那么优秀,小小年纪就被皇帝重用。

    以后等待着他的,肯定是平步青云。

    他是要成就大事的人。

    可想想自己呢。

    虽然这些年来有了不少的进步,但这微不足道的进步,相比起来容逾安的,就更加不值得提起。

    小鱼儿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容逾安喜欢的那个人。

    哎。

    她叹了口气,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一方面,她希望容逾安能获得幸福,能够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可是另一方面,想到他以后把对自己的宠爱分给另外一个女孩子,小鱼儿的心中就难受。

    她知道这是不对的。

    找不出来原因,只好归结为,这是容逾安平时太宠着她,而她对哥哥太依赖了。

    看来以后,要尽量习惯没有哥哥陪伴的日子。

    如此胡思乱想着,小鱼儿就睡着了。

    次日醒来,正好是休沐的日子,不用上学堂。

    小鱼儿正吃饭时,萧子祈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她惊讶的低呼,“呀,你怎么了?”

    萧子祈满脸通红,额头上更是有不少的汗水往外冒着。

    小鱼儿赶紧让女仆给他递过来手绢,萧子祈胡乱的抹了一把脸,笑着对她说,“鱼儿,今天我不在京城里,要到黄昏才回来,你自个在家不要出去乱跑,听见了吗?”

    “我知道了,你这是干什么去?”

    “父皇让我们皇子,去京城门口,迎接那北楚远道而来的皇子和公主。”他凑近了说道,“我可是听说了, 这回父皇说,北楚有和亲的意思,父皇想让那公主和我大舅子……”

    “大舅子?”小鱼儿蹙眉。

    萧子祈咬到了舌头,剧烈的咳嗽起来,以缓解尴尬,气氛一时更加诡异。

    “啊。”他单手插着腰,另外一只手讪讪的扇风,“没什么,就是想撮合公主和你兄长。”

    “不行。”小鱼儿皱眉,严肃的看着萧子祈,“我哥哥说了,他有喜欢的人,怎么可以再撮合他和别人呢!”

    “……这是父皇的意思。”他挠了挠头,“具体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可不要出去乱说啊,这件事情要暂时保密。”

    小鱼儿只好点头。

    “得了,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我先走了。”

    未等小鱼儿回话,萧子祈风一般的就走了。

    不到黄昏,京城街道巷子里面,都开始传有关于这次北楚使者来访的事情。

    临近城门关闭之时,正主才缓缓现身。

    四面八方的群众,都无比好奇的上前围观,人群一圈一圈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喜和意外。

    小鱼儿混在人群中,目不转睛的看着城门。

    最先出现在视野里的,就是容逾安。

    他穿着一身素黑色的长衫,墨色长发高高束起,一直延续到腰间。他俊朗的五官,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显得更加清冷寡淡。

    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迷人。

    黑色让他更加修长,更加挺拔,坐在高头大马上,双腿也越发的笔直。

    看见的第一眼,小鱼儿便有种一眼万年的错觉。

    容逾安太吸引人了。

    千千万万人之中,只有他,如此独特。

    被容逾安吸引的人,何止只有她一个人。

    围观的无数百姓中,有的青年女子,少女们一个个红了脸,甚至有些胆大的,不顾念场合,拿起身边的手绢,还有花束,照着容逾安就丢了过去。

    小鱼儿噗嗤笑出声。

    容逾安显然有点迷茫,不知道这是几个意思,但他的迟疑只有一瞬,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继续面无表情的骑马前行,在他身后的庞大队伍,这才缓缓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几位穿着十分尊贵的年轻少男们,同样骑马尾随在后。

    这些人中小鱼儿是认识几位的。

    可不正是皇宫里的那些皇子们?

    她甚至还看见了萧子祈就在其中呢!

    不过,萧子祈并没有看见她,和平时在她面前的那副模样不大相同。他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半分愉悦。

    往常看着清澈无比的眸子,此刻漆黑幽深,静悄悄的,藏匿着一切,又似乎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小鱼儿还来不及深思,到底是哪一种,跟在皇子身后的马车,便轱辘轱辘的越来越近。

    于是众人又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这回却看到一个装扮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的男子。

    那男子约摸有十六七岁,眉眼深邃,鼻梁高挺,皮肤很白,整个脸部轮廓十分硬朗。

    如果要说容逾安的英俊是那种矜贵,那么眼前这个男子的英俊就是相当粗犷的。

    似乎浑身都萦绕着男性荷尔蒙的英俊。

    那男子骑在马上,身体健壮,隐约可以看见他结结实实的肌肉。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小鱼儿赶紧跳开视线,落到最后面的那辆马车。

    马车左右有徒步行走的女仆伴随着,小鱼儿猜想,马车里面坐着的,应该就是那位北楚的公主吧。

    用时不到一刻钟,迎接的大部队就浩浩荡荡而去。

    周围围观的百姓看了个稀罕,之后三言两语的聊着天,退了开来。

    小鱼儿慢条斯理的往回走。

    见到了容逾安,想必今晚就可以回到府上来了。

    对了。

    她觉得有必要仔细问问,哥哥喜欢的女孩到底是谁。

    还要提醒他,皇上会撮合他和那北楚国前来的公主。

    虽然萧子祈说过,不让她和任何人说,可是容逾安是哥哥啊。

    和哥哥有关的事情,她是藏不住话的。

    小鱼儿加快脚步回到府上,刚到门口,就见两个守卫见到她,一脸喜悦和感激。

    “小祖宗,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小鱼儿好奇,“我出门的时候便告诉过你们,天黑自然会回来,你们这幅表情做什么?”

    “是少爷找你!”侍卫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小鱼儿惊喜,“哥哥已经回来了?”

    她以为他要去皇宫的。

    小鱼儿一口气冲到后院,证听见容逾安发怒,催促着管家再次去找她。

    “哥哥!”她在后面,背着双手,脆生生的叫到。

    容逾安扭过头来,看着她, 微微蹙眉后,朝她招手,“过来。”

    不过才一天没见,他却觉得格外想念她。

    小鱼儿颠颠跑过去,抱住他的腰身,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蹭了蹭后,甜甜的叫道,“哥哥!你回来了!”

    “嗯。”

    “我刚才出门了,在城门口看到了你!”小鱼儿绘声绘色的讲着,“哥哥坐在马上别提多么英俊迷人了!我听见好多人都在下面夸你呢!哥哥,那么多女孩子给你扔手绢,我可是都看见了哦!我哥哥真是受欢迎!”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容逾安却没听到心里去。

    只是觉得,她说话时,嘴巴一张一合,十分可爱。

    管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悄备好了饭菜,容逾安让她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说。

    小鱼儿想到萧子祈告诉她的,于是再度发问,“哥哥,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

    容逾安挑眉,“怎么?”

    “我听子祈说,皇上要给你赐婚呢,对象就是今天你去迎接的那个北楚公主。”小鱼儿夹了道菜,放在碗里,继续道,“哥哥要是有了喜欢的人, 可得赶紧跟皇上说清楚呀,不然给你赐婚可怎么办?”